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日从噩梦开始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别打扰我学习

第五百一十八章 别打扰我学习

 热门推荐:
    排队的时候林默在想一个问题。

    商人找小说家要做什么?

    莫非也要体验一下某个恐怖小说里的剧情?

    那家伙是无利不起早的,这么做一定有其原因。

    林默不急。

    他已经在商人的影子里安排了自己的鬼影间谍,对方的位置林默可以随时感应到,但是暂时暂时也只能先这样。

    见小说家是必须的。

    第4病区最有名的三个病人,小说家,上帝和智者,现在只有小说家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另外两个病人十有八九不存在。

    既然如此,肯定得接触一下小说家。

    十几分钟后,排到了。

    这个屋子比林默想象的要大。

    很特殊。

    特殊之处在于里面的光线。

    非常暗。

    暗到只能看到一个破旧的桌子,还有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的一个人。

    桌子上亮着一只手臂粗细的蜡烛。

    蜡烛的光只能影响桌子周围不到两米范围内的区域,超过的区域,完全在一片漆黑当中。所以实际上这屋子究竟有多大林默是看不到的,只是感觉这屋子很大。

    显然这屋子不一般。

    整个屋子被一种强大的精神力包裹着。

    林默见过这么多精神病,但这屋子里的精神力是最强的,强到已经可以扭曲周围的环境。

    “有点意思!”

    这话是妈妈说的。

    不过是通过林默的嘴说出来。

    桌子后面那个正在用笔写着什么的人,应该就是小说家。

    对方头发乱七八糟,带着一个玻璃瓶底一样厚的眼镜,似乎在苦恼什么。

    “你想去哪本故事里,扮演什么角色,自己说,决定之后告诉我。”

    小说家连头都不抬。

    估摸是在个构思新的故事。

    小说家这里的规矩,外面的病人已经和林默说过,所以林默知道在这里最忌讳的就是乱说话。

    重点就是要直奔主题,想要什么样的一次‘体验’,直接说出来就行。

    只要说出来,小说家都会安排的。

    林默刚才就已经想好要说什么了。

    “就是这个房间,扮演你,我也当个小说家,行吗?”

    想要了解一个人,那就是在对方的地盘,学他说话做事。

    林默现在就打算这么干。

    这个要求以前有没有人提出来林默不管,反正他提出来了,看看这个小说家能不能帮自己达成所愿。

    一直在构思情节的小说家听到这个要求,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了一眼林默。

    “好吧,闭上眼睛。”

    小说家说了一句。

    林默闭上了眼睛。

    “睁开吧!”

    一个声音传来,似乎在很远的位置。

    再睁开眼睛,林默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坐在了一个椅子上,面前是小说中那张桌子,桌子上摆着纸和笔,还有那个粗如手臂的蜡烛。

    蜡烛的烛火,只能照亮桌子和周围不到两米的距离,再向外,一片漆黑。

    林默记忆力很好。

    他看了一眼桌子。

    基本上和之前他看到小说家的桌子上是一模一样的,但却是多了一个东西。

    几页写满文字的纸。

    林默拿起来阅读。

    “……我是一个恐怖小说作家,最近在构思一本关于疯人院的恐怖小说,但是我遇到了瓶颈,接下来如何发展,我大脑里一片空白。创作就是这样,像是饼干盒子,有的时候满满当当,有的时候空空如也……”

    “……今夜我向往常一样在构思情节,但是很快,我发现在黑暗中,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窥视我……我感觉到恐惧,因为我可以肯定,在黑暗中的确有一种可怕的东西存在,它们,正在向我逼近……”

    大概就是这些内容。

    林默明白了,这几页纸就是‘剧本’,也是他马上要经历的事情。

    这是小说家写出来的一段剧情。

    现在,林默扮演的角色就是小说家。

    “也不知道这是瞎编的,还是真实发生过的,如果是真实发生过的,那就有趣了。”

    林默嘟囔了一句。

    他才不会傻乎乎按照‘剧本’的走向进行。

    他办事,从来不按套路出牌。

    不走寻常路是他的座右铭。

    毕竟,他不是真的来体验这种剧情的。

    林默伸手摸了摸后腰,把砖头抽了出来,晃了晃,火焰冒了出来,但诡异的是,砖头上的火焰似乎被压制了,光源根本放不出去。

    也就是说火是火,但光亮散发不出去。

    “还能这样?”

    林默吃了个惊。

    随后他目光移到了桌子上那个手臂粗细的蜡烛上。

    片刻之后,林默已经是捧着被斩断的蜡烛开始探索这间屋子了。

    因为某种强大的规则限制,在这间屋子里任何光源都无法照明,所以基本上只能将参与这一场恐怖小说故事的人限制在这一张桌子周围。

    而且在黑暗里,是真的有恐怖的怪物。

    因为桌子上的剧情里说的很明白。

    剧情里说有,那就一定有,哪怕上面说的再古怪,再不可思议,那这个事情也还是会发生。

    这就是恐怖小说的厉害之处。

    林默这是第二次经历恐怖小说,所以他很清楚这种力量的强大。

    既然小说的规则里说不允许其他光源的存在,那好,只能把这唯一的光源弄下来了。

    刚才林默都想好了。

    如果不能把这个蜡烛斩断,那他都打算扛着桌子探索。

    毕竟小说里也没说不能扛着桌子到处溜达。

    林默之前给小说家提的要求是要在你的屋子里。

    这是前提。

    现在来看,小说家果然很讲究,这里的确是他的屋子。

    因为林默在后面找到了两排书柜,黑色木料制成的书柜上,似乎藏着某种恐怖的东西。烛光下,书架顶上似乎趴着一个怪物。

    林默没搭理那怪物。

    反正他拿着刀,谁过来就砍谁。

    怕?

    开什么玩笑,林默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怕。

    要怕,也是对方怕。

    书柜上都是各种手稿。

    而且已经被分门别类。

    林默借着烛光看了看,发现有一排书下面标注着‘第一病区’。

    “第一病区?”

    林默没想到会在小说家的屋子里看到关于第一病区的东西,而且看样子,小说家似乎是创作了不少关于第一病区的故事。

    拿起一本手稿翻看。

    瞬间,林默眼瞳一缩。

    同一时刻,从书架对面,书籍的缝隙里,出现了一张鬼脸。

    对方在注视着林默。

    结果发现林默和没看到它一样。

    这个鬼脸随后伸出手,抓向林默的脚踝。

    抓住了。

    按理说对方会吓的跳起来。

    可林默淡定的可怕,下一刻,他手起刀落,咔嚓一下,把那鬼的手砍了下来。

    “你是不是有病?别特么打扰我学习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