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85章 白衣渡江(求订阅)

第185章 白衣渡江(求订阅)

 热门推荐:
    一连七天,司马珂将三百名精锐心腹分成七批,分别假扮成普通黔首渡江而去,在俞弼的接应之下,混进了历阳郡城。

    因为尚未处于战时状态,而且历阳城外大营数万人,连营近十里,庾亮自是也不担心外敌入侵。故历阳城的城门守卫还是由历阳郡兵值守。只有庾亮的府衙,才由庾亮的亲兵部曲严加把守和防范。所以,三百名精锐,或将兵器和铠甲等装备挑在担子里,或藏在牛车之中,轻而易举的进了历阳城,又在俞弼的接应之下,悄悄进入了其府邸之内。

    就在何充和陆玩两人启程之后的次日,司马珂也带着沈劲、周琦和十余名精锐士兵,自长江南岸出发,乘船渡往江北。

    江风猎猎,江水滔滔,一艘宽敞的渡船,自长江南岸,向北岸驶去。这天气也正是刮东南风的天气,无需借东风,只需扯起风帆,便一路乘风破浪,沿着滔滔的江面,往北而去。

    司马珂带着斗笠,一身粗布白衣,摇着羽扇,立在船头,虽然衣衫粗陋,却依旧如同玉树临风一般,风度翩翩。江风吹得他衣袂飞扬,他望着面前那烟波浩荡的大江,不禁豪情猎猎。

    他突然想起“三国演义”电视剧里,关羽单刀赴会时的那首插曲“江上行”,“好江风,将这轻舟催送……非是俺,藐群雄……”。不是我喜欢轻身涉险,而是不想内战死太多的汉人,要杀就杀胡虏!

    江风急,风帆鼓荡,轻舟飞驰,在波涛荡漾的江面上发出巨大的破浪声,很快便到了对面的乌江渡口。

    码头上,挤满了渡船和人,但大多是南渡的,往北的并不多。

    渡口虽然立着不少庾亮麾下的军士,但是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监察是否有大队的兵船渡江而来,对这种渡人的渡船很少过问,除非看不顺眼的才会叫住盘问一番。

    司马珂在沈劲和周琦的陪同之下,下了渡船,登上了码头,身后的十余名将士挑着装了兵器和藤甲的担子,紧紧的跟在后面,在众军士的眼皮底下,径直的走了过去。

    “站住!”突然,背后一声断喝。

    一行人不禁神情一凛,齐齐停住了脚步,司马珂也将斗笠压低,正要转过头来,却听周琦低声道:“郎君稍安勿躁,小的去去就来。”

    只见周琦哈哈一笑,大步奔向了那一队全身甲胄、手执刀枪的军士,径直走到了那喊话的什长模样的军士面前,朗声问道:“请问这位将军有什么吩咐的。”

    那什长手中大枪一指司马珂,沉声喝道:“那人行路之气度模样,不似普通人,乃何人也?”

    周琦悄悄的从怀中掏出两串比轮钱,递到那什长手里,笑道:“这位将军果然有眼光,我家郎君虽然家道中落,他日必将一飞冲天,借将军吉言了。”

    那什长接过那两串沉甸甸的比轮钱,原本严肃的脸色,顿时乐开了花:“我就道你家郎君果然气度不凡,却是个聪明得紧的世家郎君,去罢,去罢……”

    周琦朝那什长一抱拳,便随同司马珂等人扬长而去。

    没走多远,便有几辆牛车等在岸边,众人验了印信之后,确认正是俞弼所派前来迎接的心腹亲兵。那牛车装着米粮,众人将装有兵器铠甲的行装藏在米粮之下。司马珂和沈劲、周琦三人上了牛车,众军士跟在牛车之后,一路浩浩荡荡的入了城门。

    门口守卫果然只是问了几句,便放行司马珂等人入城。进了城之后,众人便簇拥着牛车直接奔往俞弼的府上。

    就在此时,迎面奔来一队兵马,那接应的亲兵们,急忙将牛车赶到路边,让其先行。

    那队兵马领头者,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将领,一身戎服,骑着高头大马,正是征西将军府新晋长史殷浩,问了一句“郡守府上的?”那接应的亲兵将领急忙应是。殷浩仔细打量了一番几辆牛车,想问什么,终究是迟疑了一下,又打马率众而去。

    众人一路不敢停留,急忙奔往俞弼的府上。

    俞弼的府邸,在历阳城东,甚为宽敞,约占地二十余亩,原本是前任太守袁耽的府邸,被其买了下来。

    到了府门口,那朱红色的大门顿时大开,一行人簇拥着几辆马车,匆匆进了大门,过了天井,一直到正厅之前才停了下来。

    司马珂和周琦、沈劲缓步下了牛车,在其亲兵的带领下,进了正厅大堂,俞弼早已在大堂中恭候多时,见到司马珂进来,当即示意那些亲兵和奴仆退下,这才满脸激动的喊了一声:“明公!”

    两人寒暄了一阵之后,又用了茶汤,便开始进入正题。

    俞弼掏出一张草图,递给司马珂,比比划划的低声说道:“今夜子时,明公率众自后门而出,经此路线,可避过巡逻军士,直扑府衙。府衙守卫约五百余人,轮两班值守,庾亮便住在府衙大堂之后的主房之内……”

    司马珂曾在历阳郡城待了将近两个月,对历阳郡城和府衙的位置,都极为熟悉,所以不用俞弼做太多的解释,一看那草图,便完全了然于胸。

    ………………

    华灯初上。

    历阳郡府衙,灯火通明。

    府衙大堂之中,庾亮仍然端坐在正中的案几后,看着从东面传来的急报,眼中露出欣慰的神情。

    “殷长史求见!”大堂门口传来侍卫的传报声。

    庾亮一抬头,喊了声:“传!”

    随后,殷浩大步走了进来,向前一拜:“末将拜见君侯!”

    庾亮心情畅快,哈哈一笑道:“渊源不必多礼。”

    庾亮说完示意殷浩跪坐于旁,这才笑道:“听闻何司徒及陆司空即将抵达姑孰,不日便要渡江来江北,与本侯洽谈和议之事。本侯公务繁忙,便由渊源拖住其几日。只要再拖住七日便可。”

    殷浩神情一愣,问道:“东面的大军到了?”

    庾亮晃了晃手中的信笺,哈哈一笑道:“邾城之兵,已到庐江郡,过了舒县,最多六日便可抵达历阳郡。南郡之兵,已过了石城,即将到襄城郡,算算最多五日便可抵达芜湖。届时我率五万大军渡江而去,五弟率兵自芜湖出发,两面夹击,则司马珂小儿必死也!”

    说罢,两人又商议了如何应对陆玩和何充之事,以及出兵时的后勤保障等事宜。

    商议已罢,殷浩正要告辞,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低声道:“今日俞郡守府上,接连有车辆即大群不明人员进入,疑似有异动,还请君侯察之。”

    庾亮神色一愣,随即道:“待得明日,你率兵马前往搜查之,若有通敌,格杀勿论。”

    因为自他入城来,俞弼表现得百般殷勤,极其顺从,以致他想废黜掉俞弼都无从开口,只得暂且用之。毕竟他是以北伐之名威逼朝廷,矛头对准的是司马珂,所以并不想闹出太多的动静。而且俞弼乃历阳士族,在历阳也有一定的影响力,能够不得罪尽量不得罪。但是,如果俞弼有通敌之嫌,自当别论。

    殷浩点了点头,张了张嘴,原本想提醒庾亮注意府衙安全,但是想来区区一个府衙之地,已有五百重兵把守,已算是防守极其严密了,所以便没有再说话。

    ………………

    子时,历阳郡城。

    此时正是月底时分,天空并无月亮,除了偶尔一处大户人家门口挂了两盏大红灯笼,有些许亮光,城内大部分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从俞府的后门口,涌出一片黑色阴影,如同乌云一般,那片黑影迅速飘出后门,沿着墙脚,向前快速前行。

    仔细看去,却见得那些黑影全部身着黑衣,面部都漆黑一片,如同鬼魅一般,手里拿着的环首刀,也漆黑一片,只有刀刃最前端露出一丝亮光。

    而最前面的那人,最为恐怖,居然手里拿着一截五六米长,比盆口还粗的横木,那样式居然是用来抬棺下葬的龙杠,按时下的重量,至少重达四百斤(约180市斤),这人居然单手揽着飞速前行。

    很快,那群如同鬼魅一般的黑衣人便借着夜色的掩护,沿着城东的一条小巷,来到了城中大街,飞速的直奔郡守府衙而去,那里是征西将军的临时行辕。

    这群黑影,正是司马珂所率的心腹锐士,人人都身穿白藤甲,头戴兜鏊,脸上涂着锅灰,嘴里含着夺魂哨。

    那手揽龙杠巨木的正是司马珂本人,这根龙杠也是司马珂特意叮嘱俞弼准备的。

    征西将军的守卫,果然森严,光门口守卫的便有二十余人,个个全身甲胄,手执刀枪,肃然而立。

    迎面而来的急促而响亮的脚步声,很快便引起了众守卫的注意力,纷纷抬头望去,只见一大片黑影如同一股旋风一般卷来,急忙高声大喊:“敌袭,敌袭,速速示警!”

    呜呜呜~

    一名守卫迅速吹响了号角,紧急示警。

    刚刚吹了几声,便听得呼的一声,一道巨大的黑影,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砸了过来,正是那根盆口粗,长达五六米的龙杠。

    众人纷纷大惊,急忙躲闪,还是有很多人躲闪不及,被那龙杠砸中,那吹号的守卫正专心吹号,被砸个正着,登时筋断骨折,躺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