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90章 皇叔还是那个皇叔(求订阅+月票)

第190章 皇叔还是那个皇叔(求订阅+月票)

 热门推荐:
    建康城,西州城门。

    一如之前司马珂大胜归来一般,西州城门前人山人海,官民数以万计。

    虽然这次只是东晋的内战,但是城内百姓依旧记得十年前的苏峻之乱给建康带来的灾难,记得那段黑暗如梦魇般的岁月。虽然庾亮也算是士族,但是真正一旦乱兵入了建康城,一场浩劫便是不可避免的。当年的王敦,一样是放纵士卒四处抢掠。

    所以城中百姓,对于司马珂这场平叛大胜,还是极其欢欣鼓舞的,否则等待他们的便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城门之前,司马衍头戴冕冠、身穿冕服,端坐华盖之下,左右两旁各立着司空陆玩和司徒何充。侍中司马昱,散骑常侍司马岳和司马晞,车骑将军司马冲,太常卿谢裒,廷尉纪友等人分列两边。车前则是奉车都尉司马珉。司马无忌率羽林郎护卫两旁,再外层则是司马勋所率的虎贲军。

    天际边,一抹乌云涌现,天策军和羽林骑缓缓而来,发出一阵如雷般的脚步声。

    那片乌云越来越近,逐渐可见那千军万马列队而来,气势磅礴。

    只是,何充却发现一个问题,这次天策军和羽林骑大胜而归,似乎远远不如两年前大破胡虏时的雄壮。

    仔细看去,何充便发现了问题。首先是虽然天策军队列整齐,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列方阵,步伐也没保持整齐划一,而是与寻常行军一般,快速而较为随意。虽然那两队军马已越来越近,也没有喊口号。少了这两点,面前的军马,便显得低调得多。

    很快,何充便明白了原由,不禁暗叹司马珂心思缜密。

    两年前,司马珂大胜归来时只是一个统兵不过数百的羽林中郎将,官职低微,而且在朝中处于弱势地位,所以便要大造声势,震慑群臣,壮天子声威。如今,司马珂已都督中央及六州军事,而且即将接手京口之兵的重臣,可谓权倾朝野,成为文武百臣之中最有权势者,已经不需要靠声势夺人来显示自己的实力。相反,此时的司马珂才最需要低调,才能打消文武百臣乃至天子的猜疑之心。

    何充明白这个道理,陆玩和其他文武百臣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看到司马珂这般低调的模样,不少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司马衍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小皇叔是他一手极力推上台的,但是司马珂真正权倾朝野的时候,他心中难免是有些忐忑的,这是人之常情。所以当他看到司马珂此般低调行事,心中的不安便少了几分。

    只是,司马珂想低调,四周的气氛却容不得他低调。

    当那个全身甲胄的少年,胯骑八尺高的骏马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四周的百姓顿时轰动了起来,一个个高声呼喊着“卫将军”,兴奋欲狂。

    这个十七岁的少年,在建康百姓的心目中就像神一般,不但俊美得如仙如神,更是两次大破胡虏,两次平定叛乱,如同建康城百姓的护法神一般,为百姓们消去了四次劫难。尤其是众百姓经历了王敦之乱、苏峻之乱的苦难,深知破城之苦,对司马珂更是奉若神明,感激得顶礼膜拜。此时此刻万民的激动之情,也是人之常情。

    人群之中,一个亮丽明媚的女子,拼命的踮着脚尖,高声喊着“元瑾兄长”,高兴得又蹦又跳的。而她身边的小萝莉褚蒜子,此时已十三岁,生得亭亭玉立,跟着一蹦一跳的,高声喊道“小姨夫,小姨夫……”羞得纪笙急忙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又有一个端庄秀丽的女子,一直在痴痴的望着天际边,等待着司马珂的出现,当司马珂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在那四周如雷般的欢呼声的感染之下,她的情绪刷的一下顿时崩溃了,竟然捂着脸哭泣起来。只是,身旁的王悦和王恬兄弟等,实在不明白自己的小妹,为何会突然哭泣。这种激动得喜极而泣的感觉,或许只有王曦自己能明白。

    车驾之前的奉车都尉司马珉,同样是双眼带泪的望着司马珂。在他看来,这个堂弟已经是一飞冲天,早已绝尘而去,但是他并不嫉妒,而是欣喜至极。不管如何,祖上的大仇终于得报,而笼罩在他头上的阴影终于烟消云散。

    而孙绰等名士,也是纷纷欢欣鼓舞,司马珂不只是孙绰等人的好友,更是这群梦幻主义的名士们心中的偶像,年少有为,俊逸无双,文采风流,勇绝天下,所向披靡,还有什么比这更为梦幻的?

    众南北士族,又各是一番滋味。北方士族,终究是有点不甘心,而南方士族,则大都以欣喜为主。不管众士族是喜也好,是忧也好,他们都不得不对这个手握重兵的宗室少年,怀着深深的敬畏之心。

    眼看大军即将奔到近前,司马珂翻身下马,牵着战马,大步而前。

    刹那间,天地之间一片静寂,所有的视线全部集中在这个十七岁的少年身上。

    司马珂牵着战马,缓步走到司马衍的车驾之前,司马衍也登下了车驾,迎了上去。

    司马珂放下马缰,整了整衣裳,对司马衍弯腰一拜,朗声道:“微臣司马珂,奉天子之命,出征平叛,幸托天子洪福,赖陛下神灵,终得克敌止叛,不负所托,特此复命。谨贺天子万年,贺大晋江山千秋万载!”

    司马衍急忙向前一把扶起司马珂,就在司马珂抬头那一刹那,司马衍的看到了司马珂眼中那清澈和坦然的眼神,心中所有的忐忑、焦虑和猜疑,皆随风而散。

    只是那么一对眼,司马衍便明白,皇叔始终还是那个皇叔,一如太极殿初见之时,不会成为王敦之流,亦不会如同舅父庾亮。

    这一刻,司马衍顿时释然,朗声笑道:“皇叔真乃千古神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大晋有皇叔,朕心甚安。”

    鼓乐声大起,司马衍和司马珂,随同文武百臣,在数以万计的百姓的欢呼声中,一同入城而去。

    ………………

    东篱门附近,司马珂府。

    那块镶嵌着“历阳郡公府”四个鎏金大字的牌匾映入了司马珂的眼帘,这管事陈金办事还是挺利索的,自己还没回府,就把牌匾给换了。

    随着一阵暴烈的马鸣声,司马珂勒马而立,缓缓的下了马,门口的门房,听到那熟悉的马鸣声,急忙奔了出来,见到司马珂,不觉露出惊喜至极的神色:“郎君回来了!”

    司马珂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翻身下马,将马缰丢给了他,朝府内走去。

    入了垂花门,走到中院,一个端着水盆的婢女恰恰走了过来,正是小芸,瞧见司马珂迎面走来,她惊喜的张大了嘴巴。然后咣啷一声丢了铜盆,转身就跑,一串“郎君回府啦”地尖叫瞬间传遍了整座大院。

    司马珂怔了一怔,瞧这小芸惊喜忘形地模样,不禁心中一暖,想不到自家的婢女也能对自己有亲人般的感觉。

    随后,整个大院沸腾了起来,最先便是小翠喜滋滋而来,满脸的眉飞色舞,司马珂仔细看去,这才发现这小丫头居然也前凸后翘的,曲线变得十分的明显了,算算也十五岁了,是长大了。望着陈金为首的一帮下人们,一个个带着会心的微笑,司马珂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家的温暖。

    小翠像只小鸟一般,向司马珂扑来,司马珂顺手摸了摸她的头,这小丫头便像被施了魔法一般被定住了,乖乖的安静了下来,惹得众人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因为下人们都知道,小翠走到那一步的地位是迟早的。

    司马珂美美的吃了一顿大鱼大肉,又美美的睡了一觉,起来看看天色时,已是接近黄昏时分,伸了伸懒腰,便到书房去看书。

    捧着《黄石三略》还没看几页,却见小翠轻轻的走了进来,低声道:“郎君,纪家女公子来了。”

    司马珂一愣,正要走出书房,却见书房门口人影一闪,纪笙已经自个走了进来。小翠脸色一红,急忙低头走了出去。

    顿时,书房内只剩下纪笙和司马珂两人。司马珂刚微笑着站了起来,纪笙已经扑了过来,紧紧的搂住他的腰部,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司马珂心头一暖,揽着她的纤腰,拍了拍她的头,纪笙扬着一张宜喜宜嗔的面孔,丰盈地翘起的小嘴儿,一双乌黑动人地弯眉下,那双星辰般动人的眸子里漾着盈盈的泪珠儿。司马珂心神一荡,附下身来,在她花瓣似的红唇上轻轻的地一吻。

    两人依偎了许久,这才跪坐在丝毯上,诉说着衷情。

    聊着聊着,纪笙问道:“听阿爷道,兄长日后恐怕便要移镇京口,以后便要很少来建康了?”

    司马珂一愣,心想纪友老爷子心思倒是很活泛,他还没跟小皇帝提出移交中央兵权之事,纪友倒先猜出来了。

    司马珂笑笑道:“廷尉倒是愚兄的知己。”

    纪笙一听,一把搂住他的手臂和肩膀,满脸不依的神色,嗔道:“兄长去京口,我亦要去京口。”

    司马珂被她这一搂,这才惊觉这小妮子身材已经发育得极其惊人,真的长大了很多……

    加上她的樱桃小嘴就在自己耳朵边吁气如兰,不禁心神一荡,眼中露出意乱情迷的神色。纪笙面若桃花,似乎也读懂了他眼中的神色,突然搂住他的脖子,两人便倒在了地毯上。

    (以上省略精彩绝伦的十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