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98章 万箭齐发(求订阅)

第198章 万箭齐发(求订阅)

 热门推荐:
    烽火山下。

    一万晋军阵列如山,巍然不动,一个个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等候着决战的来临。

    这次的战阵,以北府兵为主。这些北府兵对胡人天然带着刻骨的仇恨,不需要司马珂做任何的煽情,自打鸡血,一个个像在等待杀父仇人一般,狠劲之气冲天而起。

    在战阵旁边的江面上,一长排斗舰,停在水面之上,一个个弓弩手,也将弓弩架在了女墙之上,随时准备放箭。

    此时已是接近五更时分,夏天的天色亮的早,天色已明,远处的景物已逐渐可见。司马珂原本担心列阵时间不够,此刻看来,却是让诸将士等得有点心焦了。

    这些做梦都想着杀胡虏的北府兵,早就迫不及待了。

    他们的家园被胡虏所毁,他们的亲人被胡虏所杀,他们的土地被胡虏所占,他们被迫背井离乡,远离故土,叫他们如何不恨得咬牙切齿。

    终于,数骑塘骑疾奔而来,高声禀报道:“敌骑约万人,已到十里之外!”

    “准备迎战!”司马珂喝令道。

    嘿~

    众将士顿时兴奋起来,发出如雷般的响应声,一个个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兵器,眼中的战意浓浓而起。

    一阵闷雷声从天际响起,接着一抹乌云从地平线上缓缓涌出,迎面疾奔而来,数万只马蹄踩踏得地面似乎都颤抖了起来。

    敌军越奔越近,气势汹汹,大有直接碾压而来之势。

    众北府兵眼中的战意愈发浓烈,露出极其仇恨和凶狠的神色。

    “他娘的,老子等了多少年了,终于能杀胡人了!”有人恶狠狠的骂道。

    呜呜呜~~

    悠远苍凉的号角声天的尽头隐隐传入耳中,悠远的仿佛来自于地狱。

    极目远望,只见一面赤色的大旗,正从西北面的丘陵上缓缓的升起。

    晨光之中,一杆大旗在迎风翻滚。大旗的之后,绵绵无际的黑色森林徐徐浮现,冷森森的铁刃反射着幽幽寒光,密密麻麻的长刀直指苍天,几欲将暗沉沉的天穹映寒。

    那是数不清的骑兵,漫漫如浸过堤坝的海潮一般。

    数以千计的羯人铁骑,汇聚成了黑色的怒涛,在那面绣着“游击将军石”大旗的指引下,从远处漫卷而来,滚滚倾泄而至。

    大旗之下的石闵,眼中燃烧着浓浓的战意,杀气漫天。

    眼看已奔到晋军四百步外,远处的敌军已经隐隐在望,仔细望去,晋军居然列阵而待,正在等候着他们。

    “吁……”石闵轻轻喝住胯下坐骑,同时轻轻扬起右手。

    霎时间,羯人骑兵阵中便响起了低沉的牛角号声,伴随着绵绵不息的牛角号声,以及如云的号旗舞动,正汹涌向前的羯人骑兵便纷纷减缓马速,最终完全停了下来。

    呼啦啦!

    背后的羯人骑兵开始整顿阵型,石闵身后整齐的排列成密集的方阵,准备冲击。

    石闵悠然回首,只见身后的羯人骑兵影影幢幢,犹如无际无边的汪洋大海。霎那间,石闵胸际便涌起了一股莫名的豪情,当下扬起手中的双刃矛,锋利的矛刃闪烁着凛冽的锋芒。刚要下压,却听身边有人在惊呼道:“那是什么阵型?”

    石闵抬头仔细看去,只见晋人的阵列,呈一道弯月形,左起巴水,右至烽火山山麓,像一道两里长的彩虹一般横在众人面前,将他们去烽火山粮寨的道路封得死死的。

    石闵心头一沉,从这个阵型来看,他想要利用骑兵的机动性自两翼来回驰射击溃晋军的可能性是没有了。因为晋人这个阵型,左边是巴水,右边是烽火山,实际上就是彻底的封住了两翼。

    石闵并非狂傲之人,但是仔细看了几次之后,除了封住两翼,避免他利用骑兵的机动性自两翼包夹抛射,其他并没看出这战阵有其他什么奥妙。只是这个阵型,虽然护住了两翼,但是将兵力线拉得太长,这阵便过于单薄,在优势兵力的骑兵的冲击之下,哪怕只是轻骑,也将一冲即溃。

    “这就是司马珂的排兵布阵?”石闵确认了几遍之后,眼中露出一丝讥诮的笑容。

    他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长矛向前一压,身后严阵以待的八千羯人骑兵便纷纷催动坐骑,嚎叫着迎向了前方严阵以待的晋军骑兵,潮水般的马蹄声中,羯人骑兵很快汇聚成了一波汹涌的骑兵飓浪。

    随着轰隆隆的蹄声,羯人骑兵的骑速已提升到了极致,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疾驰而来。

    大地飞速的向后逝去,奔驰在最前的羯人骑兵们,手中长刀如风,眼中燃烧着浓浓的战意,已视前面的晋军骑兵如鱼肉一般。事实上,羯人骑兵在汉人手中几乎就很少败过,在华夏诸胡之中也是无敌的存在。

    就在奔近三百步之时,石闵便发现了对面的拒马,还有密密麻麻的长矛,心中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又止住了自己身后的骑兵大军。

    石闵脑海里飞速的运转了一番,很快便想明白了,司马珂早已做好了防止他纵马冲击的防备工作,想要八千骑兵一冲即溃是不可能的了。

    石闵心头不禁涌起一股凉意,这种阵型的确很难用骑兵去冲袭。

    很快,他便明白一件事情,此刻他已没有退路,如果就此退走,便意味着放弃了粮寨,也就放弃了两万大军的口粮,便是败局已定。

    此刻,石闵才知道对手的用意,这是掐住了赵军的命门,令赵军不得不拼。不拼,则只有退兵一计,别无他途;拼的话,恐怕前方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如今之计,只有奔近百步之内,再以骑弓定点射之,毕竟八千骑兵,就相当于八千的弓箭手,而且个个都能开一石以上的强弓,或许能压制住对手。前军再提刀砍开拒马,便能冲溃晋人。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从以往的经历来看,晋人的拼劲和狠劲远远不如羯人,双方拼到一定的程度,晋人必然崩溃。

    石闵思前想后,决定血拼一把,一边纵马狂奔,一边手中的战刀高举:“必胜!”

    “必胜!”

    “必胜!”

    “必胜!”

    众羯人骑兵士气大增,齐声呼喝着跟在石闵的背后冲杀而来,万蹄奔腾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三百步!

    两百五十步!

    石闵高声吼道:“取弓,搭箭!”

    说罢,自己亲自将两刃矛和钩戟挂起,取出三石长弓,取出一枝狼牙箭搭上了弓弦。

    嘿~

    身后的骑兵在号旗的传令之下,齐齐将环首刀放在得胜钩上,齐齐取下长弓,搭箭在弦。

    二百步!

    那些手执大黄弩的北府兵将士,一个个眼中露出热切的光芒,

    夏侯长长刀一挥,怒声吼道:“大黄弩,放箭!”

    早已跃跃欲试的北府兵,随着夏侯长的号令,立即狠狠的按动了悬刀。

    咻咻咻!

    数百枝弩箭激射而出,发出强劲的破空声,如同流星一般,极速向迎面而来的羯人骑兵。

    噗!一枝长长的弩箭透穿了一名羯人将领胸前的厚厚的战甲,透入他的胸膛,那名羯人将领双手扑腾了几下,便摔落在地,然后被后面疾驰而来的骏马践踏而过。

    这种强劲的弩箭,果然是秒杀式的攻击,无论是人还是骏马,中之即倒,绝无例外。而且由于骑兵的目标大,中箭率也高,三百多枝弩箭竟然射倒了近一百余骑。

    晋人居然有如此强劲的弩箭!

    石闵睚眦欲裂,抬起头来,望着敌军正中司马珂的大纛,不禁心头一阵悲愤,嘶声吼道:“冲,冲到百步之内,这群南人就死定了!”

    石闵做梦都想能跟这个连斩石虎三子、与他同年的对手决一死战,但是此刻又要栽在其手中,叫石闵如何甘心。只要冲近百步之内,如此强劲的弩箭就失去了作用,接下来就是互相弓箭对射了。

    万蹄奔腾,这轮箭雨并没吓倒羯人人,反而激发了他们的凶戾之气,一个哇哇大叫着向土丘疾奔而来,恨不得一口将远处的晋军活吞了下去。

    咻咻咻!

    晋军依旧是三段锦的射法,似乎无穷无尽般的弩箭如雨一般激射而出,瞬间又射倒了一片敌军,转眼之间羯骑已被射倒了三四百人,无数的惨叫声响起,无数的战马悲鸣。

    然而羯人骑兵越奔越近,气势如虹,杀气漫天,迎着箭雨疯狂的疾奔而来,前仆后继,一往无前。

    就在奔近晋军百步之内的时候,石闵长矛一拦,众羯骑如同臂指一般,迅速勒住马脚,缓缓的停了下来。

    咻咻咻!

    这时晋军最前面的长弓也出动了,四千枝利箭黑压压的一片,在空中发出呜呜呜的振翅之声,倾泻而出。

    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和马嘶声,羯人人一个接一个的如同稻草一般从马背上倒了下去,留下一匹匹无主的健马悲嘶着四处奔跑而去。

    石闵大吼:“放箭!”

    说完,率先向前射了一箭,那三石弓的劲道催动之下,那枝羽箭如同流星一般,一闪即逝,狠狠的射中了一名晋军之中的锐士。

    咻咻咻~

    八千枝羽箭,如同倾盆大雨一般,遮蔽了整个天空,黑压压的一片向晋军之中激射而来。

    晋军之中,虽然有前方有大盾遮挡,而且将士们都头戴兜鏊,胸口都悬着大盾,仍然抵挡不住着数以千计的羽箭,不少人惨叫着中箭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