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83章 不堪一击

第283章 不堪一击

 热门推荐:
    无数的重甲骑兵,涌入了羯骑的后军丛中,挺着马槊就是一顿猛戳猛刺,就像捅西瓜一般,一个接一个的羯人骑兵,被刺落于马下,惨叫声不绝于耳。

    有的背嵬军操作不熟练的,一槊将羯骑刺落于马下,来不及抽出马槊,便借着冲势,用马槊推着那地上的羯骑在地上拖行,十分的惨烈。

    羯人骑兵,纵横中原无敌,历来都是他们屠戮汉人,今天却惨遭汉人的骑兵屠戮。然而面对这种重甲铁骑,羯人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打马狂奔而逃。晋军不但防御力极强,几乎全身都包在铁甲里,而且那五米长的马槊,如同森林一般刺来,几乎是无坚不摧。

    只是幸得背嵬军在冲杀的过程之中,奔驰的速度多少会受到影响,才使得前头的羯人骑兵有机会逃奔。

    石广望着那些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的背嵬军,在己方的骑军后背大肆屠戮,只心疼得割肉一般,却也无可奈何。

    “快撤,加速!”石广高声喊道。

    驾!驾!驾!

    众羯人骑兵拼命的鞭打着胯下的战马,打得那战马身上一条条的伤痕,使得那战马都快飞了起来。战马如同骑兵的命根子一般,若非生死关头,谁也舍不得如此发狠的鞭打。

    终于,羯人骑兵在后军折损了三四百人之后,终于甩开了晋军的重甲铁骑的追袭,拼命的往洛阳南门奔来。

    石广奔近洛阳南门时,一抬眼,却看到了晋军已经将洛阳南门堵住了,上千的步卒正严阵以待。

    晋军刀盾兵竖盾在前,其后是手执六米长矛的长矛兵,然后是弓弩手。羯骑若冲过去,不是被那长长的竹矛所戳,便是要被弓弩所射,更为致命的是后面还有重甲铁骑如同催命使者一般紧紧追来,根本没有时间来破敌阵。

    石广不禁暗自心惊,原来晋人故意做出大搞生产,防守松散的假象,为的就是引诱他出击,早已设下了各种圈套。

    石广无奈之下,只得放缓马速,手中战戟直指西面,高声吼道:“往西门走!”

    他的战马乃是千里挑一的良驹,虽然放缓马速,并不影响后排的兵马。而紧紧的跟在他后面的羯骑,眼见得前面有敌军严阵以待,急忙也放缓马速,后面的战马收势不及,轰然撞在一起,只听得一片此起彼伏的暴烈的马嘶声,不知撞翻了多少人马。那些被撞翻落马的羯骑,又被后面疾驰而来的袍泽的马蹄所践踏,死于非命。

    终于,后排的羯骑也放缓了速度,避免了冲撞,然而又纷纷调转马头,奔往西门。

    就这么一缓,后面的晋军重甲铁骑又纵马追上羯骑的后军,举着马槊又是一阵疯狂的戳刺,只见得长槊如林,锋刃如墙,转眼之间又是近百名羯人被槊刃洞穿,惨叫声一片。

    终于,羯人骑兵,纷纷跟在石广的背后,往西门方向亡命逃窜而去。而晋军骑兵一直在向前冲杀,等到勒住马脚,再往西时,羯人已奔出一两百步之外,想要再追已难。

    重骑冲势猛,重量大,想要转头,自然不如轻骑灵活,这也是重甲骑兵的劣势之一。

    “停!”毛宝右手伸出长槊一拦,左手勒住马脚,缓缓的停了下来。

    身后的诸将士,也依次放缓了马速,逐渐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毛宝望着抱头鼠窜的羯人骑兵,又回头望着身后之处,那羯人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还有数百匹无主的战马在哀哀的鸣叫着,不禁哈哈大笑:“痛快,羯狗不堪一击!”

    嗬嗬嗬~

    众背嵬军将士,纷纷举着长槊,竖起一片长槊之林,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毛将军,俺等杀得正兴起,为何不继续追袭,再多杀几个羯狗?”身后一名队主大笑着问道。

    毛宝将马槊往地上一插,解开衣袍,散发着身上的热气,哈哈笑道:“大都督有令,放石广狗贼一命!”

    身后诸将,顿时大惑不解,问道:“为何要放那羯狗一命,此等胡虏,俺等就算杀个千万个也解气!”

    毛宝神色一肃,沉声道:“大都督必有妙计,大都督用兵,神鬼莫测,我等做部属的,只管听令即可!”

    “喏!”

    身后诸将听得毛宝此般说,顿时也神色严肃起来,齐声应诺。

    毛宝悠然回头,望着那地上躺倒的数十具战马的尸身,哈哈笑道:“诸位今晚又有马肉吃了!”

    众将士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战场上杀得痛快,收兵之后还能饱食一顿肉食,对于这些久经沙场的战兵来说,人生之快意,莫过如此。

    石广狂奔了两三里之后,听得背后的喊杀声已逐渐消失,回头一看,见得晋军的骑兵终于不再追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他的视线余光扫向南门城楼之时,差点气炸了肺。

    只见得桃豹率着杜勋、汲鱼诸将,居然就在南门城楼上看戏,丝毫没有相助的意思。

    南门城门之前,不过一千多晋军列阵而立,桃豹居然无动于衷,闭门不出,眼睁睁的看着他的骑兵前面被挡,后面被追杀。

    “这老鬼,见死不救,我必呈报太子殿下!”石广恶狠狠的说道。

    …………

    南门城楼上,桃豹身披大氅,在诸将的护卫之下,望着城下人喊马嘶,烟尘滚滚的大战,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眼中充满了愤怒的神色。

    他一再叮嘱,不得擅自出城迎战,然而石广居然胆敢公然抗命,擅自出城突袭,结果果然中了晋军的诱兵之计,两千骑兵,至少折了五六百骑,叫他如何不怒。

    对于石赵来说,那些汉人步卒,多折损一点,并不打紧,大不了再强征一批汉人补充进来即可。但是羯人骑兵,可都是心尖上的宝贝,莫说五百骑,就算是五骑,都是羯赵的宝贵财富,居然被石广主动葬送在汉人的槊刃之下。

    而更令他愤怒的,还是石广的私自出城迎战的行为。不管如何,他终究是洛阳城的主将,也是石广的上司。而且若非两年前栽在司马珂的手里,更是贵为三公之一。

    正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如今就连石广这样的小辈也敢跟他对着干,甚至公然抗命,这叫他如何能忍。要知道他可是当年石勒起家的十八骑之一的主要骨干,威望仅次于夔安的开国元勋。石勒还在时,就算是石虎,也要礼让他几分,石广一个小辈算什么东西。

    身旁的折冲晋军杜勋和护羌校尉汲鱼,眼见得羯人引以为傲的骑兵,被晋军的重甲铁骑杀得溃不成军,亡命逃窜,顿时都看呆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杜勋忍不住暗暗惊叹道:“晋军之中,居然会有如此的精锐铁骑,看似不亚于大赵的黑槊龙骧军,尤其是其胯下的战马,似乎更比我大赵的战马雄壮几分。”

    然而,当他们看到晋军的步卒千人,在南门之前列阵时,不禁又露出了浓浓的战意。

    重甲铁骑打不过,难道区区一千步卒也打不过?

    护羌校尉汲鱼,见得晋军在南门之前,大摇大摆的列阵,而且才区区一千兵马,忍不住说道:“末将愿率五百兵马,驱逐门前晋军,以迎接镇西将军及骑兵入城。”

    桃豹一听,气得差点想把汲鱼剁了:“晋人虽只千人,看似为了阻拦石广入城,其实便是引诱我大军出城。我军将出未出之际,便是晋军执槊重甲铁骑冲阵之时,血肉之躯,何以挡之?”

    汲鱼听得桃豹此般训斥,吓得噤若寒蝉,顿时不敢做声。而且仔细想想,的确也是俺么回事,心中又暗赞桃豹的先见之明。

    ……

    石广率着残余兵马,奔到西门城下,大叫开门。

    西门的守军将领,见得并无追兵跟来,这才小心翼翼的吊起了千斤闸门,又打开了城门,放石广和众羯骑将士进城。

    入了城之后,石广令羯骑司马领着众羯骑回营,自己满脸怒气冲冲的策马狂奔而去,打道回府。

    回到府上,石广心头极度郁闷,打算先洗浴一番,洗去一天的晦气和劳累,再饱食一顿,然后搂着抢来的士民之女发些一通,以解心头之恨。

    然而,刚刚解下衣甲,便听得门外传报,桃豹派人来请。

    石广心头正愤愤不平,听得桃豹来请自己,当即二话不说,翻身上马,带着一干侍卫,便跟着前来相请的军士,奔往桃豹的行辕。

    桃豹请石广,或许为了责罚他,但是石广并未将桃豹放在眼里,反而要前往质问桃豹为何见死不救。石广也是怒气冲冲而去,前往兴师问罪。

    两人之间矛盾已久,接下来必然是一场争斗。

    …………

    ps:第二更依旧要到下午或者晚上,明天起恢复正常9点双更,预计10.15恢复三更。关于内政问题,打下洛阳,并防住赵军的第一波狂攻,建立第一块根据地,主角才能建立属于自己的上层建筑,并开始攀科技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