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61章 天不生元瑾,万古如长夜

第161章 天不生元瑾,万古如长夜

 热门推荐:
    司马衍很显然是提前吃过的。司马珂所发明的菜肴,总算有一样是他先尝过的,神色有点得意,哈哈一笑道:“难得与四位爱卿欢聚一堂,请慢用!”

    三人忍不住伸出筷子,伸向那盘土豆炖牛肉。

    就连郗鉴也忍住那豆芽和豆腐的诱惑,先夹起一块土豆,轻轻的咬了一口,刹那间,味蕾上那种强烈的美味冲击感,令他差点没把舌头咬掉:“此乃何物,居然如此美味!”

    何充赞叹道:“酥软甜糯,香味醇厚,人间美味!”

    王导也忍不住赞叹道:“粉糯香甜,香气浓郁,果然是绝世之菜!”

    司马衍哈哈一笑,夹起一块牛肉道:“与此仙物同煮,就连牛肉也变得香嫩爽口,美味至极!”

    司马珂淡淡一笑,自己也夹了一块土豆,放在嘴里,感觉味道还是比后世欠了一点,虽然他已经竭尽全力了,但是毕竟这个时代的佐料实在少了一点。

    王导问道:“此乃何物?”

    司马衍笑道:“皇叔称此物为土豆,朕觉此名甚为不妥,便将其改为仙豆。”

    王导一听,哈哈笑道:“陛下所言极是,元瑾甚是不会取名,如此仙物岂可取名土豆?应为仙豆才是!”

    何充和郗鉴当即也随声附和。

    大晋第一美公子,以壮诗闻名江南的元瑾公子,因为给土豆取了“土豆”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被三公一帝集体鄙视了。

    司马珂:“……”

    特么的,这玩意真叫土豆……

    众人在司马衍的带领之下,吃着豆腐、豆芽和土豆,饮着蒸馏酒,整个大殿之内飘着一股浓郁的食物的香气,令门外的羽林郎、宫女和內侍都忍不住暗暗吞着口水。

    酒过三巡之后,司马衍抑制不住的激动的心情,哈哈笑道:“适才朕道元瑾此菜可以救国,非但因其美味,更因其可高产。但得此物,则天下百姓,皆可……饱食矣……”

    说到后面几个字,小皇帝笑着笑着,居然哽咽了,说不下去了,一旁的张桓急忙递上一方丝绢,司马衍接过丝绢擦着眼泪,仍然哽咽不已。

    能够让天下百姓饱食,恐怕是数千年来人类的梦想,也是人类生存最卑微的要求。

    三人见得司马衍如此激动,纷纷大惊,齐齐望向司马珂问道:“此物可亩产几何?”

    司马珂正要回答,却见司马衍强行抑制住激动的心情,拦住司马珂,微微笑道:“还请诸位爱卿先猜一猜。”

    小皇帝终究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又哭又笑的,显得十分的滑稽,司马珂见他这般模样,只得默默的低下头去。

    何充思索了一阵,率先道:“莫非亩产可达五百斤乎?”

    东晋一斤相当于220克,即0.44斤,他说的五百斤,其实就是亩产220市斤。此时江南的水田,良田也才150市斤,恶田甚至减半,说是220市斤,已经是比较大胆的想法了。

    司马珂摇了摇头,道:“太少!”

    王导一惊,问道:“莫非能亩产千斤?”

    王导话音一落,何充和郗鉴都看了他一眼,很显然为他的大胆猜想所吃惊,亩产千斤那是何等的奇迹?意味着整个江南的百姓不用挨饿了。

    司马珂看了一眼司马衍,见他依旧一副让他们猜的神色,只得摇头笑道:“太少!”

    三人顿时哗然,满脸不可思议之色,望着司马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郗鉴神色变得极其激动,问道:“亩产两千斤?”

    他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亩产两千斤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亩地就能养活两口人。

    不等司马珂回答,司马衍已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得意之情,抢先公布了答案:“乃太尉所言的十倍!”

    “甚么!”

    郗鉴惊得手中的酒樽都翻倒在案几上,珍贵的瑶池玉液琼浆流了一案几,又流到了地上。

    何充和王导两人,也是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张的大大的,大得可以塞进去一只酒樽进去。

    过了许久,三人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神情简直像见了鬼一般。

    司马衍和司马珂所说的话,太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了。

    亩产两万斤,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亩地就能养活十到二十口人,这是什么样的概念?意味着从今以后,天下几乎没人挨饿了。

    终于,郗鉴率先反应过来,依旧满脸的疑惑,颤抖着问道:“此话可当真?”

    司马衍顿时又激动了起来,激声道:“朕去看过天策军大营附近看过,非但如此高产,且不占良田,还可一年三种!”

    郗鉴等三人,顿时又凌乱了,只觉得小皇帝在说胡话,这简直就是千古奇谈,大概就像后世有人说可以三万岁一样令人不可信。

    司马衍见众人膳食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便对司马珂道:“皇叔带诸位爱卿,前往鸡笼山一带去查看一番罢。”

    司马珂恭声道:“遵旨!”

    三人顿时激动了起来,当即向司马衍拜别,紧紧的跟在司马珂的后面,好像生怕司马珂走得太快跟丢了似的。

    三人跟着走出建康宫,来到南掖门之前,门口早已有侍卫车马在等候。

    三人依次上了牛车,司马珂则翻身上了西极马,带着众人奔往鸡笼山。

    …………

    鸡笼山下,被天策军整出了一条平整的大道来,不但可以多人并行,亦可行车。

    司马珂领着三人的牛车,沿着大道一直往前。三人掀开车帘,见得大道上不时有负重行军的士卒退避一旁,不住赞叹司马珂治军有方。

    再往前,则看到大片大片的平整的土地,因为刚刚收获过土豆,地里平整而松软,郗鉴又是一阵惊叹:“适才陛下只道不占良田,难道此物居然是山地所种,非但不占良田,连恶田都不占。”

    一百多亩土豆地,已经收获了九成,只剩下十几块地尚未收获。

    司马珂勒马停在最前面的一块绿油油的土豆地旁,郗鉴等三人的牛车也缓缓的停了下来。

    早已率众等候的荀蕤等人,急忙带着十数名扛着大铲的辅兵,来到了土豆地旁,听候司马珂的指令。

    三人下了车,在侍卫的簇拥之下,也来到了土豆地旁,充满好奇的望着那满地绿油油的土豆茎叶。

    “此茎叶可做野菜食否?”郗鉴好奇的问道。

    在灾荒年间,百姓大都以野菜为食,但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可以吃的野菜也遍地难寻。在郗鉴的想法中,若是土豆的茎叶可吃,或许也可缓解一部分饥荒。

    司马珂笑道:“此物不可食,但晒干之后,可以喂牛羊。”

    见得三公已全部到了地头,司马珂从一名辅兵手中接过一把大铲,对着那一棵土豆株下面铲了几下,然后抓着土豆株的茎叶一扯,顿时扯出一大片土豆来。

    那一大片沉甸甸的泥土之中,藏着大颗大颗的土豆,这种最新改良的土豆,每颗都将近七八两重,一株下面三四十颗土豆,足足有二三十斤重。

    司马珂抖了抖,那松软的泥土便扑簌而下,露出大颗大颗的卵型的土豆来。司马珂摘了三颗土豆,依次递给郗鉴、王导和何充三人,笑道:“此物可烤熟之后食之,亦可煮食,食得一两颗即可饱之。”

    郗鉴等人接过那土豆,捏在手里,此番亲眼所见,顿时也激动了起来,他们终于明白司马珂为什么说此物为绝世之物,乃安国兴邦之物了。

    随随便便扯出一棵来,按照时下的度量衡,便有四五十斤重,这一地密密麻麻的土豆,算起来肯定不下于两万斤。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满是唏嘘的表情,激动至极。

    郗鉴激动的问道:“此仙豆如何留种?”

    司马珂笑道:“取颗大者做种即可,待得太尉回京口,末将当遣人送二十万斤粮种往之,以供京口之兵种之,亦将遣熟悉栽种之士卒前往教导之。此物一年可栽种三季,下月即可栽种。若担心肥力跟不上,亦可只栽种两季。”

    郗鉴激动得差点老泪纵横,居然对司马珂一拜:“老夫代京口数十万军民谢元瑾之恩德。”

    对于郗鉴来说,以后非但粮食不用捉襟见肘,以后北面的流人,有多少就可收多少,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景况。

    司马珂见郗鉴居然以年迈之身来拜谢自己,心中一暖,急忙扶起郗鉴,又对郗鉴还了一拜,急声道:“此乃末将之本分,还望明公莫要折煞末将。”

    王导此刻终于回过神来,问道:“元瑾从何处得来此物!”

    司马珂道:“下官昔日在宣城之时,曾救助一即将饿毙之奇人。那奇人因感下官救命之恩,不但教会下官做那一品翡翠豆芽、蓬莱白玉豆腐及酿造瑶池玉液琼浆之术,亦曾手绘此物之图,对下官道此物不但可食,亦高产。那日下官在钟山脚下遛马,偶然幸得遇见此物,故此取之在自家后园予以育种。除此物之外,另有一物,亦是高产之粮种,尚在育种之中,想来明年开春,亦可广而栽种之。”

    司马珂的话,对于众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也不得不信。

    何充不禁满脸感慨的说道:“此乃天不绝我华夏,借助元瑾之手来救之!”

    郗鉴更是感叹道:“天不生元瑾,万古如长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