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06章 画像

第106章 画像

 热门推荐:
    宣城,治所宛陵城。

    管事陈金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昔日原主司马珂尚未入京的时候,司马家虽然有田有粮亦有钱,却几乎鲜有大户人家来访。因为司马珂家当时已被朝廷贬为庶族,庶族身份本身就低士族一等,加之其又跟当时威权赫赫的庾家有隙,就算不计较其门户之高低,那些大小的士族也怕惹上麻烦,自然无人来访。

    所以退隐宣城六年来,司马珂原主稀少与人来往,平常接触的大都是宅子里的僮仆使者婢女之类的下人。唯一算得有身份的便是他的堂舅,其算是庶族的中等人家,也读书识字,颇有学问,司马珂的表字也是他取的。

    府上大半的僮仆使者都在钟山被庾亮所派的死士杀得精光,宣城的宅子里也就只剩下十几个照看宅子的僮仆和婢女,以及代为掌管司马珂家在宣城家产的堂舅在此暂住。

    昔日时,陈金以司马珂家管事出门,在普通的百姓面前或许还能威风几分,但是在那些地方上的豪门大户家的管事面前,举止便是谦卑不已,似乎要低人三分。

    然而,这次陈金回宣城,却是以大晋宗室、龙骧将军、历阳县侯府上管事的身份,其牛车之后,还跟着十余名鲜衣怒马的羽林骑,其中包括羽林骑都尉周琦,可谓威风凛凛。不过周琦等人,并未以本来的身份出现,这毕竟是帮司马珂办私事,全部换的常服,对外声称也是司马珂家的护卫。

    宣城当地的豪门大户们,早早就得龙骧将军府上的管事回宣城的到消息,不惜出宛陵城五里前来迎接,隆重程度不亚于迎接一郡之守。

    毕竟这些豪门大户们,大都有家人在朝中为官,虽然品阶不高,但是却是对司马珂之名如雷贯耳。而且司马珂为了捐粮,要回乡卖地的消息,也早已传遍建康城中,宣城各家在京师为官者,早早便向家里打了招呼。

    司马珂家的田地大都是上好的水田,原本就不愁卖,加上众人为了讨好司马珂,争相购买,出手的价格也不错。

    《汉樊利家买地铅券》云:“田五亩,亩三千并直万五千。”

    汉时良田大概三千钱一亩,但是东晋此时比起汉代物价飞涨,若按五铢钱,良田已到了三万钱一亩,但实际上东晋主要使用东吴旧钱比轮钱,一枚相当于五铢钱七枚,所以一亩良田实际价值四千三百钱。

    一千五百五十六亩地,留给了堂舅一百亩地,中间又有小部分恶田,合计卖了五百二十万钱。

    若是全部用现钱交易,得装一百多车,这自是不可能,大都以同价的黄金珠玉相抵,现钱只有五十多万,却也要装上十几车。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司马珂在宣城的地产便已全部转卖交易完毕,一切顺利。

    最后只剩下司马珂家的大宅子,比起建康城的宅子要大得多,占地数亩,值价两百万钱,也被宣城郡丞所购,三日之后交接。

    …………

    入夜。

    司马珂旧宅,花厅之内,灯火通明。

    周琦、陈金和一个四十余岁的文士模样的中年人正在对饮,四周亦有婢女和僮仆伺候。

    那中年文士,正是司马珂的堂舅,名张瑜,读过些许经书,琴棋书画都略懂一些,在地方上也算是小有名气。

    按照司马珂的意思,陈金将一百亩良田的地契转让给了张瑜。又拿出十数万钱财,分给了余下的僮仆和婢女们,就地遣散,各回乡里。

    故此,无论是张瑜,还是一众下人,都是十分感恩戴德,大厅之内也是一片其乐融融的祥和气氛。

    酒过数巡,陈金终究年事已高,不胜酒力,便让两个僮仆扶将去休憩,周琦和张瑜两人,依旧在厅中对饮闲谈。

    周琦对司马珂的堂舅自是十分敬重,以长辈尊之,而张瑜也得知了周琦的身份,也是以礼相待。

    两人喝得正酣时,却听张瑜醉醺醺的叹道:“想不到元瑾甥儿,昔日在宣城之时,不声不响,足不出户,如今却拜将封侯,荣耀无比,只可惜舍从妹已故,看不到元瑾今日之出息。”

    周琦笑道:“君侯天纵之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昔日如潜龙入渊,隐于波涛之内,一旦得其时,便得志而纵横四海,腾于宇宙之间。”

    张瑜神情显得十分落寞,道:“好一个纵横四海,腾飞于宇宙之间,怕是假以时日,便忘了我这昔日同甘共苦的堂舅。”

    周琦神情一愣,听出这张瑜刚刚在陈金面前表现的心满意足的神色都是装的,心里终究还是不知足,便道:“君侯以百亩之地相赠,足见盛情,岂能相忘?”

    张瑜冷笑一声道:“他如果贵为一等侯,龙骧将军,区区百亩之地,算得甚么?搪塞打发猫狗乎?”

    周琦不禁露出尴尬的神情,微微一笑,没有接话,只是劝酒。

    那张瑜心中烦闷,酒越喝越多,话也越来越多,说到激动处,从怀中掏出一卷画轴来,醉醺醺的对周琦说道:“还请明将军回去将此画交予我元瑾甥儿……富贵莫忘本,其冠礼还是我这个舅舅主导的,表字亦是我这个舅舅取的,如今岂可如此搪塞我?”

    周琦疑惑的打开画卷,便见得居然是一幅冠礼图,画中的张瑜,正给一个身着短打童子服的成童加冠礼,授予深衣、笼冠、大氅等成人之服。

    周琦看到那画中成童的模样时,不禁愣住了。

    画中很显然并不是司马珂!

    画中的成童,虽然也算是俊美,但是看起来较为羸弱,面目、身型和气质都完全不同,哪有堂堂大晋第一美公子的半点风范?

    周琦笑道:“先生莫非画错了,此非君侯。”

    张瑜怒声道:“此非我元瑾甥儿,又会是谁?莫非我连自己的甥儿都会画错?”

    周琦小心翼翼的问道:“君侯何时加的冠礼?”

    张瑜道:“便在去岁年中之时。”

    周琦再次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那画像,却发现张瑜画他自己的肖像画得惟妙惟肖,跃然纸上,但是那司马珂画得的确是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这时,一名僮仆凑了过来,细细的看了一遍,笑道:“老郎君之画,果然把我家郎君画活了,居然像是活生生的人走进了画里一般。”

    周琦的脸色,瞬间大变,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

    他立即收起画来,不再多问,便安排酒气冲天的张瑜回卧房休憩,将那幅画卷起来揣在怀里,自回卧房。

    一个婢女殷勤的端来洗脚水,小心的伺候着他。

    周琦便和她闲聊起来,那婢女见得周琦这般贵人居然和她攀谈,自是开心。

    “昔日你等在伺候君侯时,可知君侯勇力如何?”周琦笑问道。

    那婢女娇笑道:“我家郎君,身子骨甚弱,连马都上不得,可有甚么勇力。”

    周琦沉默了,许久又问道:“那张老郎君,家中之人可常来这边府上?”

    那婢女道:“除了老郎君本人,其他人不曾见得来过。郎君昔日在宣城之时,终日足不出户,主母亦是如此,除了张老郎君,不见其他亲戚来往。”

    周琦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等到那婢女离去,周琦才从怀中掏出那幅画卷,望着画上的那个正行冠礼的成童,沉默了许久,这才自言自语的的说道:“在周琦的心目中,天上人间,只有一个君侯,无论他原本是何人……”

    说完便将那幅画卷就在牛灯之上点燃,画卷熊熊的燃烧着,最后化成灰烬,只留下一缕青烟袅袅。

    …………

    突然什么都不求,有点不适应,就求点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