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62章 羯人夜袭

第262章 羯人夜袭

 热门推荐:
    月上眉梢,夜已深,宛城西门,却是灯火通明。

    五千赵军将士,此刻皆心怀着激动,默默的肃立于西门之前。

    立在最前头的是一千名精骑,个个身着筩袖铠,手执环首刀,挎长弓,悬箭壶,显得极其精悍而杀气腾腾,这些精骑都是赵军的精锐,基本都是羯人。

    再往后面,则是四千步卒,大都以汉人为主,外加极少数的杂胡。

    忽然间赵军骚动起来,五千赵军将士有如浪开,主动的分出一条道路来。

    城门正中处,缓缓而来一匹矫健无比的高头黑驹。

    羯人将领李顺一手操纵着缰绳,另一手倒提着长长的黑色战刀,就这般昂然向着,徐徐的从众军的瞩目之下走过。

    李顺虽然名不经传,但却是羯人之中少有的悍勇之将,典型的羯人蓝眼睛、高鼻梁,双眼如鹰,充满凶狠的神色。

    驻马城门之前,李顺远望着南面敌营方向,神色中杀机流转。

    “南晋的汉人,竟然敢如此欺我,也该是做个了断的时候了……”李顺喃喃自语,冷峻的眼眸中迸射着猎猎的杀气。

    他之所以选择西门集结军马,便是为了避免让南城袭扰的晋军探悉,只要三更时分已到,便将率军杀向敌军大营。

    “月过中天,时候已到!”身旁的军司马提醒道。

    李顺缓缓的抬起头来,望了望头顶上的明月,手中的黑色战刀高高的举了起来,低声喝道:“人衔枚,马摘铃,不得喧哗,出发!”

    五千赵军随着李顺自西面绕过南门向敌军大营缓缓的移动而去,如同一群黑色的幽灵一般,一个个脚下落地轻灵,仔细才能听得到沙沙的脚步声。

    就在李顺率军杀向晋军大营之时,宛城的南门也突然大开,李菟率着一千大军突然杀出,扑向正在敲锣打鼓袭扰的晋军。

    众晋军纷纷在张澄的率领之下,亡命难逃,使得众赵军战意高涨,一泄心中多日之愤。然而,就在众赵军正要乘胜追袭之时,却被李菟喝住。

    李顺已然出城,他的首要任务便是坚守宛城,静等援兵。

    宛城重地,万万不可失!

    …………

    夜已深,深秋的夜晚,四处寒气森森。

    夜幕下的晋军大营,连绵三四里,灯火昏昏,显得十分静寂,只有偶尔见得小队巡逻士兵在大营之中来回穿梭。

    视野中,晋军大营一片的安静。

    辕门口,灯火通明,李顺甚至能够看到,营门处的值守敌卒,正在无聊的打着哈欠。

    “南人,果然都是惫怠的废物,以为我等不敢出城袭击,便睡得像猪一样,毫无防备。”

    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李顺紧握战刀的手背上,青筋突起,丝丝的狂傲杀气,在他狰狞的脸上涌动。

    连续七八天的袭扰,外加坚壁清野,令李顺对晋军恨之入骨。

    今夜,要好好给南人一个教训,让南人知道,羯人是何等的英勇无敌!

    李顺的眼中,都快喷出火来了。

    若是李菟在此,可能会感觉到不对,因为曾经在安陆城被晋军打得几乎全军覆的李菟,一定会知道晋军不可能这么松懈。但是在李顺的眼里,汉人都是弱鸡,否则怎么会被赶到江南去。

    一缕乌云遮住了月亮,夜如泼墨。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时机,正好。

    李顺翻身上马,长刀向前一指,厉声喝道:“随本将杀进晋营,荡平晋贼,壮我大赵军威!”

    五千羯赵军将士发出如雷般的响应声,立即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呼啦啦的向敌军大营扑去,尤其是前头的羯人骑兵,更是一往无前,气势如虹。

    值守的晋军士卒大惊失色,纷纷弃守营门,四散而逃,前头的赵军铁骑不费吹灰之力就冲破了营寨。

    李顺更是手中战刀高举,一马当先,纵马如风,直冲向中军大帐所在,那是晋军主将所在。

    方自冲出二十余步,李顺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

    环望四周,一路所过全都是空空荡荡的营帐,根本不见半个敌人的影子,俨然如同一座空营。

    “敌军就算被我杀了个措手不及,也该有军兵惊慌而逃才对,怎么除了营门之兵外,竟不见半个人影?”

    一缕不详的预感涌上李顺的心头,他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中计了。

    此时此刻,李顺也顾不得许多,当即回头吼道:“点火,一路烧过去,一直烧到后头辎重营和粮库!”

    咚咚咚~

    李顺话音未落,蓦听营盘四周,鼓声大起。

    伴随着隆隆鼓声,无数的身影从黑暗中现身,如地府脱出的鬼兵一般,从四面八方的向着冲入大营的赵军涌来。

    “南人如何知晓我今夜袭营?”

    李顺震惊万分,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望着那逐渐汹涌而来的晋军。

    对面的谢尚,在众将簇拥之下,端坐在马背上,冷眼望着对面的赵军,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电光火石之间,李顺长刀一举,指着前头一百多步外的晋军,嘶声吼道:“杀过去!活捉其主将!”

    一百多步的距离,只需一分钟的事情,一旦冲到近前,就算是轻骑,面对步卒,也能纵骑踏之。

    李顺的思想,终究还停留在当年宁平城之战时,石勒以三千骑兵屠戮晋军十万人的时代,对这群晋军充满了轻视之意。

    就在此时,谢尚也下达了将令:“放箭!”

    咚咚咚!

    战鼓声,冲天而起。

    下一秒,数千的弩箭手,几乎在同时按动了悬刀。

    咻咻咻~

    千鸟振翅般的嗡鸣声中,数不清的箭矢,如飞蝗一般,撕碎夜色,向着惊惶的敌人呼啸而去。

    箭如密雨,铺天盖地而落。

    虽然赵军,连人带马如同狂奔而来,但是晋军别的厉害之处没有,偏偏就是有十石大黄弩,无坚不摧。

    只听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和骏马的嘶鸣声,在那密集的箭雨之下,一个接一个的赵军骑兵倒在地上。

    但是,赵军的骑兵,都是如同野兽一般的羯人,一个个凶悍至极,悍不畏死,依旧向前狂奔而去。

    杀!

    李顺手中的战刀蓦地高举,发出一声惊天动地般的怒吼。

    失去了战壕和防御工事的阻挡,只要冲杀到近前,便能冲散敌军,再趁机大肆砍杀。

    然而,奔近到五十步之内的时候,借着那明亮的火光,李顺很快便发现自己错了,敌军早就严阵以待,等候着他的冲击。

    在他们的面前,是一面面如墙的大盾,和一杆杆长达六米的长矛,这样冲上去,等同往矛刃上撞去。

    “撤,快撤!”李顺嘶声大吼。

    然而,为时已晚,还是有不杀前军的骑兵撞到了那长得吓人的竹矛之上,然而晋军最为阴险的是,专门刺马鼻和马眼,使得那战马受惊,又反冲自己的阵营,顿时乱成一团。

    然而,等到李顺率军退到辕门之前时,又发现出口也被晋军的盾阵和长矛阵所阻挡,而在那盾阵和长矛阵的背后,依旧是弩箭如雨,激-射而来。

    “向左边冲!”

    李顺大吼,率着众骑兵,滚滚往左边冲去,结果刚刚冲上几步,又是一阵箭雨袭来,两旁也被晋军堵住。

    五千多赵军被团团围在中间,眼看便要被围歼。

    “跟我来,越过栅栏!”

    李寿打马狂奔几步,冲到那栅栏前一米的距离之内,突然一提缰绳,那马一声嘶鸣,竟然腾空而起,带着他硬生生的从栅栏上跳了出去,不但越过了栅栏,还越过了前排的拒马和壕沟,稳稳的落在地上。

    咴咴咴~

    那骏马嘶鸣一声,带着李顺往夜色之中狂奔而去。

    紧接着,一个个羯人骑兵,如法炮制,竟然绝大部分都硬生生的越过了栅栏、壕沟和拒马,奔逃而去,只有极小部分的羯骑,不是落在壕沟内,就是落在拒马之上,扑的一声栽倒了下去。

    远处的谢尚,不禁看呆了。

    羯人的骑术,居然精妙如斯!

    一千名羯人骑兵,被射杀了一百多人,摔倒在栅栏外,撒腿狂奔的约数十人,其余八百多精骑,竟然全部纵马越过了栅栏,逃奔而去。

    羯人一逃,余下的赵军,大都是汉人,面对强弓硬弩和重重包围,哪里还有战心,纷纷将兵器往地上一扔,缴械投降,高声喊着“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