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30章 震动成汉

第230章 震动成汉

 热门推荐:
    任调端坐在马背上,望着四处逃窜的成军将士,不禁心中一阵悲凉。

    这是成汉的三成的主力大军,在他手里被一击而溃,他还有什么面目逃回成都,还有什么面目去见成汉皇帝李寿。

    此刻,他才明白为什么罗恒和解思明要建议降晋了。

    原本他觉得东晋无非是个逃亡小朝廷,实力不过偶尔,只是罗恒和解思明两人被司马珂打怕了而已。在他看来,司马珂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能有什么本事。

    然而,这一战,司马珂是彻底给他上了深刻的一课。

    司马珂先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故意虚张声势,将成军的注意力引到水路上,然后趁机从陆路偷袭彭模城,兵锋直指成都,避免了沿路被堵截的风险。

    随后,司马珂奇袭彭模之后,不但以逸待劳,等候他回师决战,避免被他衔尾追击、腹背受敌的局面,而且居然还示之以弱,以其自身作为诱饵,引诱他全力攻城。待得他的将士们的锐气和体力都消磨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出动主力大军,以雷霆之势,对他发出致命一击,无可抵挡。

    如此一来,司马珂便以极其微弱的战损,击溃了他一万多大军,完好的保存了实力,为接下来的成都之战做好准备。

    成都城中,不过一万兵马,而且城内人心涣散,不少敌对势力蠢蠢欲动,司马珂若是兵临城下,成国的命运可想而知。

    若是他能保存实力,与成都的兵力汇集在一起。司马珂以八千对两万,胜算并不是很大。只要守住司马珂的进攻,再从各地调来援兵,司马珂必溃败。

    然而因为任调的轻敌,这一战的失败,可谓是让成汉在这场战争中彻底失去了优势,他心中的痛苦简直难以言表。

    当初罗恒和解思明主张降晋,让李寿自称成都王,唯有任调极力主张称帝,此刻丢了成汉三成的兵力,他还有什么面目去见李寿,去见主张降晋的罗恒和解思明?

    身边的亲兵眼见众成军将士兵败如山倒,漫山遍野的都是溃逃的成军将士,而晋军已经蜂拥而来,即将杀近大纛,急忙喊道:“将军,事已不可为,速速撤兵吧!”

    任调双眼通红,长刀高举,嘶声道:“撤到哪里去?陛下将国中三成兵力尽交予我手,如今兵败如山倒,有何面目再去见陛下?唯有死战,以报陛下!”

    身边的亲兵,大都是跟随他多年,忠心耿耿,见得任调如此,也纷纷举起兵器,齐声吼道:“愿与将军一同死战!”

    然而,所谓的死战决心,在此刻不值一文。

    很快,众晋军将士便将任调和其身边的亲兵团团围困了起来。

    任调举刀指着司马珂的大纛,大吼:“杀!”

    数十名亲兵纷纷举着兵器,跟着任调冲向晋军的大纛。

    飞箭如雨,一阵弩箭过后,数十名亲兵便被射成了刺猬,任调左臂也中了一箭,强劲的弩箭射穿了他的臂膀,鲜血淋漓。

    任调望着四周蜂拥而来的晋军,又恶狠狠的望了一眼大纛下的司马珂,举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奋力一刀,然后脖颈部涌出了鲜血,缓缓的倒了下去。

    司马珂策马缓缓的走出了大军,望着地上任调的尸首道:“此人倒是有几分刚烈,厚葬之!”

    乱世人命如草芥,所谓厚葬,也就无非有个单独的坟茔,立块木牌而已。

    这一战,成汉一万多大军全线崩溃而逃,主将战死,成都一带的兵力被击溃了一半,司马珂的压力也就小了一半。

    而晋军的伤亡不过数十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司马珂并未下令追降,而是下令决定休息一天,明天便杀往成都。

    他这次攻袭成汉,用的是奇袭之计,兵贵神速,必须在成汉各路兵马汇集到成都之前,攻下成都,迟则生变。

    ………………

    而就在司马珂即将进攻成都之时,一名不速之客,进入了彭模城,求见司马珂。

    没人知道那不速之客是何人,只是司马珂的亲兵们都知道,一名蜀中的男子,进入大将军的临时行辕,与司马珂面议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离去。

    而且其离去之时,司马珂亲自送其到门口,可见对此人极为重视。

    ………………

    “闪开,闪开,军情急报!”

    一骑奔驰如风,马蹄铁踩得成都大街上的青石地板火星四溅,马背上的斥候一边狂舞着马鞭,一边大声呵斥行人着朝皇宫方向奔去。

    一个躲闪过猛的老汉失去重心,啪的摔倒在地,坐在地上大骂:“龟儿子的搞个啥子哟,走了五六步路就有三趟加急军情,你个瓜皮差点把老子撞死了。”

    边上一个老汉,一把将他扶起,笑道:“你骂个雀雀,听说是南晋的兵马要杀到成都了,所以才这么急。”

    那摔倒在地的老汉依旧在嘟囔道:“南晋杀过来关我雀雀事,打来打去还不是百姓受苦,说不定那边对百姓还要好一点。”

    “你不要命了,小心被宿卫军听到。”

    ……

    成都,成汉皇宫。

    砰!

    一条案几被踢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碎裂了四五块。

    身着冕冠冕服的李寿,满脸铁青之色,眼中又急又怒。

    他万万想不到,仅仅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司马珂便从江阳突袭了彭模城,兵锋直指成都。巴郡太守黄植束手就擒不说,还做了叛徒。他的亲信李闳又被黄植所出卖,被晋军活捉押往建康。随后,汉安城和彭模城也被司马珂轻松攻破,整个巴蜀一带的防守,形同虚设,令司马珂一路畅通无阻。

    而最令他懊恼的是,任调在岷江一带设防,号称铁壁,却中了司马珂的调虎离山之计,毫无作用。

    就在他紧急召集群臣,准备商议应对之策时,又一道急报令他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当场就傻住了。

    急匆匆从岷江一带率兵回防的任调大军,居然被司马珂以微弱的战损,打了个全军崩溃,四处逃散,他最为信任的心腹大将任调也战死疆场。

    最迟两天,司马珂的大军便要兵临成都城下,对成汉政权发动最后一击。

    李寿顿时惊得脸色煞白。

    占卜的说他能当几年皇帝,这才三四个月,司马珂就杀到了成都城下,莫非这卜这么不准,还是说这一战最终还是以己方胜利告终?极力支持的自己登基的任调,死得如此惨烈,莫非真是称帝要遭天谴么?

    李寿心中一阵六神无主。

    不一会,丞相范贲、司徒董皎、中护军解思明、尚书令罗恒、镇北将军李福、镇南将军李权、散骑常侍王嘏、中领军马当等人便已到了殿中。

    群臣皆是一副慌乱的模样,谁也想不到来自江南的司马珂居然会舍弃舟师之利,走蜀中山道奇袭了彭模城。这种感觉,就像石赵舍弃骑兵,出动水兵去攻袭建康一般,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司马珂却真的做到了,而且不但攻破了彭模城,还击败了成汉帝国的悍将任调,兵锋直指成都。

    中领军马当蓦地腾身而起,激声道:“陛下休慌,且让下官率一万宿卫精兵,前往彭模城迎战,必当斩司马珂之首而归。”

    李寿强抑心头的焦躁,摇了摇头,沉声道:“晋军虽只八千,但是皆精锐之师,此战关乎我大汉国运,朕当亲率大军往之。”

    身旁的李权和李福急声问道:“难道陛下要全军出击?万万不可啊!不若陛下率宿卫精兵坐镇成都,末将等愿与马将军一同往之,誓杀司马珂小儿!”

    一旁的解思明和罗恒,只能暗自叹息,他们深深的知道,此时再降晋,只能保住李寿等人的命,成汉政权是保不住了。但是若此时再不降晋,恐怕这一众大臣命都保不住。但是,这些话,他们终究是不敢说。

    就在群臣正商议间,宫外恰恰在此时传来一个大好的消息。

    那就是李寿的胞弟李奕,终于镇压了广汉郡的叛乱,听闻京城遇袭,今早便已从雒城回师。雒城距离成都不过七八十里地,预计明日便可抵达成都,堪堪可赶在晋军之前。

    李寿顿时精神大振,沉声道:“如今司马珂既已亲率大军而来,朕岂可安居成都城?诸位不必多言,朕将亲率大军,前往彭模,与公孙白决一死战!”

    董皎急声劝阻:“不可,万万不可!陛下和诸位将军都离开了皇城,若是城中有个风吹草动,末将恐我军不复回成都耳。”

    李寿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必多言,董司徒持朕之宝剑镇守成都城,解中护军及罗尚书令可协助之,敢叛乱者可先斩后奏。传令三军,明日启程,奔赴彭模!”

    就在李寿施号发令完毕之后,深深的看了旁边的丞相范贲一眼,见得范贲面无表情,心头微微一沉。

    丞相范贲,便是当年助李流和李雄掌控蜀中的头号功臣范长生之子,而且青城范氏更是川蜀的头号顶流士族。

    当年李雄慑于范家的势力,甚至想要推举范长生为帝,但是被范长生所拒绝,故又拜范长生为丞相。范长生故去之后,其子范贲便接替丞相之位。

    李期和李寿两人接连篡位,范贲便看不上这两个得位不正的皇帝,基本上就像徐庶进曹营,不置一策,不发一言。但是因为范家的势力实在太大,李寿还得将其请来,在一旁旁听。

    众人计议已罢,各自散去。

    李奕的五千大军当天黄昏时分,便赶到了成都城,比预想的速度更快,令李寿更加安心,愈发坚定了与司马珂决一死战的决心。

    毕竟,成汉大军还有一万五千大军,而司马珂只有八千,几乎是其兵力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