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09章 争执

第109章 争执

 热门推荐:
    次日。

    司马珂早早醒来,刚刚一抬眼,便看到小翠早已候立在床头,见到他醒来,立即露出温暖和甜蜜的笑意:“郎君醒了。”

    说完,便去扶司马珂起来。

    近日来,小翠不再让小芸伺候自己起床,梳头、穿衣都是小翠一人独立完成,只是让小芸帮打打水,准备刷牙的柳枝和盐,最后还得自己亲自递给司马珂。

    小小年纪,便知道护食……

    这小妮子近来似乎长得越来越水灵了,只是年纪也太小了。

    司马珂穿戴完毕,便急匆匆的去看了一遍那土豆秧苗,见得一切都安好之后,这才放心的去练功场演练一番,然后去用早膳。

    用完早膳,司马珂便照例骑马直奔建康宫而去。

    刚刚进了南掖门,便听到禁宫内一阵巨大的喧哗吵闹声,司马珂神色一变,立即腾身而起,朝端门(禁宫大门)飞奔而去。其实,南掖门离禁宫的大门都还有近千米的距离,但是司马珂的听觉异于常人,将那喧哗吵闹声听得清清楚楚。

    迎面走来一名著作郎,见得迎面窜来一道身影,正要细看时,那人已呼的从他身旁一闪而过。那著作郎不禁大惊,回头看时,便见得司马珂如同一头猎豹一般,转眼之间便已到数十步之外只看到一个背影,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守在端门的守卫,见到迎面窜来一道身影如风而来,不禁大惊,齐齐将手中的刀枪举起,利刃直指前方。

    刚刚将大门拦住,司马珂便已如同一道幻影一般,奔到他们的面前。

    众守卫一看,认得是司马珂,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个惊魂甫定的向司马珂见礼。

    司马珂了冷声问道:“宫内发生何变故?”

    众守卫虽然隶属左卫军,但是对司马珂却极其尊敬,恭声道:“是沈中郎与赵将军在争吵,小的们亦不知何故。”

    司马珂点了点头,将腰牌给守卫验过,便快步奔进了大门。

    宫门之内,密密麻麻的聚集了数十人,细细看去却见两队盔甲严明的禁军正手执兵器在对峙,中间正在交涉的正是虎贲中郎沈劲和中护军赵胤。

    只听赵胤用一种极其傲慢的语气高声的说道:“老子再说一句,虎贲营只可在式乾殿、太极殿活动,其他各处,一律不得涉足!”

    沈劲不卑不亢,沉声道:“虎贲营乃天子侍从,天子在何处,虎贲便在何处,中护军不得干涉!今早天子既去华林园,虎贲自然前往华林园护卫,有何不可?”

    赵胤怒声道:“你算什么东西,老子负责护卫整个建康宫安全,便是司马珂来了,也得听老子的号令!”

    赵胤刚说完,便听到一声冷笑声:“是么,赵将军好大的官威!”

    回头一看,便见得司马珂一脸的风淡云轻,不紧不慢的走来,径直走到赵胤面前。

    众虎贲见到司马珂过来,顿时精神大振,齐声喊道:“参见龙骧将军!”

    司马珂淡然的望着赵胤,微微一笑,道:“赵将军适才说甚么,本将未听清楚,可否再说一遍?”

    赵胤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怒声道:“司马龙骧,你的部属不守规矩,在宫中任意行动,你若不管,本将便替你管了!”

    司马珂笑笑,淡定的说道:“虎贲乃天子侍从,护卫天子左右,天下都去得,什么时候轮到中护军给虎贲定规矩了?”

    赵胤见司马珂一脸的气定神闲的模样,语气完全是一副鄙夷的模样,不禁气得七窍生烟,吼道:“司马龙骧,你若不约束部属,虎贲再敢出式乾及太极两殿,休怪本将将其抓获问罪!”

    司马珂脸色一沉,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你找死!”

    赵胤怒极,伸手按向腰中的宝剑,便要拔剑威胁司马珂。

    长剑刚刚拔出一截,司马珂的秋霜剑便已架在了他的脖颈上,秋霜剑锋芒凛冽,寒光逼人,惊得他身子顿时僵住了。

    赵胤身后的军士哗然大惊,一个个将手中的兵器直指司马珂,惊慌不已。

    而司马珂背后的虎贲,也齐齐涌了上来,护卫在司马珂的身旁,兵器也直指对方,杀气腾腾。

    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空气似乎都凝住了。

    司马珂冷声道:“此剑名秋霜,乃丞相所赠,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只要偏一点点,赵将军便会身首异处,将军若是不想死,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赵胤见司马珂眼中杀机凛冽,不禁心中一寒,嘶声问道:“司马珂,你意欲何为?”

    司马珂冷声道:“本将只是想告诉你,虎贲乃天子侍从,容不得你撒野,你若动虎贲,便是造反,格杀勿论!”

    正僵持之间,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喊声:“陛下驾到!”

    众人抬头一看,见得小皇帝司马衍在羽林仆射司马无忌和十数名身着红袍的羽林郎的护卫之下,缓步而来。

    “拜见陛下!”众将士见得小皇帝驾到,急忙撤回兵器,齐齐向司马衍拜礼。

    司马珂也唰的收剑入鞘,拜见司马衍。

    赵胤如蒙大赦,稍稍平息了一下情绪,也向前拜见司马衍。

    只听司马衍说道:“两位爱卿,皆是社稷之臣,又皆负责护卫朕之安全,何故相争?”

    赵胤和司马珂又是一通争执。一个说王室六军负责整个皇宫的安全,而左右卫负责禁宫守卫,虎贲应该只能守卫在式乾殿和太极殿;一个说虎贲是天子侍从,天子去哪,虎贲就去哪。

    司马衍笑道:“既然两位爱卿对各自职责甚有争议,朕便做个论断:左卫负责值守端门(南门)及神虎门(西门),右卫负责值守凤妆门(北门)及云龙门(东门),内殿皆由虎贲值守,若朕出了内殿,虎贲则同羽林郎一并护卫左右,如何?”

    司马珂当即朗声道:“陛下圣明,谨遵陛下旨意!”

    赵胤呆了呆,脸色顿时涨得像猪肝色。

    他一向嚣张跋扈惯了,往日就算是在天子面前,也是极其狂横,不听号令,这也是司马衍一心要组建自己的侍从军队的原因。

    此刻,他听到司马衍这般说,明显偏向司马珂这边,一向跋扈的习惯又上来了,正要出言抗议,却突然眼皮莫名的一跳,抬眼一看,见得司马珂又按住了秋霜剑的剑柄,不禁心中一寒,只得忍气吞声:“谨遵陛下旨意!”

    司马衍哈哈一笑:“两位爱卿忠心耿耿,朕心甚慰!”

    说完,又朝司马珂一招手:“皇叔来得正好,朕正欲有要事与皇叔商议,则随朕去太极西堂叙事。”

    眼见得司马珂跟随司马衍一行直往太极西堂而去,赵胤这才收回视线,满脸愤恨之色。

    沈劲恨他赵胤说话太张狂,当下哈哈一笑,对赵胤道:“赵将军,下次记得切莫对龙骧将军动刀动枪的,龙骧将军在历阳之战曾一人斩杀羯胡百人,诸位不过数十人,便是真个造反,还不够龙骧将军一人所杀!”

    话音未落,身后的众虎贲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赵胤气得语结:“你……”

    沈劲朝他一拱手,率着众虎贲扬长而去,留下赵胤在风中气得发抖。

    ……

    温馨提醒:下周五上架,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