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75章 穿越千年,便是为此!

第275章 穿越千年,便是为此!

 热门推荐:
    接到司马珂攻下虎牢关的消息之后,桃豹不禁大惊失色。

    虎牢关一丢,洛阳将直面司马珂的兵锋。对于桃豹来说,如果再丢了洛阳,便意味着他以后在石赵政权之中将难再有好日子过。

    之前在历阳之战,折了太子石邃和王子石苞,已经令石虎对其极其不满,若非念其一向忠心耿耿,战功赫赫,恐怕早已治罪。而新晋的太子石宣,又对这帮老臣都看不顺眼,喜欢用自己的心腹将领和年轻人。桃豹在朝中的位置已经是岌岌可危,对于他来说,洛阳万万不能有失。

    桃豹当即召集所有的将领前来议事,让诸将放出风声来,晋军主帅司马珂,是个残忍嗜血的野兽。一旦洛阳城被攻破,众羯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就算是投降,也会被其穿刺或者被放火活活烧死,哪怕是战死,也会被其阉割,来世出生就是个宦官。

    总之,在司马珂手里,只要是羯人就没有一个完尸的。

    桃豹这番话,其实也并非危言耸听,司马珂对这些如同野兽般的羯人极其痛恨,的确手里没有留下过一个羯人活口。

    其实不用桃豹宣扬,司马珂在羯人的心目中也早已是恶魔一般的存在,关于其如何恶毒的残杀羯人的故事和传说实在太多。

    只是经过桃豹这一宣扬,使得众羯人愈发惊恐,下定决心,要决一死战,与洛阳城共存亡。

    洛阳城中两万五千兵马,其中有七千凶悍的羯人

    由于羯人的暴政,尤其是石虎上台之后,对汉人更加残暴,中原的汉人们对晋朝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这一点桃豹也深知,城中的汉人,包括那些汉人士卒是靠不住的。

    对此,桃豹对众汉人士卒也放下狠话,但有懈怠者格杀无论。若有通敌者,全伍皆斩,全伍通敌者,全队皆斩,互相监督。

    除此之外,桃豹又传话城中士族,要求彼等全力协助守城,若有通敌者,举族皆斩。

    桃豹之所以下得如此狠绝的命令,是因为他在城中巡视时,发现全城之内,并没有半点大军压境的危机感,反而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

    尤其此时正是腊月时分,天气较为寒冷,城内的汉人不像春秋之际那么忙,更是暗地里议论纷纷,充满窃喜之情。

    在这个时候,东晋还是汉人公认的正统王朝,加之胡虏暴虐,谁不想驱逐胡虏,回到汉人的朝廷怀抱。

    而那些世家大族,明地里虽然讳莫如深,对桃豹的命令是唯唯诺诺,甚至信誓旦旦的表忠心,至于他们心底怎么想,桃豹不用猜也知道。

    所以,桃豹除了给羯人打鸡血,恐吓城内的汉人之外,同时也着手做好了各种守城的准备。

    在洛阳的东西二门的城楼上,早早的堆满了滚石和擂木,而且架好了铁釜,准备好了柴薪,随时准备熬金汁。除此之外,桃豹甚至让人把投石机也台上了城墙之上,可谓是准备极其充足。

    对于桃豹来说,洛阳城,不容有失!

    只要坚守住一个月,等到石赵的大军到来,再里外合击,晋军自退。

    再说了,晋军自江南入中原,粮草也未必跟的上。就算赵军没有攻下虎牢关,只要截断虎牢关和荥阳之间的联系,断其粮道,虎牢关和洛阳的兵马就成了孤军,迟早得因粮草不继而退兵。

    ………………

    洛阳东面地界。

    旌旗如云,刀枪如林,两万多的军队,在原野之上,带动着漫天的烟尘,遮天蔽日而来。

    司马珂端坐在西极马之上,抬头观望了一下四野,只见这一路来,到处是荒凉一片,十几里甚至数十里都看不到人烟,大片大片的土地都是枯草连天,偶尔还能在地面上看到白骨。

    不禁心头感慨万千,胡虏之祸,对中原的汉人的危害实在太大了。

    他占据了南阳、襄城、颍川和荥阳四郡,差不多相当于半个河南了。然而四郡的人口加起来,都不过六七十万人口,还不如后世的一个县城人多。

    现在即便是临近故都洛阳,也没好到哪里去,到处是荒凉的一片,半天看不到人影。

    要知道永康元年时,在册人口有2500万人,要是算上士族家中的部曲、佃客、奴婢,外加兵户、匠户、乐户等等人群大多未纳入户口统计,实际人口可达3500万人以上。

    此时的江南,实际人口应在一千二三百万左右,而江北之地,汉人应该还有六七百万,关中的汉人约三百余万,合计不过两千二三百万。数十年之间,已经因为胡虏之祸,人口死亡了一千多万人。

    而根据历史记载,到351年石赵灭亡之时,整个江北的汉人,已经不过三百万人,又因此死亡了一半。

    在石虎的暴政之下,北地的汉人一天天的在锐减。尤其是后来石虎不再听从佛图澄的意见,而是听信一个叫吴进的假和尚。

    僧人吴进向石虎进言说:“胡族的命运将要衰落,晋王朝当要复兴,应当让晋人服艰苦的劳役,以抑制他们的气势。”

    于是石虎愈发拼命的祸害汉人的百姓。其后来更是征发男女数十万人,车十万辆,运土到邺城以北,修筑华林苑及漫长的围墙,占地方圆数十里,很多人因此倒毙在苦役途中。

    石虎还大量从各地征集美女,下令从民间强行掠夺十三岁至二十岁的女子三万余人。仅公元345年中,各郡县官吏为搜罗美女上交差事,公然抢掠有夫之妇九千余人,不忍受夺妻之辱而反抗的男人均遭残杀,逼得三千多女人自杀,一大批家庭夫妻离散,家破人亡。为容纳美女,石虎分别在邺城、长安、洛阳兴建宫殿,又动用人力40万。

    而朝廷的苛捐杂税,迫使缺衣少食的农民卖儿卖女,卖完后仍然凑不够,只好全家自缢而死,道路两侧树上悬挂的尸体,前后衔接。

    后来又征发五十万人,准备舟船一万艘,由黄河通往大海,运送谷物一千一百万斛到乐安城。把辽西、北平、渔阳的一万多户民众迁徙到兖州、豫州、雍州、洛州。从幽州以东到白狼,大举屯田。把百姓的马匹全部收缴上来,敢于私自藏匿马匹不交出的人处以腰斩之刑,共得马匹四万多匹。

    按照历史的进程,石虎如同野兽一般的残暴,使得整个江北的汉人,在接下来的十余年间又锐减三四百万。

    这也是司马珂急匆匆的要北伐的原因,因为再等下去,羯赵统治之下的汉人,每年都将有数十万条生命,在石虎的暴政之下,哀哀死去。

    他既已穿越而来,当竭尽自己之力,阻止那一幕幕的人间惨案的发生,终结残暴如野兽般的胡人疯狂吞噬汉人血肉的历史。

    穿越千年而来,便是为此!

    司马珂悠然回过头来,望着身后的大军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心头已是豪情猎猎。

    他身后的庾翼,却望着司马珂的背影出神,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自从庾翼投奔司马珂麾下以来,两人算是完全一笑泯恩仇。心里各自或许在某个角落里还有些阴影,但是各自又将其隐藏了起来,经过两三个月的相处,两人已是完全融洽的将帅的关系,几乎是无话不谈。

    对于司马珂来说,所谓的祖上灭门之恨,其实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对于庾翼来说,杀兄之仇要放下来,还真需要一番胸襟,不得不说,的确算是一条汉子。

    如果说司马珂举贤不避亲仇,感动了庾翼,而此次北伐之后,却是让庾翼实实在在的钦佩这个未及弱冠的少年。

    庾氏出自颍川,虽然攻占颍川的是夏侯长,但是当庾翼得知自己的故土被晋军收复的那一刻,心中的激动是无以复加的,若非征袍在身,恐怕他早就率着亲兵前往故土看看了,去寻找列祖列宗的遗迹。

    虽然未能亲自带兵收复故土,衣锦还乡,但是能够跟随司马珂一同出征大晋故都洛阳,庾翼心中更是激动不已。

    庾翼自小便以北伐为平生之志,而收复故都洛阳更是他少年的梦想,想不到他在接近中年之际,却被这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帮他圆了这个梦想。

    庾翼的心情,也代表了整个北伐军的心情。

    在司马珂身后的这些将士,大都是昔日被司马珂收服的降卒。他们只是跟着羯人士卒身后,做做跟班,混口饭吃。然而羯人并没把他们当人看,视若牲畜无异。

    归顺司马珂之后,虽然过了好几年的舒心日子,各种待遇远非跟随羯人之时可比,但是心中终究挂念着故土,挂念着还在羯人的蹂躏之下的家人。

    当初,司马珂承诺他们,终有一日必当北伐,带着他们杀回中原,回归故土。他们只是当做一个梦想,在夜深人静,辗转难眠之时,幻想一番罢了。

    谁能料想,大都督真个就带他们北伐了,而且一路势如破竹,直杀故都洛阳。

    故都若收复,整个中原之地回归大晋的治下,还会远吗?回归故土,与家人重逢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所以,众天策军将士,更是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斗志昂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