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32章 奇阵

第232章 奇阵

 热门推荐:
    成都南郊。

    南面方向,漫天的尘埃滚滚如滔,正如黑云一般铺天盖地的袭卷而至。成都之地,根本不会有沙暴,能形成如此声势者,除了庞大的军队滚滚而来之外,还能有什么。

    大军之中,纛旗迎风猎猎招展,司马珂端坐在西极马背上,手搭凉棚,时刻关注着前头的动静。

    终于,他看到了前方一处地形,稍稍倾斜,略低于脚下的地面,但是坡度不是很明显,整体落差不超过半米,不仔细看与平地差不多。

    他当即号令全军停止行军,整顿队列,准备迎战。

    司马珂只留李颜率三百藤甲军,镇守彭模城。其余八千兵马,连同辅兵,皆前来攻袭成都。每人只带三天干粮和水,并未带炊具和辎重,要的就是破釜沉舟的效果。

    敌军的兵力一万五千多,便是自己的差不多两倍。而成都南郊一带,极为宽敞,若是使用的之前的长矛方阵,必然被敌军以优势兵力自两翼包夹。一旦两翼被攻破,长矛方阵就彻底失效,此战必败。

    所以,司马珂便训练好了一种新的阵型,以用来对付兵力是己方将近两倍的成汉敌军。

    他将八千大军,分成左右中三军。

    桓温和虞啸父各率三百重甲刀盾兵、五百长矛兵、五百短弓兵和五百长弓兵,为左右军,每军一千八百人,分列左右,由内向外倾斜列阵,呈外八字状。依旧是重甲刀盾兵在前,长矛兵在刀盾兵之后,最后则是短弓兵和长弓兵,左右军面朝的方向不是向前,而是面朝向中间位置。

    司马珂则亲率中军,正面迎敌。最前面为四百重甲刀盾兵,后面则是手持大木盾的辅兵两千,再往后则是一千强弩兵,最后则是一千长弓兵。

    两千辅兵和四百重甲刀盾兵紧紧的挨在一起,但是那弩兵和长弓兵则远远的拉后了四十余步的空间。

    而且那些辅兵,也比较奇怪,手中并无刀枪等兵器,只是人手一个木盾,背上又背负着一个布袋,似乎装着什么沉重的东西。

    司马珂则立在两千辅兵之后的那一片空地,居中策应。

    整个大阵呈“\\___/”形状。

    由于阵型简单,而且临出发之前,已经提前训练过,加之众北府兵的战斗素质极高,纪律性和执行力极强,很快便列阵完毕。

    一名塘骑,飞马而来,穿越重重护卫,直奔司马珂身前,高声禀报道:“启禀大将军,敌军前来迎战,已到十里之外,约步卒一万三千余人,骑兵两千。”

    司马珂点了点头道:“再探!”

    说完,又抬眼望过去,仔细检查了一遍己方的列阵,确认是否有漏失之处。

    不一会,前方塘骑再次来报,敌军已在五里之外,司马珂令众北府兵全体待命,以逸待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远处涌起了一抹黑线,随后越涌线条越粗,伴随着一阵雷声般的脚步声。

    敌军终于到了。

    成汉皇帝李寿御驾亲征,身旁簇拥着李奕、李权、马当和李福等大将。

    还有两三里远时,天子幡旗之下的李寿便悠然扬起了右手。

    霎那之间,低沉苍凉的号角声便已经冲霄而起,绵绵不息的号角声中,滚滚向前的成汉兵马便纷纷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开始整齐而有序的整理队列。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一万五千名成汉大军已然阵列如山,杀气冲天。

    李寿满意的望了望自己的兵马,眼中的神色稍安,长刀一举,大军继续向前行动,一直在晋军一里外的时候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李寿抬头望去,只见数千晋军已然列阵而待,他仔细看了一下司马珂的排兵布阵,不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

    司马珂这种“\\__/”形阵列,的确有点诡异。

    他仔细看了看晋军的左中右三路大军,便发现左右两军的兵马,明显要比中间的兵马凶悍和强壮,气势完全不同。

    左右两军都是重甲步兵在前,两旁是手持长得吓人的长矛兵,后面又是密密麻麻的弓兵。而且两军的阵列,更是整齐得令人震撼,那一行一列,如同墨线拉直过的一般,就连那一杆杆令人胆寒的六米长矛,哪怕是斜举着,也是形成一排整齐的直线。

    而晋军的中军,明显要弱了许多。

    虽然最前面的一排重甲步兵气势如虹,但是其身后密密麻麻的轻甲兵,就明显气势弱了许多,不但装备相对较差,队列更是散乱。虽然轻甲兵的后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弓弩兵,但是只要冲溃了晋军前排的重甲刀盾兵,后面的轻甲步卒会像纸糊的一般被摧垮,届时弓弩手也将失去威力。

    随后,他又看到了晋军中军的纛旗,敌军主将司马珂就在中军!所谓擒贼先擒王,击溃了中军,直杀司马珂纛旗之前,两翼的兵马再雄壮,又能如何?

    李寿心中计议已定,精神大振,当即调兵遣将,准备冲袭晋军。

    他命令李权率左翼两千步骑,攻袭桓温所率的右军,目的只有一个,阻止其右军向中间突进即可。又令李福率右翼两军步骑,进攻虞啸父所率的左军,同样以牵制对手为目的。

    剩下的一万多大军,便将全力冲击司马珂的中军!

    他令李奕和马当各镇中军的左右,自己坐镇中军的正中,不计一切代价,全力攻袭司马珂的中军,务必冲垮敌军,攻到司马珂大纛之下,擒获或杀死司马珂。

    李寿发号施令完毕,手中的战刀,斩钉截铁的向前一挥,大军又继续向前进军,在三百步之外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两军在三百步之外对阵。

    对面的晋军,大纛之下的司马珂左手持朴刀,右手持战戟,胯骑八尺高的西极马,加上他那一米八多高的伟岸身躯,显得神威凛凛,令身后的将士情怀激烈。

    一路走来,这个年纪未及弱冠的少年,带着他们纵横大江南北,横扫胡虏,所向无敌。目下在战场上每一个将士,均抱有着必胜的信念。

    大将军虽然年幼,却是无敌的!就算是贵为成汉皇帝的李寿又如何?即使倾全力而来,也只能饮恨疆场!

    对他们来说,司马珂已不止是他们的主将,也是会给他们带来胜利的神!

    长风刮过大地,李寿身后的无数枝大旗随风猎猎作响。

    他朝对面瞧去,目光落在纛旗下的司马珂身上,便似看不到其它任何人般,双目杀机大盛,恨不得一口将他吞掉。

    李寿忽然大喝道:“击鼓三通!“

    咚咚咚~

    身后的鼓手闻言,立即鼓声雷动,三通鼓响后,倏地静下来。在李寿的身后,众将士的战意也高昂而起。

    鼓声响过之后,天地之间寂静无声,唯只此起彼落的战马嘶鸣。

    李寿长刀遥指对面大纛下的司马珂,高声喊道:“杀一名晋军,重赏万钱,斩杀司马珂者,重赏千万,封千户侯!”

    号令立即层层传递下去。

    “杀一名晋军,重赏万钱,斩杀司马珂者,重赏千万,封千户侯!”

    众成汉将士顿时精神大振,齐齐举起手中的兵器,发出如雷般的响应声。

    对面的司马珂听得真切,心中暗赞,这李寿鼓舞士气,倒也算像模像样的,不算太菜。

    眼见得己方的士气高涨,李寿手中的战刀,高高的举起,然后狠狠的一挥:“杀!”

    杀~

    身后便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随即又响起了如雷的脚步声,黑压压的成汉大军如同惊涛骇浪般朝晋军中军冲杀而来。

    司马珂立在两千辅兵和四百重甲刀盾兵之后,面沉如水,眼见得敌军已接近两百五十步之内,高声喝道:“后退十步,不得混乱!”

    随着号旗传动,两千辅兵率先举着大木盾,缓缓的向后退了十步,随后前头的重步刀盾兵也拔盾而起,整齐有序的往后退了十步。

    对面的李寿不禁惊呆了,晋军居然未战先退,这是怕了么?

    临阵后退,乃是兵家之大忌,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全线溃逃,若非实打实的精兵,谁也不敢这么玩,但是司马珂就是敢!

    然而,虽然众重步刀盾兵后退时,井然有序,丝毫不乱,但是两千多辅兵终究是未经战阵,哪怕是提前已训练过,终究是退得稀里哗啦的,阵型颇为散乱。

    两千辅兵,看起来也是黑压压的一片,如此散乱的阵型,李寿自然看在眼里,不禁精神大振,高声喝道:“敌军已怯,全速前进!”

    嘿~

    这些成军也是久经战阵,见到敌军这般露怯,顿时也士气高涨,呼喝声如雷,很快便向前奔近了五十步。

    就在成军近前到两百步之外后,司马珂的前军又动了,依旧是后退十步,而那两千辅兵,更是乱哄哄的,不成阵型,如同一锅粥一般。

    晋军的举动,惹得众成军愈发嗷嗷大叫,如同一群猛兽一般,战意高涨。

    很快,众成军又冲到了一百五十步之外,司马珂再次喝令前军后退十步,如此一来,前面的重甲刀盾兵和辅兵,离弩箭手和长弓兵便只有十余步的距离。司马珂之前在弓弩手与前军之间留下四十余步的距离,便是为了给前军留下后退的空间。

    而晋军连续三次退兵,李寿虽然隐隐觉得不对,但是又一时之间不知道哪里不对,也不再多想,只是继续鼓动众成军奋勇向前,全力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