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风水学徒十年出道即天师 > 二七七 狂雷道主叛变,众人起争执

二七七 狂雷道主叛变,众人起争执

 热门推荐:
    “上头传来消息,那些外敌在里头战斗了许久,突然又调头不知去了哪里。”

    厉人将领回应。

    “不知去了哪里?”

    方策眉头微皱。

    “是的,上头是如此说。”

    厉人将领回应。

    方策回头看向麒麟几位。

    “这事有蹊跷,直接到里头查探吧。”

    圣天道主也是皱眉。

    “嗯。”

    方策点了点头,不管如何,也有必要前往一探,至少也要探出大荒古神的行踪。

    “你们不可擅闯我们厉国!”

    那厉人将领不由沉声开口。

    然而,方策一众根本不理会,直接往厉人国度里边飞去。

    “你们!!马上拦截!”

    厉人将领大怒,当即带着一众厉人将士出手,欲阻拦。

    “唔?”

    方策目光一凝,身上汹涌剑意爆发!

    瞬间,轰隆隆隆!

    一声声惊呼中,厉人将士的攻击尽数被挡下,且城墙也是直接被轰毁,一众厉人将士纷纷摔落城墙!

    “将军!?这怎么办!?”

    厉人将士纷纷震惊。

    “拦不了,太强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波又一波强敌来袭?”

    厉人将领一脸惊骇之色。

    而方策众人进入厉人国度半途时。

    “师……师尊?”

    一道迟疑的声音自下方传来。

    “唔?这声音是……”

    方策一愣,他瞬间辨出是狂雷道主的声音。

    众人也是纷纷一怔,不由循声向下望去。

    果见得狂雷道主的身影在下方树林中。

    “是那孽畜!?”

    圣天道主顿时面色一沉。

    莘钰则是柳眉轻蹙。

    随即,众人纷纷落下。

    “狂雷道主?”

    方策迟疑看着狂雷道主,目光闪烁,他隐隐已猜到狂雷道主出现在此的原因!

    “师……师尊……”

    狂雷道主却是戒备而又迟疑地望着圣天道主。

    “闭嘴!老夫没你这孽徒!”

    圣天道主不由怒喝,对于天师武尊的事情,他已然了解,知晓当年是遭受狂雷道主背叛所导致,心中对此可谓是愤恨而又失望不已!

    “师尊!徒儿知道错了!徒儿现在是弃暗投明,愿为对抗大荒古神出一份力,还望给予一个机会!对于大荒古神的事情,徒儿有相当了解,能给你们带来不小帮助!”

    狂雷道主直接跪了下来。

    果然……

    方策不由露出寻思之色,虽然不知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狂雷道主必然是发现自身对于大荒古神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敏锐的直觉与求生本能让之做出此举动。

    虽然也有可能是诈降,但以他对狂雷道主的了解,这可能性微乎其微。

    此刻,众人皆是纷纷一愣。

    莘钰更是面色复杂,自小狂雷道主给她的形象,都是十分亲切对她极为呵护的长辈,直到之前……

    “哼!对于你这等十恶不赦之徒,老夫这里没有任何商讨余地!”

    圣天道主却是沉声开口,圣天一脉差点就毁在狂雷道主手中,而且狂雷道主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他怎么能容忍!

    “师尊!?”

    狂雷道主不由露出惊色。

    “你死罪难逃,不过,若你能将一切如实交代,我能给你一个痛快。莫要真以为我等不知晓你为何会有此举措。你必然是知晓在大荒古神手中会在劫难逃,甚至是痛不欲生,是以方萌生这所谓弃暗投明的想法。”

    麒麟也是淡声开口,他们都是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存在,什么没见过?狂雷道主这点心思,自然是能看出的。

    “你……”

    狂雷道主更是双眼大睁,一脸难以接受,没想到到头来,他终究也是前后都是绝路!

    “哈哈哈哈哈!”

    最终,狂雷道主不由仰头大笑起来,笑意极为复杂,有悲凉、懊悔,更还有悔恨……

    “几位前辈,还请息怒。纵然狂雷道主是罪恶滔天,但阵前来降,我等斩之,并非明智之举。此事若传开去,今后岂不是断了大荒古神麾下其余欲弃暗投明者?这不是让大荒古神势力变得更为稳固吗?

    而且,狂雷道主作为大荒古神一段时间的关键助力之一,只怕真有不少对于我们有利的消息。不给他活命之机,他会愿意尽数道出吗?”

    方策当即抱拳开口。

    狂雷道主顿时一愣,没想到方策这个多次戏弄且害他至此的家伙,竟然会开口帮他说话?

    “小子,老夫知晓你的意思。但,其余人都可以谈,唯独这孽畜不能!若非他,只怕也不会造成如今这一切!这份罪孽,能就此轻易过去吗!”

    圣天道主沉声回应,他现在也是知晓,天师武尊是被狂雷道主害了之后,方遭遇了大荒古神,所以说狂雷道主是导致这一切的根源也不为过!

    “前辈的意思,晚辈也明白。但,如今大敌当前,更重要的还是团结所能团结的力量,而非问责为主。”

    “难道你以为这孽畜真能给我们带来多少帮助不成?”

    圣天道主皱眉,他可不信大荒古神这等存在会轻易露出破绽让狂雷道主发现,是以根本不打算给狂雷道主任何活命的机会。

    “前辈,不问过,又怎知晓呢?万一真让狂雷道主发现了什么秘密呢?”

    方策轻叹,他知晓对于狂雷道主,圣天道主心中的愤怒是难以磨灭的,毕竟是自己教出来的徒弟犯下这种种罪孽,又有几人能冷静能容忍?更何况还是圣天道主这等人物?

    “圣天道主,这小子说得也不错。你的想法,我也认可。这样吧,让这罪人将所知道出,我们斟酌定罪,若真能有大帮助,可以考虑饶他一命。”

    麒麟开口。

    “这……也可以,但我的底线,不管如何,这孽畜的一身本事,必须废去!”

    圣天道主缓缓点了点头,他知晓麒麟所言的考虑终究还是由他们来决定,可操作空间十分大。如果真能套出什么重要信息,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狂雷道主闻言,不由握了握拳,让他成为废人,与杀他了又有何区别?

    “此法,晚辈还是认为不妥。晚辈以为,只要狂雷道主是真心归降,不管如何都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狂雷道主本身也能作为一份对抗大荒古神的力量。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力量!难道诸位前辈不明白吗?”

    方策却是再度摇了摇头。

    “小子你!”

    圣天道主不由双眼大睁。

    狂雷道主也不由再度错愕。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像这等万恶之徒的力量,你也敢用吗!难道不怕他调头又将我们出卖吗!你可知你现在是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麒麟则不由沉声开口。

    “唉,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如今我们面临的敌人实在太强大,过于拘泥,只会让我们束手束脚。几位前辈担心的问题,晚辈也会考量。晚辈会看紧狂雷道主的举动,若真有什么问题,也由晚辈担责。如此,几位前辈可放心了吗?”

    方策回应。

    闻言,圣天道主与麒麟几位皆是面色变幻的看着方策。

    “贫道也愿为乖徒儿担保。”

    善恶道人的声音也是响起。

    “你们……”

    圣天道主眉头大皱,随即淡声开口:“罢了,随你们决定,老夫也没什么好说了。”

    如果方策真要坚持保狂雷道主,他也没法子,毕竟他总不可能真的不顾全大局,现在就与方策撕破脸皮。

    “既然如此,那我等也没什么好说了。”

    麒麟淡声开口。

    一旁莘钰更是面色复杂。

    “好吧,多谢几位前辈卖面子了。”

    方策轻叹一声,又哪里不知眼前几位对心中他已有所芥蒂?

    此刻,他也没法去顾虑太多了,转身看向狂雷道主:“狂雷道主,现在可以将你所知晓的一切道出了吗?”

    “你……”

    狂雷道主怔怔看着方策,又看了看圣天道主与麒麟几位,一副迟疑之色。

    “不必担心。我既然已经开口了,自然会保你周全。前提是你是真心归降,且不再犯事。”

    方策淡声开口,他知晓狂雷道主其实也想要这么一个机会,这自然便是一个突破口。

    狂雷道主目光闪烁,思量片刻后,便点了点头:“现在还是先离开厉人国度吧,到了外头,我再详尽告之你们。因为这里恐怕会有危险,大荒古神可能已经发现我的叛变,你们的行踪也可能已经被大荒古神所获悉。”

    “哦……可以,那我们就先离开吧。”

    方策点头,向圣天道主几位示意一眼,便迅速离开。

    此时,在厉人国都内。

    “大荒古神,太乾来人,还有瑞兽麒麟。前来打探你的踪迹。”

    厉帝来到大荒古神面前,恭敬施礼。

    “动作倒是快,让他们尽管来,这次倒要看看他们能掀起什么波澜。”

    大荒古神淡声开口。

    “对了,那位秦尊者不知所踪了,似乎是……”

    “哼,叛逃了吗?看来还是给了他太多机会了。”

    大荒古神冷笑。

    “现在如何是好?卑下派兵全力追捕?”

    “不必浪费时间,他影响不了大局,迟早有让他后悔的一天。”

    大荒古神淡然摆手。

    “是。”

    ……

    离开厉人国度后,来到一荒原上。

    方策众人纷纷降落。

    “好了,这里可以说了吗?如今大荒古神呢?这厉人国度又是怎么一回事?”

    方策疑惑看向狂雷道主。

    狂雷道主看了众人一眼:“大荒古神如今就在厉人国度内,而这厉人国度已经归降大荒古神,详情如此……”

    片刻后。

    “什么!?这些余孽竟然归顺大荒古神了!?当初真不该手软让这些余孽存活下来!”

    麒麟不由面色阴沉。

    “既然如此,何不直接杀回去,将这些余孽扫清?反正也是为虎作伥者!”

    赤龙沉声开口。

    “不可,你们现在对厉人国度出手,只会加快大荒古神势力的实力提升。”

    狂雷道主不由开口。

    “什么意思?”

    赤龙眉头一皱。

    方策众人也是纷纷疑惑。

    “现在厉人国度已经归顺了大荒古神,你们现在去屠杀,只会增添更多怨灵给大荒古神作为祭品,来提升部下的力量。”

    狂雷道主回应。

    “这……你的意思是说,这厉人国度,我们现在还灭不得了?任由大荒古神在里边发展?”

    赤龙更是眉头大皱。

    方策众人则是一脸诧异。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我们之前被你们杀了不少修为不浅的战阵将士,但都能很快得以补充。这可不单是依靠那些百姓的献祭,很大部分还是战场战亡将士化作的怨灵作为祭品恢复的。怨气越重,效果越好。

    如今,整个厉人国度都归顺了大荒古神,你们就这么杀过去,只会给大荒古神快速提供祭品,除非能一举击败大荒古神或者其麾下核心大军,否则基本起不了什么作用,甚至还会有反效果。这可不像太乾那样,大伙都在逃避大荒古神啊……”

    狂雷道主轻叹。

    “这怪物……”

    圣天道主不由拳头握紧。

    “就我所知,现在最可行的办法,还是训练荒古战阵与大荒古神对抗。现在大荒古神已经在厉人国度中着手荒古战阵的扩张。目前厉人国度内,有包括厉帝在内,一共四位合适的战阵人选。还有没有更多,我也不敢确定。

    但,以厉人国度现在的状况,应该能够再快速训练出两支六百年修为的荒古战阵。包括之前的两支,那么就是四支。而之前的两支,经历这段时间的提升,如今都已经提升到九百修为了。

    所以,只要你们短时间内,没法将大荒古神击败,或者将大荒古神的核心力量除去,很快便要面临更为严峻的局面。”

    狂雷道主再度开口。

    众人闻言,皆不由面色凝重。

    “当然,我敢叛逃出来,自然也是有所准备。你们也知晓,我也是掌握了荒古战阵的。我掌握的战阵名为地奴,能够大幅度提升控阵者的力量与体魄。不过白昼,效果会弱许多。

    我可以将这个战阵告之你们,但能否掌握,就看你们了。只要你们也掌握了这个战阵,便能够与大荒古神对抗了。最少也不虑厉人国度即将出现的更多荒古战阵。而我,若你们信得过的话,也能助你们对抗大荒古神的那些战阵部下。”

    狂雷道主回应。

    “不必了,我们已经开始训练荒古战阵了,要不了多久,应该便能出来了。”

    圣天道主淡声开口。

    “什么?你们已经开始训练荒古战阵了?这怎么可能?你们如何掌握的?”

    狂雷道主顿时惊愣,惊疑目光更是看向麒麟几位,他不由怀疑是麒麟几位弄出来的,毕竟麒麟几位算是接近大荒古神的远古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