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33章 不可逾越

第233章 不可逾越

 热门推荐:
    再次退兵十步之后,司马珂高声喝道:“刀盾兵,立盾!”

    身旁的黄旗挥动,前面的重甲刀盾兵接到号令,立即将大盾下方的尖头狠狠的插入泥土之中,将那一面面数十斤的精钢铸造而成的一人高的大盾立在面前,形成一道严密的盾墙,如同铜墙铁壁一般,只在盾牌中间露出一指多宽的间隙,便于短刀击刺近前之敌。

    众重甲刀盾兵,半跪于地,双手紧紧的抓住大盾的把手,再用带着兜鍪的头部顶住铁盾,将腰中的短刀,插在身旁的地面,随时拔刀从盾牌缝隙之中刺击近身之敌。无坚不摧

    “辅兵,举盾,下蹲!”司马珂再次大吼。

    随着司马珂身旁的青旗的挥动,两千多阵型散乱的辅兵,齐齐蹲了下来,将那一面面大盾举在头顶上搭成一座座天棚,防止敌军的弓箭射击。同时将背上的包裹卸了下来,放在地上。

    因为那刀盾兵手中的大盾,虽然有一人多高,但是所处的地势要略略低于弩兵所在的位置,而两千多辅兵又全部蹲了下来,故在那一千弩兵之前,再无阻隔,一览无余。

    充分利用地形,历来便是司马珂的优势。

    随后,司马珂又喝令道:“弩箭手,开弩!”

    随着青旗的挥舞,一片弩机声响起,一千名弩箭手,分成三排,齐齐摇动绞盘,将那十石大黄弩的弩箭推上矢道,弓臂开起,随时准备施射。

    对面的成军,见得晋军连连后退,已争先恐后的涌来,喊杀声震天,气势汹汹而来。

    眼见敌军已然接近一百步之外,司马珂蓦地大吼:“弩箭手,放箭!”

    咻咻咻~

    第一排的弩箭手,齐齐平端着弩箭,按动了悬刀,三百多枝弩箭,发出极其恐怖的呼啸声,如同导弹一般,向前激-射而去。

    这一次,弩箭不是朝上抛射,而是稍稍偏下的平射!

    虽然平射的射程远远不如抛射,但是十石大黄弩在百步之内的平射,杀伤力可以用恐怖至极来形容,几乎是无坚不摧。

    这种恐怖的摧毁之力,就算是木盾都挡不住。而且因李寿要的是全力冲锋,击溃司马珂的敌军,直捣大纛之下,活捉或斩杀司马珂,故此下令冲锋的前军,都是手执大枪,身着明光重铠的重甲劲卒。

    噗~

    一枝强劲的弩箭,射中了一名成军的面门,那箭镞居然从后脑中窜出,又射中了身后一名成军的咽喉,前面那名成军满面带血,一声不响的倒了下去,后面那名成军死死的捂住咽喉,挣扎了几下,也倒了下去。

    啪~

    一名成军身上的明光铠被射中胸前的甲板,大概是蜀中的明光铠甲板厚度不够的原因,或许那精铁的质量而也不过关,甲板居然在那箭镞的强劲冲击之下,被射得裂开来,箭镞也钻入了他的胸膛。

    那名成军惨嚎一声,望着那被射得裂开的甲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满脸不甘的神色,缓缓的倒了下去。

    在十石弩极其恐怖的杀伤力之下,成军只要中箭的部位不是甲板处,一旦中箭便是宣告了死亡。

    这种密集的攒射,命中率达到了八成以上,而杀伤率也占了八成,一轮箭雨过后,成军便被射倒了两百人。

    第一轮弩箭射罢,第一排的弩箭手便蹲坐在地上继续开弩,第二排弩箭手继续端起大黄弩,从第一排弩箭手的头顶上方开始施射。

    又是一轮箭雨来袭,刺耳的破空声响成一片,密集如蝗的箭矢从阵中直射而出,在晋军之前交织成一片绵绵密密的寒光,继续向成军激射而去。

    而弩箭平射的攻击目标,首当其冲的始终是第一排敌军,也有小部分弩箭从第一排敌军之中穿越而过,射中第二排敌军。

    所以,那些侥幸躲过第一轮攻击的成军,又要面对第二轮密集的弩箭劲射,直到被射倒为止。

    这对冲锋在前排的成军将士来说,几乎是崩溃的。因为这种平射的攻击方式,对于冲在最前面的将士来说,几乎是十不存一,乃至十死无生的伤亡率。

    也就是,冲在第一排的成军将士,必死!

    在以往的阵战之中,因为对面的弓弩都是抛射,冲在前面的只要躲过了第一轮箭雨,冲上去与敌军短兵相接,中箭率反而极低。

    而且冲在第一排的将士都是装备最好的,所以存活率丝毫不比中后军的低,加之前排的勇卒待遇也是最好的,所以大家都奋勇向前。

    此刻,前排冲锋的勇士,变成了百分百的死亡率。所谓蝼蚁尚且惜命,谁也不愿意冒着百分百的死亡危险去当肉盾。

    三通箭雨射过之后,成军的前军顿时变得混乱起来,有人开始有意识的向后躲去,当然也有人继续冒着箭雨向前冲。

    一千名弩箭手,使用的是三段锦射击之术。一排弩箭手射完之后,也蹲在地上开弩,将头上的空间让出来,便于后排弩箭手施射。

    如此一来,一千弩箭手连绵不绝的激-射而去,能够活着冲到三十步之内的成军,已经不到两成。因为晋军中军所在的地势,前面整体略低半米,导致弩箭的平射攻击范围之内,还是会有二三十步的攻击盲区。

    而等到这些晋军冲到三十步之内弩箭射击盲区时,在司马珂的号令之下,强弩兵身后的长弓兵也纷纷搭箭在弦,开始抛射。

    长弓抛射,射击距离不过八十到百步之内,但是长弓兵处于中军的最后列,从晋军后军抛射到前军,恰恰是阵前三四十步左右的距离。

    随着弓弦声响动,刺耳的破空声响成一片,密集如蝗的箭矢从晋军阵中掠空而起,空中交织成一片绵绵密密的箭雨,向着那些侥幸躲过弩箭的成军劈头盖脑的攒射下来。

    倏忽之间,那些悍不畏死的成军又被射倒了一片。

    长弓兵施射的速度,很显然要比弩兵快得多。此时,再冲到刀盾兵十步之内的成军,已然十不存一,而且都是成军之中最精锐的百战精兵。

    就在此时,重甲刀盾兵身后的辅兵,也开始发起攻击了。

    这些辅兵们,平常并不参加战阵,自然也不擅长刀箭攻击,他们的攻击武器,居然是……石头!

    每个辅兵除了手持大木盾,以防敌军羽箭抛射之外,每人还背负了二十余斤的大大小小的石头。

    两千辅兵,分成五排,在他们之前下蹲的时候,便已全部解开了背包,露出一块块带着棱角的石块。每块三斤到五斤不等,每人的包裹里大概五到八块石头不等。

    五排辅兵,又以前排的辅兵的力气最大,投石也由前排辅兵负责。

    前排的辅兵,早已每人抓着一块石头,捏在手里,随时准备投掷,眼见得敌军已经近前五步之内。

    “砸死他们!”

    按照司马珂的指令,投石不需要主将号令,到了五步之内,便可自行投掷攻击。虽然众辅兵坐在地上,自然不及站起身来的投掷距离,但是三五斤重的石头,在五步之内正是有效的攻击距离。

    随着各自的队主的号令,众辅兵第一次用这种方式攻击敌军,一个个神情激动,嘴里发出呼喝之声,将手里的石头恶狠狠的对着扑近前来的成军砸了过去。

    一名成军勇卒,终于扑到了最近前的大盾之前,嘴里发出一阵怒吼声,提着大枪疯狂的扑来。

    嘭~

    一块四斤多的石头狠狠的砸在了他的手臂之上,砸得他呀的一声痛呼,手中的大枪顿时跌落在地。

    随后又是一块石头飞来,正中他的面门,然后那名百战精兵,便满脸带血的倒了下去。

    他万万没想到,躲过了强劲的弩箭,也躲过了密集的羽箭,最后却被一块石头撂倒。

    呼呼呼~

    一块接一块的石头飞来,转眼之间便是数百块飞石,如同下了一阵石头雨,砸在那些狂扑而来的成军身上。只砸得众成军精兵头破血流,即便是砸在甲衣的位置,也是被砸得气血翻腾,深受内伤,不是肿了一大块,便是骨头被砸断,毕竟甲衣主要防御刀枪箭等锐器攻击,并不能防御这种钝器的重击。

    众辅兵从来没想到自己也能上阵杀敌,眼看着那些敌军的精锐,一个接一个的被石头狠狠的砸倒,纷纷低声欢呼起来。

    “砸,使劲的砸,砸烂他的蛋!”

    “砸他们的头!”

    “石头扔光没,我给你递石块。”

    在袍泽们的鼓励之下,第一排的辅兵,愈发精神大振。虽然在前排的大盾的遮挡之下,只能隐隐的看到敌军的头顶,但是找到了手感之后,专门对着敌军的头顶砸去,扔的又准又狠。

    这样一来,弩箭、羽箭、石块的三重攻击之下,几乎没人能冲到大盾之前。偶尔遇到一个狠人,冲到最近之前,面对那一人高的铜墙铁壁,也无从下手,一个不慎,便被从那盾牌间隙中刺出的短刀所刺倒。

    眼见得前排的成军将士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尸横遍地,几乎没有活口,后排的成军将士不禁为之胆寒,喊杀声顿时弱了下来,不再奋勇向前,反而有意识的往后退去,与身后的袍泽挤成一团。

    而因为成军前军的脚步大都被挡在百步之外,其中后军的弓箭手便无从射击,弩箭手虽然在施射,但是弩箭不是落在刀盾兵的大盾上,就是落在后面众辅兵的木盾上,杀伤力几乎忽略不计。

    李寿原本想全力冲锋,一举击溃司马珂的中军的计划,硬生生的被阻挡了下来。

    晋军的阵前百步的范围之内,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之区。

    李寿端坐在高高的骏马之上,眼见前军进攻受阻,不禁神色大惊,急声喊道:“盾兵,向前,挡住弩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