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42章 抄家

第142章 抄家

 热门推荐:
    司马珂入宫见驾,在太极西堂,跟小皇帝司马衍密议了一个下午。

    次日一大早,司马衍便让谒者传旨给右第三品以上的大员,前往太极西堂议事。

    太极西堂之内,三十多名三品以上大员,挤满了整个大殿,唯独缺了丞相王导。

    王导前夜急怒攻心,又在跪拜请罪时受了凉,此刻正卧病府内,只能告假。

    司马衍见其余人皆已到齐,便当众宣布了关于司马珂拜左将军、都督中央军事、假节,封历阳县公之事,同时宣布其他与司马珂商议好的任免变动。

    左将军,虽然仍然是右第三品,但在武将头衔之中,仅次于开府诸将军,距离开府只有一步之遥,按照头衔比庾亮的征西将军还要高。当然,宗室的头衔高也是正常的,像司马衍的叔父司马冲拜车骑将军,其实也只是个虚衔。

    假节,虽然是持节之中最低的档次,但凡是持节者便是右第二品的官阶,这个就像庾亮的征西将军只是右第三品,持节便提升为右第二品,如果开府仪同三司便是右第一品等同三公。

    最重要的还是都督中央军事,意味整个中央军都将在司马珂的掌控之下,王导彻底失去了中央军的兵权。

    当司马衍宣布完毕之后,整个大殿内一片静寂,没有人应声。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不到半年时间,由右第六品的骑都尉,一路加官进爵,成为右第二品且掌控数万中央军的大佬,众人心中自然是不服。除了嫉妒司马珂晋升过快以外,最重要的还是不服宗室力量借机崛起,毕竟这才是影响各大世家的利益。

    自东晋建立以来,皇帝好摆弄,才是最符合士族的利益,这是南北各士族之间的共识。如今司马珂手握重兵,无异于是让宗室力量崛起,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尤其是宗室力量又得到皇帝的支持,占据了大义的制高点,更加对各士族的利益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又以北方士族为甚。

    但是对于南方士族来说,若是在东晋建立之初,自然是不愿意看到宗室力量过于强大,但是这么多年来,南方士族一直被北方士族压制,对于宗室的崛起,反弹心理就没那么严重了。而如今,司马珂扶南制北的策约,有意拉拢南方士族,加之司马珂这一通人事变动,将几个南方士族的子弟全部拜为军司马,使得南方士族更是对司马珂的崛起皆持欢迎态度。

    故此,那些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服的官员,都是北方士族。

    但是没有办法,一个是位居九五至尊、一心要正君威的天子,一个是战功赫赫、杀伐果断的无敌战将,都不是给他们现在能得罪的。唯一能发声的应该是北方士族的主心骨丞相王导,偏偏又因病缺席,众北方士族官员纵然不服,却也不敢吱声。

    见得大家皆无意见,司马衍便传令让中书监起草诏书,就此定了下来。

    随后,众官员向司马衍告退,陆陆续续走出太极西堂,司马珂是最后一个出来的。

    出了太极西堂,便见得尚书令陆玩正在门口等候自己,满脸的笑意,司马珂也微笑相迎。

    吴郡四姓,是当初赏菊文会之后,第一批派出子弟拜访司马珂的,如今不禁陆氏多名子弟得以进入羽林郎,其子又被司马珂征辟为军司马,自是与司马珂亲近了许多。

    陆玩笑吟吟的一拱手:“君侯府上之瑶池玉液琼浆,下官尝饮过一次,惊为人间仙酿,至今念念不忘,故斗胆请君侯再予赐酒一坛。”

    司马珂哈哈一笑道:“既是陆尚书所请,莫说一坛,便是多得几坛,也是无妨。”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走出禁宫,在其他北方士族如蔡谟、诸葛恢等人眼里,自又别是一番光景。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宗室与南方士族之间,已经开始正式联手。

    左民尚书诸葛恢满脸感慨的望着司马珂和陆玩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道:“丞相误用赵胤等人,如今元气大伤,对我等来说,以后恐怕要艰难了。”

    五兵尚书蔡谟冷笑一声道:“赵胤乃武将世家,虽然横行无忌,但是终究不是鲁莽之辈,此次叛乱恐怕事出有因,未尝不是上了新晋左将军的圈套。”

    诸葛恢脸色一变,问道:“此话该当何讲?”

    蔡谟轻轻的说道:“据宫里传闻,赵胤叛乱前夕,三位公主便已各乘朱轮马车,先出禁宫,再出外宫,一直进了乐游苑。公主既已预警先离,何况天子乎?这中护军赵胤,是彻头彻尾的被人算计了!更有甚者,屯骑校尉匡术,率兵马前来攻袭历阳县侯府,不到一炷香的功夫,羽林骑便已列阵而来。”

    诸葛恢:“……”

    ………………

    中护军赵胤的府邸,也在东篱门附近,东篱门地面宽广,豪宅也多。

    赵胤的府邸,比起司马珂的府邸要大上一倍,飞檐峭角,金碧辉煌,所谓“南开朱门,北望青楼”,此时的青楼并不是指大保健的地方,而是指赵胤这种豪门大户。

    查抄赵胤府上时,司马珂这才明白昔日让其捐粮时,赵胤所说的“上有高堂老母,中有娇妻,下有幼儿”是怎么样的一个概念。

    赵胤母亲早亡,正妻一人,小妾居然有二三十人之多,既有江南小家碧玉型美女,也有中原和燕赵之地的高大丰满型的美女,而除此之外,居然还有鲜卑人、羌人、氐人、匈奴人和羯人女子,口味可谓是多样化。

    其子女居然也多达二十余人,播种能力也算是强悍。

    偌大的府邸,整整查抄了三天,而且查抄出来的数据,令司马珂也大吃一惊,饶是他经历了半年多的富贵,却也想不到赵胤府上会如此多的财产。

    黄金一千八百斤,银两万三千六百斤,宝石半斗,珍珠五斛,铜钱堆积如山用了十几个库房来装,无法计数,初步估计至少一亿往上,五万三千亩的良田地契,其他奇珍异宝也自是不少。

    初步折算了一下,总体价值在七八亿比轮钱,算起来若是按照正常的年份买粮,能够供三万多中央军吃三四年。

    司马珂突然想起数月之前,他为会稽灾民募捐时,赵胤硬是等到最后一个才捐了个一千五百斛粮米,到头来却全数落到司马珂的手中,倒也是足够讽刺的。

    赵胤喝兵血,任意克扣王室六军军饷多年,但这只是其中的小部分收入来源之一,因为赵家也算是有名望的士族之一,家底原本也极其厚实。

    司马珂望着那堆积如山的钱财和贵重物品,眼睛里也忍不住放出光亮来。

    荀蕤轻轻的走了过来,问道:“赵胤府上果然巨富,其妻小如何处置?还请明公示下。”

    司马珂默然思索了一阵,说道:“其妻妾及女儿满十四岁者,全部赏赐给天策军队主以上的将领为妻,余者再赏赐给什长一级。令其不得虐待之,否则必重责之并予以收回。贾宁、路永及匡术府上妻妾及女儿,皆如此处置。”

    这帮天策军,虽然大部分都是孤身一个,但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有家室在北面的,给队主以上者匹配妻室,也让其他人有个盼头,有利于军心稳定。

    赵胤、贾宁、匡术和路永四人的妻妾及女儿,预计上百人,而天策军队主以上不过六七十人,足以每人匹配一个,而且赵胤等四人身为右第四品以上的官员,其妻妾和女儿都算是颇有姿色者,恐怕这些队主以上的将领见了之后,便会将远在中原的妻室忘得干干净净。

    至于赵胤等四人的儿子,全部贬为庶籍,十岁以下的全部改姓跟随母亲,十岁以上的只有四五人,全部卖入豪门为奴。

    这已经算是非常仁慈的做法了,否则按谋逆罪,满门都要抄斩。当年西阳王司马羕只是言辞上支持苏峻,子孙满十岁以上者都被毒杀,何况赵胤等人不但地位不能跟西阳王比,所犯的罪行更是罪大恶极。

    荀蕤知道司马珂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连声应诺。

    司马珂又转头对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纪睦、卞诞、甘苗和沈劲等人道:“赵胤等人,常年饮兵血,克扣军士粮饷,你等拨出三千万饷钱,补偿给王室六军及屯骑营将士,护军、右卫及屯骑营被克扣最为厉害,须多予以补偿,以安定军心。”

    这次平叛,给司马珂的感触良多。他虽然知道王室六军很烂,却没想到王室六军会有这么烂,几乎是一击即溃。这样的军队,若是不予以整治,拉去战场打仗,简直就是儿戏。怪不得当年王敦和苏峻都是畅通无阻的攻入了建康宫。

    但是要整治之前,必须先把为将者能做的先做好,不让这些军汉心存怨愤,然后借机理直气壮的混吃等死。不管如何,赵胤等人之前克扣军饷的做法实在太狠了点,必须先把这个坑填了,才能去鼓舞军心。

    对各军将士来说,这将是重大好消息,毕竟王室六军和屯骑营苦赵胤、贾宁之流克扣军饷之事已久,只是一直敢怒不敢言而已,如今司马珂自动给众将士补军饷,相比之下,两人治军便是云泥之别,恐怕仅此一招,便能令王室六军和屯骑营心悦诚服。

    众人见司马珂这般安排,不禁暗自佩服,连声应诺。

    …………

    还有一更在十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