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08章 敌溃

第208章 敌溃

 热门推荐:
    <!--go-->    (上一章的章节名应该是三军合击……)

    赵军后营的浓烟,也成了三路晋军总攻的号角。

    咚咚咚~

    数十面战鼓齐齐擂动,战鼓声冲天而起,直上九霄,似乎要将天空的云朵震落一般,声声都叩击在众晋军将士的心上,使得三军将士愈发兴奋欲狂,如同猛兽一般朝敌军猛扑过去。那漫天呼啸的箭雨,愈发猛烈了,整个天空之中都是连绵不绝的箭镞,一阵接一阵的向赵军倾泻而来。

    原本已处于崩溃边缘的赵军顿时压力大增,连连后退,离崩溃只差一线。

    当当当~

    就在此时赵军的后军方向,突然响起了一阵鸣锣退兵的声音,一万多赵军顿时哗然大乱,纷纷后撤。

    “快撤,顶不住了!”

    “快跑,敌势浩大,再不跑便跑不掉了!”

    “既已鸣金,速速撤退!”

    赵军原本已经完全抵敌不住,伤亡在不断的增加,这鸣金之声一响,便是如山崩一般,从后军开始,纷纷溃散而逃,再无半点顾忌。

    后军的那一排督战队,听到那鸣金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响起,不禁大惑不解。纷纷回过头看去,却见得是一彪晋军的骑兵,手里拿着响锣,正在拼命的狂敲,顿时明白过来了。在一名将领的呼喝之下,向羽林骑狂奔而去。

    殊不知,督战队一退,其他中后军的将士愈发肆无忌惮的狂奔而逃,一万多大军顿时作鸟兽散,有大半在狂奔而逃。

    大纛之下的李农,原本正准备派兵去救后营,突然听到鸣金之声,不禁大怒,抬头望去,四处寻找何人鸣金退兵,却听得那鸣金的声音远远的从背后传来,他终于明白了什么。

    敌军的主将,这是从头到尾,在连环下套,环环相扣,根本抵挡不住。

    听到了敌军之中鸣金之声,三面的晋军愈发士气冲天,从三面包夹而来,不断的向前逼近,随着赵军的四散奔逃,三面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没有了赵军中后军的箭镞压制,晋军的弓弩手,愈发显得凶猛异常,那弩箭和羽箭拼命的往天上飞去,又接连落在赵军的阵中,令赵军之中将士死伤连连,又更加激发了赵军逃生的欲望,很多人直接扔下兵器,撒腿就逃。

    此时的赵军,就只剩下前面一线的羯人和一些杂胡的精锐还在拼命的抵抗,以汉人为主的中后军早就在比赛看谁跑得更快。

    李农望着那三面汹涌而来的晋军,心头涌出一股武无力的感觉,只得扬天长叹道:“撤!骑兵断后!”

    此时,真正的赵军鸣金之声响起。

    大纛倒卷,彻底掀起了敌军退兵的狂潮,然而周琦等人的假冒鸣金,使得赵军的退兵完全变成了溃逃,众骑兵只得跟着李农的大纛,仓皇向往东面方向逃奔而去。

    而那些原本想前往攻击阻止羽林骑鸣金的督战队,见得自家主将真的撤兵了,也纷纷调转马头,跟着狂奔而逃。

    主帅一退,赵军的前军也顿时大乱,纷纷奔逃,前军主将李菟也在亲兵的护卫之下,仓皇而逃。

    “杀胡,杀胡,杀胡!”

    已经杀红了眼的北府兵,如同野兽一般,疯狂的扑向了那些胡虏,大肆的砍杀,纵然有人逃避不及,举起兵器投降,也被残酷的北府兵一刀削掉了头颅。

    即便是阵列严明的赵军方阵也难以阻挡,何况亡命逃窜的乱军?

    “吼呀呀~~”

    “杀呀~~”

    “杀光这些胡虏狗~~”

    排山倒海般的喊杀声从三面铺天盖地而起,紧随其后的晋军蜂拥而来,一杆杆锋利的刀矛刺向长空,耀眼的寒芒迷乱了天空。

    屠杀,一轮冷血而又残忍的屠杀就此开始。

    纷乱的溃兵不敢退往大营,直接往东面的大道方向疯狂逃奔,从东面大道方向看过去,四处都是溃逃的赵军,如同蚂蚁一般,遍布原野。

    很快,第一批冲在最前面的溃兵便冲到了东面大道的路口,却不禁纷纷的停了下来,惊得目瞪口呆,而后面的溃兵还在向前狂奔而来。

    前面一彪兵马足足有数千人,将东面的大道严严实实的堵了起来,而且前头以盾阵阻拦,后面是长矛兵和弓弩兵,根本不可能冲过去。

    这只拦路虎正是奉命离开司马珂身边的天策军主力,在纪敏的指挥下,悄然列阵而立,专堵溃逃的赵军。

    “缴械不杀,束手投降,蹲到两旁!”前头传来雷鸣般的大吼。

    众赵军眼见背后无穷无尽的溃军奔来,已然没有了退路,只得纷纷扔下兵器,举起双手,蹲到了两旁的路边。尤其是那些汉人,最为积极,二话不说,就扔了兵器,举着双手,退到了路边。

    后面狂奔而来的赵军,见得前面的溃军此般动静,也顿时明白了过来,纷纷扔下兵器,蹲到了两旁的人群之中。

    也有一些不服气的胡人,气势汹汹的举着兵器扑到了前面,见得前面这般严阵以待的阵势,又乖乖的扔下了兵器,也退到了路旁。

    投降这玩意,也像传染一般,前面的人投降了,后面的自然也有样学样,尤其是那些汉人,更是毫不犹豫的弃械投降,因为受降的是自己的同胞,并不丢脸。

    等到李农率众退来时,见得前面这般模样,不禁大惊失色,急忙停住马脚,派骑兵前往打探,那几名羯骑飞马而前,见到前面严阵以待的晋军兵马,急忙回报李农。

    李农大惊失色,急声问道:“是否还有其他小路?”

    这一刻,李农更是对敌军主将感到深深的恐惧,敌军不但把这一战的攻击序列安排得明明白白,就连他的退路也安排得明明白白。

    有人急忙回答边上还有一条小路,李农二话没说,率众便奔向那条小路,仓皇而逃。

    三军形成一个口袋,迅速的向中间包夹而去,由于中后军的汉人早就四散奔逃,剩下来不及溃逃的基本都是羯人和杂胡,所以见一个砍一个,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圈中团团的包围着三四千名羯人和部分杂胡。

    这些羯人和杂胡都是赵军之中的精锐,也是冲在最前面的将士,来不及撤退。而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都身着最防御力最强也最笨重的明光铠,厮杀了一个多时辰,体力消耗得极其厉害,又穿着五六十斤的明光铠,根本就跑不起来,所以被众晋军团团的包围了起来。

    包围圈中的羯人,仗着装备精良,又是一身的狠劲,互相聚集在一团,兵器一致对外,吼声连连,显得极其凶恶。三万大军虽然将其团团包围在其中,一时之间还真吃不掉他们。

    司马珂端坐在高高的西极马上,在远处看得真真切切,急忙传令下去:“暂停攻击!”

    传令兵急忙飞奔传令,众晋军将士虽然不解,但是大都督之命不可违,只得暂停向前攻击。

    于是,包围圈内,暂时处于僵持状态,那些穷凶极恶的胡人,如同被困在笼中的猛兽,时不时的发出凶狠的咆哮声,似乎想吓退四周的晋军将士,却也不敢主动攻击。

    对于司马珂来说,三千多羯人拼起命来,就算斩杀干净,恐怕己方也要折损不少将士,再说了那么多上好的明光铠,若是被强弩射穿或者被透甲矛刺破,修起来也是件极其麻烦的事情。

    “大都督到!”

    随着司马珂身边的侍卫一阵吆喝,前方的晋军,顿时如同劈波斩浪一般让出一条道来,供司马珂通行。

    司马珂缓缓的策马而入,挥着鞭杆向两旁让道的将士示意。

    众将士看到司马珂的时候,一个个顿时欢呼了起来,高高的举着兵器,激动的喊着“大都督”,气氛十分热烈。

    厂内的胡人,原本一个劲的在凶狠的吼叫着,互相打着气,叫嚣着要跟晋军拼个同归于尽,突然听到阵外传来一阵欢呼声,顿时也安静了下来,不解的朝欢呼声发出的方向张望着。

    一名精骑举着一杆大纛从东面的阵中窜出,立在众胡人之前,随后一名身材修长、猿臂豹腰的俊美少年,手执大戟,胯骑西极马,缓缓而出。

    当司马珂出现在三军将士之前时,顿时欢呼声如同排山倒海般呼啸而起,直冲云霄,整个天地之间,都是高喊“大都督”的声音。

    那些羯人顿时明白,那大纛下的少年,就是此战的主将,也是晋军的最高军事指挥官,破虏大都督司马珂。<!--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