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面点大师 > 第四百零一章 信心

第四百零一章 信心

 热门推荐:
    团年饭各地不同。

    有的地方,是大家选择某一天,然后聚集在一起吃个饭。

    有的地方却是挨着一家一家的去吃,今天在这家吃,明天在那家吃。

    同时一些细微的习俗也不相同,在此便不一一叙述。

    闫森这里,就是属于一家一家吃的。

    在小的时候,闫森就是这样过来的。

    那时他最喜欢吃团年饭,因为有好吃的。

    以前的闫森,不用干活,反正就只等着吃饭就行。

    就算是说在自己家里吃,他也是不用怎么干活的,要做都是一些轻巧简单的活,比如端端菜啊什么的。

    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同。

    闫森母亲生病,不能做重活,今天团年饭要安排下来,单单靠着闫森父亲一个人可不够,还需要闫森的帮忙。

    今天他姐姐也特意从市里回来,就是为了帮着家里弄一弄。

    从一早开始,闫森就被父亲叫着去干活,一会儿杀鸡,一会儿劈材。

    事情很多,并且有些杂乱,闫森感觉比在典心楼更忙。

    随着时间流逝,客人渐渐到来。

    一个个提着礼物,手里拿着东西,走到这里,与闫森的父母寒暄着。

    闫森是插不上话,他如今是晚辈,又没有什么本事,在交谈中,是最容易被忽视的个体。

    以往的闫森还在读书,大家还会问两句他学习如何,现在大家知道闫森辍学,所以连问学习的话,也没有了。

    忽然,闫森家一个亲戚说到:“小森,你不是去跟着一个老师学习面点了吗?要不你今天露两手?”

    这话,让闫森愣住。

    闫森父亲正在和别人寒暄交谈,没有注意到这边。

    闫森不知道该不该拒绝,他心里有些慌张。

    他没有那个信心,在这么多亲戚面前露一手,万一什么地方失误,那么丢脸的不仅仅是他,还有父母。

    “你该不会没有学会吧?”那亲戚问到。

    这话,顿时让闫森下定决心。

    “那我就做一点饺子吧,可能做的不太好。”闫森说到。

    这话的嘲讽意味,太重了,让他不得不面对,他要证明自己。

    随后,闫森去了厨房。

    很快,闫森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心中满是不悦,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

    他来到厨房,看着正在和面的闫森说到:“你不用管他,他说什么你就当耳边风就是。”

    闫森停下和面的动作,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父亲说道:“爸,我想尝试一下。”

    看着儿子坚定的目光,劝慰的话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良久之后,闫森父亲才点头道:“好,我儿子肯定是最棒的!”

    说完,他便去忙其他的,把这里交给了闫森。

    他要做的是饺子,今天是团年饭,做饺子正是合适。

    临走前两天,老师才教了自己怎么做饺子,闫森记得清清楚楚。

    他也趁着那两天,向老师请教了很多问题,算是勉强把这个饺子给学会。

    学会做是学会了,可是闫森没有信心在旁人面前做出来。

    这其实不能完全怪他,他一直待在典心楼里,眼光太高。他觉得自己做的,登不了大雅之堂。

    面团和出来,放在一边等待着发酵,紧接着闫森开始和馅。

    他做的是最常见的猪肉馅。

    以肥肉三比七的比例,用刀剁成肉馅,随后加入鸡蛋清、葱姜水、盐和胡椒粉,和匀之后,放着备用。

    面团揉搓之后,分成大小相等的剂子,用擀面杖擀平成圆形。

    包入肉馅,然后封口。

    饺子做起来其实不难,但是想要做的好吃,可就不容易了。

    即便有些高典教导的配方,闫森也没有信心做的多么好。

    当然大半年的功夫也不是白费的,闫森的基础还是有的,至少包出来的饺子还挺好看。

    他越做,神情越是专注。

    此刻,在外面。

    刚刚和闫森说的那个亲戚,正在和闫森父亲聊天。

    “我听说小森的老师,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

    闫森父亲说道:“是的,人家虽然年轻,但是真的有本事。”

    这件事,他并不好奇这位亲戚是怎么知道的。

    之前他们从闫森哪里回来,和一些亲戚聊了这件事。

    当然没有和眼前这位聊,这位不太受他们待见。但是他能够知道这事,还是很正常的。

    “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年纪轻轻能有什么真本事!我看啊,八成是忽悠你们的。刚刚我让小森去露一手,结果他犹犹豫豫,明显是没有学到什么本事。

    小森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他性格内向,估计知道自己被骗,但是不敢告诉你们。”他说到。

    这话让闫森父亲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那位老师的水平,他们是亲自尝过的,他们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会轻易被骗?

    那人没有太过注意闫森父亲的目光,继续说道:“小森要是真的想学厨师,我倒是认识一个人,人家厉害得很,请他做厨的,都排到年后去了。要不我去帮你说说,让他收小森当徒弟。至于你那什么老师哪儿,就别去了。”

    他说着这些话,心里有些畅快。

    之前闫森父母回来,和很多亲戚都吹嘘,说他们而已拜了一个厉害得不得了的厨师,以后学到真本事,回来就是大厨。

    对此他嗤之以鼻,你闫森出门就能遇到这么厉害的人?他怎么不信呢!

    他就是要揭穿他们。

    闫森父亲面色微冷的看着他,心里已是火冒三丈。

    闫森父亲很明白他为何要这样说,自家小森和他儿子差不多大,小森学习好,人又老实勤奋。

    是很多人嘴里,别人家的孩子。

    而这人的儿子,也是别人家的孩子,只不过这个别人家的孩子,是反面教材。

    大概是因为他儿子不行,所以有些迁怒闫森,希望闫森比他儿子更差。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觉得现在小森挺好的,他跟着他老师学的不错。”闫森父亲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离开了。

    那人冷笑一声,心里暗道,学的不错?我呸!

    闫森父亲心里虽然不爽,可是也并没有翻脸,今天他们家吃团年饭,再怎么他也得忍着。

    时间慢慢过去,到了中午的时候。

    大家各自团座在一起,准备开始吃饭。

    因为人不少,所以一共做了三桌。

    桌子上的菜很多,有凉菜、卤菜、炒菜、炖菜、汤菜等等。

    这时,闫森端着饺子大声说道:“饺子来了!”

    三盘饺子,各自配了一个蘸料碟子。

    闫森母亲说到:“这是小森现做的,大家快点尝尝。”

    说完,大家纷纷说到:“小森厉害啊。”

    “不错,看来是学到本事了的。”

    一片称赞声中,有人面露不屑之色。

    闫森并未因为这些称赞声而迷失,他明白,这个称赞并非真正的称赞,只是大家的客气话而已。

    随后,大家还是很给面子,都夹了一个饺子放进嘴里。

    闫森忽然有些紧张,他尽全力做的饺子,不知道能不能得到大家的认可。

    心脏在此刻,快要跳出来了。

    “这饺子很好吃啊!”

    有人说到。

    “确实好吃,比我在外面吃的感觉到更好吃一点。”

    “不错啊,这个水平都可以去开店了。”

    随后,又是一片称赞的声音,这次不是虚伪的客套,而是发自内心的赞叹。

    其实大多数人,都是为了闫森而高兴的,他们没有什么坏心思,并且闫森这孩子也挺讨人喜欢。

    但是也有人并非如此。

    刚刚和闫森父亲交谈的亲戚,此刻脸色阴沉的低着头,心里怒吼,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闫森凭什么运气这么好!

    闫森父母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此刻他们心里简直比吃了蜜还甜。

    有什么事,能够比自己儿子有出息,更让人值得开心呢?

    闫森父亲更是特意看了眼那位亲戚,看到他的表情,心里越发开心了。

    在一片赞扬声中,闫森内心的自信,逐步建立起来。

    他隐约有些明白高典说的道理了。

    午饭过后,有人和闫森聊着天,这位是他表妹,现在正是高二,明年就高三了。

    他表妹的成绩还行,不算好,但是也不算差。

    “表哥,听说你的老师很年轻,是真的吗?”闫森表妹问到。

    “是啊。”闫森点头道。

    “真厉害。”闫森表妹说。

    闫森笑了笑,他老师当然厉害了。

    不过他也没有说出自己老师是谁。

    ………………

    高典钓着鱼。

    这鱼很难钓起来,我不知道是不是还认人的。

    他老爸来钓,很快就有鱼上钩,可是他来钓,同样的位置,同样的饵,但是就是没有鱼儿上钩。

    若说是技术问题,那么高典也就认了,毕竟他钓鱼的技术实属一般。

    也就是偶尔回来钓一钓,平日里,都没有钓过鱼。

    并且他钓鱼都是很随缘的,不讲究什么章法,反正就凭自己感觉钓就是。

    他钓鱼的技术差,高典这点是认的。

    可是这鱼儿都不咬钩,明明他爸钓的时候,一下就咬钩了。

    这就让高典很恼火。

    他也有些发狠,今天他必须得钓一条上来才行。

    今天高典父母没在家,不是走亲访友,而是去镇上办点事,

    中午是不回来的,让高典自己弄来吃。

    做饭现在是高典的强项,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出来钓鱼,纯粹是因为闲着无聊,才出来钓鱼打发时间。

    可是没想到,钓了这么久,一条鱼都不咬钩,让高典开始较劲儿。

    “高典,在干嘛呢?”

    一人在远处喊到。

    高典抬头一看,原来是他一发小。

    两人的家相隔不远,以前一起读幼儿园一起读小学的。

    后来读初中的时候,两人就不是在一个地方读了。

    那时候他们这边的小学毕业之后,大家可以自己去找初中,也可以跟着学校的安排,升到直属初中里面。

    高典没有遵循学校安排,去了别的地方读初中。而他这位发小,则是遵从了学校安排。

    两人自此以后,见面的时间并不多。

    因为高典读的,是寄宿学校,虽然离家不是特别远,但是周一到周五是住在学校里,只有等周末,才有时间回来。

    后来读高中又变成了一个学校,读大学则是分开两地。

    两人的关系还不错,只是如今工作之后,见面的时间就更少了,通常高典回来,这位没有回来。这位回来,高典没有回来。

    也就是在过年,大家都回家过年时,他们才能见到一两次。

    “在钓鱼啊,过来坐会啊!”高典高声应到。

    发小闻言,回应道:“好啊!我马上就过来。”

    随后,发小通过七拐八拐的路,来到高典身后。

    “钓起来没有?”发小问。

    “还没有。”高典摇头道。

    发小名为何胜凯。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何胜凯问到。

    “昨天到的,你呢?什么时候回来的?”高典也问到。

    “我前天就回来了。”何胜凯回答。

    随后,他找了个高典身后的位置,坐了上面,也不怕泥土会弄脏裤子。

    “听说你去年没回来过年?”何胜凯问到。

    “对啊,去年有点事,就没能回来过年。”高典说。

    去年他正在集训,没时间回来过年的。

    “去年是在女朋友哪儿过年?”何胜凯笑道。

    “我哪儿有什么女朋友,你今年回家,没有把女朋友带回来?”高典也笑着说。

    “带了啊。”何胜凯点头道。

    高典顿时愣住,随后他惊讶道:“你小子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都不说一声!”

    “去年才谈的,一直没有公开。”何胜凯说到。

    “咋的?你还怕公开啊?”高典问。

    “也不是,就是觉得没必要。今年她陪我回来,就是见我父母的,等年过了之后,我也要去她们家,去见见她父母。”何胜凯说。

    听着这些话,高典有一瞬间的恍惚感。

    仿佛昨日还一起玩儿泥巴的小伙伴,今天突然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这让高典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挺好的。”高典说到。

    “你要不要我女朋友帮你介绍一个?她闺蜜还有单身的。”何胜凯笑道。

    “算了吧,我暂时不想这个。”高典摇了摇头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