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92章 胡虏南下(求订阅+月票)

第192章 胡虏南下(求订阅+月票)

 热门推荐:
    石赵,襄国。

    石虎正在寝宫之内批阅奏折,他不像小皇帝司马衍那般勤勉和正式,大部分活动都在寝宫之内进行。

    之前太子石邃没死的时候,石虎纵欲游荡荒废朝政,命令石邃审阅批准尚书呈报之事,只有祭祀郊庙、选任地方官员、征伐、刑杀方面的奏事才亲自审议。但是石邃战死之后,长时间石虎没有立太子,故此奏折都是自己亲自查阅。

    石虎的寝宫,名为太武殿,去年十一月才建成,也是当时天下的最奢华的宫殿。

    不说别的,光太武殿那台基就比式乾殿要大气了不知多少倍。太武殿的殿台高达两丈八尺,也就是高达六米七,跟普通的小城的城墙一样高。台基用有纹理的石块砌成,下挖掘地下宫室,安置卫士五百人。而式乾殿的台基不过八尺,否则当年赵胤叛乱时,式乾殿若有太武殿这般雄伟的台基,沈劲也不至于守得那么辛苦。

    除此之外,太武殿又用用漆涂饰屋瓦,用金子装饰瓦当,用银装饰楹柱,珠帘玉壁,巧夺天工。宫殿内安放白玉床,挂着流苏帐,造金莲花覆盖在帐顶。

    如此奢华的宫殿,历时一年多建成,不知凝聚了多少汉人百姓的血泪。尤其是在去年大旱之年,不知因此饿死了多少百姓。

    此刻的石虎正端坐在白玉床上,旁边分别跪坐着两名女尚书,都是士族之女,身着锦衣,佩带珠玉,生得俏丽妩媚。

    不过女尚书一职,并不是石虎首创。始见于三国之时的曹魏,《三国志·明帝纪》裴松之注引《魏略》:“帝常游宴在内,乃选女子知书可信者六人,以为女尚书,使典省外奏事,处当画可。”女尚书管理批阅宫外奏章﹑文书等。

    不过石虎却是把女官之职最为发扬光大的一个。除女尚书之外还有女太史,会各种杂术和技巧。就连太武殿外的侍卫,也是身披细甲,腰悬宝剑,肌肤雪白的佳丽,一个个肃然而立,显得格外的英姿飒爽,都是士族之女。而且出游时的车驾的千人侍从,也都是俏丽的女骑兵,戴着紫纶头巾,穿熟锦制作的裤子,用金银镂带,用五彩织成靴子,手执羽仪,鸣奏军乐,跟随自己游巡宴饮。

    每天的奏折很多,石虎并不是每份都批阅,很多并非重要之事的奏折,他随便扫了几眼,便直接扔给旁边的女侍中和女尚书自行审视和处理。

    渐渐的,案几上的奏折越来越少,石虎的眼神也变得不是那么正经了,把奏折递给女尚书时的表情也变得暧昧起来。

    两名女尚书自然知道石虎眼中的意思,眼神也变得暧昧起来。石虎身强力壮,勇猛无比,对待那方面的需求也极其高,女尚书名为尚书,其实也行嫔妃之实。

    眼看案几上的奏折只剩下一份,石虎的鼻息也变得粗重起来,然而,那最后一份奏折却深深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甚至让他心头的那股火也熄灭了下来。

    这是一份关于南面的晋朝军情的奏折。

    襄国到江南距离很远,情报在时间上自然有点落后。这份奏折向石虎禀报的正是南晋征西将军庾亮与左将军司马珂两人兵戈相争之事。

    当石虎看到庾亮为了废黜司马珂,把荆襄和邾城一带的重兵都调走,杀往历城和姑孰一带时,眼中不禁露出了明亮的神色。

    在他看来,庾亮举六州之兵威逼朝廷,一心要废黜司马珂,这必将是一场持久的鏖战,半年甚至一两年都未必有结果,就像当年的苏峻之乱一般。

    他虽然不认识司马珂,但是这个小宗室能逼得庾亮倾巢而出,必然不是善茬。再说,能够在历阳以五千破他后赵三万的将领,也必然不是庸才。但是庾亮毕竟手握六州之兵,也非同小可,这必当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持久战。

    对于一心要马踏江南的石虎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三个儿子的血债,两次历城之耻,对于狂傲残暴的石虎来说,岂会如此轻易忘怀。既然南晋自乱阵脚,他自然不会错失这个对南晋发动致命一击的机会。

    石虎就像一头猛兽一般,闻到了血腥的味道,全身的战意浓浓而起。

    不只是为了三个儿子的血债,更为了长江以南的半壁江山!

    “速传太尉,前来殿内议事!”石虎低声吩咐道。

    此刻的石虎,就像一头刚刚睡醒的猛虎,满身的杀气,眼中神光炯炯。

    很快,太尉夔安便急匆匆的来到了太武殿。

    夔安,曾是是石勒十八骑之一,也是石赵的头号猛将,无论是石勒,还是石虎,都对其极为看重。

    太武殿内,石虎将那份奏折递给了夔安。

    夔安接过奏折,细细看了一遍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天王莫非欲挥师南下,马踏江南?”

    石虎沉声道:“如此良机,不知太尉意下如何?今国师前往关中弘法,只听太尉之意即可。”

    石虎虽然凡事都问佛图澄,但是一来佛图澄此时身在关中,二来佛图澄每次都劝他不要轻易进攻江南,所以这件事他也不打算再问佛图澄。

    夔安思索再三,也认为这个是占领江北之地的大好机会。邾城之兵和庾翼麾下之兵东进之后,整个荆北之地就只有襄阳还有桓宣的一万大军。可趁在荆襄一带防务空虚,分诸路大军一路南下,占据整个江北之地。

    一旦江北之地尽归石赵之手,再继续增兵屯驻长江北岸,马踏江南,指日可待。

    两人定好南攻的大方向之后,开始商议出兵之事,最终决定由太尉夔安为征讨大都督,率同石鉴、石闵、李农、张貉、李菟五位将领,兵众共七万人进攻荆楚之地。其中张貉与石闵共率两万铁骑,进攻邾城。

    两人商议已罢,夔安又献策道:“南晋之国,终究坐拥半壁江山,兵强马壮,国力不可小觑,不若联成国之兵,一并攻之,则荆襄之地,如探囊取物也。”

    石虎一听大喜:“太尉此计甚妙!”

    成国多舟师,一旦成国之兵以舟师顺江而下,趁东晋内乱之机,占据荆州一带的江面,荆襄一带的晋军便失去了大江之固,赵军便可借机进入荆襄的腹地,则荆州便唾手可得。

    石虎当即致书给成国皇帝李期,约其联合出兵进攻南晋,中分江南之地。当然,中分江南之地,只是一个诱饵,最终收获胜利战果,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

    成国,乃巴氐人所建之国。

    西晋末年,天灾人祸横行,益州蜀郡的巴氐族领袖李特率领难民起兵反晋,后率领关中流民团南下汉中,后来李特攻打成都的时候战死,李特的儿子李雄攻下成都,建成国,并称帝。

    李雄也算是个奇葩,所谓“立嫡不立长”已是大忌,他自己有儿子,却要立侄子李班为太子。结果便是亲儿子李期杀了他的侄子兼太子李班,篡位为帝。

    成都城,皇宫。

    寝宫之内,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皇帝正在哈哈大笑着追逐着一个衣不蔽体的俏丽女子,那女子身上的衣衫已被撕得七零八落,露出大片白嫩的肌肤,一边尖叫着一边逃窜,极其狼狈不堪。

    这青年皇帝,正是杀李班而篡位的李期,被追逐的女子,是他的弟弟梁王李保的王妃,而弟弟李保早已被他毒杀。

    李期因为自己属于篡位登基,得位不正,担心其他宗室效仿,自上位以来,一直在大肆屠杀宗室和与宗室亲近之臣,并抄没他们的妇女和财物来充实自己的后宫,导致朝中人心惶惶。

    而且李期的癖好也比较特殊,不但喜欢人妻,还喜欢这种撕扯和霸王硬上弓的乐趣。弟弟李保的王妃挣扎得越厉害,叫得越大声,他似乎越兴奋。

    那王妃跑来跑去,李期在身后笑哈哈的狂追着,终于一个虎扑,将那王妃扑倒在地毯上,然后哗啦啦的一顿猛撕,很快那丝质的衣袍便被他撕得精光,身下的王妃大声尖叫着挣扎不止。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中常侍许涪的声音,显得很焦急:“启禀陛下,赵国天王遣使来访,已在驿站。”

    中常侍许涪,是李期最为亲近的宦官,但是此刻李期正在亢奋之中,被人打扰,也不禁勃然大怒,正要呵斥,然而听到“赵国天王”四个字时,顿时冷静了下来。

    他心有不甘的在身下的女子身上狠狠的乱摸了几把,这才起身来,走出寝宫之外。

    此时的石赵,占据中原膏腴之地,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可算实力最强的国家。成汉虽然与石赵之间并无瓜葛,但也不敢怠慢。

    李期于次日之时,在大殿之中,会集百官,亲自接见了来自赵国的使者。

    看完石虎的国书之后,李期不禁大喜,当即便令尚书令尹奉拟书回复石虎,应诺联合出兵之事。

    这对于篡位登基的李期来说,无疑也是一个洗白自己的好机会。一旦攻袭南晋成功,中分江南之地,则成国疆域便将大大增加。如此他便是成国开疆拓土的雄主,声望自然高涨,得位不正的负面形象也会得到彻底洗白。

    所以李期当即派成国皇叔、汉王、梁州刺史、录尚书事李寿为征南都督,率舟师三万,自涪城而出,杀往益州巴东郡城,即白帝城,志在自白帝城顺江而下,直捣南郡,进入荆襄腹地。

    ………………

    视频又可以看了,还请大家支持订阅,订阅掉的实在厉害,另外月票也请资助一些,保证每月一千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