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43章 烈火烹油

第243章 烈火烹油

 热门推荐:
    京口,西阳王府。

    由于西晋只有县王和郡王两级,暂无国王之封,所以升到郡王之后,一般不称郡王,而是直接称西阳王。如同故西阳王司马羕,南顿王司马宗等。故此司马珂的府邸之前上的牌匾,便只有“西阳王府”四个鎏金大字。

    王府的后花园,有一处宽广的荷花池,荷花池又有几棵高大的垂柳。

    凉风习习,垂柳依依,柳树之下,又放着一张胡床,胡床之上铺着凉席,凉席之上则躺着威震大江南北的东晋大将军、西阳郡王司马珂。

    连续数月的劳累,司马珂也算偷得浮生半日闲,躺在柳树下的树荫之下,四肢在凉席上以一种极其舒展的姿势张开着,微微闭着眼睛,尽情的吹着凉风。

    在那凉席之旁,放着一张小桌,小桌之上则摆着时新水果和一壶冰镇的美酒。

    小芸和小翠两人,一个在精心的帮司马珂修着脚指甲,另一个则细心的帮司马珂掏着耳朵,司马珂满脸的惬意的神情,心头一阵暗爽。

    自穿越以来,他经历了不少明争暗斗,风刀霜剑,枪林箭雨,他不敢掉以轻心,一直极其刻苦,不知疲倦,一往无前。

    大概,他只有在自己的私宅之内,才能有享受一阵子欢愉和轻松。

    …………

    休憩了半天,司马珂全身似乎又充满了无限的活力。

    用过晚膳之后,司马珂歇了一会,便准备沐浴更衣。

    京口的府邸,是郗鉴专门帮他找的,比起建康城的又大不一样。原来的主人,似乎特别喜欢享受,设立了一间专门的的浴室。

    沐浴房中很洁净,内间外间都以青砖漫地,外间是灶间,可以直接烧水。内间有一个青砖砌的池子,下面有地漏和排水管道,洗完澡的水可以直接排出。

    几个仆人担着水,将沐浴池装了大半的清水,又倒了几桶烧得滚烫的热水,便退了出去。小芸将司马珂的要换的衣裤拿了进来之后,也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只剩下小翠一人在浴室之内。

    小翠先服侍司马珂宽了外衣,然后又伏在池边去试水温,那窈窕的腰肢之后,一袭薄裙贴在身上,又圆又翘的臀部的轮廓便完全呈现出来,如同蜜桃一般圆润和诱人,又带一点肉肉的感觉。

    司马珂顿时一阵心旌摇荡,他突然想起,小翠今年居然十六岁了……

    在这个年代,十六岁已经不小了,是该出嫁的年纪。他又想起当日对陈金的承诺,心中不禁暗暗下了决心。

    小翠试好水温之后,悄悄的偷望了他的脸庞几眼,眼中露出羞涩的神色,轻轻的走到了门口,却被司马珂叫住。

    “小翠,我有点乏了,陪我一起洗,帮我擦擦背吧……”司马珂低声说道。

    小翠顿时怔住了,回过头来时,那张秀丽可爱的少女脸蛋,已是艳若桃花,一双大眼睛黑的黑、白的白,灵动有神的眼睛之中,露出惊喜至极的神色。

    小翠低着头,怯生生的走了过来,轻轻的将他身上的衣物全部清除掉。司马珂便扑通一声跳入水中,巨大的水花溅得小翠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司马珂微微一笑,对着小翠轻轻的招了招手。

    小翠望着水中的司马珂,眼中似乎已经痴了,过了许久才如梦初醒,然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脱去自己的衣裳,慢慢的进入水池之中,如同一条光溜溜的鱼儿一般。

    (照例省去十万字)

    ………………

    连日来,西阳王府上,一片喜气洋洋。尤其是老管事陈金,走路都特别带风,眼中神采奕奕,似乎有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

    而京口之地,也随着司马珂的回归,愈发热闹非凡起来。

    郡城之中,熙熙攘攘。城郊之地,到处是辛勤耕作的军民,还时不时传来几声北地的民歌,悠扬而婉转。

    这两年来,随着红薯的种植,北府兵也在北固山下一带,建立了一溜的猪圈,养了不少的猪。

    随着西征的将士的回归,那些肥猪也一头头出栏,用来犒赏这些曾经在蜀中山地之中卖命的将士。

    整个京口,皆是一片喜庆的局面,如同司马珂府上一般。

    然而,经过半个多月的调查,司马珂也发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由于水稻产量极低,种植又费时,远远不及种植土豆和红薯划得来。百姓大都不愿意种水稻,导致世家大族手中的良田无人耕种,只得提高米价,同时降低佃租,才使得那些良田勉强得以种植下去。

    对于司马珂来说,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而且整个京口的百姓天天吃土豆的,哪怕立在长江的船上,到了饭点时,江面上都飘荡着炖土豆的味道。

    其实土豆也有很多种吃法的,比如炸薯条、土豆烧肉、醋溜土豆丝、土豆鸡蛋饼,为什么偏偏要清一色的盐巴炖土豆……

    对于司马珂来说,如何改善土豆的烹饪条件,也是一个任重道远的问题。

    但是,重中之重的是,土豆和红薯这玩意储藏性可没粮米好,平常吃吃还好,但绝对不适合作为战时的主要军粮。

    真正一旦发生长期的战争,还是需要米麦来支持军需,而土豆和红薯只能作为补充。

    于是,司马珂当下令,传令诸州都督,所有六州之地的军士,皆须屯田栽种水稻,并规定了各州的稻米的储存量。

    只是,这终非长久之计,要想提高百姓种植水稻的积极性,还得另外想办法。

    ………………

    司马珂回到京口之后不久,便得到司马衍的宣召,前往建康见驾。

    至此,他已阔别建康将近两年之久。

    回到建康城时,恰好已是黄昏时分,司马珂在一干侍卫的簇拥下,策马漫步在建康的街道之上。

    建康的几条主要街道上,灯火通明。

    两旁商铺如林,货摊如云,街道上熙熙攘攘,百姓比肩接踵,挥汗如雨,叫卖声、吆喝声、说话声、笑骂声,嘈嘈切切,嗡嗡不绝于耳。

    即便是那些分支街道上,现在也是热闹非凡,商铺林立,人流量比主街道少不了多少。经过两三年的发展,建康城逐渐变成寸土寸金的地方,很难找到空置和破落的地方。

    而城内最繁华的地方,莫过于秦淮河两岸了。

    秦淮河两岸,妓馆、酒肆、绸缎铺、首饰铺、胭脂铺等林立,而河水正中更是云集了一艘艘画舫,不时从河面上或者临河而立的酒楼上传来婉转清丽的歌声和悦耳的琴声。

    秦淮河两岸点燃了无数盏大红灯笼,把夜空照亮起来,亮如白昼。而最亮丽的风景则在秦淮河的河面上,那里是有钱人的销金窟和逍遥所。只见原本宁静清澈的湖面上游船画舫,其多如云。

    那河面上更是一起点燃千百盏灯火一艘艘美轮美奂的轻舟,出现在众人面前,轻舟上的五彩缤纷倒映在水面上,伴着水波荡漾,色彩变化莫测,令人眼花缭乱,心头早已凌乱。

    那些世家子弟、官员、士民,可以呼朋唤友,在两旁的酒楼里找一两个中意的佳丽,在初升的明月之下,卖弄风雅。而这些游船画舫上,除了供应时鲜水果、精致点心、鲜花美酒,还有珠翠梳冠、名贵胭脂和锦缎等奢侈品出售。

    所谓饱暖思yin欲,一座城市的大保健行业的档次和兴旺程度,往往能反映出这所城市的繁荣,在这乱世之中,很显然建康城是华夏之地最繁华的城市,没有之一。

    司马珂很享受这种漫步在这烈火烹油的盛世中的感觉,因为这片土地上的繁华和热闹,这片土地上的欢声笑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到来而带来的。

    郗鉴说“天不生元瑾,万古如长夜”,这句话或许有点夸张,但是天不生他司马珂,百年如长夜是绝对没有夸张的成分。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不是他的目标。

    他的目标是彻底扭转历史,扭转那场数百年的汉人惨遭胡虏屠戮的屈辱史,扭转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流离失所的局面,或许这才是他穿越的意义,他奋斗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