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204章 火烧胡虏(求订阅)

第204章 火烧胡虏(求订阅)

 热门推荐:
    那些营帐里的羯人,被众羽林骑围着一通乱射乱砍,已然全部被清理完毕。

    粮寨之中,空气中混杂着两种浓浓的味道,一种是血腥味,一种是刺鼻的恶臭味。

    就在众人准备打扫战场的时候,又有人在后面的一丛营帐之中,发现了数百名饮水中毒的重症羯人患者,这些羯人已然拉得奄奄一息,只剩半条命,即便看到了晋人将士,也动弹不得,况且又无甲胄和兵器在身边,想拼命都不行,只能在帐内扮可怜,装死。

    在他们的印象中,汉人乃礼仪之邦,对待敌国都是以礼相待,没有杀俘虏的习惯,只要他们不反抗,必定可以活命。

    周琦等人前来请示司马珂这些羯人的处置方式。

    司马珂淡淡的说道:“将汉人全部分离出来,多烧姜汤令其饮之,则可缓解病情。至于羯人,既然如此可怜,本都督亦于心不忍,那就……”

    身后的夏侯长等北府兵将士不禁脸色一变,以为司马珂要对羯人手下留情。虽然说羯人此刻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理应同情,但这些羯人都是吃人的野兽,怎么能放过。

    司马珂顿了一下,这才轻轻的说道:“全部烧了吧,省得他等受腹疼的折磨,注意切断火路,莫要烧着了粮草。”

    其实粮草重地,营地和粮仓所在地都有严格的隔离措施,而且粮仓也严密的防火措施,但是终究是要谨慎一点的好。

    众将一听,顿时哈哈大笑,得令而去。

    不一会,寨内的一千多汉人夫役全部被分离出来,就地集结待命。而那一丛专门安置重症羯人的营房,也被单独分隔起来,四周的其他营帐已被搬离,又堆满了从伙房里搬来的用来生火做饭的柴薪。

    一群羽林骑将士,手中拿着火把,将那丛营房围了一个大圈,随后只听得周琦一声令下,一个个火把便被扔到了柴薪之上。

    一堆堆柴薪逐渐被点燃,所谓干柴烈火,一点就着,火势越来越旺,很快就形成一个大大的火圈,将边上的营帐点燃了起来。

    烈焰熊熊而起,浓烟滚滚,发出呛人的气味,众羽林骑也纷纷策马散开,远远的围成一圈,搭箭在弦,瞄准火圈之中。

    那些羯人原本躲在营帐之中装死,事实上也的确拉得死去活来,全身无力,又腹疼不止,动弹不得,所以想借病躲过这一劫。要是换上其他东晋的大将,的确不会有杀胡人俘虏这个说法。

    很快,外面的浓烟和火焰飘进了帐内,那些躺在席子上病恹恹的羯人顿时被惊动了起来。

    “火,火,火……”有人失声惊呼。

    那些最边上营帐里的羯人,顿时再也顾不得全身无力及腹中疼痛,拼命的挣扎着站了起来,想要跑出去。奈何外面的火焰实在太大,烟太浓,不少人刚刚奔出去,便被浓烟熏倒。

    有人窜出了火堆,全身带火的跑了出来,又被三四枝羽箭射中,仰头倒在火焰里,然后被火苗所吞没。

    火越烧越大,那巨大的火圈之中,到处都听到羯人的惨叫声、叫骂声和猛烈的咳嗽声,如同人间炼狱。

    站在羽林骑外围的北府兵和天策军,见得这些无恶不作的羯人得此恶报,无不欢欣鼓舞,拍手大笑。

    而那些远远观望的汉人夫役,更是一脸的震惊,他们从来只看到羯人屠戮和蹂躏汉人,第一次见到汉人居然也会以这么激烈的方式屠杀羯人,心中是无比的震撼。

    …………

    烽火山粮寨一战,收汉人夫役一千五百人,斩杀羯人一千五百人,统领一人,缴获敌军粮米十二万斛,草料两万车。

    司马珂取了粮米三万斛,材料五百车,装载上船。恰恰此时桓温和谢尚的船队,也全部到了巴水与长江的交汇处,司马珂又通知桓温和谢尚两人,各自派粮船前来,各自装了三万斛粮米,其余部分全部通知毛宝派人来取了运往邾城。

    三军在长江与巴水的交汇口附近会师,船队连绵十数里,一眼看不到尽头,那一面面风帆,如同白云一般,遮蔽了江面。

    当北府神策军和骁烈军得知虎卫军刚刚取得了一场大捷,江面上顿时欢呼声雷动,锣鼓声喧天,将士们纷纷登上甲板欢庆,好不热闹。

    司马珂得到毛宝的情报,得知石闵和张貉等人,已然率兵奔往安陆,如此一来,安陆城便变得极其危险。司马珂和众将讨论之后,决定三军汇集在一处,自大江逆流而上,进入涢水,一起杀往安陆城,以解纪睦之围。因为纪睦虽有大军三万,终究是以新兵为主,一旦敌军攻势过于猛烈,就未必能顶住。

    石闵和张貉等人早启程了两天,但是司马珂的船队只要加速前行,必然能赶到他们的前面赶到安陆城。因为邾城至安陆一带的道路并不好走,其虽有骑兵但是终究是要与步卒同行,陆路行军速度想快也快不起来。而且敌军每天要扎营和起营,也要浪费很多时间,不比司马珂等人吃喝拉撒全在船上。所以,司马珂的船队会比张貉和石闵的军马快得多,这就是江南的船舶之利所在。

    大江之上,千帆竞发,十余里的船队,浩浩荡荡逆流而上,转入涢水,奔往安陆城。

    …………

    安陆城,西面临涢水,其余三面都空旷地带。

    安陆城东西南北四个城门,轴线相通,四面是砖砌的城墙,有着极其宽敞的护城河环绕与涢水相通,四城门口都以护城河上砖石结构的拱桥连接对岸。

    羯人原本以为庾亮举荆州之兵与司马珂决战,荆州之地必然空虚,故鼓噪而来,想趁虚而入。却没想到司马珂以突袭斩首的方式解决了庾亮,在他们大军出发的时候,司马珂已经在安陆城驻扎了三万大军。

    三万大军,原本主要屯营在城外,以屯山地种土豆和红薯为主,也算是自给自足,奈何土豆尚未收获,羯人便已鼓噪而来。纪睦自知这些庾亮新募之兵不是石赵大军的对手,只得撤军入城。

    羯赵攻袭安陆的主将是司空、左将军李农,以安南将军李菟为副将,两人合计率步卒两万、骑兵一千,杀往安陆。李农在历史上,后来因为石赵大乱,逃往河北,被乞活军奉为主帅,并以乞活军助冉闵灭了石赵。此时的李农深得石虎的信任,尚为石赵的主力大将。

    羯赵大军既已兵临城下,李农等人不想空手而归,又欺纪睦麾下都是新募之兵,便在安陆城下驻扎下来,决意破城。

    两万赵军,花了十天的时间,硬生生的搬土填平了东面的护城河,并以精锐之兵,辅助云梯等攻城器械,狂攻安陆城,想欺荆州新兵守城经验和士气不足。

    奈何纪睦却是守城老将。这些新募之兵在纪睦的激励之下,深知一旦城破,便是被屠城的结果,个个悍不畏死。新兵虽然厮杀经验不足,但是拿着长枪往云梯口捅,搬石头往城下砸,举弓箭往下射,舀着滚烫的金汁往下泼,这些还是会的。再加上兵力充足,纪睦指挥有度,赵军一连攻了两天,扔下上千具尸体,伤者无数,只得暂停攻城。

    随后,李农和李菟便改变了战术,围而不攻。因为他们知道,城内三万将士,外加数万的百姓,粮食消耗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他们的估算,安陆城的粮食撑不了两个月。

    事实上,李农所料不错,安陆城兵马众多,的确坚持不了多久。纪睦的军粮,原本可以撑到土豆和红薯收获之后绰绰有余,谁知不等土豆和红薯成熟,石赵大军便已杀到。城中的粮食撑不到一个半月。

    此时已经过了一个月,城中的粮食最多再撑半个月就断粮了。四周的山地里的土豆和红薯虽然已经成熟,虽然胡虏既未去关注,也不认识这两种作物,但是他们也没办法出城去收获。

    如今之计,唯有等候司马珂的援兵到来。否则一旦真的断了粮,恐怕安陆城便岌岌可危了。

    ………………

    订阅一天天掉了很多,真的请大家多多看视频,订阅一下,不要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