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48章 女幕僚

第248章 女幕僚

 热门推荐:
    接下来两天,司马珂又带上重礼,先后去拜访了陆玩与何充。

    对于陆玩,司马珂更多的只是称赞几名江东小将的优秀表现,便暗示诸小将前途不可限量。

    而对何充,更多的是熟络感情,以便日后便宜行事。

    又让纪笙给皇后杜陵阳的家里送了一批重礼,包括江南之地少有的蜀锦百匹。

    一应事宜,全部安排完毕之后,司马珂终于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从陆玩府上出来时,已是黄昏时分,司马珂只觉一身轻松,正要带着侍从去秦淮河畔逛一逛,放松放松一下心情

    刚刚走出几步,便见得迎面驶来一辆熟悉的牛车,心头不禁一震。

    算起来,他和王曦也一年未见了,但是这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在他心中一直存留着不可磨灭的印象。

    只是,他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名义去见她,终究是师出无名。

    王曦缓缓的下了牛车,径直朝司马珂的牛车走来。

    只见她一袭鹅黄色的裙衫,身材修长婀娜,玲珑浮凸,在锦带束腰之后,不但彰显腰肢的纤细,而那前面的弧度愈发触目惊心了,用大写字母排号至少在第四号以上……而且丝毫没有半点受地心引力影响的迹象。

    司马珂也下了牛车,迎了上去,仔细看过去,果然是女大十八变,王曦的脸蛋愈发白嫩了,发出如玉一般的光彩,比起一年前娇艳了许多。

    见得司马珂过来,王曦的脸上愈发羞红,迎着司马珂弯腰款款一拜:“民女王曦,拜见西阳王殿下!”

    司马珂忙道:“慧君不必多礼!”

    王曦抬起头来,两人四目相对,王曦的顿时满脸的羞晕满晕,婉若两瓣桃花。

    司马珂心头一动,随即笑道:“好久不见,慧君愈发明丽动人了,不知哪家的郎君,将来可娶得如此佳人。”

    司马珂这话,原本只是随口一说,以化解一男一女相见时的尴尬,毕竟身后还有侍卫跟着。

    但是听在王曦的耳朵里,却别是一番苦涩的滋味。

    王曦微微低下了头,娇声道:“许久未见殿下,可否移步到秦淮河,寻艘画舫一叙,民女有要事还请殿下帮忙。”

    司马珂望了望身后的侍卫,略一迟疑,便爽快的说道:“既是慧君相邀,自当奉陪。”

    这好在是对女子的束缚最为宽松的年代,若是在南宋以后,男女之间这般光明正大的相邀,几乎是不可思议。

    两人各自上了牛车,来到了桃花渡口。

    渡口挤满了各式精美的画舫,王曦选了一艘精美小巧的画舫。司马珂令众侍卫在渡口等候,他和王曦两人并肩而行,缓步登上了船梯。两旁的画舫,见得这一对少年男女如同一对璧人一般,不禁纷纷望了过来,露出艳羡的目光。

    然而,很快便有人认出了司马珂,忍不住惊呼道:“西阳王殿下!”

    没办法,司马珂的相貌,便是他的招牌,天下独一无二。

    四周的众人顿时一阵哗然,甲板上和渡口上的人们都齐齐朝这边望来,站在后面的更是踮着脚尖眺望。

    司马珂大窘,急忙朝四周环抱一拳,以向众人示意,随即便钻进了画舫之中,王曦紧随其后,忍不住噗嗤一笑道:“殿下看来日后得戴个面具,否则恐怕难以安静。”

    面具?

    司马珂心头一动,眼中露出略有所思的神色。

    那画舫的船主,听闻自己居然接待的江南之地奉若神明的西阳王、大将军司马珂,不禁露出惊喜至极的神色,见得司马珂进了船舱,急忙让船夫将竹篙往岸边一撑,便将画舫向河中荡去,随后又按照司马珂的意思,令众船夫将那船划得飞快,很快向下游方向奔去。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画舫远离了喧嚣,静静的横在河面之上,只有一缕丝竹声传来,更显得神秘而浪漫。

    画舫里的生意,一般都有歌姬的,然而有王曦这个妙龄少女在,船家自然也不好意思推荐歌女,何况他这单生意根本就不考虑赚钱,光是西阳王、大将军司马珂光顾过他的船,就能做一波广告了。

    司马珂也没让船主吃亏,给了他五百钱,便让其上了瓜果酒水之后,不要再来打扰,

    两人相对而坐,互相寒暄了一番之后,依旧是闲聊了几句,便聊到了此次西征之事,毕竟这是最近发生的最大的事情,也是最好的谈资。

    在闲聊的过程之中,王曦的眼睛始终盯在司马珂的脸上,满眼的痴迷模样,尤其是听到司马珂讲到精彩处时,更是满眼的小星星。

    聊了小半个时辰,西征之事也聊的差不多,黄酒也喝了不少,王曦趁着酒劲,激声对司马珂说道:“听得殿下决战疆场之慷慨,愚妹亦热血澎湃,恨不能跟随殿下左右。曦虽是女儿身,不能驰骋疆场,但愿为大将军府幕僚,还请殿下莫要嫌弃。”

    司马珂一听,不禁愣住了。

    他以大将军之职开府,仪同三司,可以自行招募幕僚属官,但是从未听说有女幕僚之说。虽然这个时代,是整个封建时代对女性的控制相对较为宽松的年代,但是还没到女子可以做官的地步,当然宫中的女官除外。

    王曦抬起头来,坦然望着司马珂的眼睛,坚定的说道:“昔日曹魏之时,宫中有女尚书,我大晋之大将军府有女幕僚为何不可?难道殿下也如世人一般,看不起女子?曦虽不才,但亦熟读经书,学问不比府上几位兄长差。但得殿下恩准,必将竭尽心力,到死为止!”

    司马珂望着她的双眼,见她眼中充满坚决之意,又带着几分哀求。他知道这个女子,一向不求他人,而且极其要强,如今这般请求自己,不觉心中一软。

    他当然知道王曦心中在想什么,顿时生出一股无奈感。

    他和纪笙相识在前,和她相识在后,以琅琊王氏的门第,她又是王家的嫡女,无论如何不会去落到做妾的地步。

    王曦想的无非以女幕僚的身份,多多待在自己身边,以解相思之苦。

    只是……所谓三妻四妾,在明朝以前,其实只是一妻多妾而已。如《庄子》记载:“灵公有妻三人,同滥而浴”。但实际上,只有正妻一人,其如都是妾而已。包括明清的时候虽有所谓的一正妻两平妻的说法,但实际所谓平妻也只是地位最高的妾而已。

    所以,他和王曦之间,终究是有缘无分。

    司马珂微微叹了口气道:“女幕僚之事,以往从未有过,但是既是慧君所请,愚兄就为慧君破了此例罢……”

    王曦听得司马珂答应了她的请求,眼中顿时露出了惊喜至极的目光,泪水也涌了出来,一时间竟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她缓缓的转过身去,悄悄的擦了一下眼睛,这才转过身来,强行压抑着心头的激动,低声道:“多谢殿下,如此恩德,在下没齿难忘。”

    司马珂脸上露出温暖的笑意,缓缓的站起身来,对王曦道:“此事就此说定了,待得我回京口之后,再传书到贵府,请你前往赴任。至于府上两位兄长,也请与其洽谈,切莫说是我拐跑了府上千金。”

    王曦也站了起来,痴痴的望着司马珂的脸庞,满心的欢喜之色,眼中更是星光灿烂,她那羞红而娇艳的面容,在灯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无比妩媚。

    司马珂心神一荡,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王曦被他这一摸头杀,心中似乎什么被融化了似的,再也不管不顾,立即投入了他的怀中,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

    司马珂只觉一阵沁人心脾的少女幽香钻入鼻孔之中,顿时也一阵意乱情迷,忍不住也张开双手,搂住了她的后背,轻轻的拍着,以示安慰。

    王曦愈发将他抱得紧紧的,生怕他飞了似的,全身也变得滚烫起来。

    司马珂心头也顿时迷乱了,一阵神魂颠倒,轻轻的捧起了她的头,凝望着那张洁白无瑕的脸蛋。

    两人四目相对,王曦的眼中早已迷失了一切,只有他的存在,那水汪汪的眼睛之中,充满了无限的柔情蜜意。

    司马珂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终究是将她轻轻的推开,低声道:“天色已晚,回去罢。”

    王曦略带一丝失落,但是随即又露出了甜甜的笑意。毕竟,这一切,都已经令她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