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93章 冉闵出战(求订阅)

第193章 冉闵出战(求订阅)

 热门推荐:
    邾城,西面靠近龙王山,南门临近长江。在庾亮此次“北伐”之前,其实一直是被放弃的城池,毕竟如陶侃所言“邾城孤悬江北,内无所倚,外接敌寇。”

    但是,进驻邾城,便是向江北的石赵宣言,大晋未有放弃江北之地,时刻准备北伐。进驻邾城,除了宣示北伐之志,此城也是北伐起始驻兵的好地方。所以历史上的羯赵破了邾城之后,索性把此城一把火烧了。

    只是,司马珂也没想到,石虎会来得如此之快,而且来得如此之猛烈。

    黎明,邾城城的东面刚刚泛出鱼肚白,夜雾尚未完全褪尽。

    轰隆隆!

    一阵响雷般的声音在天边响起,连绵不绝。

    守城的将领诧异的眺望远处,而耳边的雷声却越来越响。

    “骑兵!是羯胡骑兵!“有人惊恐至极的喊道。

    因为早就得到斥候的消息,羯胡即将率大军前来攻城,众守军将士早有准备,但是却想不到敌军来势如此的凶猛。

    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道乌云缓缓涌起,越涌越大,逐渐遮蔽了整个天际,密密麻麻的羯胡骑兵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在战栗,天地之间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只剩下那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城上的兵士甚至产生一种错觉,只觉面前一道接一道的排山倒海般的洪流滚滚而来,无数的惊涛骇浪扑向城头,站在城楼上如同处在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孤岛之上。

    上万的铁骑滚滚而来,尘土漫天,再往后又是上万的步卒黑压压的一片紧跟而来,杀气充塞着整个天地!

    呜呜呜~

    城头之上,号角之声冲天而起,连绵不息,传声示警。

    闻讯而来的邾城主将毛宝在樊峻等将士的簇拥之下,飞速朝邾城城北门疾驰而来,很快奔到了城下,然后率众登上了北门城楼。

    饶是早就得到斥候的消息,毛宝心中早有准备,看到城下的情景,依然心中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绵不息的号角声中,遮天蔽日的旌旗如同茂密的森林一般,在旌旗之后出现的是密密麻麻而阵列严明的羯胡人骑兵,再往后则是黑压压的一片步卒,从邾城城下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接地连天,无穷无尽。

    一直行进到距邾城城只有一箭之遥时,羯胡人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在正中的大旗之下,数以万计的刀枪,汇成了一望延绵无际的金色森林,冰冷的肃杀之气漫过虚空,在邾城城上无尽的弥漫开来。

    大纛之下,一匹八尺高的骏马之上,一名身着皮袍、披一袭黑色大氅的,手执雪亮长刀,三十余岁的羯胡大将,傲然而立,正是石赵征南将军张貉。

    在他的身旁,立着一个年纪跟司马珂相仿的小将,个头却比张貉还要高出半头,身着白色战袍,端坐在一匹近九尺的汗血宝马之上,手中的兵器,却是与众不同。

    他左手持长矛,那矛却与普通矛不一样,普通矛前头是矛刃,尾部是纂尾,而他手中的矛长约九尺,却头部和尾部都是矛刃,又叫双刃矛。右手持的则是钩戟,既在矛刃下面又多出一块横向的利刃来,长达一丈三尺。

    能持双兵器且长大者,无一不是猛将。用双长兵器,必须双臂的膂力惊人,而且身手敏捷,否则一杆兵器都用不好,还用两杆兵器就是自寻死路。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石虎的养孙,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战神冉闵,此时尚叫石闵,羯赵的游击将军。

    张貉见得邾城守将在城头观看,神情冷冷一笑,手中的长刀蓦地高高举起。

    嗬!嗬!嗬!

    背后的上万精骑怒吼声如雷,有的向着天空挥舞着刀枪,有的则以刀击盾,气势如山,极其雄壮,令城楼上的步卒微微变了脸色。

    毛宝神色极其凝重,沉声喝道:“各门严加防守,不可有半点懈怠,一旦遇到敌军攻城,须立即传报本将,不得有误!”

    他传令完毕,又当即派心腹精兵自东门出城,飞往京口,急报卫将军、都督六州军事司马珂。

    …………

    公元337年农历5月,石赵征讨大都督夔安率七万大军南下,号称二十万,进攻东晋,想要对东晋发动倾力一击,以夺取江南的半壁江山。

    其中,李菟和李农率两万大军进攻江夏,石闵和张貉率步骑两万进攻邾城,夔安、石鉴率三万大军进攻襄阳。

    襄阳守将桓宣、邾城守将毛宝、江夏守将纪睦纷纷向司马珂告急。

    虽然石虎误判了形势,加上当时的讯息落后,军情从江南到襄国往来都要近两个月,其实此时的司马珂已经解决了庾亮,荆襄一带的兵镇之兵都已退回,但是石赵这次驱兵南下,却是下了大血本,声势极其浩大,而且不知后续还会增兵多少兵马。

    襄阳和邾城都只有万余兵马,而纪睦虽然在襄阳有兵马三万,但都是没什么战斗力的新兵。故三地守将不敢怠慢,一边坚守城池,一边急报都督六州军事的司马珂,向其求援。

    荆州的急报刚刚飞到京口,益州又传来急报。

    成国汉王李寿,率舟师三万,号称十万,乘船顺江而下,进攻白帝城。白帝城守将周抚,手中全部是新兵,又刚刚入驻白帝城,尚未站稳脚跟,自然不敌兴师动众而来的李寿,旋即被李寿攻破,只得率众退往梁州。而根据李寿的势头,极有可能顺江而下,进入荆州一带的大江,届时荆州便失去了大江之险,根本无法阻挡胡虏的南下。

    此时司马珂刚刚平定庾亮之乱不到两个月,接手京口之兵才一个多月,正准备好好整顿一番,为北伐和西征做好准备。却不料他刚刚喘过气来,又有敌军已先下手为强,羯人和氐人居然联手南下,入侵江南。

    对司马珂来说,这又是一场巨大的考验。

    …………

    成赵两国,十万大军南下,号称三十万,似有吞并江南之志。

    消息传到建康,令朝野无不为之震惊,众世家大族更是惊得魂飞魄散。一旦被胡虏攻入荆襄之地,不但将给此地百姓带来空前的浩劫,胡虏还可能挥师东进,威逼建康。

    此时的东晋,正是名将的空档期,能够与胡虏决一死战的将领,恐怕也只有卫将军司马珂。毕竟其曾经有大破胡虏的赫赫战功在身,如今又掌六州兵镇之兵和大晋最强的北府兵。

    整个东晋,无论南北士族,都将视线集中在司马珂身上。

    虽说司马珂曾经大破胡虏,但是其终究是年纪轻轻,而且这次胡虏来势汹汹,派的都是能征善战的老将。成赵两国的主帅,无论是胡勒十八骑之首的夔安,还是汉王李寿,都是一国之头号大将,作战经验极其丰富,颇有盛名。

    不管司马珂在过往之战如何战功赫赫,未尝一败,众士族终究是放心不下。毕竟,这一次可是倾国之战,而非局部的战争。将举国之运,交给一个十七岁的宗室,真的靠得住吗?

    许多士族心中,没有信心。

    有的人甚至提议让老将郗鉴出马,代替司马珂出征,但这个苗头刚刚冒出,便被郗鉴严词拒绝了。郗鉴说得很明白,他年纪已大,如果司马珂不行,他更不行。

    郗鉴这边碰了壁,有人又提议将宁州刺史邓岳调来,以抵御胡虏,毕竟邓岳在攻占夜郎诸郡立了大功,而且把宁州一带治理得井井有条。结果这个提议又被郗鉴所否决。郗鉴说得很委婉,也很明白,老夫不行,邓岳更不行。

    既然太傅坚持力挺司马珂,众南北士族也没了办法,但是终究心中惴惴不安。

    于是,司马衍便加司马珂为破虏大都督、假黄钺,全面负责抵抗胡虏之军事。

    但是,南北士族的这种不安的情绪,也影响了司马衍,加司马珂为破虏大都督、假黄钺的诏书发出之后,又派散骑侍郎、督学使者、司马珂的拜弟谢安,前往京口劳军,其实便是探听司马珂的口风,了解其对此战的信心如何。

    ………………

    京口,卫将军府。

    自从郗鉴撤离京口之后,便将太尉府给司马珂做了卫将军府,而司马珂在建康的长干寺左将军署,又成了郗鉴的太傅府,两人互相换了个官署。

    大堂之内,司马珂正召集桓温、谢尚、夏侯长、李颜、殷浩、朱焘、顾会和张澄等人议事,确认各项战前准备工作的进度,又安排了一些新的任务。

    刚刚散会,门口侍卫便传报谢安来访,司马珂嘴角勾了勾,让侍卫传谢安进来。

    谢安的来意,他当然知道,无非是朝堂上那些文武百官吓破了胆,想来他这里探探虚实,找找信心。

    不一会,谢安便手执羽扇,一袭青衫,翩然而来,满脸的笑意,神采奕奕。

    两人许久未见,自然是亲切的寒暄了一番,这才落座。司马珂命人奉上茶汤,两人一边喝着茶汤,一边聊着。

    两人关系非同一般,谢安倒也不转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道:“胡虏南下,满朝皆惊,一旦任胡虏进入江南腹地,则江南千万百姓都将卷入浩劫。贤兄身为破虏大都督,乃天下所望,如今大战在即,不知贤兄心中估算此战有几成胜算?”

    司马珂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竖起了一根手指。

    谢安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十成胜算?果然在贤兄面前,胡虏皆土鸡瓦狗也!”

    根据司马珂以往每战的表现,应该十成才符合司马珂的性格。

    司马珂一阵无语,苦笑道:“贤弟太高估愚兄了,胡虏猛如虎也,如今又倾两国之兵,号称三十万大军,都是能征善战之兵将,愚兄岂敢夸口十成胜算,此战危矣!”

    谢安不禁大惊,问道:“难道适才贤兄说的是只有一成胜算?”

    司马珂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道:“一成胜算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