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28章 激烈厮杀

第228章 激烈厮杀

 热门推荐:
    任调一听晋军的主力居然杀往了成都,不禁大惊失色,但是随后他听到说东晋的大将军、西阳县王司马珂尚在城中,顿时又安心下来了。

    司马珂还在城中,而且城中守军又不多。对他来说,无异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只要破了彭模城,抓住司马珂,此战便宣告结束。

    不过,他终究是有点不敢相信,进攻成都如此重要的战事,司马珂居然不亲往,道理上终究说不过去。

    于是任调又带着数十名亲兵,全部手持大盾,护住他四周,驰往城楼之下。一直奔到二十步之外,才停止向前,只是在城下来回逡巡查探,身旁的大盾在他身旁围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盾墙。

    人群之中,任调只往城楼上看了几眼,便可确定城楼上的纛旗之下,必定是司马珂本人,那王者风范和气度,是常人显露不出来的。更何况,传说司马珂乃大晋第一美男子,那城楼上的少年,虽然隔着二十步的距离,只看得一个轮廓,便已可见得此少年的乃绝世之姿,更加肯定是司马珂本人无疑。

    任调仔细想想,司马珂派主力大将桓温前往攻城,自己作为主帅坐镇后方,道理上似乎也说得过去。

    此刻,任调心中再无存疑,当即传令下去,让大军就地休整,埋锅造饭,一个时辰之后攻打彭模城。

    午饭过后,成汉大军吃饱喝足,休整过后,开始做好攻城的准备。

    对于任调来说,攻破彭模,意义至关重大,就算抓不到司马珂,也断了晋军的退路。同时也可提升己方的士气,打压敌军的士气。

    所以,彭模一战,任调志在必得。

    任调原本前往武阳城镇守水路,自然没有携带云梯等重型攻城武器,但任调也算蜀中名将,并非就无法攻城。

    川中盛产竹,接到彭模城被破的消息之后,任调便命令成军昨晚用了一夜的时间,砍伐了数百根高壮笔直的竹子。每根竹子最粗壮的地方都有两三丈长,偏偏彭模城又只有四米多高,所以这些竹子的高度都高过了城墙,正适合制作攻城梯。

    成军用粗壮的竹子扎了上百架竹梯,又将一根根粗壮的木头钉在攻城梯之上,便于双脚踩踏攀登,这样便形成了一座座简单而坚韧的登城竹梯。

    任调见得身后的将士,经过休整之后,士气也有所恢复,一个个精神抖擞,心头稍安,当即毅然下令:“传本将之令,擂鼓聚兵,准备攻城!”

    咚咚咚

    巨大的战鼓声冲天而起,上万的成汉士兵迅在城下集结,盔甲鲜亮,长矛如林,虽然被晋军骑兵袭扰了一阵,折损了不少将士,但这些蜀中的将士依旧士气高昂,杀气腾腾。

    随着整军的鼓声持续响起,一万成汉军迅速列队,一千刀盾军从队伍中涌出,手举大盾,排列成道半圆形的盾墙,任调再次厉声高喝:“进击”

    “咚咚”随着进攻的鼓声响起,一千刀盾军开始一步步向一里外的城墙而去。

    成军的阵型迅速变化,司马珂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不由暗暗赞叹任调指挥得当,成汉军训练有素,眼看成军刀盾兵已到一百五十步外,司马珂大喊:“放箭!”

    城头上响起一片清脆的弩机声,数百支箭疾风暴雨般向刀盾兵射去,刀盾兵军顿时停下,士兵们半跪,躲在盾后,只听一片噼噼啪啪声响,数百支弩箭射进了刀盾兵半圆阵。

    任调见得自己的盾阵防住了敌军的弩箭,心中一阵大喜。

    他抬头望去,城头上,数百士兵执弓持矛,已严阵以待,除了数百士兵,还有数百名穿着白衣的民夫,协助军队守城。

    这在任调看来,晋军连民夫都派用上场,前来守城,晋军的主力大军,果然已奔往成都。

    虽然成都那边存在许多不稳定的因素,但是成都终究是城墙雄伟,绝非一朝一夕可破。更何况,司马珂未去,成都城中的那些不稳定势力,便不敢轻举妄动,除非直接联系上了司马珂,才有可能吃里扒外。

    所以,此刻的任调已是信心百倍,决意强行攻破彭模城,最好能抓住司马珂,则整个战局都当尘埃落定。

    任调望着身后的一万多盔甲鲜明的成汉大军,心中豪气大增,手中长刀一举:“吹号,攻城!”

    呜呜呜~

    进攻的号角声冲天而起,前军的成汉将士,抬着竹梯,向前冲袭而去。

    城楼之上,弩箭如雨,疯狂的向城楼下激-射,射倒了一个又一个的成汉士卒,却丝毫没有阻挡成军进攻的脚步。

    终于,第一批进攻的将士迅疾的冲到了城下。

    轰隆一声巨响,一架架竹梯重重的搭在城墙之上,数以百计的士兵冲上竹梯,奋力向上攀爬。

    城上箭矢如雨,滚木礌石如冰雹一般疯狂的砸了下来。

    成汉军集中三四十架竹梯,往四米多高的城墙上进攻,虽然举着盾牌抵挡,但依然被砸得翻滚坠落、头破血流。

    双方的交战渐渐进入白热化,城楼上下,喊杀声震天。

    城墙争夺战已经打了大半个时辰,城上城下尸骨累累,血流成河。

    城墙染上了一片片的耀眼的赤红色,三十多架攻城竹梯已经被毁了十架,但又不断有新的竹梯投入战斗。

    成汉军已死伤数百人,而城头的守军不过死伤数十人,其中大部分是协助的民夫,他们没有战甲防御,防御力较弱,故此容易伤亡。

    此时一些晋军在司马珂的号令之下,使用铁叉,这种铁叉既长又重,是专门用来对付这种简陋攻城梯的神器。

    铁叉叉住一架竹梯,十几名晋军奋力向外推去,竹梯摇摇晃晃、吱吱嘎嘎,开始离开城墙,向外竖直,随着晋军的一声呐喊,竹梯终于向外倾翻而去,攻城梯上十数名成汉士兵出一片惨叫声,纷纷跌落到城墙之下。

    司马珂见得几乎所有的成汉大军,要么已经投入了攻城战,要么在准备下一轮的冲击,还有一些辅兵,在准备着攻城竹梯,完全乱成一团,不禁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随着时间的消逝,城下的成汉士卒伤亡越来越多,战鼓擂了一阵又一阵,士气逐渐低迷了下来。

    任调万万没想到,彭模城如此单薄,晋军居然守得如此严密,不禁也露出了急躁的神色。

    司马珂的视力极佳,将任调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自知时机已到。

    连任调都急躁起来,其他将士的心情不用猜便知。

    他回过头来,接过一枝令旗,递给一名传令兵,喝道:“传我命令,令桓将军即刻出击!”

    那传令兵,接过令旗,立即飞奔下了城楼,往北门而去。

    ………………

    彭模城北门,五千北府神策军战兵肃然而立,正等待着将令,随时准备出击。

    一名传令兵飞马而来,手中高举着令旗,大声喊道:“传大将军之令,北府兵即刻出击!”

    桓温策马转身,只见身后士卒肃立如林,森冷的杀机直冲天际,不觉愈发豪情猎猎,战意高昂而起。

    刷~

    桓温抽刀高举过顶,所有士卒刷的收脚立定,数千双冷冽的眼神同时集中到了自己的主将身上,天地间再无一丝别的声响,只有士卒粗重的呼吸声和萧瑟的寒风吹荡旌旗发出的猎猎声。

    “晋军威武!”

    桓温振臂高喊,激昂的声浪冲破了寂静的天际,清晰地传入每一名北府兵士卒的耳中。

    “晋军威武!”

    北府兵将士振臂高喊,群情激奋,巨大的声浪如山崩地裂,掩尽世间一切声响。

    “大丈夫建功立业,便在今日!”桓温策马转过身来,手中元瑾破敌刀从虚空斩落,令人热血沸腾的声音响彻云霄,“杀!”

    “杀!”

    晋军将士山呼响应,那一杆杆刀矛,闪耀出一片夺目的光芒。

    踏踏踏~

    随着那雄壮的喊声,晋军将士依旧是一贯的阵列,重甲刀盾兵在前,长矛兵在后,弓弩手在最后,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向彭模城南门进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