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29章 一击即溃

第229章 一击即溃

 热门推荐:
    此刻,城楼上下,正处于一片激战之中。

    城楼下的成军全神贯注的致力于攻城,虽然敌军防守严密。但终究是人少,而且城墙单薄,只要持续激战下去,晋军终究将体力不支,届时便是破城之时。

    一万多的成军,一批批的冲上去,又一批批的撤换下来休憩,再换上另外一批继续往城楼上冲,杀得热火朝天。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城上守军如果一整天处于激烈战斗的状态,得不到休息,士气必然会逐渐低迷,体力也终将不支,这也是任调所想看到的。

    只是,成军原本阵列如山,如今一批批的换上去攻城,又一批批的换下来休憩,那些休憩的将士全部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自己的袍泽在浴血厮杀,已经毫无阵列可言,这里一队,那里一队的。只有即将上阵的士卒,才会开始整顿队列,准备出击。

    咚咚咚~

    从彭模城西门方向,传来一阵响亮而整齐的战鼓之声,吸引了那些正在休憩的成军的注意力。

    随后,从西门方向传来的景象,令众成军顿时凌乱了。

    只见黑压压的一片大军,迈着整齐的划一的步伐,坚定的向他们推进而来。那一片大军,旌旗漫卷,不下五千人,而成汉大军的战兵也不过八千余人。

    如此庞大的队伍,队列居然如此整齐,每行每列,简直如同直线一般,尤其是那踏踏踏的脚步声,整齐得令人震撼。又有那长达六米的长矛,直刺苍穹,更令众成军为之胆寒。

    除了正在攻城的将士,其余所有待命的成军将士齐齐朝西门方向望来,满脸充满惊恐之色。

    弩骑的袭扰,激烈而战损极其严重的攻城战,已经大大的打压了成军的士气,消磨了其锐气,此刻突然来了这么一只雄壮的军马,更是令众成军心中几乎崩溃。

    正在城下指挥攻城的任调,听到战鼓声和将士们的喧哗声,不禁抬头朝西门望去,顿时惊得魂飞魄散,全身从头凉到了脚底。

    这一刻,他才明白,他是彻底的被司马珂耍了。

    自始至终,司马珂就一直在等候着他,不解决他这只大军,是不会去攻城的,否则必将腹背受敌。

    而司马珂故意示之以弱,引诱他对彭模城发起强攻,进而以严密的防守消磨成军的士气,又将成军的全部注意力引到攻城之上,乱了阵列,然后再以精兵雷霆出击。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种战术对成军将士的士气是一种极大的打击。就像跑步一般,原本以为要跑十里路,虽然已经跑得气喘吁吁,双腿打颤,但是尚在为自己鼓劲,然后突然接到消息,跑完这十里路,还要加跑三十里路,大部分人基本上就是崩溃和放弃了。

    在桓温的率领之下,五千甲士,迈着整齐的步伐,越来越近,而成军则一片大乱,不知所措,很多人已经做好逃跑的心思。

    然而城墙之下,还有数以百计的成军将士在拼死的举着大盾,向城楼上爬去,城下又有数队兵马,正在等候攻城。

    “鸣金收兵,准备迎战!”任调气急败坏的大吼。

    这是两道完全相反的两道命令,几乎很少同时用过,但是在任调这里却同时发出。

    当当当~

    咚咚咚~

    鸣金收兵,击鼓聚兵,锣鼓之音同时响起。

    那些正在攻城的成军将士听到锣声,如释重负,纷纷退下攻城竹梯,那些正在休憩的将士,还有等待攻城的将士们也纷纷如同退潮一般,向任调的大纛涌去,混乱不堪。

    就在此时,桓温的北府神策军已然接近敌军的三百步之内,大旗之下的桓温,望着那乱成一团的成军,眼中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随即下达号令。

    “重甲刀盾兵,举盾!”

    一千名身披明光铠、手挎大盾的重甲刀盾步兵,齐齐举起了手中的大铁盾,形成一道铜墙铁壁,以防敌军的箭矢。

    “长矛兵,上前!”

    一千名长矛兵发出如雷般的响应声,依次将那高举的六米长的长矛,斜刺前方,那长长的、锋利的透甲矛刃,映寒了苍穹。

    “弓箭手,准备!”

    两千名神情冷峻的弓箭手齐声响应,纷纷取出箭壶中的长箭,搭箭在弦。

    桓温右臂虚空一挥冷声喝道:“弩箭手,开弩!”

    众弩手纷纷摇动手柄和绞盘,将弩箭推上矢道,开好弩,随时准备施射。

    各部兵马迅速开始行动起来,号旗层层传动,如同波浪翻滚,口令、号子声不绝不耳,悠长的号角声、激越的金鼓声,一时间都冲霄而起,大战终于要开始了。

    “晋军威武!前进!”

    桓温一声令下,手中长刀用力向前挥出。

    “晋军威武!晋军威武!”

    众晋军踩着整齐的步伐,有节奏地喊着号子缓缓前进,五千名晋军精锐汇聚成一道无可阻挡的滚滚铁流,向着成汉军聚集的地方压了过来。

    此刻的成汉大军,刚刚从攻城的状态回过神来,正在乱哄哄的整顿队列,然而晋军哪里会给他整顿队列的时间。

    眼看已到了一百五十步之内,桓温高声吼道:“弩箭手,放箭!”

    刹那间,破空声大起,一千枝弩箭如同倾盆大雨一般激-射而出。

    任调身旁的亲兵知道这弩箭的厉害,急忙举起大盾护住任调。

    笃笃笃~

    数枝弩箭狠狠的射在大盾之上,发出激烈的撞击的声音,那些拿大盾的士卒身子都在晃动不已。

    咻~

    一枝弩箭狠狠的穿透了任调身旁不远一名亲兵的面门,强大的劲道之下,那箭镞竟然从后脑之中窜出,那名亲兵张开手臂舞了两下,便倒了下去。

    连续不断的惨叫声从任调身旁传来,缺乏盾牌保护的成汉军在箭雨的洗礼中哀嚎着倒地,有人被射穿了咽喉直接毙命,有人被射穿了胸膛奄奄一息,也有人被射穿了大腿,血流不止而哀嚎不息……

    晋军的箭雨一波接一波的降临,成汉军一批接一批地倒在地下,短短的一盏茶功夫,就有数百名成汉军伤亡。

    在成汉军的惨叫声中,晋军的前军越来越近,直接向那乱哄哄的成军推进。

    乱军丛中的任调,眼见来不及整顿队列,唯有以乱阵冲击,手中长刀高举,嘶声吼道:“冲!”

    只是,如此乱军,连号旗传令都不顺畅,有的成军开始向前冲击,有的还在乱哄哄的寻找自己的位置,完全乱成一锅粥。

    那一排排重甲刀盾兵,在桓温的号令之下,举着一人多高的大盾,稳步推进,一往无前。而后面的长矛兵,端着六米长的战矛,不断的来回刺击,发出令人毛骨悚人的唰唰唰的声音,那锋利的透甲矛刃,长达三尺,似乎能将人的灵魂都刺穿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晋军威武,撞!”

    终于,两军靠近,前头的重甲刀盾兵,高声喊着号子,举着大铁盾,狠狠的撞进了成汉那乱成一团的前军之中。

    惊恐的成军们,纷纷挺着兵器,向重甲刀盾兵刺击而去,然而在重甲和大铁盾之前,攻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唰唰唰~

    一杆杆锋利的透甲矛,从大铁盾之后,如同毒蛇一般探出,刺向纷乱的成军将士,只听得噗嗤噗嗤的利刃切入骨肉的声音,成军们被刺出一个接一个的血窟窿,惨叫着倒了下去。

    这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近身攻击,令前排的成军哗然大惊,一个个拼命的往后退,生怕被长矛刺中。

    踏踏踏~

    一万多神策军以雷霆万钧之势,步步为营,逼得成军的左军节节败退,混乱不堪,离溃败只有一线之遥。

    成军若是完好的阵列,以重甲步兵在前抵挡,晋军虽然勇悍,倒也没那么容易击溃成军。奈何成军刚刚从攻城的状态撤下来,尚未整顿队列,前排的兵马有重甲步兵,也有轻甲兵,有弓弩手,有枪兵,甚至还有辅兵,面对晋军这种有序的进攻,如何能抵挡。

    就在此时,彭模城门大开,一杆大纛伸出城门,大纛之下司马珂一马当先,左手持朴刀,右手持战戟,纵马疾奔而出,身后跟着五百名骑兵,恶狠狠的向成军的右翼扑来。

    司马珂举戟大吼:“挡我者死,缴械不杀!”

    挡我者死,缴械不杀!”

    烟尘滚滚,骏马嘶鸣,数千只铁蹄叩击着地面发出如雷的响声恶狠狠的向成军杀来。

    那响彻云霄的喊声,如雷的蹄声,雄浑的健马嘶鸣声,还有那滚滚的烟尘,和冲天的杀气,给成军带来的震撼感,成了压倒成军心中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知是谁开始带头,那些士气崩塌的成军将士,纷纷撒腿往后奔逃。

    “擅退者斩!”

    可怜任调虽然在大喊大叫,奈何连督战队都在乱军之中乱窜,他的号令根本没办法传达下去。

    转眼之间,后方的成军便已在哪铺天盖地的箭雨之下,纷纷哭爹喊娘的跑了两三成。溃败的声势一旦造成,便一发不可收拾,众成军一个个拼命的比赛逃跑,即使偶尔有人还想血拼一把,也被熙熙攘攘的人流裹挟着往后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