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77章 大获全胜

第177章 大获全胜

 热门推荐:
    不管庾怿甘心还是不甘心,都只得在朱焘和众骑兵的护卫之下,仓皇而逃。

    司马珂一看庾怿的大纛倒卷而去,前军如鸟兽一般溃逃,蓦地发出一阵长啸:“叛军败了!”

    嚯嚯嚯~

    尚在紧张之中的大军,沉寂了半秒,随即齐齐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欢呼声很快便传到了后军,那些累得气喘如牛的弩兵们,一听敌军敌军已败,顿时一个个把大弩往地上一放,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全身汗流浃背,话都说不出来。

    荀蕤也松了一口气,全身如释重负一般,狠狠的擦了一般汗水,哈哈哈大笑起来:“明公之神弩,天下无双,无坚不摧!”

    谢尚也满身畅快的解开衣甲,散发着一身的热气,大笑道:“痛快,跟着明公出战,就是痛快!”

    桓温将手中的元瑾破敌刀收回刀鞘,抬头朝大纛下的司马珂望去,眼中充满敬畏感,喃喃自语道:“以八千破三万,明公真乃千古神将也!”

    此刻,一向自负的桓温,彻底被司马珂所折服。

    而那些年轻的军司马,更是欢呼声如雷,高声喊着“明公天下无敌,举世无双”,又喊又蹦又跳的,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一般。毕竟这是他们人生的第一场大战,也是酣畅淋漓的一场大胜,令他们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不已。

    唯有卞诞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神情极其沉稳,开始招呼部曲收起长弓和羽箭,准备追袭。

    周琦一见敌军溃败,便立即吼道:“弟兄们,弃矛,准备跟随明公追袭,该老子们出战了!”

    众羽林骑哈哈大笑,也齐齐扔下长矛,拔出元瑾破敌刀在手,等候将令。

    一旁的陆纳和朱能,同样跟羽林骑一样,他们的职责是护卫两翼,但是在这种地形下,他们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见到众羽林骑纷纷弃矛,两人顿时意会,也高声喊道:“儿郎们,准备追袭溃敌!”

    就在此时,大纛下的司马珂发出了号令:“追敌,反抗者杀!”

    随着号旗传动,前头的重甲刀盾兵,率先扔下大盾,拔出腰刀,向前追杀而去,紧接着那些长矛兵也纷纷扔下长矛,也拔刀追了出去,再往后则是朴刀兵和弓兵。

    司马珂纵马而出,直奔大军之前,高声喊道:“羽林骑,随我来!”

    随着一阵如雷般的响应声,早已等候多时的羽林骑,在周琦的带领下,紧紧的跟随在司马珂的身后,一路向前冲杀而去。

    司马珂手中战戟高举,高声喊道:“缴械不杀!”

    三百羽林骑跟着司马珂齐齐大吼:“缴械不杀!”

    此时庾怿的前军变成了后军,眼见主将已策马而逃,败局已定,他们这些原本冲锋在一线的前军此刻拖在后面却不及逃脱。尤其是那数千身着数十斤的明光铠重甲的士卒,更是跑不起来,听到“缴械不杀”四个字,索性一个个将手中的刀枪扔到地上,举起双手,往两旁退避而去。

    司马珂率着众羽林骑,一路呼啸而过,高声喊着“缴械不杀”,前面那些不及逃脱的叛军,也纷纷扔下兵器,举起双手,让出一条道来。

    他们这么纵马一路吆喝着,只见得那些溃兵们纷纷扔兵器,举手,避让,已然有近万的士卒弃械投降。

    对于这些士卒来说,第一为了保命,第二地方军投降中央军也没什么丢脸的,谁也不会脑袋长包,跟自己的命过不去。

    转眼之间,三百羽林骑跟着司马珂冲出了那段狭隘的地面,前头顿时宽阔起来,到处都是亡命逃窜的叛军将士。司马珂抬头望去,只见那大纛倒卷之处,已在三四里之外,看看便要入城了,想要在其入城之前追上基本没有希望。

    庾怿这厮,逃命倒是挺快的……

    司马珂暗骂了一声,不再追袭,而是让羽林骑兵分左、中、右三路,一路纵马大声吆喝着“缴械不杀”。那些逃兵们,原本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如牛的,听得背后马蹄声隆隆,呼喝声如雷,索性不再跑,将手中的兵器一扔,就地举手投降。

    三路羽林骑兵,滚滚而去,一直奔袭到庾怿的大营之前,这才汇集在一起,簇拥在司马珂的身后。

    司马珂抬眼望去,只见姑孰南门的城门处,那杆大纛早已消失不见,唯有成千上万的溃兵,正在门口挤成一团。

    司马珂战戟一举:“拉开阵型,随我喊杀!”

    三百羽林骑迅速展开来,形成一个宽度近百米的阵容,齐齐大吼:“杀!”

    虽只三百骑,喊杀声震天,马蹄声如雷,滚滚朝姑孰南门奔去。那那南门的守卫,见得远处烟尘大起,似乎有千军万马杀来,当机立断,迅速放下了闸门。那重达千斤的闸门轰然而下,一名溃兵躲闪不及被砸得头骨碎裂,登时气绝倒地。

    被拦在门外的溃兵,纷纷指着城头上大骂,奈何城头上的守卒丝毫不为所动。

    有人高声喊道:“速去其他三门!”

    众人轰然一声,四散奔逃。

    就在此时,司马珂已率三百骑滚滚而来,高声喊着“缴械不杀”。那些跑得快的,已经奔往了东西两门,那些跑得慢的,直接将兵器一扔,举手投降。

    城头上的将士,见得司马珂率骑兵杀到,如临大敌,齐齐举起了弓箭,蓄势待发。

    司马珂却没有在南门停留,而是与周琦两人,兵分两路,分别向东门和西门杀去。

    姑孰城东门和西门,跟南门一样,大队大队的叛军正挤在门口,等待入城,司马珂等人如法炮制,高声喊杀,滚滚奔来,惊得东西两门的叛军守卫,也急忙关起了城门,阻止城门外的溃军入城。

    司马珂率着众羽林骑又喊了一通“缴械不杀”,随后又奔往北门与周琦汇合。北门的守卫,发现居然有两路兵马从两边杀来,更是吓得手忙脚乱的关了城门。

    如此一来,姑孰城四门紧闭,只入了两三千兵马,包括原有的守军两千,也不过四五千兵马。

    此时,桓温和谢尚终于各率着一千兵马杀到了姑孰城外,与司马珂汇合。

    姑孰城下被关在门外的溃兵约有六七千人,而且大营之内,还有辅兵近万人,也全部成了俘虏。

    庾怿四万大军,除去伤亡的五千人,躲入城内的约五千人,被关在城外的约有三万余人。

    庾怿困守在姑孰城内,成了孤城一座。司马珂令桓温和谢尚各派五百兵马,守住四门,防止城内的守军突袭而出。自己则率三百羽林骑四处吆喝,要求城外各处的叛军,扔下兵器,各自在指定地点待命,等候发落。

    众叛军群龙无首,又被关在城门之外,早已没了士气,一个个神情木然的等着受降,听到羽林骑的吩咐,立即纷纷扔下兵器,老老实实的在司马珂指定的地点集结,全部蹲坐在地上,抱着头,等候受降的兵马前来。

    随后,司马珂又率着众羽林骑奔向那连绵八九里的大营,依次到每个营盘吆喝和宣导,让众辅兵原地待命,等候发落。

    那些辅兵们,更加没有战心,而且前来招降的是自家朝廷的左将军,对他们来说,投降没有任何损失,包括名声。所以听得羽林骑的吩咐,一个个唯唯诺诺,没有半点反对意见。

    终于,过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一路收降而来的天策军,押着上万的降卒,来到了姑孰城外。

    如此多的降卒,受降是个巨大的工程,幸亏的是天策军虽然兵马不多,却是良将如云,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到了初更时分,野狼滩的大营也搬到了姑孰城外,与原来叛军的大营并在一起。三万降卒已全部缴械,并安顿在大营之中。除了辅兵之外,所有降卒全部脱去甲胄,缴了兵器,待在各自的营帐之内,未得命令,任何人不得外出,否则格杀勿论。

    这一战,司马珂以八千破三万,自损一千三百人,杀敌三千余人,伤敌两千余,收降三万,缴获兵器铠甲粮草辎重无数。

    司马珂命令谢尚和桓温两人,各率一千兵马,四面围住姑孰城,不让庾怿出城逃脱。又令内政能力强的荀蕤、李颜、卞诞和虞洪三人主导后勤和善后事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