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44章 久别情浓

第244章 久别情浓

 热门推荐:
    (本书保底两更,如果只一更,一定是被屏蔽了,没办法,新司机想开个车老是车技不熟)

    司马珂留在建康城的府邸,平时由纪家协助兼管着,虽然他回建康城的次数不多,但好歹也有个落脚之地。

    只是府中的下人大多已跟往京口,留在建康的宅子内的仆人,不过二十余人。自是远远不及当年的繁华热闹,显得幽静无比。

    司马珂率随从十数人入内,使得整个原本安静许久的宅子,顿时又变得热闹了起来,众仆人忙得不亦乐乎。

    司马珂让下人打来水,沐浴完毕,只穿一袭薄衫,躺在凉席之上,头枕着瓷枕,手上轻轻的摇着蒲扇,正在闭目养神,想着明天觐见司马衍之事。

    一名婢女,轻轻的走了进来,低声道:“启禀郎君,纪家女公子到了!”

    司马珂一听,当即弹身而起,毕竟将近一年未见了,不禁露出惊喜的神色。

    不等传报,门外已经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一道倩影飘然而入。这处府邸原本就委托纪家帮忙照看,其实平时来得最多的便是纪笙,有时便在此处过夜,住在后面的女眷的后罩房中。其已相当于此处府邸的女主人一般。

    纪笙亭亭玉立在门口,痴痴的望着他,盈盈一握的腰肢仍是那么迷人,一袭淡绿衣衫如同一片绿叶,衬得她的俏脸象一朵洁白的百合花,清新灵动、白玉无瑕。

    司马珂也满脸笑意,神色颇为激动的望着纪笙。

    女大十八变,才不到一年的光景,纪笙变得愈发妩媚了,水灵灵得象出尘的仙子。如果说她原来是桃蕾初绽,现在鲜嫩的花瓣已沁着水气儿露出了一抹韵红,只是比以前多了几分娴雅、成熟,更适合采撷的模样。那姣好白嫩的脸蛋上尽是一片痴迷和温柔,这还是当初那个女扮男装,跟他称兄道弟,动不动拼酒的女孩儿么?

    两人呆呆的对望了一阵,司马珂缓缓的站起身来,趿拉着木屐,迎向纪笙。对面的人儿,似乎如梦初醒,嘤的一声,便扑了过来,投入了他的怀抱中,一双芊芊素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背部,不肯放松。

    司马珂搂着她的纤腰,轻抚美背那流畅的曲线,心头更是一阵意乱情迷。此刻他清晰的感觉到,纪笙是真的变得成熟了。良久,两人四目相对,纪笙那眼中的柔情蜜意弄得似乎化不开来,令司马珂顿时沉醉其中,忍不住附下身来,轻轻的用嘴唇裹住她的樱桃小嘴。

    两人如胶似漆的纠缠了一阵,许久,两人这才松开对方,坐在胡床之上,再次四目相对,诉说着离情别意,还有那入骨的相思。

    纪笙听着司马珂讲述着西征之行的事情,怎么听也不够,硬缠着司马珂一直讲,一直聊到两更时分。

    墙角灯光昏暗,昏暗的光升起朦胧的黄晕,纪笙一边听着故事,一边轻抚着如云的秀发,光晕中她抚发的手白得与象牙梳子无分轩轾,娇躯款坐,分外玲珑。

    终于,司马珂该讲的故事都讲完了,当然跟李佳的故事除外。

    他知道纪笙因为帮他照看宅子,有时会在府中过夜,便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夜色已深,快去睡罢!”

    纪笙的脸一下子象块大红布,她咬着唇,痴痴望了司马珂半晌,忽然一下子跪坐起来,然后象只猫儿似的慢慢挪向司马珂。

    司马珂怔怔地望着那对醉人的眸子越来越近,眼中也露出了迷醉的神色。

    纪笙把发髻轻轻一解,顿时一头漆黑如墨、清亮如油的青丝倾泻下来,然后把眼微微一闭,一下子纵身扑到他的身上,如同莲藕般的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把他压倒在床上,微微喘息着,温软的红唇便在他脸上和脖子上一通乱亲。

    司马珂也不再矜持,一扯她的腰带,双手抓住衣襟轻轻的左右一分,然后又扯下了那鲜红的肚兜,司马珂眼前霎时一片迷乱。

    纪笙解除了全部衣裳,闭上了眼,满脸陶醉的躺在在司马珂怀中,她的鼻翕轻轻地扇动着,那细腻光滑的皮肤摸起来像泉水一般流畅,又隐隐散发着无限的青春活力。

    窗外,月光明媚。

    窗内,风狂雨骤,不知几度风雨。

    ………………

    建康宫。

    朝霞照在南掖门前的广场上,红彤彤的一片。

    一辆装饰华美的牛车缓缓而来,停在了南掖门口,司马珂身着紫色官袍,头戴笼冠,轻轻的下了马车,仔细望了望霞光中的建康宫,满脸感慨之色。

    当年,他是几乎每天都要入宫,拜见司马衍,禀报一应工作进展事宜,是皇帝身边最受宠的近臣。如今,他却是都督六州军事的藩镇大员,非受征召不得回京师。

    正是,此一时彼一时也。

    他打量了一番宫城之后,便大步向南掖门走去。

    门口的守卫,却仍旧认得是司马珂,急忙施礼道“参见殿下”。其实进出宫门的,每一个都比守卫官阶高,那守卫是见谁都不施礼的。

    但是司马珂例外,司马珂既是他们的老上司,也是他们心目中的神。大将军、西阳王殿下,攻无不胜,战无不克,就连凶恶如猛兽的胡虏也尽皆仓皇而逃,此番西征更是不过数月时间便取了一国之地,令这些王室六军的将士悠然神往,恨不得跟随大将军近前厮杀疆场。

    这些守卫皆是对司马珂发自内心的尊敬,故此破例施礼参拜。

    司马珂对众守卫微笑着拱了拱手,然后将腰牌递过去,验过之后,行入宫门甬道之内。

    进了宫内,司马珂便径直往禁宫走去,迎面数名官员,认得是司马珂,也纷纷向司马珂施礼,司马珂一一还礼,继续奔往禁宫南面的端门。

    在端门再次验过腰牌之后,便见得大长秋张桓早已在门口恭候他多时。

    见到司马珂过来,脸上马上露出欣喜和殷勤的神色,恭恭敬敬的施礼道:“老奴参见殿下!”

    司马珂见张桓如此恭谨,也郑重其事的还了一礼,然后笑道:“大长秋好久不见,愈发精神了。”

    张桓也笑道:“陛下知道殿下要来,早早便起来在太极西堂等候。”

    两人有说有笑的往太极西堂走去。

    当司马珂再次登上那通往太极西堂的台阶时,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进入禁宫时的情景,不禁百感交集。

    到了太极西堂门口,众虎贲和羽林郎也纷纷向司马珂见礼:“参见殿下!”

    司马珂朝众人一拱手,在张桓的带领下,入了太极西堂。

    一抬头,便见得司马衍早就端坐在胡床之上,急忙向前一拜:“微臣司马珂,拜见陛下,贺陛下万年!”

    司马衍见得司马珂前来,脸上立即露出欢欣的笑容,一把抓住司马珂衣袖,亲热的笑道:“经年未见皇叔,可想煞朕了,故朕早早起来,尚未用早膳,皇叔就同朕一并用膳吧。”

    司马珂也不推辞,便在司马衍的旁边跪坐了下来,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没有半点拘束。

    只是,他看了一眼司马衍的脸色,虽然神采奕奕,却似乎感觉有点不对,一时间又没想出来哪里不对。

    不一会,一群內侍将各式各样的菜肴端了上来,有胡炮肉、乳酿鳜鱼、鱼鲊、五味肉脯、烤羊肉、蒸乳猪、炉焙鸡等,而最引人注目的是,还有土豆炖牛肉、豆腐和豆芽。

    司马衍指着那土豆炖牛肉、豆腐和豆芽等三道菜,微微笑道:“宫中菜肴,唯有此三物,朕最为爱之,每餐必备,还请皇叔品尝。虽不及皇叔之手艺,倒也勉强能入口。”

    司马珂依次将三道菜每样夹了一点,放在嘴里,点了点道:“虽与微臣的手艺有出入,倒也是别具一番风味……”

    他把话锋一转,指着那些鸡鸭鱼肉,笑道:“不过,微臣最爱吃的,依旧是这些大鱼大肉,最为充饥。”

    司马衍大笑:“既然如此,皇叔不必客气,朕吃得少,皇叔尽管吃就是。”

    恍惚之间,两人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第一次共用早膳的时候,司马衍对满桌菜只是浅尝辄止,而司马珂却是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吃了个满饱,打着饱嗝。

    用完早膳,两人饮着茶汤,司马珂则向司马衍禀报西征之行的一应事宜,以及战后的蜀中的内政事务的安排,一一向司马衍细细的禀报。

    司马衍听得聚精会神,几乎一字不漏的听着,听到精彩之处,更是拍案叫绝,一时之间,太极西堂之内,气氛十分融洽,一如当年司马珂在建康之时。

    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等到两人聊兴已尽时,便是接近午时时分,司马珂见司马衍没有其他的吩咐,便向司马衍告退。

    司马衍见得时间不早,这才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无奈的说道:“皇叔长居京口,又屡屡为朕征战四方,难得一见。今日见得皇叔,甚慰朕心。京口离建康不过百余里,还望皇叔日后每月都来建康一次,以慰朕思念皇叔之苦。”

    司马珂也露出激动的神情道:“微臣亦是心中挂念陛下,陛下既有旨意,微臣当每月入京觐见。”

    司马衍点了点头,这才让张桓亲自送司马珂出宫。

    这一个上午,他们看似只是吃了个饭,聊聊天,拉拉家常,似乎什么正题都没谈,其实已经在沟通一些最重要的东西。

    司马衍终究是想看看,这个如今已位高权重,把持六州之兵,声望如日中天的小皇叔,是否还是当年那个对他忠心耿耿、掏心掏肺的小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