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59章 洞房花烛夜

第259章 洞房花烛夜

 热门推荐:
    咸康五年,端午佳节,亦是黄道吉日。

    虽然距离过年还早,但西阳王府之内却一片张灯结彩的忙碌景象,其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过大年。

    今天对于西阳王府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对于整个京口也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大晋宗室、大将军、西阳王司马珂,也是京口万民敬仰的神,要在今日迎取秣陵纪氏的女郎为妻!

    作为都督六州军事的藩镇大员的婚礼,其热闹、奢华程度自然非同一般。不但三公皆前来道贺,而为司马珂主持婚礼的,正是奉小皇帝之命而来的太常谢裒,可谓极尽荣耀,婚礼的规格仅次于小皇帝大婚。

    迎亲是婚礼的前奏,除了皇帝之外,新郎都要去迎亲。司马珂穿上崭新的黑色的深衣礼服,晋随汉礼,礼服并不穿大红而是穿黑色,又头戴进贤冠,腰悬羊脂白玉,脚踏舄鞋,显得极为庄重,骑上西极马飞羽,在一干数百人车马仪仗队伍的簇拥之下,提前两天便到了建康的纪府。

    迎亲的当天,对于纪家来说,是最为荣耀的一天。尤其是大晋的廷尉纪友,激动得整天都是咧着嘴,似乎合不拢嘴来。

    纪笙头戴纯金的凤冠,乌黑的秀发里别着凤簪、金簪,耳垂明月珰,也穿一袭崭新的深黑色礼服,肩上披着霞帔,脖子上悬着纯金软丝编织成的钓圈,下面挂着纯金的帔坠,显得极为端庄。但是并不戴红盖头,因为盖头要在南北朝时才流行。

    当纪笙在思云、昭雪、静雨、白霜四个婢女的簇拥之下,走入大堂时,顿时惊艳了全场,这个凤冠霞帔的女子,如同明亮艳丽的美玉一般,是如此的美丽动人,连司马珂都忍不住看呆了。

    婚礼之前,男方的父亲和女方的父亲都会为即将迎亲的儿子或即将出嫁的女儿举行蘸礼。司马珂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父亲早亡,故此便取消了此礼。

    所谓蘸礼也极其简单,便是纪友向宝贝女儿纪笙敬酒,纪笙饮尽但不需回礼,然后静听父亲的嘱咐。

    “元瑾贤婿贵为西阳王,你既为正妻,当好生侍奉,切莫再耍小性子。男儿妻妾成群,乃是理所当然,何况其身份极为尊贵,你切莫因此心生嫉妒。终究你是正妻,王府的女主,尊贵无人可比,他日切莫与小妾们争风吃醋。就算彼等妾之间有争斗,你亦须调和之,终究你是内府之主……”

    纪友絮絮叨叨的叮嘱了许多,纪笙皆一一答应,只是想到以后到了京口,与父母相见的日子便少了,又忍不住眼中泪水汪汪,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蘸礼终于结束,纪笙在纪府众人的簇拥之下,登上了一辆装饰极其华美的马车,而在她的马车之后,陪嫁的嫁妆竟然装了数十辆马车,将整条大街都塞得水泄不通。

    浩浩荡荡的迎亲和陪嫁的车马队伍,竟然有百余辆车马,三四百人之众,可谓极其隆重而声势浩大。

    终于,在次日的下午,赶到了京口,顿时整个西阳王府都忙乱了起来。

    晋代婚礼一般是在黄昏的时候举行,“婚”这个字的本意就是“昏”,也就是黄昏。因为黄昏是由白天开始转向黑夜的时候,黑夜是阴,白天是阳,所以黄昏也就是阴阳交融的时候,而婚姻正是阴阳结合的事情,所以应当在黄昏举行。

    婚礼的重中之重,便是共牢而食、合卺而饮两个核心环节。

    婚礼的主持,被称为“赞”,今日的“赞”便是奉小皇帝司马衍之命而来的太常谢裒。“赞”的职责很像是现在的司仪,是婚礼中最关键的人物之一。“赞”会引导新郎和新娘完成婚礼的各个环节,也是整个婚礼进行过程的主导和掌控者,所以人选非常重要。而司马珂的“赞”乃主持朝廷的重大礼仪的太常卿,可谓贵不可言。

    先是共牢而食的礼仪。纪笙进了西阳府,在几名贴身婢女的陪同之下盥洗,即净手,然后与司马珂同一个案几开始进食。

    因为晋时,平时吃饭大都是一人一个案几,每人一份,同案而食的还是相对较少,但婚礼这天的同牢合卺典礼却是必须正式的同案而食。

    陈金按照当时的礼仪,为司马珂和纪笙准备了主食、荤菜和蘸料等,主食主要是黍和稷等,也就是蒸熟的黄米和小米,荤菜有鱼类、风干的肉类以及内脏如肺、肝,另外还准备有肉汤,因为烹饪的时候没有放盐,所以食用的时候需要用到蘸酱。

    进食过程比较简单,司马珂和纪笙两人,各先吃一口主食,然后饮一口肉汤,再用手指蘸酱,这个过程被称为“一饭”,重复三次,就是“三饭”,同牢的过程就结束了。

    共食同牢之后,便是合卺之礼,即对饮酒。饮酒的主要目的是安食以及清洁口腔,这也就是被称为“酳”的礼仪。卺是一种瓠瓜,味苦不可食用,通常一剖两半做成瓢,用作水器,也用来饮酒。

    在饮酒的时候,司马珂和纪笙各执一卺对饮,也象征着和合。“酳”也要重复三次,合卺之礼便算是结束。

    等到婚礼结束之后,已是过了初更时分,司马珂便留谢裒在别院休憩,然后便是和纪笙入洞房的时候。

    ……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春宵一刻值千金。

    金碧辉煌的洞房之内,地板上铺着柔软的红丝毯,就连垂在地上的纱幔,也换成了喜庆的红色。

    六根手臂粗的龙凤红烛爆着灯花,从屋梁上吊下来的红灯笼,红光辉映,把个洞房暖红成一片。

    床头纯金打制的香炉里檀香缭绕,烛光与香雾让屋子里朦朦胧胧,身穿崭新礼服的新娘子,更显诱人无比。

    粉面含春,艳若桃花,宜喜宜嗔,秋波盈盈。

    也许是那凤冠霞帔烘托出的喜庆隆重,也许是那四周粉红的灯光的诱惑,此刻的纪笙,如同一朵最艳丽的牡丹,全部绽放。

    为心中最爱的人,彻底绽放,释放了所有的芳华,美得让人惊艳心颤,媚得让人无法把持。

    两人之间虽然早有互通款曲,光明正大的还是第一次。

    司马珉张开双手一个熊抱,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将纪笙狠狠的抱在手里,那满怀的软玉温香令他彻底沉沦和迷醉。

    “还没摘下凤冠呢。”纪笙的脸都红的滴水了,在他的怀里扭来扭去的挣扎。

    那纯金的凤冠戴在头上,的确有那么重。

    摘下凤冠、解下霞帔和取下帔坠,纪笙对司马珂嫣然一笑,又摘下凤簪、金簪,一头如云的散发披落下来,显得格外的妩媚动人。

    在灯光的照耀之下,纪笙的俏脸愈发娇艳欲滴,如同沐浴着一层光辉娇笑道:“殿下擅诗词,如今良辰吉日,殿下不写点甚么么?”

    司马珂早已等不及了,哪里耐烦写诗,啊呜一声扑了上去,一番强行宽衣解带,大笑道:“女施主,老衲给你送茶来了……”

    “先熄了蜡烛罢……”

    “孤等不及了!”

    ………………

    就在司马珂成婚之后不久,第一季占城稻也获得了丰收。

    十万斤占城稻种,占城稻的稻种,一亩地大概要10斤稻种,十万斤稻种合计种植一万亩地,主要以京口为主。其中京口种植了六千亩地,居然产了一百五十万斤的粮食,亩产达250斤以上,这比起当时的稻种,可是翻了一番。

    而更重要的是,还能在江南之地种植双季。占城稻早稻收割后可自留种,虽然产量不及杂交水稻,但是只要稍稍去除一下病粒和不饱满的,又可以继续种植晚稻。

    京口的占城稻刚刚收割完毕,诸士族便闻风而动,纷纷向扶南人求购稻种。

    有了土豆和红薯等高产粮种珠玉在前,司马珂在京口大面积种植占城稻,早就引起了诸士族的注意。

    因为土豆和红薯的产量远远高于水稻,导致诸士族名下的良田,要花费大代价才能留住佃农。以往佃农租佃田地,要交六成的米粮给主家,但是现在只交四成都请不到人,甚至有的只交三成。如此一来,诸士族的米粮收入便锐减。

    这也是北方士族对司马珂痛恨的原因之一。因为北方士族收留的流民最多,门下的佃农又不像南方士族那么固定,所以土豆和红薯对北方士族的冲击力最大。而南方士族门下的佃农,因为祖祖辈辈都跟着主家,抛弃主家的较少,只是大部分佃租降到了五五开,影响相对少一些。

    如今司马珂从海外引来了占城稻,不但稻米产量能翻番,而且还能种植两季,对于诸北方士族来说,如果能种植占城稻,虽然佃户上交的比例少了许多,但是其实粮租也比之前多多了,总算可以弥补土豆和红薯的种植给他们带来的冲击。

    而因为占城稻给诸士族带来了巨大的希望,使得众北方士族反对司马珂者,又少了许多。而北伐之事,又赢得了更多的士族的支持,成了大势所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