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71章 如入无人之境

第171章 如入无人之境

 热门推荐:
    天地苍茫,朝阳如火,清晨的原野上被朝霞涂上一层暮晖,入眼尽是鲜红的一片。

    姑孰境内,古道。

    车轮辘辘、马蹄声声,漫天的尘土之中一队人马沿着古道蜿蜒而行,旌旗如云,戈戟如林,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如同一条黑龙一般。

    密密麻麻的旌旗之中,一杆大纛显得格外惹眼。大纛之下,十数名将领簇拥着司马珂缓缓而行。

    西极马背上的司马珂,头戴武弁大冠,身披防矢甲,手持一丈三尺的大戟,得胜钩上挂着朴刀,再配上他那修长而矫健的身躯,显得英气勃勃。

    这是司马珂人生第一次独立挂帅出征的历程,也是自东晋以来,宗室第一次挂帅出征……

    从建康到姑孰城不过一百五十多里,司马珂并不着急行军,一天只走三十里地,而且由于天气渐热,他每天都是五更拔寨起营,午时前便埋锅造饭,全军休整。

    他需要保持士兵的体力,以确保战时处于最佳状态,所以这一路走了四天,今天又走了一个时辰,离姑孰城只有三十多里地了。

    前头,他派出了二十四路塘骑,每里一塘,每塘五人。每名塘骑持五色旗枪,遭遇敌人则摇红旗、发现敌人摇黄旗、敌人众多摇青旗、人少摇白旗、地形问题摇黑旗。早上,大营内吹响第一声号角,各营拔营起寨之后并不出发,而是先派塘骑出去侦查。

    除此之外,塘骑获得情报只对主将传递,要是有塘骑回营汇报探查信息,不管是要紧还是不要紧的事情,都不许沿途官兵拦截盘问,只需要直接前往中军报告主将,之后主将再召集各部军官探讨。如果有人敢在中途拦截塘骑盘问情报,即以军法处理。

    一名塘骑,飞马奔来,越过重重的护卫,直奔到大纛之下,然而翻身下马,高声禀报道:“启禀左将军,前方二十里处,有一处地形正符合将军之要求,可供扎营,距姑孰城约十二里地,特此来报。”

    司马珂拿出一卷扬州地形图,仔细看了看,当即传令道:“就在彼处扎营,各路塘骑,继续向前侦探,若遇敌骑,则迅速退回,不得相争。”

    终于,大军来到了塘骑打探到的地形,缓缓的停了下来。

    司马珂四处探望了一下,只见此处地形宽阔且相对平整,可供万余人扎营;在两里多外的地方,又有一条河流,可供取水;但是前方又逐渐变窄,最窄处只有三百多米宽,两边都是山丘树木。

    此处叫野狼滩,据说到了夜晚,会有野狼出现,发出令人毛骨悚人的嚎叫声。

    司马珂看了此处前方的地形之后,不禁哈哈大笑:“此处真是天赐之地,此乃天助我要灭庾怿。”

    众将虽然不明白就里,但是见司马珂如此信心满满,也纷纷露出会心的笑意,心中信心大增。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主将,并不是纸上谈兵之辈,而是以少击多战胜过胡虏的赫赫神将。既然司马珂如此信心百倍,他们自然也放下心来。

    随着号角声响起,号旗层层传动,一万多大军开始扎营立寨,井然有序。

    过了一个多时辰,上千的营帐星罗棋布的平铺了开来,一直延伸到了远处的河边,四周又立了栅栏和鹿角,挖了壕沟,立了牙旗。

    随后四处炊烟袅袅,逐渐传来食物的香味,原本静寂的原野,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司马珂带着众将在新扎的大营里四处巡查了一番,便转身对周琦道:“我欲去查看庾怿之营寨,你率一百羽林骑,随我同往。”

    周琦急声应诺,当即点领了一百羽林精骑。众羽林骑各自全副武装,背负三枝投枪,挎一石五斗强弓,带三十枝破甲箭,得胜钩上挂着元瑾破敌刀,跟着司马珂,滚滚往北而去,直奔姑孰城叛军大营。

    …………

    姑孰。

    庾怿号称五万,实际四万大军,战兵三万,辅兵一万。姑孰城只是一个小城,没办法驻扎四万大军,所以只能在城外扎营,城内只留两千兵马,以应付突发状况。

    四万大军,三千多个营帐,外加粮草辎重等物资所在的仓库,连绵八九里地,一眼望不到尽头。

    庾怿正率着一众将领往各处营盘之内巡视。

    庾家兄弟都是生得一副好皮囊,帅气而风度翩翩,庾怿也不例外。

    庾怿今年四十二岁,在庾家排行第二,身高大概一米八的个子,面皮白皙,有须,身材修长而矫健,身上披着防矢甲,背后一袭披风,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特别的有型,典型的中年帅哥,唯一的不足是一口黄牙,笑起来黄牙外露,带着一丝邪邪的味道。

    一名斥候飞马来报,直奔庾怿近前,禀报道:“启禀将军,司马珂率军在十二里之外的野狼滩驻军扎营,不再前进,兵力约一万,除了陆续而来的运粮夫役,未见再有后军。”

    庾怿愣了一下,随即露齿一笑,满脸邪邪的意味,语气带着讥讽道:“司马珂小儿,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居然敢率区区一万军马,奔波百里而来,迎战我四万大军,哈哈哈……”

    身后众将士也跟着轰然大笑,只觉得这个十七岁的宗室少年,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自行前来送死。

    唯有旁边一名三十岁出头的将领神色凝重,低声道:“庾将军,听闻司马珂曾在历阳以五千兵马大破三万胡虏,不可轻之。”

    庾怿哈哈大笑,一口黄牙尽露,对着左右笑道:“朱司马果然谨慎,那司马珂不过借胡虏轻敌之际,盗用了田单的火牛计。偶然偷袭得手一次,难不成再用一次火牛计不成?”

    众人跟着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那朱司马,名叫朱焘,乃后来东晋名将朱序的父亲,原本是庾怿五弟庾翼的司马,因朱焘精于骑射,善掌骑兵,又通兵法,故此被庾怿借来在自己账下听用。东晋少马,庾怿虽有四万大军,却只有区区五百骑兵,且麾下之将对骑兵之术并不熟悉,故此向庾翼借来一用。但是朱焘终究是新来之将,又性格木讷,在庾怿麾下并不受众人看重。

    庾怿一边令斥候继续再去打探司马珂大军的动静,一边继续巡查大营。

    突然,大营之外,数名斥候疾奔而来,高声道:“启禀将军,贼首司马珂,亲率羽林骑百人,查探我军营寨。”

    司马珂因为视力极佳,并不需要靠近庾怿大营,只在离大营半里之外,率众羽林骑纵马来回逡巡,细细的查探营中虚实。一路上,还射杀了好几名斥候,故此惊得众斥候不敢再在外面晃悠,急忙前来禀报庾怿。

    呜呜呜~

    那斥候话音刚落,庾怿的大营之内,便响起了连绵不绝的号角声,那示警的号角声如同飓风一般,迅速从东往西蔓延开来,那数里的大营之内,顿时一阵大乱。

    庾怿不禁勃然大怒,率众翻身上马,疾奔到辕门口一看,只见半里之外果然有一彪骑兵,正从东往西,沿着他的大营排列方向,一路策马缓缓而行。虽然看不清那些人马的面目,却可见那些骑兵的马蹄极其轻快,似乎在闲庭漫步一般,视力好的还可看到那幡旗之下的主将正一边策马而行,一边朝这边的营盘指指点点,丝毫没有将这连绵八九里的大营之中的数万大军放在眼里。

    庾怿的自尊心顿时受到打击,刚刚还在讥笑司马珂不自量力前来送死,谁知道此刻的司马珂更为离谱,居然就这么率着一百多骑兵,直接在他大营前晃悠,如入无人之境,这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打他的脸。

    庾怿发出一阵暴怒至极的冷笑:“司马珂这小儿,果然有几分胆色,这是欺负老子没有骑兵么?”

    他回头望向朱焘,冷声喝道:“朱司马听令,速速率骑兵全体出动,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诛杀司马珂在阵前,本将给你记头功!”

    朱焘神情一凛,急声道:“末将遵令!”

    说完,立即纵马而出,直奔骑兵所在的营盘,前往点领兵马。

    不一会,只听得一阵沉重的马蹄声响起,朱焘全身甲胄,手执大枪,率着数百轻骑疾驰而出。

    这些轻骑是典型的东晋骑兵配置,头戴屋山帻、身披筩袖铠,马鞍边挂着长弓,悬一壶利箭,手中举着环首刀,在朱焘的率领之下,恶狠狠的向正在探营的司马珂等人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