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88章 土崩瓦解

第188章 土崩瓦解

 热门推荐:
    当殷浩的奏折传到了建康宫,再次引起了司马衍的痛哭。

    庾亮这个舅舅,自从他懂事起,就没给他干过好事。在他年幼的时候把持朝政,排除异己,包括宗室;在他八岁的时候引发苏峻之乱,逼死了母亲,还害他被关小黑屋;等到他逐渐掌控朝政的时候,庾亮又兴兵作乱,威逼朝廷。

    可是,无论如何,庾亮终究是他的舅舅,他母亲的兄长。

    司马衍一向聪慧,并不信怪力乱神这种事情,所以什么鬼兵杀人,他一点都不信。虽然从陆玩和何充提供的信息来看,司马珂有不在场的证据,但是他相信这就是小皇叔干的。大舅庾亮也算是个厉害强横的人物,能够这么干脆利落的杀了大舅的,也只有小皇叔了。

    不过,司马衍并没有对司马珂有什么看法。庾亮之前给他造成那么多麻烦,还害死了他的母亲也就罢了,这次也不听他的赦戒,完全视他这个皇帝如无物。而且,接下来的急报,更让他理解司马珂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因为邾城之兵已经抵达了颍川郡城,离历阳郡城只有百里之遥,同样庾翼的大军也抵达了芜湖,离姑孰城也只有一百多里地,如果庾亮不死,接下来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不知要死多少人。很显然,庾亮所谓的和议,都是缓兵之计,为的是集中优势兵力,对司马珂发动致命一击。

    而且,他宠爱的皇后杜陵阳,也说了一句令他深思的话。杜陵阳的大意是“所谓鬼兵就算是皇叔指使的,当年国舅无端灭西阳王满门,如今皇叔为了止息一场兵戈,只杀国舅一人,也无可厚非”。虽然皇后与纪家女公子交好,情同姐妹,因此有偏向皇叔的意味,屡屡为皇叔说话,但是这话却并不无道理。

    如果再晚几天,一旦大舅聚集兵力,对姑孰城两面夹击,可能死的就是皇叔了。这原本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没有回旋的余地。

    司马珂和庾亮相争,其原本完全处于劣势,哪怕是野狼滩大捷之后,司马珂仍然处于劣势,但是庾亮一死,局势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北府兵趁此之机,挥师渡江,一举击溃庾条的五万大军,阵斩庾条。

    殷浩接掌了三万历阳郡守军,只听命于朝廷。

    邾城之兵,原本奉庾亮之命挥师东进,但是因庾亮的死亡,无法继续原来的指令,便停在了颍川郡城,等候朝廷的诏令。

    唯一的变数是进驻芜湖的庾翼,手中约两万余兵马。

    …………

    芜湖城,府衙。

    南郡太守庾翼全身素缟,头缠白绫,手按长剑,跪坐在案几之后,脸上充满悲愤的神色。

    庾翼今年三十二岁,是庾家五兄弟最小的一个,身材修长,英俊而威武,而且素有雄才大略。其曾在二十二岁时,便曾以白衣之身,率领数百人坚守石头城。而且善骑射,颇有勇力,是庾氏五兄弟之中最有武略的一个。

    历史上的庾翼,更是北伐抗胡的名将,桓温和谢尚都对其甚为佩服,被其重用。

    当初庾亮计议起兵威逼朝廷废黜司马珂的时候,其实庾翼是反对的,认为这样不妥,但是奈何大哥庾亮和二哥庾怿坚持,他的年龄最小,只能听命行事。

    其实,庾翼对司马珂的事迹也略有所闻,对这个两次抗胡大捷的小宗室,其实还是充满兴趣和好感的,只是终究是以家族利益为先。

    谁会知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原本整个大晋实力最强的颍川庾氏,在遇到司马珂这个对手之后,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二哥庾怿居然在极其优势的兵力之下,不敌司马珂,还被司马珂阵斩。而更为震惊的是,大哥庾亮也在一夜之间,不明不白的被杀。

    颍川庾氏的强盛,庾亮既是奠基者,也是最强大的支柱,大哥庾亮一死,整个庾家的势力便瞬间土崩瓦解。广陵之兵被郗鉴乘势所破,四哥庾条战死。邾城和历阳之兵,没有了庾亮这个征西将军的名头,不再属于庾家,而是选择听命于朝廷。如今庾家这一代,只剩下他和三哥庾冰两人。

    是选择退让,保全家族薪火,还是与司马珂誓死一战,以雪杀兄之恨,对于庾翼来说,是个艰难的选择。

    一名将领轻轻的走了进来,正是军司马曹据,朱焘归到庾怿麾下之后,他便晋升了曹据为军司马。

    曹据和庾翼差不多的年纪,是庾翼的心腹之将,在历史上于樊城大破羯胡骑兵,也算是庾翼麾下的一员猛将。

    “使君!”曹据低声叫了一声。

    庾翼没有立即应声,沉默了许久,才问道:“庾家完了么?”

    曹据低声道:“只要使君及振威将军得以保全,庾家终究是国舅,总有再崛起之日。”

    曹据的话,庾翼当然知道甚有道理。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此番庾家千错万错,他和庾冰终究是司马衍的亲舅舅。只要躲过这一劫,司马衍又才十六岁,来日方长,等到这件事慢慢淡化之后,再以国舅的身份重掌大权,并不是没有机会。

    庾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中终究是不甘。想不到庾家当年将先帝司马绍临终托付的顾命大臣全部打压完了,连同琅琊王氏一并打压了下去,又在苏峻之乱中全身而退,最后又耗死了王导,眼看便要耗死郗鉴,再掌朝廷大权,最后却栽在司马珂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宗室手中。

    只是,形势逼人,不甘也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庾家不能不低头。

    庾翼思虑再三,终究是写了一份奏折,加急发往建康,向小皇帝司马衍表明,他原本奉征西将军之命进驻芜湖,今征西将军已故,一切听朝廷诏令。

    …………

    收到庾翼的奏疏,司马衍终于彻底松了一口气。此时,陆玩和何充两人也回到了京师,司马衍又派谒者特意到京口去请郗鉴,会集三公,一同到太极西堂议事。

    这一场由庾亮掀起的风波,因庾亮的死去而烟消云散,但是最终却还是要小皇帝司马衍来收场。

    这个场,并不好收……

    首先要对此场风波的最大功臣司马珂予以安抚和奖赏。三公与司马衍商议了一番之后,决定拜司马珂为卫将军,开府,仍都督中央军事,领徐州刺史,又接替庾亮都督荆、江、豫、雍、梁、益六州军事,封历阳郡公。

    至于庾家的处理,则是令司马衍极为头疼的事情。

    庾怿和庾条的叛乱性质是认定了的,否则司马珂和郗鉴都是出师无名,这个没办法更改。唯一的争议,便是庾亮的定性。庾亮是这场风波的主谋,但终究是颍川庾氏的家主,若其被定为叛乱,对整个颍川庾氏家族都将受到重大的影响。

    最后,鉴于司马衍的面子,三公决议还是给颍川庾氏留条后路,对庾亮的行为含糊的定义为“举止失度、有违纲常”,降其名号为安西将军。

    至于庾翼,定义为奉命行事,仍任南郡太守,但其麾下兵马须交由都督六州军事的大将军司马珂处置。

    不只是庾翼的兵马,历阳郡殷浩所统领的三万大军,毛宝、樊峻所领的邾城之兵,以及所有原庾亮麾下的六州军事,全部由司马珂节制,听候司马珂的号令。

    如此一来,司马珂手中便掌控了整个东晋七成以上的兵力,如果再加上后面要接掌的京口之兵,几乎天下之兵,尽归司马珂掌控之中。

    只是,三公心里都明白,司马珂若要接掌京口之兵,必须要将中央的兵权交出,否则便于理不合。

    只是,解都督中央军事之职,还得司马珂自己提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