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58章 有异心者不可用

第158章 有异心者不可用

 热门推荐:
    不管北方士族如何失望,庾亮如何生气,郗鉴由司马珂的对手,变成盟友,已成为事实。

    庾亮原本已经厉兵秣马,准备兵临建康,最后也不得不偃旗息鼓。

    庾亮虽然号称拥兵二十万,实际也不过十万兵,而郗鉴手中的四万多北府兵,便就像一道天堑一般拦在他的面前,令他不敢逾越半步,更何况司马珂手里还有三万多中央军。

    于是一场巨大的风波,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平静了下来,似乎没有开始过。

    受到京口之兵的启发,司马珂也给天策军换了种方式打鸡血。他告诉这群来自北方的汉子,今天的训练,便是为了日后挥师北伐,驱逐胡虏,收复他们的家园。

    果然,这一通鸡血,打到了天策军的心里去了,一个个激动异常,士气爆棚,训练比以往更加卖力了。

    如同郗鉴弹劾之前一般,司马珂的主要精力放在训练羽林骑和天策军,同时培养年轻将领,这个需要时间的积累和沉淀,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郗鉴成为盟友之后,余下来最大的对手,便是手握六镇重兵的庾亮了,扫除颍川庾氏之后,便可放心的开始他的北伐大业。

    对于颍川庾氏,司马珂其实不担心。

    庾家五兄弟,以庾亮、庾冰和庾翼能力最强,但是庾亮和庾冰都是政斗高手,与王导一个属性,却并不擅长带兵。庾家最能打的便是庾翼,庾翼不但弓马娴熟,而且能征善战,又很会笼络人心,在历史上,就连桓温和谢尚都对其心悦诚服,愿意听从其驱遣,可见庾翼并非等闲之辈。

    但是司马珂手中有京口之兵相助,手下又聚集了一批将领,区区一个庾翼,自然不在话下。

    …………

    就在一切事情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时,天策军又给司马珂带来一件惊喜。

    原来那天司马珂在钟山山脚找到土豆苗之后,又去钟山山脚和山上找了几天,并未发现有其他自己穿越时所带来的高产苗种,但是依旧不甘心。

    于是便凭着记忆,分别画了红薯苗、玉米苗的图样,至于杂交水稻和小麦的外形,和现代差不多,倒也不用画图。然后便让荀蕤派出专选了两队步卒,每天在钟山山上和山脚一带按图寻找。但是,一连找了三个月,各种稀奇古怪的杂草杂木找了不少,就是没有他想要的高产苗种。

    然而,就在这寒冬之时,当荀蕤将一截半枯萎的红薯茎叶递到司马珂面前时,司马珂激动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他二话没说,便吩咐陈金找来一把铲子和几个布袋,随后让荀蕤带着自己纵马前往那红薯茎叶发现的地方。那红薯出世之地,离建康城居然达三十余里,司马珂一路快马加鞭,若非荀蕤马慢跟不上,他差点让西极马飞了起来。

    钟山山脚,一处荒地上,十几名天策军,正守着那一大丛半枯萎的红薯茎叶,看到司马珂过来,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司马珂充满激动的心情,提着铲子大步向前,见得前头居然有一大片半枯萎的红薯茎叶,足足有两三平米。由于在地里埋得很浅,一个个红薯从地里隐隐的露了出来,此时已是寒冬之际,那露出来的部分已经腐烂,令司马珂不禁一阵心疼。

    他小心翼翼的把那些红薯一颗颗的挖了出来,挖了一大堆出来,足足有三四十斤,只是可惜根茎部分,很多地方已经腐烂。司马珂又拔出秋霜剑,将那些腐烂的部分,全部小心翼翼的削去,只留新鲜的部分,最后居然削掉了大半,只剩下十余斤红薯,但是对于司马珂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司马珂将那些处理完毕的红薯,用一个布袋子装好,又吩咐荀蕤重赏发现红薯的将士,同时严禁任何人泄露出去。

    众人虽然好奇,但是也只当这是一种野生的奇珍异草,自然不会想到这种物种居然来自一千六百多年后。

    这种红薯苗,也是2021年最新研制的苗种,尚未大面积推广,据说亩产量也在一万斤以上,而且适应能力极强,抗涝抗寒也抗高温,在南方可栽三季,比后世现有的红薯苗可多种一季。

    100克的红薯热量约86卡,比土豆略高,比米饭略低,也是扛饿之物。

    红薯苗不但跟土豆一样不占良田,而且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红薯叶割了一茬还会长一茬,用来喂牛喂马养猪,都是绝好的饲料。

    司马珂将那那十多斤的红薯,先趁着这几天大太阳,晾晒了三天,将红薯的黑斑病、软腐病等病菌杀灭,再单独用地窖藏了起来,而且在地面上垫上木板,再垫上几层丝绢,将红薯放到丝绢之上,中间还放了木炭以吸除湿气。

    在司马珂看来,这些红薯比起土豆,更为宝贵。因为红薯多秧苗,割了一茬又长一茬,大大解决了牛马的食物,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养猪。

    猪肉因为要圈养,养殖成本高,曾经有一段时间只有贵族才能吃。但是到了汉末开始,渐渐的猪肉退出了世家豪门的餐桌,而逐渐以羊肉为主。

    自司马珂穿越以来,就没吃过猪肉,开始还不知所以然,后来他有次特意去看了晋代的养猪方式,差点没吐出来,这才明白为什么此时有身份的人不吃猪肉了。

    网上说的是因为宋代以前的猪未阉割,有臊气,其实不然,从商周时期,中国已经出现了阉割技术,使其脾气变得温顺爱长肉。

    真正的原因是,从汉代时各家养猪,各农户家里建猪圈养猪,厕所和猪圈相连,厕所位置居然略高于猪圈的粪坑,人在方便时,粪尿落入猪圈坑,然后被猪吃掉,这个叫连茅圈。如此一来,养出来的猪便带了各种病菌,尤其是猪肉绦虫病盛行,而且猪也长得极慢。

    而养猪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用来吃肉,而是以积肥为主。

    羊肉太贵,牛更是不准滥杀,除非伤亡的牛,以致牛肉比羊肉更贵,普通人根本吃不起。不吃肉,蛋白质和脂肪供应不足,无论干活还是训练或者打仗,终究是少了几分力气。

    司马珂决定等红薯大量推广种植之后,先从天策军开始,发动辅兵养猪,在鸡笼山和覆舟山一带,建造猪圈,实行放弃传统的连茅圈,实行圈厕分离,切断绦虫病在人与猪之间的宿主转移。这样一来,便可解决士兵吃肉的问题,有肉吃,才有力气训练和打仗。

    而有了红薯,不但可以解决粮食问题,还能解决养猪的饲料问题。这种红薯可以种三季,全年有大半年可以提供红薯叶喂猪,那种小个、不够饱满的红薯和土豆也可以用来喂猪,再加上这种改良后的土豆茎叶也能当猪饲料,偶尔让辅兵们上山割割草,猪饲料问题便解决了。

    如此一来,吃肉的问题也便可解决。

    ………………

    司空府。

    何充正端坐在案几前看《春秋》,满脸凝重之色。

    有司空府属吏轻轻的走了进来,恭声道:“启禀明公,左将军来访!”

    何充一听,神色一震,当即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急声道:“快快有请!”

    自赵胤叛乱以来,司马珂已经好久没来过司空府了,两人也很少见面。

    话音刚落,司马珂已提着一个大大的礼盒,轻轻的走了进来,朝何充一拜:“参见明公!”

    何充满脸激动的神色,指着旁边的软塌,忙不迭的说道:“元瑾不必多礼,请坐!”

    司马珂展颜一笑,将那礼盒递了上去,恭声道:“此乃两坛半年陈的瑶池玉液琼浆,比新酒又要浓烈醇香许多,特此奉与明公一饮!”

    何充一听,当即从他手中夺过礼盒,双眼一瞪,哼哼笑道:“算你小子识相!”

    随即,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原本许久未见的生疏,也在这一笑之间烟消云散。

    其实,司马珂一直把何充当做自己尊敬的长辈,当初在羽林骑初立时,何充的确是帮了自己许多的忙,没有何充的相助,他不会有这么快就走到今天。只是,最近的确是太忙了,是有点冷落了这位老上司。

    两人寒暄了一阵,司马珂便直接说明来意,在这位老上司面前,不用太多的拐弯抹角。

    “射声校尉郭逸,举止失度,目无上官,我欲荐举令弟季道替换之。丞相那里,我也自会说个明白,还请明公助之。”

    何充一共五兄弟,何充排第二,老三叫何遇,字季道,现任南康太守,升任射声校尉算是晋升了一级。

    其实,何遇的能力未必就比郭逸强,但是那天司马珂被郗鉴弹劾之后,郭逸幸灾乐祸的表现令司马珂大为恼火,所以下定决心要将其替换掉。射声校尉一职,个人能力,其实并不重要。毕竟王室六军也好,五营校尉也好,更多的职责还是镇守京师,起到一个威慑作用。将来要北伐,更多的只能依靠天策军、羽林骑和北府兵。所以他宁愿用能力普通的下属,也不可用一个对自己有二心的下属。

    再说了,晋升何遇为射声校尉,阻力也会小得多。毕竟何充既是王导的外甥,又是庾亮的连襟,换掉郭逸,北方士族们也不会因此产生什么反响。

    听得司马珂这般说,何充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同时也不便推拒这个老下属的面子,只得同意道:“就依元瑾之意,三弟那边,我自会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