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20章 望风而降

第220章 望风而降

 热门推荐:
    司马珂借机迅速登上城楼,朝城中望去,很快便看到了南府城正中的那座恢宏大气的巴郡太守府衙。

    他飞步下了楼,喝止了追杀散敌的藤甲兵,手中长刀一举:“随我来!”

    说完便,率先往皇宫疾奔而去,身后的众藤甲兵,一个个都是精锐之士,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大街上的人熙熙攘攘的,突然见得一群成军士卒四处逃窜,那些平时威风凛凛的甲士,此刻像被狼追的兔子一般,惊慌失措。众百姓正愣神之际,突然见得背后又是黑压压的一片手执利刃的壮汉,气势汹汹的扑来,顿时惊得鸡飞狗跳。

    大街上的人们,惊叫声四起,拼命的往两旁的街道和巷子里逃窜,哭喊声一片。

    司马珂率众一路狂奔,并不理会前头奔逃的成军士卒,目标直指太守府衙而去。

    南府城因为是一百多年前李严所建,比起北府城要热闹和繁华得多,其府衙也是占地极广,且飞檐翘角,气势恢宏。

    但是江州这座城自从二十余年前,在永嘉五年(311年)彻底归于成国治下后,已经26年未经战乱了。

    太平时间长了,守卫也极其宽松,基本上是做个样子。

    当司马珂率众杀到太守府衙前的时候,守卫还在一脸的懵逼。府衙门口的守卫原本就不过十数人,突然见得来了三百多手执利刃的悍卒,他们都从未见过这般阵仗,顿时吓得四散奔逃。

    司马珂见门口的守卫这般情景,不禁摇了摇头,怪不得历史上庾亮能轻取巴郡,这战斗力还真是弱鸡。

    门口没了守卫,司马珂也不那么急了,整了整衣裳,堂而皇之的走入府衙大门,大摇大摆的直往里面的大堂走去。

    府衙内几个衙役见得呼啦啦的涌进了一群人来,刚想询问,却见得那领头者气度不凡,身后的众将士又杀气腾腾,便不敢再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司马珂走到了大堂门口。

    府衙之内,太守黄植正在大堂内和郡丞议事,突然听得外面的喧哗声,正要出门看时,却听得门外一声响亮的喊声:“大将军到!”

    黄植不禁大惊,急忙走出大堂。一眼便看到了司马珂长身玉立在他身前,他被司马珂的俊美姿容所慑,又见得他身后数百手执利刃,背负大弩,腰悬箭壶的军士,更加惊得目瞪口呆。

    虞啸父怒声喝道:“大胆黄植,既见大将军,何不下拜!”

    黄植再次端详了一下司马珂,见得面前这人不但姿容俊美,而且极为气度不凡,又被虞啸父这一吆喝,顿时心头一震,再无怀疑,当即弯腰一拜,恭声道:“下官参见大将军,大将军自成都远道而来,何不提前派人告知下官前往迎接!”

    身后的郡丞等人,也跟着纷纷下拜。

    司马珂一看他这神情,便知黄植搞错了。原来成汉也有个新晋的大将军,即成汉皇帝李寿的儿子李广,拜大将军,封汉王,年纪也和司马珂差不多大。李广在李寿登基之前,声名不限,而且也只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远在巴郡的黄植自然不认识,只是听闻而已,所以直接把司马珂当做了李广。

    见得司马珂这般阵势,黄植心中直打鼓,这大将军不声不响的便到了重庆,莫非自己犯了什么大事。

    虞啸父顿时也明白了过来,自知自己没解释清楚引起了误会,当即冷笑道:“成汉的皇帝都在我们大将军面前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差点被擒,你成汉的大将军算什么东西,此乃大晋西阳县王、大将军!”

    黄植再次惊呆了,身后的官吏,也纷纷露出惊恐的神色。

    他们顿时明白来者是谁了。

    三个月前,成国的汉王李寿在荆州被东晋的卫将军司马珂大败,于是率众归蜀叛乱,进而篡位。

    巴郡靠近荆州,这件事几乎巴郡的官员是众所周知的。

    眼见传说中的东晋战神,此刻就活生生的站在眼前,黄植和众官吏还能有什么想法,当即纷纷拜倒:“下官原乃晋人,思归晋已久,今既大将军大驾光临,下官愿举全郡之地,恭迎大将军!”

    对于黄植来说,连皇帝李寿都对付不了的人,自己又何必反抗,自寻死路。其他官吏一听是传说中的司马珂到临,也纷纷跟着黄植下拜。

    就在此时,府衙之外,突然传来一阵喊杀声和骏马的嘶鸣声,众藤甲军将士纷纷取下大黄弩,瞄准了府门口。

    黄植一看,急忙恭声道:“还请大将军稍安勿躁,下官吩咐一番即可。”

    说完便让那郡丞前往府门口解说了一番,不一会,闻讯而来的守军便一哄而散。

    司马珂见这黄植如此上道,当即便任命黄植仍旧担任巴郡太守,其余各官吏将士,各按原职,只是改换了个门庭。

    众巴郡官吏,大都出自巴郡当地的士族,对于他们来说,只要各自利益不受损,降晋和降成国都无所谓。何况东晋终究是汉人正统,做东晋的官吏自是要比做成汉的官吏体面一点。毕竟成汉的皇帝,若不是镇西将军任调等人阻止,都差点要降晋了。

    至此,江州城便轻轻松松的落入了司马珂的手中。

    ………………

    占据了江州城,司马珂这才放心的通知桓温率北府神策军逆流三峡而上。

    一万三千多人的军士及粮草和简易辎重,动用了上千艘中小型的船只。

    行到三峡一带时,只能尽皆下船,在当地的纤夫的带领之下,拉着船逆流而上,历经了二十多天,才全部通过了三峡。

    随后,桓温所领的北府神策军的船只在江州南面的长江之上云集,遮蔽了大半个江面,显得十分的壮观。

    江州城内的士族,见到晋军这般阵势,便知这次东晋是动真格的要来攻打成汉了。很多士族听说领军者便是数月之前大败李寿的司马珂,更是纷纷前来示好,各种送钱粮、黄金珠玉的,不计其数。

    因为这些士族虽然久居巴郡,但是消息却是十分灵通,知道司马珂不但是宗室,而且是晋朝的最有权势者,在此时送点厚礼,混个面熟,日后自有好处。

    司马珂对于城内众士族的黄金珠玉等厚礼一概不收,却派人暗示众士族,他目前需要马匹,希望各士族能多送马匹。

    川中的马匹,虽然矮小,但是耐力极强,而且适合穿行川中山地和长途跋涉,用来驮栽粮草和兵器铠甲等辎重,是最佳的。毕竟司马定的是奇袭之策,如果纯粹靠人力负重前行,不知道要走到哪一天去。

    众士族得到消息之后,虽然有点肉疼,但是最终还是在数日之间凑齐了五百匹川马送给了司马珂。有了这五百匹马,司马珂对此次的奇袭成都之战,愈发充满了信心。

    西征大军以江州城为据点,休整了两三天之后,拟继续沿江向江阳郡进发。因为从江州一路往北的话,只能沿着之前张飞入川的路线,经垫江、德阳到涪城,就失去了奇袭的效果。所以还是只能走桓温历史上进攻的路线,从江阳往北,经汉安、资中,再抄小路到彭模城,攻下彭模之后,便直捣成都。

    江阳郡城,镇守者是成汉皇帝李寿的心腹之将,宁州刺史、领江阳太守李闳。这个李闳跟郗鉴麾下的将领李闳同名,但也算得是成汉的远房宗室。

    李闳既是李寿的心腹之将,又是远房宗室,自然不会像黄植一般墙头草,说倒就倒,接下来的江阳之战必定是一场血战。

    但是江阳郡城三面环山,一面环水,虽然守军不多,但是若是强攻,恐怕也是极其艰难。虽然司马珂有战船沿江而上,但是城高水低,站在战船上根本无法攻击敌城,若是登岸又无法驻兵攻城,最好的办法依旧是奇袭。

    好在黄植新投了东晋之后,官爵不变,颇有点死心塌地的味道,便给司马珂献了一道投名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