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22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第222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热门推荐:
    李闳被俘,群龙无首,数百藤甲军攻入江阳城,迅速控制了江阳城。

    随后,司马珂让黄植派人前往江州通知桓温率舟师前行。

    一万多大军驾舟而来,在江阳城前的江面上云集,而后大军进入江阳城,进行休整。

    同时派小队兵马,沿江而下,将李闳押解往建康,听候朝廷发落。为的是让朝廷得知此次西征的进度兵分享西征的战果,省得那些士族在他的背后议论纷纷,甚至传播谣言。

    司马珂又依法炮制,向城中的士族征募了五百匹川马,以作行军所用。

    江阳城府衙,被司马珂征辟作为临时行辕。

    大堂之内,司马珂召集桓温、虞啸父、李颜、殷浩、顾会等人前来议事,讨论此次奇袭成都的事件。

    根据司马珂调查的消息,李闳已经发现了司马珂进军蜀地的消息,并遣使前往成都禀报,江阳到成都不过七百多里,快马加急的话,应该只要三四天便能传到成都,意味着在司马珂杀到成都之前,敌军必然提前做好防守准备。

    既然李寿必然提前得到消息,而且知道司马珂的大军是沿江而上,必然死盯着司马珂水路的动向。毕竟,船舶之利才是江南的军队的长处,李寿也必定会认为司马珂一定是沿着水路,走南安,过犍为郡,再从成都附近江面登岸,直取成都。

    历史上的成汉将领昝坚也正是这样想的,所以在在犍为郡城武阳城设伏等候桓温,结果桓温直接走小路突袭彭模城,导致昝坚扑了个空,最后被桓温直捣成都。

    司马珂的想法便是由顾会和殷浩带五千兵马,继续率舟师浩浩荡荡沿江北上,吸引成军的注意力,让成军愈发坚定的认为司马珂是要走水路攻袭成都。

    司马珂和桓温、李颜、虞啸父则率八千兵马,只带兵器铠甲箭镞、粮草、帐篷和炊具,不带其他辎重,轻装简从,沿着历史上桓温行军的路线,经南安、资中,途中只打汉安一城,然后便直接奔袭彭模。

    江阳到汉安城约两百三四十里路,汉安到彭模约四百里路,全程约六百多里。虽然巴蜀一带的路北面的蜀道艰险,但是也极其崎岖,就算急行军,而且在找到川人作为向导的情况下,能一天走四十里地,已经算是极限了,所以这六百多里地大概要走十六七天。

    八千人,六千战兵,两千辅兵,外加一千匹川马,还要带兵器铠甲箭镞、帐篷和炊具等,最多只能带十二三天的粮草,所以司马珂决定在途中取汉安一城作为粮草补充,然后便直奔彭模城。

    很显然,这是一次极其冒险的奇袭,据说历史上的桓温在攻打成都时,其实差点失败。当时桓温胯下的战马都中箭而倒,众将士已经抵敌不住准备退兵了,只是负责击鼓的将领误将退兵的战鼓声击成进军的鼓声,而后晋军居然一鼓作气击溃了敌军,也算是运气极佳。

    不过司马珂,始终对这只北府精兵充满信心。虽然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成分,但是李寿接连两次得到错误的情报,分了一部分兵力去守汉中,又分一部分兵力去守犍为郡的话,留在成都的兵马肯定不多,完全有可能击溃成都的守军。

    众人仔细分析了一番之后,也觉得奇袭之计可行,川蜀之地,易守难攻,不用奇袭,若是堂堂正正的攻击,不知要耗费多少兵力和粮草,而且还未必能成功,只能用奇袭。

    此可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

    计议已定,众人便开始分头行动准备进军。

    数日后,殷浩和顾会两人,率着五千兵马和数百艘船只,遮蔽了整个江面,浩浩荡荡的沿着长江,一路逆流而上,向犍为郡进发。

    而在晋军舟师出发之前一天的凌晨,便有一只八千人的兵马,悄无声息的自江阳郡出发,一路往北,奔往汉安城而去。

    ………………

    汉安城。

    城内不过五百守军,汉安令乃成将范通,正在与新纳的美妾饮酒作乐。

    范通乃川蜀范氏的族人,当年李雄入川,差点战败,幸得青城范氏的家主范长生所资助,才在川中站稳脚跟,李雄甚至提出让尊范长生为帝,范长生拒绝,便以范长生为丞相。

    范氏可以说是川蜀第一高门,其在成国的地位,也大有“范与李,共成国”之势。所以这范通虽然只是范氏的一个资质平平者,却也被任命为汉安令。

    汉安小城,并非军事要地,一向并无战事,对于范通来说,实在是颐养天年的好地方,也不顾族人背地里叫他“饭桶”了,在这乱世,每天有女人和美酒,就是天堂。

    厢房之内,炭火熊熊,美酒佳人温暖如春,范通已经醉眼蒙眬了。

    汉安城外,寒风瑟瑟,天地之间一片白雾蒙蒙,虽然秋冬之季节下雨较少,却是湿气极重。

    汉安南门的城头,守军加起来不过二十人。几个士兵正生着一堆柴火在烤火,一边咒骂着这见鬼的天气,一边团团围住火堆,一双双臭脚不时的在火堆上晃荡,一股股臭气四处弥漫着。

    他们的使命其实就是关门和开门而已。如今已是下午时分,只要天色一黑,他们就关了城门躲到望楼里去烤火,然后等着换班的人接班。

    一连数十年无战事,这群川中的士兵的警惕性早已退化,只是在浑浑噩噩度日,混碗饭吃。

    叩嗒嗒~

    一阵蹄声远远传来,正在烤火的成军将士们立即警觉起来,突然见得远处一彪兵马奔来,带头的什长厉声喝道:“速度放下闸门,关闭城门!”

    守城的成军将士们慌乱起来了,有的转动城门轱辘放下千斤闸门,有的则下楼关紧城门,剩下的纷纷操起武器,凝望着远处那如烟如纱的雾气。

    沉沉的雾气之中,一队骑兵约上数十骑轰然而来,个个黑甲快马,如风驰来,竟然穿的是成军的装束。

    很快,那些成军铁骑就奔驰到了城楼之下,对着城楼上大喊:“快开城门噻!”

    来者却是标准的蜀地之腔,成军什长顿时心头安静了下来,扬声问道:“你等是从哪里来的噻?”

    城下那成将高声道:“我等是从江阳来的,因长江之上,发现晋军船只,李刺史担心敌军自湔水杀来,特命我等前来传书于范县令,不料路上误了时辰!”

    那守城的什长见来骑不但身着成军甲衣,又都是川蜀的腔调,话说得也丝毫没有破绽,又只有十几名骑兵,当下放下心来。天气这么冷,还下着细雨,若是让这群信使在城下过夜,的确是有点过不去。

    “各位老兄辛苦,马上开门!”那什长急声回道,急忙指使那些守城士兵去开门。

    城门大开,那队骑兵便已纵蹄呼啸而入。

    一名负责开门的士兵满脸陪着笑,一副欢迎光临的表情,然而他的笑容很快就冻结了,因为那领头的“成军”骑兵手中的长刀已砍入了他的脖颈。

    鲜血迸出,喷涌如泉,伏尸一人。

    另外一名门口的士兵呆了片刻,瞬间反应了过来,急声大喊:“中计了,他们是贼兵……”

    话未说完,他头上的那颗斗大的头颅便已冲天而起,飞在空中嘴里仍在一开一合,可惜再也发不出声音。

    听到喊声的成军什长瞬间明白了过来,脸色变得煞白,急声大喊道:“吹号,示警!”

    呜呜呜~

    城上吹响了号角,悠远而苍凉的号角声冲天而起。

    下一刻,远处的白雾之中突然冒出无数的兵马,数千披甲的晋军如同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奔如潮涌,朝城门蜂拥而来。

    司马珂率着十数名将士,如同猛虎下山一般,迅疾的扑向了敌军,可怜这些士卒守了城门几十年,从未经历战事,突然见得来者如此凶猛,顿时吓得两股战战,当即扔下了兵器,那吹号的士卒,也将牛角扔到地上,束手投降。

    司马珂望着这些士卒,不禁微微的摇了摇头,都是披甲的将士,但是经历过战争的和没经历过战争的,战斗力差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