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21章 动乱前夕(第四更)

第121章 动乱前夕(第四更)

 热门推荐:
    <!--go-->    (因为第119章开始被屏蔽,我重新发了一章,然后又放出来导致重复,所以把第二个第119章更改为120章内容,但是标题改不了,已订的刷新一下,谢谢!)

    夜色朦胧。

    历阳县侯府,书房。

    新宅子的书房,比起老宅要宽敞得多。

    司马珂端坐正中,司马无忌、纪睦、卞诞、沈劲和周琦分别跪坐在两边,书房内气氛显得极其严肃和紧张。

    左边的司马无忌,虽然身为羽林仆射,但是几乎没参加过战斗,显得有点慌张,问道:“赵胤真个会反?”

    司马珂缓声道:“以赵胤之脾性,如果将其废黜,其十有八九会反,我等须未雨绸缪。”

    司马无忌点了点头,露出决然的神色道:“如果赵胤真反,誓守陛下,绝不让其近陛下周边半步!”

    司马珂摇了摇头道:“王叔的重任,便是明日借机将三位公主和陛下带出禁宫,先暂时安置在乐游苑。王叔千金之躯,不宜轻身涉险,一百二十八名羽林郎,让沈中郎一并统之。安置公主之后,王叔陪同在我身侧,便宜行事。”

    司马珂是看出来了,司马无忌虽然也算勇武,但是终究未经历过这种生死大战,若由其统领羽林郎,万一临阵惊慌,很可能会大伤士气,还须多多历练。再说这种搏命的事情,由一个宗室亲王亲自上阵,终究也不适合。

    司马无忌还想说什么,已被司马珂不容置疑的眼神所镇住了,不敢再多话。

    司马珂又道:“请王叔安排羽林郎,自天策营取一百强弩及两千弩箭,先自藏匿在东斋,作为羽林郎预备之用。一旦发生动乱,则虎贲在前护卫,羽林郎在后施射,纵叛军有千军万马,亦不能进式乾殿半步。”

    羽林郎原本就是自各世家中精选的善射、有材力之辈,使用弩箭自然不在话下。

    司马无忌一听,居然要带弩箭入宫,已然心知事情何其重大,这赵胤叛乱恐怕势在必行,神色一怔:“所有入宫禁宫之物,须经左右卫盘查,恐怕要入宫甚为困难,且易打草惊蛇。”

    司马珂淡淡一笑道:“我自有妙策,明日一早,你依计而行便是。”

    司马无忌见司马珂成竹在胸的模样,不再多问,连声应诺。

    羽林郎之事计议完毕,司马珂望向沈劲,问道:“两百明光铠重甲,是否已入禁宫?”

    沈劲答道:“白日已入禁宫,左卫虽有盘查,只道是君侯赐予,其亦未多问。”

    司马珂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对沈劲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番生死大战,重点在虎贲。你等务必随机应变,随时准备应战。贼军只有六千,必然要分兵守外宫四门及禁宫四门,攻式乾殿者,至多两千,八百虎贲外加一百羽林郎,应可守住,但亦不可轻敌。毕竟赵胤狗急跳墙,孤注一掷,必然拼尽全力。”

    沈劲神情一肃,慨然道:“还请君侯放心,必不让其进式乾殿半步!”

    司马珂点了点头,然后转头,望向周琦,吩咐道:“路永、贾宁、匡术等人,原乃苏峻部将,目无法纪,一身匪气,历来与赵胤脾性相投,我料赵胤,必派屯骑校尉匡术攻击我之府邸,处置匡术之事,便交给羽林骑了。”

    周琦一听,便乐了,哈哈一笑,高声道:“跳梁小丑,何足挂齿,就怕其不来,必斩其头,献于君侯!”

    司马珂见他这般自信满满的模样,沉声道:“匡术乃昔日苏峻麾下之悍将,切切不可轻之!”

    周琦见司马珂神色严肃,不敢再信口开河,急忙应诺。

    司马珂又对卞诞道:“卞将军须早早安排工匠,提前准备攻城器械,检查有无损坏,以备攻城之用。同时精选五千精兵,衣不解甲,随时待命出战,不得有误,届时本侯将亲领之!”

    卞诞神情肃然,连连应诺:“谨遵君侯之令,必不敢有误!”

    卞诞虽然不善临场指挥作战,但是做事却是一丝不苟,司马珂自是放心。

    然后,司马珂将视线转向纪睦,纪睦年纪比他大了许多,又是长辈,语气也变得温婉一些,说道:“老将军,宫中生乱,恐有宵小在城中借机生事,还请老将军与虞校尉率步兵、长水二营,维持城中秩序,缉火防盗,尤其是乌衣巷及东篱门一带,还有城中地带,更须重点盯守。”

    乌衣巷多住世家豪门,东篱门多住王公大臣,都是建康城的富贵之地,一旦生乱,这两个地方多半会率先受到冲击。

    纪睦神情凛然的说道:“还请君侯放心,有老夫在,建康城生不了乱子!”

    司马珂微微笑道:“有劳老将军。”

    纪睦这样的老将,心思缜密,做事细致,将城中的治安交给纪睦和虞洪两人,也可放心。

    一应事宜,安排妥当之后,司马珂终于轻轻的吁了一口气,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满脸凛然之色,道:“诸位,事关天子安危及朝廷大局,我等皆天子近臣及心腹爪牙,还请诸位务必全力以赴,不可辜负天子之厚望!”

    众人的眼中都露出慷慨的神情,激声道:“必不负所托!”

    司马珂举起手中的茶盏,朗声道:“今以茶代酒,祝诸位马到成功!”

    众人也纷纷举起手中的茶盏,高声道:“马到成功!”

    司马珂和众人将茶盏中的茶汤一饮而尽,腾身而起,众人也纷纷起身,告辞离去。

    司马珂缓步走出书房,望着外面漆黑的天空,神情变得激动和兴奋,自语道:“这天黑得太久了,终究要恢复朗朗乾坤。”

    相比之前的被动,这次他要主动出击,玩一把大的!

    就在此时,小翠远远的望着他,低声叫了一声:“郎君!”

    因为要商量要事,司马珂吩咐任何人不得接近书房,就连陈金和小翠也不得例外,所以一直等到议事的众将离去,小翠才敢离得远远的叫他一声。

    司马珂见她那怯生生的模样,笑了笑道:“过来罢。”

    小翠见他这般模样,脸上立即恢复了笑意,蹦蹦跳跳的奔了过来,娇声道:“郎君还未用晚膳,腹中饿了罢?”

    司马珂这才发现,自己今天用了早膳之后,便再没有进食过一粒米,就喝了几盏茶,肚子早饿的咕咕叫起来。

    “速去准备膳食,多备肉食,肥鸡肥鸭及羊肉,必不可少!”司马珂当即吩咐道。

    他肉体强横,一天的代谢量也极其惊人,从早上跟司马衍计议已定之后,便一直忙个不停,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不已,此刻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才感觉是真的饿,饿得能吞一头牛。

    …………………………

    次日,一大早,天色未亮,司马珂便从床上弹身而起。

    今天事关重大,如同枕戈待旦一般,他将秋霜剑放在枕头下,一夜只睡了三个时辰不到。

    外屋的小翠,听到司马珂房中动静,急忙奔了进来,见到司马珂已经翻身而起,似乎察觉到了司马珂今日必将特别繁忙,当即叫了小芸一起协助司马珂穿衣、梳头,又打水、取柳枝和药膏供司马珂洗漱。

    不一会,司马珂便已穿戴完毕,一边洗脸一边问道:“昨日有吩咐,今日之早膳,按平素之分量加班,可有准备?”

    小翠忙道:“已有吩咐后厨,还请公子放心。”

    司马珂点了点头,洗漱完毕,便往花厅走去。

    果然,烧鸡、烧鸭、羊肉、汤饼和炊饼,满满的摆了一大桌,司马珂如同风卷残云一般,整整吃了两只油鸡,一只烧鸭、两斤羊肉,两碗汤饼,五个炊饼,这才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

    一旁的陈金,看得眼睛都直了,虽然自家郎君一向胃口很好,但是却第一次见得吃这么多,足足是三四个人的分量。

    司马珂接过小翠递来的丝绢擦了擦嘴,示意其他僮仆和婢女退下,只留下陈金和小翠,这才低声说道:“今日城中将有变,过了午时,任何人不得外出。届时羽林骑周骑督将率人前来府上护卫,一应事宜,你等皆听周骑督做主。”

    陈金顿时脸色大变,声音都颤抖起来,问道:“何事如此重大,居然要羽林骑前来护卫?”

    要知道,羽林骑可是天子亲兵,居然来护卫私宅,可见前来侵扰者是何等的强大。

    司马珂沉声道:“不该问的,便不要多问,此事切切不可提前泄露,否则你等必有杀身之祸。你等只需按令行事,必然安全无虞。”

    陈金急声道:“谨遵郎君吩咐。”

    司马珂用过早膳,又披了防矢甲,腰佩秋霜剑,提起朴刀,骑了西极马,纵马往建康宫疾驰而去。

    这一去,要么是功成名就,要么被打落云端,他的命运,司马衍的命运,甚至东晋的命运,在此一搏!<!--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