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09章 “无当飞军”

第209章 “无当飞军”

 热门推荐:
    司马珂勒马站在三军之前,静听着众将士的欢呼,他也需要这种气势,先震慑一番这些胡虏。

    待得众将士欢呼一阵之后,司马珂战戟一举,身前的将士立即安静了下来,随即三军将士慢慢的全部静寂了下来。

    司马珂纵马向前,直奔羯人的身前,丝毫没有将那些手执大枪的羯人放在眼里,众羯人一个个紧握着手中的兵器,神情紧张的望着司马珂。

    司马珂望了一眼这群凶狠的胡虏,不禁暗自赞叹了一声,这群羯人为主的胡虏是真的凶狠和悍勇,都被围成这样了,还敢负隅顽抗。

    他清了清嗓子,朗声道:“诸位异族的勇士们,你等皆是最勇敢的战士,本都督甚为钦佩你等的勇气,不忍就此斩杀你等。本都督生平最喜欢悍勇的战士,只要你等弃械投降,本都督绝不亏待你等。昔日蜀国诸葛亮,曾建无当飞军,皆为异族勇士,本都督亦欲仿效先贤,收纳诸位勇士,成立无当飞军,不知诸位可愿随本都督驰骋疆场,建功立业!”

    此话一出,身后的将士顿时议论纷纷起来,不过很多北府兵亲自见过自己的主将在烽火山火烧胡虏,便大概猜知其用意,当即私下互相劝慰。偶尔有人想不明白的,但是终究碍于是大都督的面子,也不敢做声。

    这些胡虏虽然久入中原,也颇懂汉语,但是这一长串的话,还是很多人听得不是很明白,又互相小声的议论了一番。

    就在胡虏议论之际,司马珂身后奔出数骑,沿着胡虏的四周,一边纵马奔驰,一边复述司马珂的话。

    终于,在场的所有胡虏,都明白了司马珂的意思,有的人露出欣喜的神色,有的人满脸怀疑之色,也有人不肯相信,认为司马珂在使诈,一时间各种争论声和吵嚷声不断。

    司马珂依旧脸上露出春暖花开般的神色,身旁的虞啸父纵马而出,怒声呵斥道:“大都督杀你等如探囊取物,只需一声令下,弩箭齐发,你等便皆入了幽冥地府。如今大都督怜你等之勇,欲高抬贵手,放你等一马,且给你等建功立业的机会,若不识好歹,则顷刻化作鬼魂也!”

    虞啸父说完,那几名传话的骑兵,又纵马围着这群羯人一边奔驰,一边复述虞啸父的话。

    胡虏们再次议论纷纷。

    “汉人一向自负礼仪之邦,优待俘虏,应不会使诈。”

    “这少年大都督,明明就是个白面书生,行事应不致过于狠绝。”

    “汉人少有杀俘之事,应可信之。”

    很快,羯人之中的投降派便占了上风,毕竟羯人虽然悍勇,但是终究是惜命的,能够不死尽量不死,这样白白的射死的确不值。

    不知是在谁第一个扔掉了手中的兵器,随后只听当啷当啷的兵器坠地之声不绝于耳,很快,全场的兵器扔了一地。

    司马珂高声喝道:“弃械着,高举双手,退往左右!”

    左右的将士,纷纷往后退了一大圈,以给胡虏器械投降者让出空间。不一会,数以千计的胡虏,举着双手,往两旁退去,挤成黑压压的一片。

    包围圈的中间,便只剩下两百多名拒不投降的羯人,正一个个手执着兵器,眼中露出凶狠的神色,嘴里哇哇大叫。

    那些羯人眼见得四周的袍泽已全部投降,退避到两旁,突然齐齐发出绝望的吼叫声,挺着长枪,便向司马珂冲来。

    从司马珂的身后,呼啦啦的冲出上千名长矛兵,齐齐挺着六米长的透甲长矛,迎向那些悍不畏死的羯人猛兽。

    噗噗噗~

    千矛依次刺出,那些羯人根本无法近前,被那来回击刺的长矛或刺中面门,或刺中咽喉和前胸,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又一个个前赴后继。

    终于,最后一名悍勇的羯人,被七八杆长矛叉在空中,鲜血扑簌而下,然后又被高高的甩了出去。这几乎成了长矛兵结束战斗后的招牌动作。

    …………

    安陆城头,数以千计的将士,亲眼见证了这场酣畅淋漓的大捷,欢呼声将城楼都快掀了起来。众晋军将士,从来没想到己方的兵马,还能打出如此占尽优势的战斗。在这场战斗之中,几乎是碾压性的优势,胡虏完全没有半点还手的余地,除了被碾压还是被碾压,最后连逃走都几乎不能。

    欢呼声,从东门迅速传递到南门和北门,又逐年蔓延到全城,原本紧张兮兮的城内将士和百姓,更是兴奋欲狂。毕竟城中的粮食真的不多了,只能坚持十几天,再继续被围下去,要么就是出城决一死战,要么就是断粮,最后沦落到易子而食的地步。

    安陆东门,城门大开,满脸激动的纪睦,亲率全城将士出门迎接大都督司马珂。

    诸军将士汇集,欢呼声雷动,高喊“大都督”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连守了一个多月城的纪睦,明显显得苍老了许多,连头发似乎都白了不少,但是看到司马珂的时候,还是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因为他迎接的,不只是掌控东晋七成兵力的大都督,更是秣陵纪氏的准女婿,司马珂的荣耀,对他来说,就是秣陵纪氏的荣耀。

    两人数月未见,自是都神情激动,各自寒暄了一番,这才并辔入城,城门口顿时鼓乐声大起,欢呼声愈发高昂而起。

    …………

    安陆一战,是一场晋军以全面优势碾压赵军的一战,这一战彻底打出了晋军的气势和信心,使得此后的北府兵愈发越战越勇。

    这一战的战果也是骄人的,死伤不过四五百人,但是杀敌四千余,俘虏胡人战兵三千余,俘虏汉人战兵七千及汉人辅兵四千,缴获战马两百,粮草辎重等无数。最后李农和李菟两人,只率得七百多名骑兵和一千五六百名胡人悍卒逃往襄阳。

    这也是司马珂自历阳大捷以来,对石赵的第二场大捷,这一战彻底击溃了石虎吞并江南的信心,使得此后再也未发生过石赵大军南侵的事件。

    等到张貉和石闵等人率大军而来,进入安陆县境内时,斥候传报李农和李菟已被晋军所击败,退往襄阳。两人无奈之下,只得率兵继续往北而去,一并退往襄阳。

    …………

    归降的羯人为主的胡虏,全部被单独安排在城外的一处大营之中。

    此时已到了午膳的时间,三千余名胡虏正在兴高采烈的用着午膳。按照司马珂的吩咐,给这些胡虏所提供的除了饭食,还有炖土豆,这些胡虏从来没吃过这种美味,一个个直呼好吃,原本忧心忡忡的疑虑,也逐渐消淡。

    “大都督到!”大营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吆喝声。

    众胡虏一听,顿时一个个端着陶碗,缓缓的站了起来,肃然而立,恭恭敬敬的望着门口。

    司马珂在众将的簇拥之下,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众胡虏一见是司马珂那俊美得不像话的笑容,愈发心安,脸上也露出会心的笑容来。

    “参见大都督!”众胡虏恭恭敬敬的喊道。

    司马珂一边挥手示意,一边大步而来,停到一名胡虏的面前,盯着那碗里的土豆,不禁脸色沉了下来。

    众人露出不解的神色,望着司马珂。

    司马珂缓缓的回过头来,问道:“李主簿何在?”

    李颜一听,立即奔了过来,恭声道:“末将在!”

    那些胡虏不少人都认得昔日的太子中庶子李颜,见得这厮居然做了司马珂的主簿,心中更加安心了。

    司马珂面沉如水,沉声道:“这些勇士,乃本都督的无当飞军,日后最精锐之师,饭食岂可如此潦草,菜中肉食太少,明日须多加肉食才是。”

    李颜急忙恭声道:“末将遵命!”

    司马珂点了点头,继续向前巡视。

    四周的胡虏将士不禁纷纷露出感动的神色。

    司马珂四处随意巡查了一遍,对其中的卫生和排水等设施指点了一番,便率众离去。

    众胡虏吁了一口气,私下里纷纷用羯语低声的议论起来。

    “这小白脸大都督,看来是真心实意善待我等,兄弟们意下如何?”

    “汉人小白脸,岂能做我等的统帅,今姑且应之,他日得见我石赵大军,还是要反了他娘的。”

    “糊涂,北地汉人皆乃我等奴仆,我等岂能反而做了南晋汉人的部曲,今不过权宜之计耳!”

    一通议论下来,大部分羯人的心思,投降只是权宜之计,不可能一直在司马珂帐下听用,一旦找到机会,便要造反。

    用完了午膳,李颜又率众而来,很多人认识李颜,纷纷向前问好。李颜精通羯语,也以羯语应答,一下子就拉近了与众胡虏之间的距离。

    与众胡虏聊了一阵,李颜这才说明来意:“大都督欲将诸位的铠甲改为我大晋制式,还请诸位予以配合,交出铠甲,交由工匠修改,最多三日,便将归还。”

    众胡虏原本都是身着明光重铠,回到营内之后,便已全部解下铠甲放到营帐之内,毕竟那玩意实在太重了。听到李颜这般一说,也是合情合理,加之司马珂中午时的友善态度,也让很多人消除了戒心。再说都已经投降了,铠甲还是赵军的制式,的确也说不过去。

    所以,众胡虏基本没什么戒心,纷纷自帐内取出明光重甲,交给李颜带来的辅兵。即便有心存疑虑的,也被其他人一通劝说,交了出去。毕竟,这些胡虏自己原本就非诚心投降,也担心表现得不够真诚,被司马珂看出破绽。终究,他们的命是捏在司马珂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