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79章 羯骑欲逞威

第279章 羯骑欲逞威

 热门推荐:
    城外的战事,已然进入了短兵相接的惨酷局面。

    但是不管羯人如何拼命的厮杀,却始终连城外的羊马墙都破不了。那羊马墙后,上千把六米长的长竹矛架在墙上不住的来回击刺。每一次击刺,都带出了大蓬污血,不知多少尸身重重的倒在羊马墙之前。

    双方怒吼着,叫骂着,对刺着,隔着一道矮矮的羊马墙,激烈的厮杀在一处,都红了眼睛。尸身层层堆叠而起,在某些地方已经有了半人高度。

    突然之间,赵军军马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一段羊马墙处,被赵军刀劈枪刺外加冲撞的,毁坏了一个大口子,几名羯人军中勇士怒吼着提着战刀扑了进去,攻向羊马墙后的赵军。更多羯人步军窜入缺口,想抢下更大的立足之地。

    墙中一名队主正在旁边杀得浑身是血。发现这边防线溃了一角,顿时大呼着带领身边几名甲士迎上。

    四五把长竹矛逼过去,转眼就将两名窜入墙内的羯人勇士捅了个对穿。而那些羯人战士哪怕被长矛捅了个透心凉,还圆睁着双眼死死抓住长矛,让晋军甲士抽拔不得。

    在这个队主带领之下,更多的甲士举起长矛朝着这边逼过来,就是一阵不分青红皂白的长矛乱刺。

    窜入羊马墙缺口而入的羯人将士,在这样的六米破甲长矛阵下纷纷惨叫倒地,可后面人潮还在源源不绝窜入缺口,前仆后继!

    羯人军马在墙中攻下这么一个口子,怎么样都无法扩大,还在不断的消耗着奋勇先登勇士的性命。羊马墙之外,已经有辅兵上前有人操着鹤嘴锄和不拘什么器具,在拼命的刨着羊马墙上的土石。

    领兵堵御缺口的队主看着羊马墙就要被破开一个大缺口,眼睛也红了,大呼一声:“拼死了罢!杀!”

    呼喊声中,他挺着长矛,率先上前。一矛就将一名挥舞着长刀大开大合的羯人壮汉钉在地上,随后又是奋力一阵狂刺。

    在这队主的带动之下,周遭北府兵也纷纷舍死忘生的上前,长矛乱捅,血光飞溅之中全是羯人军马的惨叫之声,窜入墙中的数十名羯人将士被刺得砍得如血葫芦一般,地上尸身转眼又高了一层。

    唰唰唰~

    晋军的六米长矛如墙刺出,那锋利的透甲矛刃,不断的滴落着鲜血,一个接一个的羯人被洞穿,最终不得不退回去。

    叮叮叮~

    就在此时,羯人的后军阵中,响起了巨大的鸣金之声,收兵的号令声响起。

    此时已是接近黄昏时分,到了退兵的时刻了。

    残阳如血,照在冰冷的土地上,照在那满地的尸体上,照在那鲜红的血迹之上,闪耀出一片鲜红的光芒,残酷的光芒。

    空气之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和死亡的气息。

    连续三天的冲杀,赵军已死了将两千多人,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而晋军也死伤了五六百人,这是一场极其残酷的战争。

    落日之中,赵军的纛旗随着晚风猎猎飘荡着,那纛旗之下,麻秋端坐在骏马之上,望着那一地堆积如山的尸首,眼中露出迷茫的神色。

    身旁的安北将军张贺度低声道:“大都督,伤亡实在太惨重了,是否再缓缓?待得投石机造成之后,再攻城不迟?”

    麻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想不到,汉人军马竟然如此的凶猛,这还是当年被羯人三千骑兵屠杀十万余人的汉人军马吗?

    叩哒哒~

    一骑斥候,踏着如血的残阳,飞奔而来,穿越重重护卫,直奔麻秋身前,高声道:“启禀大都督,晋军将领桓温,率一万余兵马,正往荥阳城而来,已在六十里之外。”

    麻秋一听,一双虎目之中顿时精光闪闪,脸上露出嗜血残忍的神色,沉声道:“来得好,老子攻不下城池,跨不过长江,难道野战还打不赢南晋的步卒?暂缓攻城,先给老子吃了这群晋军!”

    ………………

    荥阳南,三十里外。

    旌旗如云,烟尘滚滚,桓温率着一万三千多神策军向荥阳城汹涌而来。

    桓温原本是提前奉司马珂之命,前来协助谢尚镇守荥阳,以防羯人大军进攻荥阳,而襄城郡的驻守事宜则由荀蕤的荆州军接替。

    然而,赵军却在他抵达荥阳之前,便已兵临荥阳郡城之下,率先发动了进攻,桓温也是前天才得到的消息。

    得到羯人进攻荥阳的消息,桓温反而放缓了行军的速度,因为他知道以骁烈军的战斗素质,以及谢尚军事能力,羯人就算十万大军,也不可能在短期之内攻下荥阳。

    反而,最为危险的是正在行军途中的神策军!

    羯人能占据中原之地,靠的就是骑兵。骑兵攻城不行,但是野战纵横无敌。当年宁平城之战三千骑兵杀晋军十万,虽然说是群龙无首,没人指挥,但是骑兵对步卒的优势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一万多的兵马,若是在江南之地,能占满整个地面,两边不是湖泊就是丘陵,骑兵想要自两翼骑射袭扰几乎没有空间。但是在中原的平原地带,一眼望过去,除了平地还是平地,莫说一万兵马,就是二十万兵马,羯人的骑兵照样可以围着你打转,来回驰射。虽然说骑弓比不上步弓,但是骑兵来去如风,步弓根本没办法跟上骑兵的步奏,除非你整只兵马都是弓弩手,否则只能被他不断的袭扰和抛射,造成混乱,乃至溃败。

    所以,神策军虽然声势浩大,但是行走的速度却不快。而桓温也仿效司马珂,派出塘骑侦查,而且是派出了三十六路塘骑,侦查范围最高可达三十六里。但是由于塘骑会遇到敌军的侦骑驱赶,实际上能确保的只有二三十里的侦查范围。

    前头侦骑来来往往,不断的挥舞着各色的旗帜,传达着前方的军情。越是接近荥阳地界,桓温愈发变得小心谨慎。

    一骑塘骑,飞奔而来,急声禀报道:“启禀将军,前头羯人骑兵来袭,已在二十余里之外,羯人骑兵声势浩大,预计兵力在八千以上!”

    桓温的脸色大变。

    一名骑兵,在野战之中抵得上五名普通步卒,这八千以上的铁骑,可抵数万大军。果然这羯人他娘的是想要吃掉他这只步卒了。

    桓温冷声笑道:“他娘的,羯人的胃口挺大的,想要吃掉老子,岂有那么容易?传令,停止前进,整顿队列!”

    二十多里的距离,羯人纵马只要半个多时辰便可抵达,桓温必须在半个时辰之内完成排兵布阵,以迎接羯人的骑兵冲击。

    好在司马珂和桓温等人,在北伐之前,便已预先模拟了遇到骑兵冲阵的战法,所以倒也算是训练有素。

    当即,桓温立即令将士排出一个类似四门兜底的阵型出来,即四面都用辎重车守住,军马也分为四营,分别面朝四个方向防守。前排是重甲刀盾兵,后排是手执长竹矛的步卒,再往后是弓箭手,最中间则是弩箭手。

    众神策军,在桓温和诸将的指挥之下,迅速排列阵型,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已排列好。战阵长宽各达两百多步,形成一个巨大的军阵。

    大阵的中间,桓温令人用储物的木箱搭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台子,长宽各三米,纛旗手站在正中,而桓温则手按长剑,立在纛旗之下,四边各立了一名手执各色令旗的士卒。

    一万多的兵马,并非全部要看令旗行事,桓温将并兵马分为四营,各自的统领便可自行进行防御作战,他指挥的是手持十石大黄弩的弩箭手。

    羯人想要吞掉他这一万多的兵马,他也要让羯人多放点血才行。

    前头的塘骑,一个接一个的退了回来,不断的禀报羯骑的距离,等到战阵排好之后,羯骑已经到了五里之外。

    轰隆隆~

    远远的天边滚来一阵雷声,整个地面似乎都在颤抖。

    桓温立在高台之上,在这一览无余的平原之上,可以看到三里之外的距离。

    那天际边涌起一大片乌云,羯人的骑兵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