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12章 一笑泯恩仇(求月票)

第212章 一笑泯恩仇(求月票)

 热门推荐:
    南郡,江陵城。

    江陵城的守将,不是别人,正是庾家老五庾翼。庾翼原为南郡太守,上次交出两万大军之后,便退守南郡,乖乖的做南郡太守,倒是低调的很。

    对于庾翼来说,司马珂终究是杀兄仇人,就算不谈报仇,至少并不想看到司马珂。谁知道这次成国大军南侵,又尴尬的将他和司马珂联系在了一起。

    成国梁王李寿,率舟师三万顺江而下,眼看已进入宜都郡,不日便将进入南郡,攻袭南郡郡城江陵。江陵的守兵不过两千,不及成国之兵的十分之一,而且久未经战阵,根本不可能守得住。要想守住江陵,就只能希望都督六州军事的司马珂的援兵早日抵达。

    不管庾翼如何仇恨司马珂,此刻却只能眼巴巴的等待着司马珂的到来。

    家仇再大,终究抵不过国恨。这一点,恐怕整个庾氏兄弟,也只有庾翼有这份气度。

    江岸边,江风猎猎,庾翼率众伫立在江边,焦急的翘望着。

    成国的舟师再有十余天便可抵达江陵,他千盼万盼,只盼司马珂的舟师能在李寿之前抵达江陵。他一早得到斥候的传报,司马珂的舟师将于今日之内抵达,一兴奋之下,便率众亲自来江边迎接。

    总体来说,庾翼为人心胸还是很宽广的,比起他的兄长庾亮,性格又有所不同,所以他在历史上才能深得桓温和谢尚的敬佩。

    作为庾家人,他甚为痛恨司马珂;但是作为东晋的南郡太守,他又希望司马珂早日到来。尤其是他听说司马珂接连在邾城和安陆两地大破胡虏,打得七万羯赵大军仓皇北去,不敢南顾,不知不觉的从心底对司马珂产生一种敬佩之情。

    司马珂虽然算不得久经沙场,但是其对羯赵连战连捷,从未有败绩,也算是当世名将了,一向颇有大志的庾翼,倒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见见司马珂到底是何等三头六臂的人物。

    “来了!”身旁的司马曹据喊道。

    众人纷纷抬头望去,只见天际之处,一片茫茫的乌云,正贴着江水徐徐而至。

    那乌云前进的速度极快,只片刻之间便在一里之外。

    庾翼的眼眸中顿时掠起兴奋的神色,众将士也纷纷的欢呼了起来。

    那乌云不是别的,而是遮天蔽日的帆影。

    极目西望,但见宽阔的江面上,成百上千的大小战舰,浩浩荡荡逆流而上,战舰之多,一眼望不到尽头。

    斗舰、艨艟、兵船、粮船、走舸……各种战船,要有尽有,令人眼花缭乱。

    中央那艘巨大的旗舰之上,一面大纛正高高的飘扬。

    这一支舰队,正是众人期盼已久的破虏大都督司马珂的援军。

    江波翻滚,江风猎猎!

    一杆大纛正在高耸的斗舰上迎风猎猎招展。

    大纛下,司马珂背负双手,傲手肃立在斗舰的甲板上,眯着眼睛望着前方的大江。劲烈的江风荡起他身后大红披风,呼啦啦的作响,在夕阳的照耀下如同火焰一般;他那修长的身影沐浴在晚霞之中,泛起一层金色的光辉,如仙如神;他的身旁虎将如云,刀戟林立,更显睥睨天下之威。

    远处的庾翼,不禁看呆了,这就是那个号称大晋第一美公子的大都督司马珂么?果然风华绝代,不似池中之物。

    司马珂也看到了那江岸边迎接大军的庾翼,他的视力非同常人,将庾翼看得一清二楚,庾家的基因的确不错,这庾翼生得也是身材修长、姿容俊美,而且英气勃勃,倒是有几分英雄气概,比起庾怿看起来要顺眼得多。

    不过他斩杀庾家兄弟才不到三个月,庾翼能不计前嫌,亲自来迎接自己,倒也是气量宽宏,不像庾亮那般小肚鸡肠,一点点仇怨就耿耿入怀,不知不觉对此人也增加了几分好感。

    江岸边,鼓乐声起,号角争鸣,而船队之上的也响起了连绵不绝的号角声,与之相和,显得极为壮观。

    上千艘战舰也缓缓的扯下风帆,抛锚停船。

    鼓角声中,庾翼在一干将士的簇拥下登下码头,奔向司马珂的旗舰而来。身材高大,披一袭火红大氅,穿一身锦绣战袍的庾翼,在众水军将士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司马珂在众将的簇拥之下,也下了旗舰,庾翼急忙朝司马珂弯腰一拜:“下官庾翼,拜见大都督!”

    司马珂见庾翼举止有礼,丝毫没有半点仇人相见的模样,心头不禁一暖,急忙向前一把将其扶起:“庾太守不必多礼。”

    庾翼恭声道:“成国之寇,不日便要杀往江陵,下官正忧急如焚,不料大都督逆流而上,倒比敌寇先到了,下官心中甚安。听闻大都督此番威震江北,屡屡大破胡虏,石赵仓皇北逃,不敢南顾。如今区区成国小寇,岂是大都督之对手,下官高枕无忧也。”

    庾翼这般一说,司马珂身后的一干将领哈哈大笑,豪情烈烈。

    司马珂见这庾翼居然如此气度,丝毫没有将庾家的“血海深仇”挂记在心,举止从容,进退有度,愈发对此人倍增好感。

    这人,倒也算得上是一个英雄之辈!

    长史殷浩,见得司马珂和庾翼两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居然一见如故的模样,也不禁深深钦佩两人的气度。

    ……………

    大江之上,江风徐徐,江水滔滔,湛蓝的天空中仍有许多鸟雀欢快地鸣叫着,盘旋着。

    江面宽达数里,水面上船来船往,热火朝天,那一面面战舰之上,高高的飘扬着“晋”字战旗。

    庾翼正在率曹据等江陵将领,协助司马珂训练水师,虽然只有十天的时间,但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强化训练十天,也不至于临战之时手忙脚乱,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

    众将领将领正对众北府兵和天策军讲解旗语、灯语等通讯方法,以及舰队如何布阵、相互之间如何互为支援,对方人多势众时怎么打、怎么玩阴的,自己兵强马壮时怎么打,怎么揍得对头翻不了身等等战术。又不厌其烦地对这些水兵讲解一旦开战,驱船的、进攻的、防守的供给军需的相互之间如何配合。

    司马珂虽然不通水战,但是见得上江面上的斗舰组成编队列,进退自如有序,极有章法,艨艟则大船之中来回穿梭,奔行如飞,而走舸更是如同离弦之箭一般,不但极快而且极其敏捷,脸上不禁露出极其满意的神色。

    再走到江岸边,只见江面上两艘斗舰正在模拟攻守,演示船舷漏水、船帆失火等情形,船员如何各司其职,抢修堵塞、灭火、升新帆,同时战斗人员如何沉着应战,继续寻找战机。

    再仔细望去,只见水里还有穿着黑色紧身衣的水鬼在浮浮沉沉的,不禁大为高兴:“幸得庾翼及将领诸将,熟知水军之精妙!”

    不得不说,虽然庾家与司马珂是世仇,但是庾家的家底和实力还是极其雄厚的,庾翼虽然只是一介太守,身边居然跟着大批的熟谙水军之妙的将领。

    当然,除了庾翼深知水军战法以外,这些南方士族随船送来的水手、船夫也都是水上的高手,才使得庾翼用起来得心应手,否则若是一群旱鸭子,庾翼就算有通天的能力也无可奈何。

    不管如何,司马珂对于麾下将士不习水战这一块心病,总算消除了,不禁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虽然临阵磨枪,众将士也只是学得一些基础的水战阵法,但是辅之以之前定下的妙计,司马珂还是信心十足的。

    他朝身旁的侍卫伸了伸手,那侍卫立即递过来一只扎好的纸鸢,这纸鸢双翅展开有三四米之宽,长达两米多,以竹片为骨架,倒也比较轻便。

    司马珂迎着江风,将那纸鸢放了出去,身后的侍卫立即不停的放线,那硕大的纸鸢便随着猎猎的江风,呼啦啦的往西北方向飞去,飞得高高的。

    ……………

    在江陵的下游方向约十里处。

    水面上排着一排的船只,有斗舰,有艨艟,还有其他各种兵船,大小不一。

    船只上站满了队主以上的将领,每人手中一个纸鸢,纸鸢的竹架前端还绑着浸泡了油脂的麻布。而牵引纸鸢的细绳则绑在竹架的后端。

    负责此次行动的是卫将军府长史殷浩。

    “点火!”

    随着殷浩的一声令下,众将一个个将手中的纸鸢点燃,然后将手中的细绳慢慢的放出,让那燃烧的纸鸢越飘越高,飘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再斩断细绳,让那燃烧的纸鸢飞了出去。

    呼呼呼~

    一道道燃烧的纸鸢,随着猎猎的江风,在空中高高的飞舞着,漫天都是,在油脂麻布的燃烧之下,整个空中都是熊熊的火焰飘舞,一直飞了一两里的距离才随着竹架被烧断而慢慢的降落下来,但是那火焰反而越烧越旺,直到落在江面上,发出扑簌扑簌的声音,江面上冒出一阵阵的浓烟。

    众人放了多次之后,终于掌控了风筝的高度与飞行距离的关系,也掌握了放风筝的手法,避免风筝燃烧时不慎烧断细绳而降落在自家的船只上,产生误伤。

    一连练了多次,众将互相交流了一番经验,长史殷浩又把诸将的心得以文字的描述下来,以供其他将士学习。

    接下来的几天,殷浩又去抽调了数百名什长,按照诸将的心得,试演火鸢之术,见诸什长尽皆深得其中奥秘,这才放心。

    火鸢之计,是这次水战的重中之重,司马珂自然不敢掉以轻心,又亲自前来检查了一遍,见得诸将士都能熟练的控制好放火鸢的高度和距离,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放下。

    ……………

    有月票的投一张,要求不高,到月底1000票能抽个奖即可,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