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21章 智破江阳

第221章 智破江阳

 热门推荐:
    江阳城,东门。

    江阳城南面靠水,东西两面都是大山,唯有北门有大道通往远方,东西两面都是小道跨越大山而来。

    蜿蜒的山脉之上,十数骑战马,在山峰棱线上显露出了他们的身影。在这些战马的身后,依旧是鱼贯而随的披甲骑兵,如同长龙一般一直绵延到山的尽头,足足有数百骑。

    来者正是司马珂所率的藤甲军,川马虽然作为战马弱了点,但是骑乘还是没问题的,尤其是在这种山路,几乎如若平地,使得这群不习惯爬山的中原汉子少了很多艰苦。这些藤甲军虽然不擅长骑战,但是乘马行军还是没问题的。

    除了司马珂的藤甲军,还有太守黄植亲自领着百余骑巴郡之兵,跟随在身旁,为的就是蒙骗李闳。

    当然司马珂也不怕黄植诓骗他,毕竟黄植的全家老小还在江州,如果有半点使诈,驻在江州城的桓温会将其灭族,黄植犯不着冒这么大的风险。再说司马珂就在他身边,只要半点异况,第一个死的就是黄植。

    司马珂脸上涂了锅灰,又溅满了血迹,显得极其狼狈的模样,身上也穿了一件藤甲,外套白袍,显得极其粗壮,不仔细看像个粗豪的猛将。

    他望了望山下的江阳城,回头对黄植和虞啸父道:“天色尚早,不如就地休憩一番,填饱肚子,准备决一死战!”

    两人齐齐应诺,传出将令下去。

    从江州城到江阳城,一共四百多里地,众人先是乘船走了三百多里水路,又上岸走了一百多里山路,一路长途跋涉,马不停蹄,已经半天没吃东西了。

    将士们纷纷解开水囊就着凉水,大口大口的嚼着炒面和肉干,吃得津津有味。在这乱世,能吃一口饱食,就已经不错了。

    太阳逐渐偏西,司马珂一马当先,喊了一声冲,高举着长刀率众呼啸而下,直奔山下的平原。

    随着骏马的嘶鸣声,这些连连走了许久的水路、山路的藤甲军精神大振,接二连三的大胜,无数次的以少胜多,使这些藤甲兵眼里,再也无半点对敌人兵锋的恐惧。

    如血的残阳,余晖斜斜的洒在江阳东门的城楼上,照在明晃晃的刀枪上熠熠生辉,城楼上守了一天的守军将士也轻轻的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疲倦之色。

    “有敌来袭!”突然城楼上有守军高声惊叫。

    众将士急忙纷纷抬起头来,眺望前方。

    只见远处的山上,一条粗粗、弯曲前行的黑线,沿着东面山上滚滚而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是一长队军马疾奔而来。

    “关城门,迎敌!速速去通知使君!”城楼上的守将厉声高喊。

    城楼上一片大乱,箭垛口搭满了弓箭,一块块滚石和擂木推倒了女墙之下,城楼上的成军迅速进入迎战状态。

    几个士卒飞身下楼,纵马奔往城内,通知城内的宁州刺史李闳。

    烟尘滚滚,迎面而来的军马越来越近,逐渐显露出真容。

    前军竟然都穿着成军的衣甲,个个衣甲凌乱,风尘仆仆,队伍全无阵型,旌旗倒卷,下了山道,一窝蜂似的往江阳城奔来,一副丢盔弃甲吃了败仗的模样。在他们的身后,还有数百的骑兵,如同一条长蛇一般,滚滚涌下山道。

    当先一名身着戎服的成军将领,浑身是血,身后的大氅斜斜的披着,似乎未系紧快要掉落下来,显得十分狼狈。

    城楼上的守将满脸惊讶的望着来将道:“此乃何方兵马,似乎穿的我军甲衣?”

    对面的军马逐渐奔近城下,那名守将急忙喝道:“是我们的军马,不要放箭!”

    黄植拖刀纵马,疾奔到城楼之下,高声喊道:“我乃巴郡太守黄植,江州被晋军所袭,撤到此城,速速打开城门!”

    那守将并不认得黄植,也不敢怠慢,只得急声道:“阁下勿慌,我已遣人前去请使君,自有分晓。”

    那名守将正疑惑之际,却听背后一声高喊:“使君到!”

    城楼上的士兵纷纷让开一条道,宁州刺史李闳盔甲鲜明,手执大刀,朝城楼上大步走了上来。

    李闳走到城墙边,望了一下城楼之下,认得是黄植,不禁大惊,急切的问道:“黄太守,为何如此境地,莫非江州已破?”

    黄植满脸沉痛之色,仰头长叹道:“晋军悄然逆流而上,冒充严家的船队,趁我等不备,偷了城门,一举攻破了江州城,如今就剩下这些将士了,黄某对不住陛下啊……”

    李闳听到晋军已攻破江州,不禁大惊失色。

    其实说来也巧,李闳上午才接到往来江州和江阳之间的船只传来的信息,得知在江州城外,发现有大队大队的晋军船只,便急忙派人将晋军攻蜀的消息传往成都,同时传令诸城门守军,严加防范,一旦发现有敌情,立即放下千斤闸门,关闭城门。

    这信使才刚刚送走不久,黄植便来到了城下,然而李闳却想不到江州破城居然如此之快。

    他见黄植须发蓬乱,全身是血,显得极为狼狈,不像有假。再将信将疑的朝黄植身旁身后望去,却见黄植身旁的兵马,果然大都是川中将士,而且阵型混乱,前军已经有百多人到了城下,后面还在陆陆续续的来人,一窝蜂似的杂乱无章,不像有诈,急忙安慰道:“太守不必内疚,胜败乃兵家常事,稍等片刻,这就给太守打开城门。”

    城门缓缓升起,李闳亲自率众纵马出城,前往迎接黄植。

    黄植也翻身下了马,在司马珂和两三名亲兵的护卫之下,迎向了李闳。李闳身后二三十余人,又都是精悍的将士,见他只带了三四人向前,自然不疑有诈。

    眼看两人越来越近,黄植身后的将士逐渐聚集在一起,不再向前,似乎比较识趣。而李闳身边将士如云,不但簇拥着二三十名亲兵,又涌出一两百名守军,紧跟其后。

    这阵势,看起来,李闳要对黄植发难易如反掌,而黄植但凡使出半点诈来,便是身首异处的结果,所以并没任何人觉得危险在向李闳靠近。

    司马珂一身脏脏的衣袍全部是血迹,脸上也是锅灰和血迹混杂在一起,身材也显得极其粗壮,手中提着环首刀,又神色木然的跟在其他几名身材高大的黄植的亲兵身后,并未引起特别的关注。

    眼看走到了李闳的五步之外,黄植对李闳恭恭敬敬的一拜:“下官参见明使君!”

    司马珂这时有意识的走到了前面,站在黄植的身后,随众亲兵一起,弯腰下拜:“参见明使君!”

    李闳这才翻身下马,在二十余名亲兵的簇拥之下,大步走向黄植,哈哈笑道:“黄太守不必多礼!”

    就在他接近黄植的那一刹那,司马珂呼的弹身而起,如同一颗炮弹一般跃到了李闳的身前,然后抓住李闳的衣领往怀里一带,手中明晃晃的环首刀便架在了李闳的咽喉上。

    司马珂的速度,比起常人要快七倍,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别说其他人没看清楚,就连李闳自己都没搞清楚,只觉身子被一股巨力一扯,随即咽喉上便架了一把刀。

    刹那间,全场惊呆了,所有人如同见了鬼一般,望着司马珂,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倒是黄植,急忙扭身躲到了司马珂和众亲兵的身后,高声喊道:“大晋大将军在此,尔等还不速速投降!”

    李闳这才如梦初醒,不顾咽喉处的利刃,气急败坏的怒声喝道:“黄植贼子,你敢……啊!”

    司马珂大怒,不等李闳话说完,左手将李闳的手臂往后一扭,疼得李闳惨叫一声,差点疼晕过去。

    司马珂冷声道:“孤乃大晋西阳县王、大将军司马珂,你若不想死,便让他等放下兵器,缴械投降!”

    李闳这才突然明白,刚才黄植说的“大晋大将军”是什么意思,他居然落在击败成国皇帝李寿的东晋名将手中。

    此时,随李闳出城的将士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手执着兵器,想要冲上前来,又投鼠忌器,生怕司马珂一刀把李闳杀了,只是装腔作势的喊道“速速放下使君,缴械不杀”。

    李闳此刻却彻底放弃了挣扎,因为他知道以司马珂的身份,真的不会把他这个所谓的宁州刺史放在眼里,若是不老实,还真可能被一刀杀了。

    李闳急声喊道:“速速放下兵器!”

    杀~

    就在此时,三百藤甲兵已经聚拢,随着虞啸父的一声令下,齐齐翻身下马,提着战刀便朝城门口杀来。

    众成军将士原本听李闳叫他们放下兵器,尚在迟疑之中,此刻见得对面突然奔杀数百名气势汹汹的晋军,顿时也放弃了抵抗。有人回头就跑,有的扔了兵器奔往城内,只比谁跑得快。

    转眼之间,司马珂和李闳面前的成军便跑了个干净,城楼上的守军,见得这般阵势,却也是目瞪口呆,自己的主将在敌军手中,又不敢关城门,只能呆呆的看着。

    于是,司马珂就押着李闳,大摇大摆的进入了江阳城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