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17章 北伐还是西征?

第217章 北伐还是西征?

 热门推荐:
    桓温、夏侯长和谢尚三人,官职不变,但是全部封为都亭侯。

    纪敏拜为北中郎将,总领天策军,封白马伯。

    周琦封丘县伯。

    主簿李颜,封丘县子,也算是有了在晋朝的爵位。

    南郡太守庾翼,加南中郎将,由右第五品,升为右第四品。

    所有阵亡将士,一律发放抚恤金三万钱。

    其他人的加官进爵,皆在朝廷的意料之中,唯独没想到司马珂会在封赏的名单里把庾翼加进来。

    毕竟,庾家和司马珂,可是不共戴天的世仇。

    不管如何,小皇帝司马衍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是很乐见小皇叔与舅舅一家化干戈为玉帛,省得自己在中间为难。

    而诸南北士族,对于司马珂的此举,也大加赞赏,都认为司马珂果然气度恢宏,举贤不避举贤不避亲仇,颇有祁黄羊之风。

    封赏完众将士,司马珂并没有就此歇下来。

    此时逐渐入秋,要开始土豆和红薯的栽种了,唯有手中有粮,才能支撑大规模的战争,司马珂将京口六万多大军,每千人分成一队,有序的投入秋种生产之中。

    除此之外,又从各军之中,抽取善于射箭,有勇力的将士,充入羽林骑之中,将羽林骑发展到一千五百人。毕竟这一场抵抗胡虏的战争,司马珂光烽火山之战,便缴获了一千五百匹战马,再加上其余的战斗之中缴获的战马约两百余匹,以及临战之前各士族所赠送的三百匹战马,按照一人双马的标准,已经足够支撑八百人的战马。

    为了让早日新晋的骑兵早日投入战斗状态,司马珂特许骑兵不参与生产,专心练兵。

    此外,司马珂又让军中工匠再制造十石大黄弩三千把,同样,工匠亦可不参与农事生产。

    官拜大将军、封王的司马珂,并没有因为这一次轻松的击败胡虏而感到轻松,反而,他看到了胡虏的可怕之处。这一次若不是运气好,外加大江和舟师之利,他是不可能打败胡虏的。尤其是石闵所率的那一万轻骑,更是给他带来了深深的震撼。若非提前布置好车阵,他的兵马再强壮,也难以抵挡羯人的骑射。尤其是他现有的阵型,若是将来北伐,中原之地开阔,很容易被羯骑利用速度优势袭扰两翼和后军。

    京口渡口。

    黄昏时分,司马珂率着桓温、谢尚、夏侯长和纪敏等将巡查各军各营回来,牵着马在长江南岸缓缓而行,看着那浩浩荡荡的江水出神。

    晚霞红艳的光线,从云从中的缝隙之中透出,层层叠叠的云团。宛若金色的版画,霞光在江面上洒下点点滴滴细碎的金鳞,上下交辉,甚是壮观。

    望着云水一线的落日之景,司马珂眉头微蹙,若有所思。

    江风猎猎,吹得司马珂的衣袂飞扬,司马珂手执鞭杆,指着那滔滔东去的江水,对众将缓声道:“昔日祖车骑曾中流击楫道‘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今某既拜为大将军,封王爵,当继祖车骑之志,若不能收复中原失地,还我河山,岂非愧对此名爵?”

    身后四人一听,都露出慨然之色,齐齐拔刀而出,朗声道:“愿追随殿下左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晋时,凡王爵皆称殿下,如王羲之写的《与会稽王牋》:“殿下德冠宇内,以公室辅朝,最可直道行之。”南朝丘迟的《与陈伯之书》:“中军临川殿下,明德茂亲,总兹戎重,吊民洛汭,伐罪秦中。”

    所以,司马珂的尊称,从“君侯”升级到“明公”,又升级到“殿下”。

    司马珂点了点头道:“此番虽获大胜,更多的是运气使然,又占据江河与船舶之利,他日如若北伐,中原之地开阔平坦,胡虏占据鞍马之强,我等北伐便是难上加难。尔等当多思练兵、练阵之法,且莫自大及懈怠!”

    四人恭声道:“谨遵殿下吩咐。”

    司马珂微微叹了一口气,把视线望向远处,脑海里在思索着一个问题。

    到底是先西征,还是先北伐?

    …………

    夏去秋来,京口之地,到处都是绿油油的土豆苗和红薯苗,将士们也逐渐投入了训练之中。

    这天,司马珂四处巡视了一圈,便早早打道回府。桓温、谢尚和夏侯长都是心思缜密和稳重之人,各自的军队之中,无论是训练,还是内政,都处理得井井有条,令司马珂大为放心,故此便减少了巡查的频率和力度。单单只盯紧纪敏的天策军,每天花费的时间就少得多。

    按照后世的说法,今天难得下个早班。

    司马珂策马回到府前,看了看那块“西阳县王府”的牌匾,那牌匾上五个鎏金大字,金光闪闪,不觉嘴角勾了勾。

    司马珂将马缰递给迎上来的马夫,刚刚进入府内,小翠便像一只小鸟一般的飞了过来,喜滋滋的说道:“郎君回府了。”

    其他下人,也纷纷露出会心的笑容,喊道:“殿下回府了。”

    司马珂的爵位太高,以致府内的下人也都改了称呼,唯有小翠被强行要求仍按之前的称呼“郎君”,算是保持一点初心吧。

    司马珂将两杆兵器交给前来迎接的僮仆,又解下重重的甲胄,这才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对他来说,唯有此时,才是一天轻松惬意,可以舒缓一天的疲倦的时候。

    老管事陈金,早已令人端上来了满满一桌的肉食,再加两盘青菜。后厨的手艺,在司马珂的指点下,大有提高,那一盘盘香气扑鼻的肉菜,令司马珂大快朵颐,风卷残云一般的一扫而空。

    用了午膳,美美的睡上一觉,对于司马珂来说,已经是难得的享受。而醒来后,小翠和小芸两人,又一人给他掏着耳朵,一人给他修剪着脚指甲,更令他只觉一身的劳累荡然无存。

    就在此时,老管事陈金急匆匆的奔了进来,低声道:“启禀殿下,纪家的女公子求见。”

    小翠和小芸两人,抿嘴一笑,识趣的轻轻退了出去去。

    一道翠衫倩影就疾掠过来:“兄长,兄长……”

    司马珂张开双臂,一个柔软的身子和着一股淡淡的香气扑进了他的怀抱。

    司马珂心中翻腾起一股喜浪,虽然离开半年多,但是这声音还是那么熟悉,来者自然是他的纪笙。

    仔细看过去,只见这个一向喜欢女扮男装的少女,如今却换上了女装,头戴明珠发髻,绾金凤挂珠钗,上身穿一袭对襟束腰绿色长衫,下着鹅黄长裙,倍显靓丽之姿。

    人面若桃花,眉黛如画,这个少女一旦换上女装,便是妩媚到了骨子里的少女,此刻脸上早已褪尽了嘻嘻哈哈打闹的神情,只剩下无限的娇羞和柔情,如同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的怀里,一双笑得微微眯起如同新月般的秀目,目不转睛的望着司马珂那张俊美到了极致的脸庞,似乎怎么也看不够,眼中已然微微淌泪。

    司马珂贪婪地看着她的俏颜,轻轻抚摩着她光滑的颊:“妙可”。

    那人儿的声音已然变得如同乳燕般的昵喃:“兄长”。

    语声未尽,司马珂已拥紧了她的纤腰,向她的唇上深深吻了下去。

    “咿呀”的轻喘,声音是那般甜腻,毫不做作地温柔,杏眼迷离,满脸红晕,身子都酥软了。所有的相思和依恋在这长长的一吻中都得到了回报。

    ………………

    秋色越来越深,京口的土豆和红薯苗,长势喜人,也到了即将丰收的时候。

    而江北的历阳、合肥和庐江三地,原本靠近赵地,人口稀少。但是荀蕤、卞诞和沈劲三人驻军数万之后,给了当地百姓巨大的安全感;而且红薯和土豆也种植了两季,逐渐在全郡推广;加之三人治军严谨,绝不允许士卒骚扰百姓,使得这三地的人口越来越多。

    许多北面流人,不再渡江南逃,而是选择在留在江北地区。江北地区,地广人稀,很多地方没有开发,加之土豆和红薯的高产和高适应能力足可解决口粮,又有大军保护。渡江往南,不再是流民的最佳选择。

    而荆州等地,在此次胡虏南侵之战,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又兼土豆和红薯得以推广,也逐渐显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气象。

    只有益州之地,原本人口稀少,又被李寿的大军劫掠了一番,不过在周抚的治理之下,也逐渐在恢复元气。

    朝堂之上,原本存在司马珂为首的宗室力量、南方士族、北方士族三股力量。司马珂不但都督六州军事,又挟大破胡虏之威,声望之隆,如日中天,实属最强的一股力量。

    但是司马珂却并未居功自傲,而是一直保持着低调的作风,且与南北士族都交好,甚至还与庾翼冰释前嫌,使得朝中的争斗顿时淡了许多,出现了难得的和谐局面。

    就在一切进入到了正轨之际,从蜀地传来一道消息,惊动了正厉兵秣马、准备北伐的司马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