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57章 举贤不避仇

第257章 举贤不避仇

 热门推荐:
    公元339年,咸康五年,春。

    江北之地,经过卞诞、沈劲和荀蕤的经营,庐江、合肥和历阳三地,竟然收留了难逃的北面流人达二三十万人口之巨。

    而荆北之地,更是因为司马珂两年前的抵抗胡虏的大胜,引得北面的流民纷纷南下,逃往荆州北部。坐镇荆州的纪睦,更是在两年之间,收留了五十多万北面的流民,使得荆州的人口激增。

    由于人口急剧增多,而且难逃的流民又不乏士民,众人在司马珂的授意之下,广招士民为右第八品以下官吏,协助治理地方,使得三地迅速繁荣起来,隐然有小江南之势。

    除此之外,南豫州之地,在虞洪的治理之下,也迅速得到了稳定和发展,加之红薯和土豆的种植,解决了百姓的温饱问题,也变得富庶了起来。

    而京口的天策军、虎卫军、神策军、骁烈军、羽林骑、背嵬营、陌刀营等几只兵马,原本兵精粮足,在司马珂的训练之下,愈发精锐无比。

    十万斤的占城稻的稻种,也分发到了诸州都督手中,开始进行屯田种植,并且尝试一年两季,以解决后续的粮米问题。

    除此之外,京口互市的贸易,更是如火如荼的展开了,每天来互市交易的,不下五千人,每个月的人流量更是达到十数万人。

    而占城稻米也作为一种商品,有相当一部分是被司马珂所收购,使得司马珂的军粮已经达到两百万斛米,可谓库房充盈。

    而此时的赵地,正与前燕交战。前燕的主帅乃战神慕容恪,羯人虽然凶残,但石虎的部将都不是慕容恪的对手,屡屡败北,唯有冉闵没有在燕军面前吃过亏。

    由于讨伐前燕的失利,使得石虎暴怒,准备集中兵力,与慕容鲜卑决一死战。

    无论内外形势来看,适合北伐的时机已经到来。

    就在此时,朝廷的诏书,也传到了京口。

    小皇帝司马衍连下了两道诏令。

    第一道诏令,便是拜司马珂为征讨大都督、假黄钺,统领六州兵马,全力北伐,务必收复黄河以南之失地,再图河北之地。因此次北伐,任重而道远,绝非一年半载所能成,故让司马珂筹备半年,拟定秋收之后出兵。

    第二道诏令,陛下亲自赐婚西阳王司马珂与秣陵纪氏之女纪笙,责成其在北伐出兵之前完婚。

    当北伐的诏书传到京口,便迅速的传播了开来,数十万北府军民无不欢欣鼓舞,激动欲狂。一时之间,整个京口都是“杀胡,杀胡,杀胡”的喊声。

    有了北伐的准信,众北府兵训练愈发勤恳刻苦,而数十万的北面流民的垦荒种地的干劲也十足,整个京口喜气洋洋,激情澎湃。

    司马珂却忙得不可开交,一面安排筹备北伐之事,一面准备聘礼,准备奔赴建康下聘。

    ……………

    这年三月,司马珂带着数百人马,带着价值数百万的聘礼,浩浩荡荡的奔往了建康城,前往纪府下聘。

    下聘的当日,纪府内外,张灯结彩,全府上下,喜气洋洋。

    廷尉纪友,乐得嘴都张不开来,见谁都是乐呵呵的,像个老顽童一般,没有半点公卿的风范。

    而女主纪笙,更是喜极而泣,高兴的如同天上的仙女一般飘在云端。

    与纪家联姻的褚氏和谢氏等,也纷纷前来纪府道喜,并奉上重礼。

    而此时的褚蒜子,更是为这个表姨终于嫁给了心目中的如意郎君而兴奋。

    古者自受聘成婚之期,各有定例:天子一年,诸侯半年,大夫一季,庶民一月。司马珂参照大夫之礼,下聘之后,要三个月以后才能与纪笙完婚。

    纪家原本在帮司马珂照看管理在建康城的宅子,这下便名正言顺的成为了司马珂府上的女主。在司马珂待在建康城的期间内,更是在后罩房的女主人房内心安理得的住了下来。

    这期间自是夜夜与司马珂享受鱼水之欢,如胶似漆,只要司马珂一回到府上,整个人一直粘在司马珂的身上。

    好在司马珂天赋异禀,能征善战,没过几天,纪笙便自己败下阵来,不敢再轻易招惹司马珂。

    而在此期间,司马珂除了入宫觐见之外,又去拜访了郗鉴、何充和陆玩等人,除了进一步巩固了关系之外,司马珂还与三人就荐举谢安为中书监之事讨论了一番。

    最后,三人经过讨论,同意了司马珂的意见。毕竟谢安出自陈郡谢氏,算是北方士族,又是小皇帝司马衍的宠臣,司马珂的拜弟,让其出任中书监,有利于平衡各方的利益,确保朝局的稳定。

    随后,依旧是太傅郗鉴,向朝廷荐举陈郡谢氏之子谢安,为中书监,这一次并没有什么人反对,而司马衍也的确对谢安甚为喜爱,故此很快便同意了郗鉴的荐举。

    如此一来,年仅十九岁的谢安,便晋迁为右第三品的中书监,成为东晋政坛之上冉冉升起的政治之星。而陈郡谢氏的声望,也接近了高光时刻,内有中书监谢安和太常卿谢裒,外有领军大将谢尚,使得谢家成为了北面士族的顶流家族之一。

    除此之外,司马衍又拜他的至交好友荀羡为右第七品的殿中监,开启了司马珂的这个小徒弟的仕途之路。

    经过一番安排之后,整个朝中,围绕在小皇帝司马衍身边的近臣,大都与司马珂交好,为司马珂的北伐中原也免去了后顾之忧。

    司马珂不想自己在北伐的紧要关头,被人使绊子拉后腿,甚至出现类似十二道金牌紧急召回的事件,导致功亏一篑。

    他既然为后来者穿越而来,当然要以史为鉴,尽力杜绝一切风险和隐患。

    ………………

    接到了北伐的诏令之后,司马珂开始全面策划北伐的部署。

    按照他的计划,征讨的主力军以天策军、北府三军、羽林骑、陌刀营、背嵬营为攻击箭头,而沈劲所领的控鹤军、卞诞的解忧军和荀蕤的荆州军主要负责防守已攻占之地。这样便可做到,进可攻,退可守,不至于打了前面,被人断了后路。

    天策军还是以他兼领主将,督护纪敏协助。然而纪敏虽然忠心耿耿,又是他的大舅子,但是其能力终究是不足统领一军。而陌刀营和背嵬营同样缺乏能征善战的主将。

    于是他想到了在南郡太守庾翼。

    庾亮在的时候,他和庾家是不共戴天,但是经过江陵水战之后,他和庾翼的关系有所缓和。况且庾翼这人也是心怀大志,颇有将才,对于江陵水战的胜利,功不可没。

    司马珂当即便修书一封,派快马加急送到江陵,请庾翼一同北伐,为他统领天策军。天策军以北面的降卒为主,排外思想极其严重,恐怕也只有庾翼这样的名将才能掌控。

    江陵城。

    南郡太守庾翼,端坐在府衙之中,手里捧着一把宝剑,那剑刃已出鞘一半,庾翼望着那剑身发呆。

    部将曹据轻轻的走了进来,望着庾翼的模样,低声问道:“使君听闻到西阳王受诏北伐之事?”

    庾翼轻轻的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剑刃收回剑鞘,无奈的说道:“本将平生之志,便是北伐中原,收复故土,不料这一日真正到来之际,却没有本将的份……”

    庾翼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惆怅之色。

    曹据也沉默了,过了许久,才悄声道:“不若修书一封,向西阳王请战……”

    曹据说完这句话,便后悔了。庾家曾几乎灭了司马珂满门,而司马珂也斩杀了庾家三兄弟,两家几乎是不共戴天之仇,怎么可能会并肩作战。

    庾翼也沉默了,思索了许久,终于露出决然的神色,缓声道:“或可一试,取我纸墨来罢。”

    两家之仇,虽然经过江陵水战之后,有所缓和,但双方都是最亲近的人被对方或其家族所杀,未必能做到一笑泯恩仇的地步。

    他庾翼为了心中的大志,可以做到,西阳王可以吗?

    不管如何,终究要试一试,就算未能成功,也最多吃个闭门羹,折了脸面而已。

    曹据听得庾翼吩咐,急忙让侍卫取来笔墨纸砚。

    正倒了清水,准备磨墨,却见一名侍卫急匆匆的奔了进来,禀道:“启禀使君,门外有信使求见,说是来自京口的大将军府。”

    庾翼一听,顿时腾身而起,急声道:“速速有请!”

    不一会,一名信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恭谨的递上一封火漆密信,呈给庾翼,说是大将军府密信。

    庾翼谢过那信使,便急匆匆的拆开了那火漆密信,匆匆看了一遍之后,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又重头到尾,反反复复的看了三遍之后,这才露出惊喜至极的神色。

    他呆了半晌,许久才道:“西阳王殿下,真当世之英雄也,其胸怀天下,无人可比!”

    对于不共戴天的世仇,不但邀请其一通北伐,并肩作战,而且还将一只两万人的重兵交给其统领,的确一般人难有如此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