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39章 威震群臣

第139章 威震群臣

 热门推荐:
    虽然叛乱已平定,但是接下来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司马珂硬是和几名心腹将领忙活了一宿。

    他先是令王室六军的宿卫军们除游击军以外全部回到营舍休憩,等候命令,不得擅自出营,否则违令者斩。然后令甘苗分游击军轮值守卫外宫四门,令沈劲分虎贲轮值守卫禁宫四门,羽林郎轮值守卫天子。又令荀蕤率五百精兵清理宫内战死的禁军尸体,清理地面。

    赵胤和贾宁两人以及其亲兵私曲全部押入大牢,等候发落。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接近五更时分。

    初冬之时,夜晚较长,现在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时刻,天色一片漆黑,远处的景物也是影影瞳瞳的,看不清楚。

    但是建康宫南门城楼上火光通明,将门前广场也照得一片通亮。

    东晋之时,只有初一和十五大朝会,平时不用向宋代那般每天上朝,但是因为朝官的官署基本都在建康宫内,要到官署来应卯和办公。

    往日此时,在外宫办公的官员已经陆陆续续的抵达门前广场了。

    南掖门前,迎来了第一批前来等候应卯的官员,只是这些官员却与往日不同。

    第一批前来的官员约十余人,不但结队而来,而且都骑着骏马,而非像往日那般乘坐平稳的牛车。更为奇怪的是,每个人身边都带着十余名身着铠甲、手执兵器的亲兵,虽然只是十余名官员,却呼啦啦的来了上百人。

    这批官员开始只是远远的在南掖门前的广场边缘观望着,眼见得城头上火光中的甲士肃然而立,并无打斗的动静,这才缓缓的靠了近来。

    宫城头上的禁军们见得前头来了一群全身甲胄的人马,不禁大为紧张。毕竟游击军总共千余人,分为两班值守四门,每个宫城门楼上也只有百余人守城而已。弓箭手已纷纷搭箭在弦,如临大敌。

    值守的队主见得来者越来越近,急忙高声喊道:“诸位挟兵甲而来,意欲何为?莫非要叛乱不成?”

    领头的一名官员,听得楼上那队主这般喊道,不禁急了,也高声回话道:“我等皆乃名门之后,岂会造反?因听闻昨日城内有贼兵叛乱,担心被贼人所乘,故此带了府上护卫,请问宫内现今如何?”

    昨夜宫城内钟鼓齐鸣,屯骑校尉的兵马倾巢而出攻袭历阳县侯府,又被羽林骑所败,而后长水、步兵两营也是兵力全出,四处巡视,制止骚乱,整个建康城的官民都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所以这些官员,担心自身的安全,来应卯也不敢疏忽,都带了府上精悍的亲兵随身护卫,而且不敢乘坐牛车,而是全部改为骑马,毕竟万一遇到乱子,骑马要比牛车跑得快。

    楼上的队主,认得说话的是尚书郎弘讷,见得城下众官员这般紧张的情况,不禁哈哈一笑道:“诸位勿忧,宫城中的叛贼皆已被龙骧将军及甘游击所击败,如今龙骧将军正率虎贲及天策军在整理宫内,我等游击军负责值守四门,稍后诸位便安然可入宫了。”

    游击军跟着甘苗成了得胜方,立了功,这些游击军说起话来显得格外自豪。

    但是,宫门前的官员却是半信半疑,不敢太过靠前,只是小心的观望着城头上的动静。他们不敢确定这些游击军是不是叛乱者,占据了宫城,引诱他们进宫。毕竟数年前的苏峻之乱,不但祸乱禁宫,众士族也尽被祸害,众人可是记忆犹新,心有余悸。

    渐渐的,南门广场上的官员越来越多,都是骑着马,带着全副武装的护卫,有的自己也披着披甲,逐渐占据了大半个广场,足足有上千人,刀枪林立,不时传来甲叶的碰撞声,好不壮观。若非东一群,西一群的,不成队列,还以为是前来攻城的。

    众人聚集在一起,离宫城一百余步,既不敢向前,也不多问城楼上的甲士,只是一边小心的议论着,一边紧张的关注着城楼上的动静。

    随后,甘苗出现在城头,见到城下这般动静,不禁也吃了一惊。听得那队主解释之后,甘苗不禁也啼笑皆非,便对着城楼下高声喊道:“诸位,昨夜宫中叛乱,已被龙骧将军平定,宫内即将整饬完毕,还请诸位稍安勿躁,待得五更一到,便开宫城让诸位入宫。”

    但是,甘苗的话虽然比那些低层军官的话要可信得多,众人依旧是将信将疑,有人喊道:“龙骧将军何在,还请龙骧将军出宫,我等便敢相信!”

    毕竟,甘苗也可能是叛乱的主谋,但是司马珂跟小皇帝是一路的,大可放心。就算是司马珂真叛乱了,那也只有一个目的……不会伤害他们。最怕的就是乱军叛乱,没有固定的政治目的,上来就是一通烧杀抢掠,最为可怕。

    当当当~

    就在此时,从城内的钟楼之内传来一阵浑厚而响亮的钟声,钟声悠扬而起,向四周荡漾开来,很快便传遍了全城。

    昨夜钟鼓齐鸣,今日晨钟依旧按时响起,似乎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随着那浑厚的钟声,南掖门那厚重的朱门,缓缓的打开,露出巨大的门洞和城门甬道。

    广场的官员和护卫全部安静了下来,整个广场一片寂静无声,众人屏住呼吸,上千双紧紧的盯着那宫城门,神色极其紧张。

    叩哒哒~

    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响起,一道骑影出现在城门甬道之内,缓缓的策马而出。

    那是一匹高达八尺的战马,鬃毛已被鲜血染红,马背上一名身材修长、身着甲胄的少年将领,腰悬宝剑,手持一杆朴刀,缓缓的策马而出,正是司马珂。

    他身上的防矢甲虽然已被清洗了一遍,依旧是沾满了鲜红的血迹,头上的武弁大冠、衣裤上,还有手中的朴刀,都是通红一片,衬托着他那绝美的容颜,居然丝毫不违和,倍显其无敌英姿。

    刹那间,全场上千双眼睛又全部集中在司马珂的身上,神色各异,但是心底却全部松了一口气。

    从司马珂走出宫门起,众人便已知道,无论昨晚叛乱者是何人,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少年宗室将领胜了……

    此刻走出宫门的,不再是那个以俊美和壮诗闻名全城的宗室公子,也不再是个会做一品翡翠豆芽、蓬莱白玉豆腐、能酿瑶池玉液琼浆的雅士,而是名副其实的权柄在握的朝廷重臣!

    众人畏惧者有之,艳羡者有之,嫉恨者有之,尊敬者有之……

    但是,百官却都知道,从即刻开始,整个建康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阻挡这个俊美赛过潘安的少年。

    当司马珂策马缓缓的走向南掖门口的人群时,这些官员不管心中抱着何种心态,都不敢怠慢,纷纷迎向前来,弯腰深深一拜。

    司马珂一勒缰绳,在距离人群十数步外停了下来,在马上对着众人一拱手,朗声道:“诸位,昨夜中护军赵胤、护军将军路永、右卫将军贾宁、屯骑校尉匡术,胁迫所属部曲叛乱,意欲挟持天子,颠覆社稷,今本将已斩杀叛将路永及匡术,擒获赵胤及贾宁两贼,宫内叛乱已平定,一应事物皆已整饬完毕,还请诸位放心入宫,一如往日,不必担忧!”

    司马珂的声音不大,但是穿透力却极强,传到众人的耳朵里,清清楚楚。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充满敬畏的望着面前这个全身浴血的俊美少年,如同望着一尊神祇,大气不敢出一口。

    凶猛如猛兽般的羯人的血,石韬的头颅,石苞的头颅,石邃的头颅,还有重兵在握的路永和匡术的头,以及即将掉落的中护军赵胤的头颅和右卫将军贾宁的头颅,足以证明了这个未及弱冠的俊美少年,是无敌主帅,是绝世神将,无可阻挡!

    许久,众人才反应过来,齐齐高声道:“君侯威武!”

    司马珂朝众人一抱拳,打马往东篱门而去。

    众人官员望着司马珂的背影,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有人感慨的说道:“龙骧将军年纪轻轻,便已一骑绝尘而去,这一战之后,恐怕又要加官进爵了,我等须努力才是。”

    边上有人冷冷的说道:“宗室强横,又有重兵在手,对于南北士族而言,绝非幸事。”

    那人道:“如此奈何,如今能压制住龙骧将军的,恐怕便只有郗太尉及庾征西了。”

    说话的显然是一群北方士族,各人脸上不无忧虑,在他们看来,北方侨姓高门把控朝政,为所欲为的幸福日子,恐怕要受到来自宗室和皇权力量的巨大冲击。

    另外一边的南方士族,也在议论纷纷,却大多以兴奋者居多。

    “君侯横空出世,力压王导,如此那些北方伧子,恐怕要头疼了……”

    “君侯必将掌控王室六军,加上天策军及羽林骑,便是重兵在握,我等江东士族皆与君侯交好,被伧子们压制的日子也该到头了,哈哈……”

    对于南方士族来说,司马珂的强势崛起,对他们来说,未必不是好事。毕竟这么多年,北方侨姓高门,一直压在他们头上,令他们心中极为不服。如今司马珂给了北方士族沉重的一击,这是他们乐于所见的。更何况,他们南方士族近来几个月,和司马珂处于蜜月期,关系极其融洽,对他们来说,司马珂的崛起更是一个利好消息。

    ……

    约十分钟后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