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67章 决一死战!

第167章 决一死战!

 热门推荐:
    建康宫,太极西堂。

    司马衍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踱来踱去,六神无主。

    在司马衍看来,他的这几个舅舅,就没给他干过好事,只会添乱。在他幼年时,几个舅舅利用他母亲临朝听政之际,总揽大权,大肆屠戮宗族,排除异己,完全把自己当个摆设;再后来,庾亮引发苏峻之乱,建康城被破,全城惨遭劫掠,建康宫都被烧了大半,而作为皇帝之身的他居然被苏峻关在小黑屋内,母亲庾文君也因此上吊自杀;苏峻之乱后,庾亮拍拍屁股走人,摇身一变成为藩镇大员,掌控六镇之兵,留下自己在宫中继续成为世家的傀儡;好不容易遇到司马衍,总算熬出头来了,谁知道庾亮不但三番两次的弹劾司马珂,而且这次居然直接发动兵谏。

    一个多月前,庾亮连发两道奏疏,一道是继续弹劾司马珂,一道是请求北伐,司马衍都予以拒绝了,谁知道庾亮居然直接起兵威压。

    庾亮虽然只有十五万大军,而且还有五万新兵,但是却号称三十万大军,将司马衍吓得魂飞魄散。毕竟中央军和北府兵加起来,也才不过六七万大军,这可是三四倍的兵力。

    司马衍虽然痛恨几个舅舅完全不顾自己的感想,但是却无可奈何,只得召来司马珂。危难之际,只有小皇叔能给他带来定心丸。

    司马珂急匆匆的赶到,两人见礼之后,司马衍便满脸忧心忡忡的将几份紧急军情的奏折递给了司马珂。

    几分奏折连起来一看,司马珂马上明白了。这是庾亮狗急跳墙,图穷匕见,要跟自己决死一战了。京口的北府兵,乃东晋最精锐之兵,庾亮无论如何是不会让自己顺顺利利的接手的。这次庾亮是彻底撕破了脸皮,就算是小皇帝的面子,也决计不会给的。

    如今司马珂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自动拱手交出兵权,保全自己,做个逍遥的宗室子弟;要么率军与庾怿决一死战。第一条路,显然是死路一条,一旦失去了兵权,又成功的被庾亮视为眼中钉,必定不死不休。就算他不死,也只能亡命天涯。他能选的,只有第二条路。

    虽然说他都督中央军事,但是此刻庾亮大军压境之际,真正他能控制的兵马并不多。中央军真正能打的就只有天策军和羽林骑,最多再加上曾跟他共过患难的长水营和步兵营。其他的中央军,都是老油子,打打顺风仗还行,一旦遇到劲敌,跑得比兔子还快,反而影响士气。虽然说经过一年多的整顿,王室六军比往日已经好了许多,但是不到迫不得已之际,他是决计不会让那些老兵油子上阵。

    要想解决面前的困境,唯有先击败庾怿。

    但是庾怿号称八万大军,就算按照对半计算,也有四万,而他能调动的冰冷,不到两万。

    这一战,很悬!

    当然,他还有个选择,就是死守石头城。庾怿从西面而来,要想进攻建康城只有进攻石头城。死守石头城,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一旦死守石头城,便是向庾家示弱。而一旦他示弱,建康城内便会风云诡谲,不知会有多少人与庾亮暗通款曲,甚至倒戈而起,他将陷于十分被动的局面。

    最好的办法,还是主动出击,堂堂正正的击败庾怿,斩其头悬于东门,才能震慑庾亮,同时让其他士族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

    司马珂反复权衡之后,心中已下定了死战的决心。但是,终究还是要看司马衍的态度。

    司马珂笑了笑,对司马衍道:“陛下不必忧心,庾征西乃国舅,必不敢逼迫陛下,其不过是冲微臣而来,只要微臣解除兵权,则庾征西便可退兵。”

    司马衍一听,两眼一红,顿时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捶着座下的胡床哭道:“皇叔若不能掌天下之兵,朕便如傀儡,凡事不能做主,暗无天日一般度日。我那舅父,屡屡陷害朕,朕宁愿与其决一死战,亦不愿解皇叔之兵。”

    司马珂当然是试探司马衍的,毕竟庾亮是他的亲舅舅,而他只是远房皇叔,若按血缘之远近,肯定是舅舅要亲过远房小叔叔。对于他来说,司马衍的态度很重要。

    听得司马衍这般说,司马珂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眼中露出决然的神情道:“姑孰之兵,号称八万,微臣料其不过四万。羯人猛如虎,昔日曾以五万大军兵临历阳,微臣尚未曾畏惧,以五千破之,又岂惧姑孰之兵?陛下若得一声令下,微臣只需率天策军及羽林骑,即可破之,以解建康之危,令庾征西知难而退!”

    司马衍一听,眼中露出希冀的神色,问道:“可乎?”

    司马珂神情严肃而坚定,眼中信心满满,朗声道:“只待陛下旨意,即刻便可出征!”

    司马衍脸上迟疑了片刻,随即决然道:“好,朕便下旨,令二舅退回魏兴,如其抗旨,则请皇叔奉旨出征,进攻姑孰,捉拿其归案!”

    说罢,当即便传令中书监草拟诏书,加急传送到姑孰城。

    …………

    司马珂出了建康宫,便立即纵马来到左将军署,传令诸将前来议事。

    很快,诸将便挤满了议事大殿,分列两旁,按剑而坐。

    司马珂知道司马衍的诏书对庾怿来说必定是一纸空文,庾家就没真正把这个小外甥皇帝放在眼里。故此先召集了诸将前来,进行战前各事项的安排。

    眼见诸将已到齐,司马珂沉声宣布道:“叛将庾怿,不遵朝廷旨意,率军攻占姑孰,威逼京师。我奉天子旨意,欲率天策军及羽林骑,攻往姑孰,捉拿庾怿。”

    众将或多或少的都听到一些消息,听到司马珂这般说,纷纷露出吃惊的表情。

    纪睦急忙道:“庾怿号称八万,实则四万。左将军以一万余兵马出征,兵力过于微薄,末将愿率长水、步兵二营随左将军一同出征姑孰,还望将军勿拒。”

    纪睦话音刚落,卞诞、沈劲、桓温、甘苗、谢尚等人纷纷请战。

    “左卫军请战!”

    “屯骑营请战!”

    “骁骑军请战!”

    “游击军请战!”

    “领军军请战!”

    ……

    司马珂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定下来,沉声道:“左、右卫,由褚将军领之,护卫禁宫;游击、骁骑、领军、护军四军,以甘将军领之,护卫宫城;五营校尉,由纪将军领之,拱卫各卫城。兵在于精不在于多,卞诞、沈劲、桓温、谢尚、虞洪诸将,及陆纳、朱能、张澄、顾会、虞啸父、刁协诸司马,亦随天策军出征,但不带麾下兵马,助本将共领天策军。”

    众人见司马珂早已有打算,便不再坚持,齐声道:“谨遵将军之令。”

    众将解散之后,司马珂却留下了沈劲。

    他令侍卫取来笔墨纸砚,便让那侍卫退出,让沈劲替自己研墨。沈劲知道此书必定事关重大,当即取来清水,开始研墨。

    司马珂展开一张蔡侯纸,饱蘸弄墨,挥笔疾书,写完之后又将墨迹晾干,用信封装好,加上火漆密封,递给沈劲道:“遣两名体己之心腹,速将此信交给历阳俞郡守。”

    沈劲见他神色凝重的样子,急忙双手接过密信,仔细的收在怀里,恭声道:“必不辱使命!”

    ………………

    乐游苑,天策军大营。

    司马珂将天策军化整为零,分为十营,要求各营先安排战前强化训练三天,然后集体列阵训练五天,待得司马衍的圣旨一下,便要出征

    桓温领一千长矛兵,虞啸父为副;

    谢尚领一千长矛兵,张澄为副;

    沈劲领一千重步刀盾兵,刁协为副;

    卞诞独领一千长弓兵;

    荀蕤独领一千弩兵;

    纪敏独领一千短弓兵;

    陆纳和朱能共领一千朴刀兵;

    虞洪独领五百轻步刀盾兵;

    顾会领器械兵五百。

    除了十营战兵,余下三千辅兵,则由李颜统领,负责后勤和粮草辎重运输事宜。

    庾怿大军人数是的己方的数倍,一旦交战,必然阵列严明,不可能像上次历阳大战那般对付的是一群乱军。

    按照司马珂设想的阵型,一千重步刀盾兵身着明光铠,手持大铁盾列阵在前;两千长矛兵分为四个方阵,紧随其后,方阵长矛兵前面两排也皆着明光铠;再往后则是一千短弓兵,近距离抛射;随后是一千长弓兵;最后则是一千手执大黄弩的强弩兵;三百羽林骑手执长矛,列阵于两侧,再往后则是一千朴刀兵,以严密护住两翼的软肋之处;最后则是五百轻步刀盾兵,护住大后方。

    目前情况下,这个阵列已经是步战最适合的阵容。而且众天策军已经磨合了一年多,而且桓温、谢尚、沈劲和卞诞等将以及诸军司马也都来参与过训练,战阵也极为熟练。

    司马珂将一众年轻将领全部纳入战斗序列,一来借此增加将领的临阵经验,二来事关重大,增加得力的心腹将领以确保临阵指挥和战斗的执行力。

    真正到了鏖战之时,临阵的士气和执行力,远远比经验重要。

    这一战,司马珂输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