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14章 火鸢漫天

第214章 火鸢漫天

 热门推荐:
    司马珂见得对面黑压压的一片帆影,漫江而来,如同一座移动的城池,顺流而下,不禁神色一紧。

    若说陆战,敌军就算千军万马,他也未必放在眼里,但是这水战还真是第一次。

    大江之上,水浪翻天,那橹浆划水的声音汇集在一起,如同巨大的雷声一般。

    眼看那片帆影越来越近,诸将的神色也越来越紧张。

    敌军之前,也是斗舰为先。水战交锋,以弓弩为最主要的武器,斗舰高大,不但载兵甚多,而且相对低矮的战舰有居高临下俯射的优势,更重要的是斗舰本身就是武器,船身若坚厚且高大,无需厮杀直接将对手撞翻即可。

    不过好在敌军兵力相对处于劣势,而且斗舰似乎也不及己方的斗舰高大,毕竟若论造船,还是江东胜过蜀中,众将士微微松了一口气。

    片刻间,双方舰船各自进入了两里之内。

    李寿的眼眸中,浓烈的战意滚滚而射,陡然间刀锋一指,厉声道:“传令全军,开始进攻,给本将杀光敌贼。”

    主将号令下,呜呜呜!

    号角声连绵不绝的响起,水浪声、划桨声,水手们的号子声在江面上喧嚣起来。桅上的旗手迅速摇动信号旗。

    敌我双方的舰阵,转眼已接近一里半之内。

    司马珂的眼眸中,陡然掠过一丝冷绝的杀机。

    “放火船!”

    数十艘乌篷船从船阵中窜出,整整齐齐的排成一长排,横在船阵前面,迅速扯起风帆,往对面的成军舰队飞驰而去。

    正中一人,手持长枪,威风凛凛,正是虞啸父,率众驱船奔到敌军舰队半里之外,长枪一举:“点火!”

    一个个火把被点燃,扔在船舱中。

    呼呼呼!

    一道道爆裂的火焰冲天而起,船舱之中尽是柴薪、硫磺、硝石和鱼油等引火之物,一点就着。

    船上的士兵们迅速解开小舟,船桨齐齐舞动,飞速的往后划去。

    一只只火船带着冲天的火焰,那鼓荡的风帆借着风势,催动着火船,如同一条条火龙向敌军舰队扑腾而去,势不可挡,整个江面都是熊熊的火焰。

    敌军旗舰上的李寿,望着那狂扑而来的火船,哈哈大笑:“原来是火船之计,我说司马珂如何敢跟我水战,幸得孤早有准备!”

    他回头喝道:“停船,挡火船!”

    随着一阵号令之下,那漫江而来的舰队,停止了划水的声音,只是顺着流水缓缓的向前移动着。随后,从那斗舰之间,窜出无数的艨艟,船上的将士,每人手上都拿着一根根长长的东西,准备阻挡来船。

    仔细看过去,只见那些成军将士手中的东西,是一根长达五六米的竹篙,竹篙之前又装了一截长长的铁叉,加起来达七米长,正是用来对付火船的神器。

    李寿也算是熟读历史,对一百多年前的赤壁之战印象深刻,所以在顺江而下之前,便提前思量好了破解火船的计策。

    毕竟火船之计,就是出自江东。

    只见那数十只艨艟,在船上将士的催动之下,飞快的迎向了那狂扑而来的火船,平均每两艘艨艟对付一艘火船,以避免有漏网之鱼。

    很快,最先的一艘艨艟便迎向了扑面而来的火船,伸出长长的铁叉,稳稳的插住了前头呼啸而来的火船的船头,随后又有一艘艨艟飞来,也将那火船用铁叉死死的叉住。

    每艘艨艟之上,都坐了二三十人,又是顺流之势,而火船之上原本都是柴薪等轻便之物,虽然有风帆鼓荡,但是在数十人的的艨艟顺流而下的冲劲之下,丝毫不能向前半步,就此在江面之上,熊熊的燃烧。

    很快,那二十余艘火船,全部被阻挡在大江之中,形成一道火墙,在江面上熊熊的燃烧着,逐渐烧断了桅杆,那风帆和桅杆一起倒下,愈发烧得旺盛。

    成军战舰之上,前排战舰之上,数以千计的成军将士,指着那大江之中熊熊燃烧的火船,哈哈大笑。

    而旗舰之上,李寿身旁的长史罗恒等人,也指着那火船大笑:“江东水军,技止此耳!”

    军司马解思明也大笑:“待得那火船烧尽,恐怕晋军一冲即溃!”

    司马珂见得敌军已经停止了前进,安安静静的列在江面之上,密密麻麻的如同一座水上宫殿一般,不觉露出了残酷的笑意。

    “放火鸢!”司马珂拔剑而出,怒声吼道。

    随着旗语传递下去,早已跃跃欲试的晋军将士,一个个将手中的纸鸢点燃,升上天空。

    江风猎猎,在晋军的战舰之上,升起了一道接一道的火光,密密麻麻的遍布了整个天空,如同繁星点点一般。

    “那是什么?”李寿望着那满天的火光,不禁脸色大变。

    李寿身旁的诸将,也齐齐望着对面晋军的上空,满脸大惑不解之色。

    呼呼呼~

    众将士皆是训练有素,待得那火鸢升到了一定的高度,而且火势旺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便割断了手中的细绳,那火鸢便借着猎猎的江风,乘风而去。

    此时正刮的东南风,风往北吹,正好对着成军战舰的方向。

    一个接一个的火鸢,在空中乘风而舞,转眼之间,两军战舰之间的水面之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片火光,然后又晃晃悠悠的向成军的战舰丛中飞去。

    刹那间,李寿终于明白了过来,嘶声大吼道:“火,火,注意防火!”

    其他成军将士也明白了过来,一个个大呼小叫着,然而却无可奈何。如此庞大的舰队,向前容易,往后退何其之难,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往后行动。

    但是前头的火船,正是燃烧最旺的时候,那熊熊的火墙冲天而起,向前也是被火烧。

    呼呼呼~

    转眼之间,成军舰队的上空,便飞满了熊熊燃烧的火鸢,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晃悠悠的往下掉下来,如同流星雨一般,到处都是。

    虽然李寿已经喝令全军注意防火,但是那漫天扑簌而下的火鸢,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成千上万的火鸢,根本防不胜防。而且后面的火鸢还在空中源源不断的飞来,密集如雨。

    呼~

    一个熊熊燃烧的火鸢,向一艘斗舰的士卒头上飞来,那名士卒急忙挥刀砍过去。那火鸢被劈成两半,又落在他的脚旁,分成两道火源,众将士急忙用脚狂踩。接着又飞来数十个火鸢,如同下雨一般扑簌扑簌不停,防不胜防,其中一个落在那桅杆边的帆布之上,顿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前面的大半战舰,到处都是扑簌扑簌而下的火鸢,漫天都是火光飞舞,成军战舰上的将士一个个大呼小叫着,拼命的挥着兵器去劈砍那火鸢,反而砍得到处是火焰,有的战舰之上,转眼之间就是上百个纸鸢飞了下来,根本无法抵挡。

    当然,就算是火鸢极其密集,战船也都有防火的装置,并非一点就着。尤其是那些斗舰之上,将士众多,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踩着火鸢,也没那么容易就烧起来。然而,终究是百密一疏,何况那漫天的火鸢一个接一个的扑簌而下,就像雨点一般,防不胜防。

    终究是有一些战船,被机密的火鸢袭击之下,逐渐燃烧起来,火势越烧越旺,随后整只船都是大火,船上的将士纷纷跳入水中。

    燃烧的火船,没有了人指挥,又顺流而来,迅速引燃了旁边的船只,然后逐渐蔓延了起来。

    渐渐的,随着那源源不断的飞来的火鸢,成军战舰中燃烧的战船越来越多,火光冲天,又迅速蔓延开来。

    抬眼望去,只见得整个成军战舰都沐浴在火光之中。舰队之前,是尚在熊熊燃烧的火船;舰队的上空,更是火光漫天飞舞,如同下着流星雨;而舰队之中,也是火光四起。

    旗舰之上,李寿已然惊得魂飞魄散,嘶声大吼着“灭火”。然而,就算是他的旗舰,也是到处是火光。虽然船上的帆布被点燃之后,被悍勇的将士所扑灭,但是依旧有数不清的火焰飞来,整个战船上的将士,都在大呼小叫的扑打着火鸢。

    至于其他战舰之上,到处是火光,到处是叫喊声,还有将士们投水的声音。有的战舰虽然还没被引燃,但是旁边的战船上熊熊的火焰已经逼近,船上的将士眼见无法阻挡,也纷纷跳入水中,这样一来,更加加速了战舰被引燃的机会。

    晋军这边,原本一个个神情紧张,此刻却见得己方一箭未发,对面却是火光一片,不禁齐齐欢呼起来。

    而那些放火鸢的将士,听到同袍的欢呼声,更是欢欣鼓舞,放火鸢的速度更快,更准,更稳。

    当然,放那么多火鸢,不可能没失手的,还是有不少火鸢因操作不当,落在己方的战舰上,但是这种零星的火鸢掉落,很快被船上的将士们踩熄了。

    负责放火鸢的长史殷浩,望着对面战舰群中的冲天火光,以及隐隐传来的叫喊声,心头不禁暗自感慨:“大都督此火鸢之计,真乃绝妙无双!”

    ………………

    新上架书求支持订阅,勿养,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