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41章 重权在握

第141章 重权在握

 热门推荐: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司马珂担心的是自己入京不过半年多,根基尚浅,欲速则不达。

    从早上南门广场那气势来看,世家们只要联合起来,随随便便就能组织起来几万甚至过十万的私兵。当年王敦第一次反叛成功,一路畅通无阻的攻入建康,其实是想篡位的,奈何众世家集体反对,王敦虽然兵力强盛,却也只得作罢。苏峻和祖约之乱时,也是各家义兵四起,声势浩大。所以说,士族的力量真不可低估。

    虽然他现在的计划是扶南制北,南方士族也逐渐向他示好,但是这些士族一家家奸似鬼,其实潜意识里还是在观望,乾坤未定,南方士族就不会彻底倒向自己。

    所谓乾坤未定,便是郗鉴和庾亮这两只大鱼还没搞定。

    郗鉴手中有三四万的京口之兵,那可是整个东晋最强之兵。庾亮手中兵力过十万,光兵力来说,占了整个东晋的六七成。就硬实力来说,他现在还远远不足以跟郗鉴和庾亮抗衡。毕竟他手中最大的王牌也只有刚刚成三个月的、以汉人降卒组成的天策军,打打中央军这种乌合之众还行,真正跟那两个大佬抗衡,目前还是差了点。

    见得司马衍这般坚定的要把王室六军给自己,司马珂也不再推辞。司马衍说得对,王室六军以世兵为主,就是一群老兵油子,打顺风仗吆喝得人五人六的气势磅礴,一旦遇到强横的狠主,马上作鸟兽散,是要好好整顿了。

    “既然如此,微臣便接下王室六军,但是为了避嫌,微臣此后不再辖羽林郎及虎贲营,还请陛下恩准。”司马珂道。

    增设羽林郎和虎贲营,就是为了防止王室六军反水和威逼,如今既然王室六军已控制在自己手里,就只有忍疼割爱将羽林郎和虎贲营让出,否则必然会受到无休无止的弹劾。毕竟司马珂是宗室,如果既掌宿卫军,又掌控天子侍从,就是将自己放在火上烤,很容易被人借此挑拨是非。

    司马衍见司马珂如此坚持,思索再三,也予以同意。

    于是两人又商议了一番,决定将司马无忌晋升为羽林中郎将,依旧统领羽林郎,而虎贲营则交给一向以武勇著称的司马勋,拜其为虎贲中郎将,沈劲则不再担任虎贲中郎,由司马珂另外安排重用。

    这样一来,羽林郎、虎贲营和王室六军,分别都归宗室统管,理论上也算是各自监督和制衡,以确保小皇帝的安全,而司马珂也避免了被人诟病其有异心的隐患。

    随后,司马衍又宣布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皇叔听旨,朕欲拜你为左将军,都督中央军事,拜历阳县公,兼领中护军,兼领天策军,节制中领军及五营校尉、镇军将军及城外守军、羽林骑……凡中央军马皆受皇叔节制,听从皇叔号令。”

    司马珂心头一震,急声道:“陛下,微臣入仕不过半年有余,年未及弱冠,恐怕难当此大任……”

    拜将封侯也就罢了,司马衍将整个中央军三万多兵马全部交给自己,可谓是宠信至极。只是这样一来,自己想低调都不行了,无论是庾亮,还是郗鉴,都将视自己为劲敌。

    同时,意味着整个东晋,将有三股力量在博弈,以司马珂为首的宗室力量,以王导、庾亮和郗鉴为代表的北方侨姓士族,以及以顾陆朱张为首的南方士族力量。

    虽然北方士族分为两派,但是依然是最强的一股力量,而宗室力量刚刚崛起,南方士族早就被北方士族打压得没有脾气,颇有点魏蜀吴三分的感觉。

    小皇帝是真的决意要把司马珂推到风尖浪口,中流击水,与其他巨头抗衡。对于司马衍来说,各方力量制衡,又有一股自己的心腹力量,皇帝这个职业才能干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

    只是,这对于刚刚穿越半年多的司马珂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从此以后想苟着猥琐发育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发愤图强,加强自己的力量,与这个时代的强横势力博弈,或斗智,或斗勇,才能力争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历阳之战那种生死考验都经历过了,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北伧南貉,终究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耳!

    故此,司马珂推让了三次之后,便不再坚持,接受了司马衍的赐封。

    司马衍见得司马珂终于接受自己的赐封,脸上顿时露出了春光灿烂般的神色,只觉自己憋在心中十余年来的积郁之气,一扫而光。

    从即刻起,他不再是受制于人的傀儡之帝,甚至有望成为一代雄主。

    接下来,两人又讨论王室六军各军统领的安排,虽然王室六军的兵力不多,但是因为其禁军的身份,每军统领都是右第四品的官阶,自是不能马虎。

    按照司马珂的意思,王室六军的统领,除了甘苗可以留用,其他人一律更换。虽然刘超、戴邈和陶臻三人,并没有参与叛乱,但是作为一军统领,连自己的安全都保不住,这样的将领也只是庸才。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司马珂自然不能将王室六军交给这样的将领。

    其实,最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是王导的心腹之将,他既然接手王室六军,自然要借机换上自己的心腹之将。

    经过仔细的讨论,司马珂跟司马衍达成了一致意见,定出了王室六军的拟拜将领。

    左卫军,以卞诞为左卫将军,以吴郡陆家之子陆纳为军司马。

    右卫军,以褚蒜子的父亲褚裒为右卫将军,以吴郡朱家之子朱能为军司马。

    骁骑军,以桓温为骁骑将军,以会稽虞家之子虞啸父为军司马。

    领军军,以谢安的从兄谢尚为领军将军,以吴郡张家之子张澄为军司马。谢尚也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战将,这样也算是给了谢安一个面子,借机拉拢了陈郡谢氏。

    护军军,护军将军的位置暂时没有合适人选,暂由甘苗兼领,以吴郡顾氏之子顾会为军司马。护军将军毕竟是右第四品的大员,在没有合适人选之前,司马珂是宁缺毋滥。

    游击军,仍以甘苗原班人马不变。甘苗虽然是王导的心腹,但是其出自江东士族,且有内应之功,又与司马珂有并肩作战之谊,完全是可以借机拉拢的,所以司马珂并没将其孤立,反而予以重用。

    这样一来,王室六军的统领几乎全部大换血,不但悉数换上了司马珂亲近之将,而且借机把江东士族的子弟纳入中央军阵营,也算是给江东士族注上一剂强心针,坚定江东士族支持自己的信心。

    两人商议了大半个时辰之后,终于确定了王室六军的组织架构之后,司马珂和司马衍都松了一口气。

    好在司马珂在这半年之间,结识和拉拢了不少亲近自己的力量,不至于落到无人可用的尴尬境界。

    这也是为什么士族力量千年不息的原因。不管你势力如何强横,但是一旦摊子大了,无论是内政还是治军,都需要人才,而天下的人才有七成以上聚集在士族之中,你不用士族就无人可用。寒门庶族不是没有出贵子,但是太少了,光靠几个凤毛麟角的人物,支撑不起庞大的国家机器。除非像胡虏一样,只破坏,不治理,像疯狗一样乱咬,否则在这个时代终究是不能脱离士族的支持。

    除此之外,其他军马,也做了相应的整顿。

    沈劲解虎贲中郎之职,领屯骑营,拜屯骑校尉,封白马子,以渤海刁氏之子刁协为司马。

    中护军纪睦,加封为都乡侯,食邑五百户。

    羽林骑都尉周琦,晋升为羽林监,官阶右第五品,仍领羽林骑,加丘县子。

    原天策军长史荀蕤,晋升为天策军督护,天策军主簿李颜迁为天策军长史。

    至于镇军将军周谟所率的城郊守军,暂时维持原样不变。对于司马珂来说,要想整顿好京师之内的王室六军、五营校尉和天策军,已是一向任重而道远的事情,暂时没有精力去管城外守军。周谟虽然与王导亲近,但并非是王导的铁杆心腹,而且周谟此人也一向忠直果敢,也算是颇有才干的将领,只要徐徐拉拢之,迟早成为自己的心腹之将。

    更重要的是,司马珂的根基太浅,暂时没有足够的治军班底来接手周谟那一万大军的摊子。

    两人针对各军的将领任免之事计议已定,最后便是讨论关于赵胤和贾宁的处置问题。

    赵胤出自江东武将世家,其父亲赵诱和其兄赵龚皆在平定杜曾叛乱之中战死,也算是忠烈之后,按照司马衍的意思,只诛杀赵胤一人,抄没家产,将其家族贬为庶族即可,没必要株连三族。

    贾宁的处置也一样,贾宁原本就是流民帅出身,算不得士族,直接处决,并将其家产抄没即可。

    但是关于两人的处决方式,司马珂坚持要以“弃市”而斩。“弃市”就是在人众集聚的闹市,对犯人执行死刑。这对士族来说,在成千上万的寒门和黔首的面前像杀鸡杀狗一样的斩杀,是极其丢脸的处决方式,也只有这样才能震慑其他有异心的士族。

    最后,司马衍意味深长的看了司马珂一眼,道:“赵胤、匡术、贾宁及路永四人,家资不菲,便由皇叔全权负责查抄,不必入国库,全部充作中央军之军资,此乃朕之旨意,皇叔不必多心……”

    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有了钱粮,才能给士兵奖赏和福利,才能打造精锐的装备,才能稳住军心。司马珂自然不能拒绝。

    投桃报李,这可算是小皇帝极大的恩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