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36章 天下雄兵

第236章 天下雄兵

 热门推荐:
    成都南门。

    范贲和成都守军数千人,正在门口等候迎接司马珂大军的到来。

    相比众大臣和守军的淡定,成都城内的百姓和士民更多的是恐慌。

    匪过如梳,兵过如篦,更何况三个月前的李寿攻破成都时带来的那场兵灾造成的创伤,众百姓和士民仍然记忆犹新。

    不过东晋好歹是汉人的礼仪之邦,公认的正统之国,加上司马珂与范贲达成的协议,也在城中得以宣传,所以虽然百姓和士民多有恐慌,但是并未产生四散奔逃的情况。

    所以城门口,还是有数千的胆子大的士民和百姓,前来观望。尤其听说那晋朝的大将军、西阳县王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号称天下第一美公子,浓浓的好奇心硬生生的压过了恐惧感。

    ……

    八千北府兵,收拾好成都南郊的战场,不紧不慢的往成都而来。

    八千兵马,如同潮水一般行进到锦江之前,然后井然有序的过了窄桥。

    当司马珂胯骑西极马经过窄桥之上时,不禁稍稍停顿了一下,观望了一下窄桥两边的地形。

    历史上的桓温攻打成都之战,最后一战正是在窄桥进行。成军以锦江为依托,死守窄桥。窄桥的桥面不过数米之宽,也是唯一能进攻对面的成军的通道。

    双方隔着锦江,在窄桥上进行了激烈的攻防战,但是守军的优势,使得桓温差点便输了。只是因为阴差阳错,晋军敲错了鼓,退兵鼓敲成了全军攻击的战鼓,硬生生的凭着气势,冲垮了敌军。

    而此次司马珂得到范贲等人为内应,范贲等人趁李寿倾巢而出之际,直接取了成都,将李寿等人拒于城门之外,也算是运气极佳。

    过了窄桥之后,司马珂便令桓温就地整顿队列,再奔往城门之前。

    范家的势力在川蜀之中极其惊人,范贲能出卖李寿,也可能出卖东晋,所以他既要安抚之,也要震慑之。

    此刻,便是向范贲及蜀中士族展示大晋兵强马壮的大好时机。

    桓温得令而出,纵马向前,高举战刀,高声吼道:“列队!”

    金鼓之声大起,号旗层层传动,号令声四处响起。八千兵马,立即迅速而有序的整顿起队列。

    不到一炷香的时辰,八千训练有素的兵马,便整顿好了阵列。

    依旧是一千重步刀盾兵在前,一千长矛兵在后,然后是短弓兵、长弓兵、弩兵、辅兵等依次排列。

    如墙的大盾,如林的长矛,横列和竖列整齐得如同墨线一般的阵列,使得八千大军散发出一股冲天的气势。

    从京口出兵,到攻袭成都南门之下,不过三个月时间。三个月攻下一个政权,的确算是一场奇袭之战。

    这场灭国之战,每个参战的士卒,都深感荣焉。

    北府兵原本就是精锐之兵,挟大胜之威,更是威风凛凛,气势如虹。

    司马珂悠然四顾,见得己方的军马如此雄壮,不禁微微点了点头,高声喝道:“继续前进!”

    嘿~

    众将士齐齐发出一阵震天的响应声,开始迈着整齐的步伐,有序的向前缓缓推进。直往成都南门而去。

    …………

    南门口,范贲端坐在一辆白色四轮小车之上,笼冠青衫,手摇羽扇,显得十分的洒脱而超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这辆白色的四轮小车,据说是仿照诸葛亮当年的小车而制作,时人称之为素舆,范贲端坐在这种小车之上,颇有点托大的意味。

    在他的身后,罗恒、解思明等将领端坐在骏马之上,再往两旁,则是数千的蜀中劲卒,倒也气势不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众人眼巴巴的望着南面的方向,微微有点着急。

    远方天际之处隐隐传来一阵闷雷声,那雷声越来越响,随后地平线上涌起了一条黑线,那条黑线越涌越粗,逐渐形成一片乌云。

    随着如雷的脚步声,那片乌云越来越近,逐渐可看清是无数的兵马朝这边涌来。

    “来了!”人群之中,有人喊道。

    渐渐的,那兵马越来越近,可以看到正中的一杆大纛,随风猎猎招展。

    大纛之下,一群将士簇拥着一个少年将领,那少年将领猿臂豹腰,手执战戟,端坐在八尺高的西极马之上,显得威风凛凛。

    两边的人群里,纷纷骚动了起来,不为别的,只为看看那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公子,到底有多俊美。熊熊的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千古皆同,川蜀的人们也不例外。

    众士民和百姓们,纷纷踮着脚尖,翘首而望,满脸的好奇之色。

    然而,等到那大纛越来越近时,人群又安静了下来。

    众人被后面紧随而来的军马震撼住了。

    八千名步卒,如同一只巨大的钢铁猛兽一般,缓缓的走来。

    千名身着明光铠的重甲的刀盾兵,皆举着一人高的大盾,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只见盾墙,不见人影,更显得盾墙之后的刀盾兵神秘莫测。

    在那铜墙铁壁般的盾墙之后,除了长矛,还是长矛,如同一座巨大的矛山,那长达六米的长矛,三尺长的透甲矛刃,遮天蔽日。顶部的矛刃闪耀出光芒的海洋,中间如林的矛杆似乎将阳光都遮挡住了,黑压压的一片。

    而最为震撼和恐怖的是,前头的刀盾兵也好,长矛方阵也好,后面的弓弩手也罢,排列的是如同一条直线一般,步伐一致,丝毫没有半点杂乱。

    踏踏踏~

    这是数千步卒步骤一致的脚步声,如同征战的鼓声,整齐而响亮。那如鼓的脚步声,如此的整齐一致,似乎踏在众人心里一般。

    而更令他们震撼的是,那一个个北府兵将士,全身散发出的冲天的战意和杀气,令人望而生畏,不敢有半点轻视之意。

    天地之间,一片死寂一般的宁静,众川蜀的官民彻底被震撼了,不敢相信世间会有如此纪律严明的军马。

    川中之臣民,彻底的被迎面而来的晋军所震撼住了。

    这样的兵马,几乎无敌!

    四轮小车上的范贲,脸色变得极其苍白,额头已经微微冒汗。

    此刻,他终于明白,这只兵马是何等的恐怖,即便他不献城投降,成都城照样会没有悬念的被攻破。

    川蜀之军,挡不住这种天下雄兵!

    惶恐之下,范贲情不自禁的从小车之中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地上,满脸敬畏之色,再无刚才的潇洒飘逸的风范。

    随后,范贲大步向前,身后的解思明、罗恒等人,以及曾代表范贲与司马珂联络的巴西人龚壮,也纷纷跟在后面,迎向大纛下的司马珂。

    司马珂见状,也翻身下马,迎了上去,身后桓温和虞啸父以及众亲兵也紧紧跟上。

    范贲走到司马珂近前,不敢抬头看司马珂,恭恭敬敬的向前一拜:“川中罪民范贲,拜见西阳王殿下!”

    身后的龚壮等人,也纷纷跟着范贲一拜:“参见西阳王殿下!”

    司马珂哈哈一笑,急忙扶起范贲道:“诸位劳苦功高,不必多礼!”

    范贲等人,这才抬起头来,朝司马珂望去,不觉又惊呆了。

    龚壮说得没错,这个姿容俊美,气度不凡的少年,无愧于天下第一美公子之称。

    随后,蜀军之中,鼓乐声大起。

    那些川蜀的百姓和士人们,远远的望着司马珂,虽然看得并不真切,却实实在在感觉到了司马珂身上的善意和亲切感,心头松了一口气。

    在范贲等人的恭迎之下,司马珂率众策马缓缓的进入了成都城,宣告着成汉政权即将终结。

    …………

    成都城。

    众晋军列队入城,果然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一直护卫着司马珂直奔皇宫而去。

    那些原本躲在屋中的百姓,听得外面并无骚乱之声,只有整齐的脚步声,也纷纷好奇的打开窗户,朝外望去。

    眼见得窗外的那一队队盔甲严明的将士,迈着整齐的步伐,发出整齐的脚步声,一路向前,没有任何人往旁边的民宅看上半眼,不禁都吁了一口气。

    放下心来的成都百姓们,开始用好奇的眼光望着这群来自江南的将士,隔着窗户,邻里之间议论纷纷,原本高度紧张的气氛顿时变得活跃起来。

    伪汉皇宫之前,宫门大开。

    成汉的皇宫,自然远远不及建康宫的恢宏气势,但是经过几十年的经营,不断的往外围拓宽,扩建宫室,也占地数百亩,看起来也像模像样。

    皇宫门口,左右各分列着两排重甲步卒,前排为重甲刀盾兵,后排为重甲长矛兵。皆盔甲严明,胸前的明光铠闪耀出一片片光亮。

    前排大盾如墙,后排长矛如林,极其雄壮。

    司马珂在桓温、范贲、解思明、罗恒和龚壮等人和一干亲兵的簇拥之下,来到皇宫门前。正要踏入宫门,却见得范贲和桓温等人皆立在宫门前停止不前。

    司马珂神色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

    皇宫之中,不但奇珍异宝众多,而且多有女眷,众人为了避嫌,自是不入。

    而其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假如司马珂想要在宫内做点什么,他们更不便入宫了。毕竟,财帛动人心,美色迷人眼,以司马珂的身份,就算要做点什么,也无可厚非。

    司马珂神色一肃,沉声道:“你等随孤一同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