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50章 绝世宝马

第250章 绝世宝马

 热门推荐:
    江南之地,自孙权之时,就曾派宣化从事朱应、中郎康泰出使扶南,以了解南海诸国和印度一带的风俗,开辟贸易航线,为扩大南海贸易做准备。

    扶南国,位于暹罗湾口,为南海中的最大王国。二十多年前,其国王范曼曾“治作大船,穷涨海,攻屈都昆、九稚、典孙等十余国,开地五六千里”,几乎控制了从交趾到马来半岛的所有土地。

    而扶南国属国顿逊在今暹罗湾南三千里的海崎上,即泰国南部班当湾及其以南地区。此处东面连东晋的交州,西连天竺和安息一带,成了东西方的要冲之地。因为其处于马来半岛之上,无论是从南中国海来的船,还是从印度洋来的船,均要在顿逊停驻,便成了一个东西交会中心,贸易特别兴旺,“日有万余人,珍物宝货,无所不有”。

    除了顿逊以外,另一属国九稚位于马来半岛地峡的另一端,与顿逊互为横跨半岛路线的终起点,即成了地峡的东西两端的出海口,成为第二处贸易中心。

    扶南国控制了这两处贸易中心,成了南中国海与印度洋的交通要冲,而且扶南人的造船业极其发达,能够航行七千里,从湄公河横跨印度洋,进入洹河一带。

    扶南人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商业地利条件,最想做生意的当然还是与东晋贸易。他们用一些奢侈品如象牙、犀角、琥珀、玳瑁、沉香以及金银制品等,跟东晋交换丝绸、锦缎等物。

    不过扶南人跟东晋交易的地点主要在广州一带,从广州经苏门答腊至天竺、安息等地,形成一条畅通的航线,很少到达内地。

    这个扶南国的镇南将军既然姓范,多半是扶南国宗室,生得极其精悍,比较干练,汉语说得也比较流利,全身也是披金戴银的,看起来在扶南国身份的确不一般。

    扶南人不知道是不是跟泰国人一样,行跪拜礼成风,这样跪在地上行礼,的确令司马珂有点不适应,急忙将其扶起。

    司马珂示意侍卫奉上茶汤水果等,并请其落座,毕竟远来是客。

    只是,扶南国的生意都在广州,若是番邦外交问题,则应该去建康城找朝廷。不知这扶南国的将军来找自己何干。

    那范会却不肯座,急声对司马珂道:“末将今拜见殿下,特意为献宝而来,顾不敢坐。”

    他是扶南国的将领,却对司马珂自称末将,倒也算是极其会做人,又说是来献宝,一下就彰显出生意人的精明,恐怕必是有所求而来。

    司马珂露出觉得有趣的表情,笑道:“将军不远数千里而来,特意给孤献宝,倒是费心了。”

    范会脸上露出殷勤的神色,对司马珂道:“此宝物便在府外,末将这就让属下牵进来,还请大将军让侍卫放行。”

    司马珂对身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侍卫便立即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咴咴咴~

    大堂之外,突然传来一阵暴烈的健马的嘶鸣声,那声音如同滚雷一般,令人震撼,就怕是老虎都会被其吓跑。

    宝马?

    司马珂眼中不禁神色大亮。

    只听范会笑道:“还请殿下移步大堂之外,验收此宝物,若是不满意,末将再去另寻其他宝物。”

    司马珂笑笑,跟着范会匆匆的走了出去。

    走到大堂之外,司马珂双眼都快放出光来了。

    只见一名扶南人牵着一匹通体雪白的战马,那马的个头都快跟他差不多了,至少在一米八高,那马蹄子比碗口还粗,显得极其健壮,看起那模样,应该是一匹两岁多的战马,尚处在未成年阶段,但是已是极其雄骏,简直便是万里挑一的良驹。

    司马珂前世对马匹也有所了解,这是一匹阿拉伯马,而且阿拉伯马中的极品,甚至是其中的王者,恐怕一匹便价值连城。

    他这才想起,扶南人贸易贯通东西,最远是可抵达阿拉伯马的产区,范会手中有阿拉伯马,倒也不稀奇,但是能够送出一匹阿拉伯马中的极品,恐怕也是来之极其不易,倒也是出手极为大方。

    大概这扶南人的镇南将军范会也知道,武将有三命,战马、铠甲和武器。

    其中战马又居第一,胜可轻易追杀手下败将,败则可轻松撤退,敌将纵有碾压自己的武勇,也只能望马兴叹。

    这种极品神驹,不但乘坐起来极其拉风,关键时刻更是保命神器,司马珂虽然不愿意轻易拿别人的东西,但是看到此马也是爱不释手,两眼放光。

    而且西极马飞羽,纪笙送给司马珂的时候只有四岁,刚刚成年,现在过了三年正好七岁,正是巅峰时刻,但是再过三年左右,便要进入中老年阶段,体力和状态都要走下坡路了。而到了那时,这匹阿拉伯战马,刚刚成年,正好可接替西极马。

    司马珂望着这匹神骏的阿拉伯马,又望了望满脸得意的范会,心中暗暗盘算开来。

    扶南人的商船在海上航行,若无战船守护,早就落到海盗手里了,故此扶南国的商船,大都有军队的背景,这范会挂名扶南国镇南将军,恐怕其身份之中,商人的角色更重一些。

    商人从不做亏本的生意,能够出手如此大方,所求之事,恐怕也不简单。

    司马珂心中虽然极度渴求此战马,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笑笑道:“将军远渡重洋,一来便送此重礼,必是有所求而来,不知将军所求何事?若是孤无力做到,此马虽好,亦不能收。”

    范会见司马珂极其谨慎,没有被眼前的诱惑所乱了阵脚,只得如实相告。

    原来,扶南国与东晋贸易来往以来,倒也算获利甚丰,但是范会虽然挂名镇南将军,真实身份却是个极其精明的生意人。他发现广州虽然交通便利,但是却非东晋的经济中心,甚至还是江南诸州相对落后的地区。于是范会便将目光瞄准了富庶的扬州地区。

    毕竟扶南国的商船可以跑几千里,也不在乎再沿海往北,一路进入长江水道,与扬州的晋人进行交易。

    而在长江诸口岸之中,他一眼便看中了人口众多,又离建康极近的京口。更重要的是,京口还驻扎了重兵,对于贸易的安全,也是一个重要的保障。

    但是范会自然知道,在人家的地盘航行做生意,不找个保护伞,是根本行不通的。莫要说到京口做生意,恐怕商船还没到京口,便在长江水道上被各世家的战船抢了个干净。毕竟江南诸士族的战船的战力,可非那些破落的海盗可比。

    所以这范会在扬州一带仔细考察之后,很快便选中了他投靠的目标。整个扬州,乃至整个东晋最有权势,而且完全有保护他的力量者,自然便是大将军、都督六州军事、西阳王司马珂了。

    这个精明的生意人,在得知司马珂的事迹之后,便知道这样的少年王者,自然不缺金钱美女,而作为一个武将,最能打动他的心的,除了神骏的战马,别无他选。

    所以,范会以价值连城的千里神驹相赠,就是想要司马珂能够高抬贵手,允许其在京口设立贸易口岸,同时还希望司马珂能够保护他的商船能够保护其在长江水道及沿海一带的安全。

    司马珂思索了片刻,笑道:“将军前来京口互市,孤自当欢迎。至于商船之事,孤亦可提供保护,将军只需挂大将军府之牙旗,自然在大江之上畅通无阻。不过,将军亦须答应孤几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