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31章 川蜀高门

第231章 川蜀高门

 热门推荐:
    黄昏时分,暮色沉沉。

    成都城,范府。

    作为川蜀第一高门,范氏的府邸在成都也是最大的,占地数十亩,仅次于皇宫。

    范家不只是川蜀土著豪族,已故的家主范长生也是川中最负盛名的天师道的首领。据说范长生生于建安二十三年,即218年,死于318年,足足活了一百岁,这在当时是绝对的长寿者。

    川中的天师道的治犹如世俗的官府,管理道民的宗教行政机构,组织比较严密,教主与教民的关系,实际上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关系,形成一种超乎国家行政组织之外的统治力量。

    故川中的历代统治者,自刘备起,便对范长生极为尊崇。宋代祝穆《方舆胜览》云:“先主刘备征之不起,就封为逍遥公”,“刘禅易其宅为长生观”。《列仙传》说其“年百余岁,人奉为仙,称曰长生”。《资治通鉴》云:“长生博学多艺能,年近百岁,蜀人奉之如神。”

    当年巴氐人李氏率流民进入川中,与镇守益州的西晋益州刺史、平西将军罗尚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罗尚平西将军府参军徐舆看中了范长生这股力量,他向罗尚要求为汶山太守,联合范长生,共同攻李流。徐舆出自涪陵徐氏,也是川中的顶流士族,声望极高,所以罗尚征召其为参军。

    然而罗尚看不起天师道,视为邪教,没有同意徐舆的意见。于是徐舆勃然大怒,愤然投降了李流,李流如获至宝,当即任命其为安西将军。

    徐氏与范氏同为川中顶流高门大族,关系一向不错。于是,通过徐舆的游说,范长生资助流民军粮食,解决了李流的粮草问题,稳定了军心。

    范氏能拿出粮食供军,这充分显示了他的雄厚经济实力,而且又有武装道民,可谓有粮有钱有兵。

    在范氏和徐氏两大高门的支持下,李流最终击败了罗尚,入主关中。李流的继任者李雄同样尊崇范长生,甚至一度希望拥立范长生为皇帝,但是范长生也知道李雄手下这股流民不是好管理的,拒绝了李雄的要求。

    最终,范长生拥立李雄为皇帝,而李雄则拜范长生为丞相,加为天地大师,封西山侯,尊称“范贤”。范氏和李氏的大成政权,与当初琅琊王氏与东晋朝廷的关系,可谓极为相似。

    当年范长生与成国君主李雄两人,君臣同心,极其和谐。在范长生“休养生息,薄赋兴教,切莫穷兵黩武”的劝导下,大成政权宽和政役,轻徭薄赋,建官学,兴文教,端风化,罚不妄举,刑不滥及,恩威远播。来称臣依附的人增多,大成一度甚为昌盛。

    范长生死后,其子范贲便接替了天师道首领的位置,同时也接替了范长生的丞相之位。

    然而,李雄死后,大成政权便走了下坡路。

    先是李期篡位,李期因得位不正,为了确保自己的威信,诛杀夷灭了很多人家,抄没他们家的女人和财物来充实自己的宫廷,宫内宫外人心惶惶,路上相见也只敢用目光打招呼。

    紧接着,李寿又率军攻入成都城篡位。为了激励士气,李寿纵容麾下将士劫掠七八日,不少百姓被残害,许多士民的妻女也被奸淫,令范贲极为气氛,进而开始痛恨李氏政权。

    李寿登基之后,慑于范氏的力量,依旧任命范贲为丞相。但是范贲对李寿却不冷不热,每次召集,不置一策,不发一言,李寿也无可奈何。

    卧房当中,陈设极其富丽,四下里都是香气馥郁,到处都是捧着唾筒,茶捂,香炉的婢女。婢女们一个个都身段玲珑,明眸皓齿,宛如瑶池仙子聚于一处。

    范贲斜斜的躺在一个婢女纤细柔软的大腿上,那婢女正用一个银挖耳,小心翼翼的在给他掏耳朵,又有一个婢女坐在下首,轻轻的给他捶着腿。

    初冬天气,蜀中已经较为寒冷,地面已铺上了地毯,地龙也烧起来了,屋内温暖如春。

    那婢女的掏耳的技术十分到位,使范贲觉得十分受用,双目微闭,露出舒服的表情。

    一名管事的轻轻的走了进来,低声道:“启禀郎主,龚先生求见。”

    范贲原本微闭的双眼,顿时睁开了,示意身旁的婢女停止掏耳朵,急声道:“速速请来见我!”

    不一会,一名笼冠青衫的文士模样的中年人,大步而入,向范贲见礼。

    范贲一见那人,顿时眼中露出了亮光,笑道:“龚先生不必多礼,还请上座。”

    这个中年文士,姓龚,名壮,字子伟,原本是一介隐士,大概相当于蜀中的孙绰,颇有名气。龚家也是川中士族之一,其父亲和叔父当年都被李特所杀,龚壮一直想报仇,但是苦于实力不济。

    直至李寿与李期争斗时,李寿以龚壮善谋,多次前往礼聘请教。龚壮虽不愿意出仕为官,但却叫李寿出手取成都,同时降晋称藩。这一道计策,当然有为父报仇的意思。李期是李特的亲孙子,借李寿之手,灭李特的嫡系亲孙子,也算是报父亲和叔父的一箭之仇。

    李寿在江陵水战之前,一直对篡位之事犹豫不决,而江陵水战失败之后,终于听从了龚壮的意见,直取成都。

    然而,龚壮没想到的是,李寿攻打成都之后,居然在城内纵兵劫掠,祸害成都之民,而且功成之后却改国号称帝,并没有降晋称藩,这让龚壮后悔不已。后来李寿以龚壮之功聘其为太师,龚壮自然是坚决不接受。

    追悔莫及的龚壮,在得知东晋大将军司马珂攻蜀的消息之后,心中不禁大喜,觉得应该为东晋王师做点什么。所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联络川蜀第一高门范氏,想游说范贲投靠司马珂,作为内应。

    谁知道,范贲也正有此意,根本不用他游说,两人一拍即合。随后龚壮又代表了范氏,前往游说涪陵徐氏,徐氏与范氏历来交好,自然也同意。

    所以,才有了昨日龚壮出使彭模城,拜见司马珂之事。

    司马珂对于川蜀的士族投诚,自然欢迎,两人相谈甚欢,一聊便是足足一个时辰,而且临走前司马珂还亲自礼送龚壮出门。

    当下,龚壮便将与司马珂所谈的事项,全部告知了范贲。

    龚壮向司马珂转告了以范氏和徐氏为首的川中豪族的意见。其一是晋军入城,皇宫中之物,尽可夺取,但是不得扰民和滥杀无辜;其二是不得损害川中士族的利益;其三是以范长生为大中正,归大晋司徒管辖,但是益州的资品评定,除上三品需要大晋司徒府批准,其余六品,由益州大中正决定,司徒府不得干涉。

    对于龚壮的要求,司马珂几乎是全盘接收。毕竟攻蜀容易,治理蜀中难,若是没有蜀中的士族支持,短期之内便无法在川中立足。只有先暂时答应,待得周抚入川之后,再慢慢治理和整顿。

    当然,这些终究是要禀报朝廷同意的,但是如今事出紧急,只有先答应。同时司马珂连夜写了奏折,遣人加急送往建康,奏请朝廷。

    范贲听说司马珂全盘接收了他的意见,心头也落下一块大石,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大晋攻下成都之后,什么丞相、太师之类的官职便已不存在。司马珂也不可能将益州刺史和都督军事的位置交给当地士族,否则攻下川蜀之地,便没有什么意义。

    所以对于范贲来说,唯有州大中正之位,最为实惠,其他封号都是浮云。

    范贲心头舒畅,又问了一句:“西阳县王殿下如何?”

    龚壮一听范贲问及司马珂,顿时来了精神,立即笑道:“昔日曾听闻大将军乃大晋第一美公子,在某看来,大将军当为千古第一美公子。”

    范贲一愣,觉得龚壮终究没说到重点,随即又道:“殿下为人如何?”

    龚壮依旧是满脸的激动之色,笑道:“人中龙凤,千古无双!”

    这一刻,范贲突然觉得龚壮似乎有点不靠谱,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居然似乎被司马珂的姿容所慑。不过想来,龚壮既然如此对司马珂赞不绝口,应该不会是言而无信之人。

    范贲又问道:“伪帝李寿明日便要率兵出征,与殿下决一死战。据闻殿下只有八千大军,而李寿手握一万五千重兵,兵力相差较为悬殊,不知先生有何良策,可助殿下一战?”

    龚壮笑了笑道:“我观那大将军之兵马,就算堂堂正正攻袭,李寿也必将一击即溃,被踏为齑粉。不过贤师既然相问,某倒是有一计。”

    说完,龚壮便将他的计策和盘托出,跟范贲两人细细协商了一阵,推敲了各种细节之后,终于定了下来如何助司马珂破李寿之计。

    此时的李寿,尚在召集诸将商议对司马珂之战的作战方略,却不知以范贲为首的川蜀士族,已经在积极的做好卖掉他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