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103章 募捐(求追读)

第103章 募捐(求追读)

 热门推荐:
    来到建康宫前,司马珂下了牛车,缓步走向宫门。

    守在门口的宿卫们见到司马珂来,纷纷露出尊敬的神色,见到司马珂正要掏出腰牌,领头的宿卫急忙恭声道:“历阳侯不必验了。”

    司马珂笑笑,还是将腰牌递过去,沉声道:“建康宫乃朝廷重地,凡入宫者,必先确认容貌,再验腰牌,无论公卿,皆不得免。”

    那领头的宿卫见到司马珂这般说,神色也肃然起来,认认真真的查验了腰牌之后,再恭恭敬敬的递还给司马珂。

    司马珂微笑着拍了拍那宿卫的肩膀,转身大步往皇宫内走去。

    刚刚进了禁宫之门,便见得张桓已在门口等候,见到司马珂,忙道:“君侯果然够早,陛下正在太极西堂等候。”

    司马珂问道:“都有谁来了?”

    张桓忙道:“除了陛下,君侯是第一个到的。”

    司马珂眉头微微一蹙,跟着张桓大步走往太极殿,大殿台阶及走廊两旁,均站满了盔甲严明的虎贲,手执兵器,极其雄壮,见到司马珂过来,都朗声喊着“参见君侯”。

    司马珂一路向众虎贲点头示意,疾步走到太极西堂前,门口立着十余名羽林郎,也纷纷向司马珂问好。

    进入殿内,只见司马衍正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看到司马珂进来见礼,心中才露出安心的神色,笑道:“皇叔好早,请坐。”

    司马珂笑笑,跪坐了下来,问道:“陛下缘何如此之早?”

    司马衍又恢复忧心忡忡的模样,问道:“历朝历代,未闻官员募捐之事,此事可乎?”

    司马珂笑道:“陛下放心,微臣必定促成此事!”

    司马衍笑道:“每次朕心神不安时,看到皇叔便安心了。”

    不一会,王导便已到来,寒暄了一番之后,何充、纪友、谢裒、司马昱、司马岳、司马晞等人也随后到达,还有五兵尚书蔡谟、中护军赵胤、左民尚书诸葛恢、度支尚书程延、中领军纪睦、镇军将军周谟、车骑将军司马冲、祠部尚书顾和、尚书令陆玩等人也陆陆续续的进来,合计三十余人,挤满了太极西堂。

    众人一看这个架势,便知道今日所谈的事情非同小可,一个个神情顿时严肃起来,正襟危坐的望着小皇帝司马衍。

    司马衍见在京的三品以上官员已全部到达,饮了一口茶汤,这才朗声道:“朕今日请诸位前来,便是为了商讨会稽郡旱灾事宜。诸位皆知,会稽大旱,尤以永兴及余姚两县为甚,灾民达十余万人,若朝廷不能相助,则饿殍遍野,路有尸骨,此皆朕之子民,死一男如死朕子,亡一女如亡朕女,故此心忧如焚。然则,若要赈灾助灾民渡过此难关,需六十万斛米粮。自苏峻之乱以来,国库一向入不敷出,今岁又得两次征战历阳,耗费钱粮无数,已无力调拨六十万斛米粮。今日召请诸位,便是欲与诸位共图良策。”

    司马衍一口气把话说完,又饮了一口茶汤,观察众大臣的神色,等待大家发言讨论。

    然而,大殿之内,死一般的寂静。

    王导等人一个个眉头紧蹙,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思虑之中。

    打破沉寂的却是中护军赵胤。

    只听赵胤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大大咧咧的说道:“此等事宜,尔等文臣商讨便是,与我等武将何干?”

    这一刻,司马珂从来没有如此的憎恶一个人,不知道王导是什么眼光,居然会将王室六军交给这样的一个人。

    司马珂怒声而起,指着赵胤怒声道:“赵胤匹夫,闭嘴,休得喧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况我等股肱之臣?”

    赵胤被他这一怒吼,顿时颜面全无,正要反唇相讥,却听王导阴沉沉的一声喝道:“中护军赵胤,还不闭嘴!”

    赵胤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垂下头去不语。

    司马珂既已站起,便没有再坐下去,而是继续朗声道:“微臣建言,我等既为大臣,食君之禄,为君解忧,今黎庶有难,居上位者当解囊相助,助会稽郡之百姓渡过此难关,修不世之德,建不世之功,扬不世之名。故微臣建言,请右第六品以上官员,捐半年之俸禄,有封爵者另捐半年食邑之米,以赈灾民,入仕未及两载者可不捐。”

    大殿之内,再次一片沉寂,众人眼中纷纷露出讶异的神色,很显然没想到还会有朝廷官员募捐这一出,闻所未闻。

    却听赵胤冷笑一声道:“怪不得龙骧将军如此积极,原来入仕未及两载者可不捐,哈哈哈……”

    司马珂见他那一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模样,冷冷一笑道:“在下虽只入仕未及半载,愿捐稻米三千斛,聊表寸心!”

    话音未落,何充便神色一震,不解的问道:“元谨入仕未及半载,领俸及食邑不到五百斛,何以捐粮三千?”

    纪友一听便急了:“元谨家境不丰,何以至此?”

    纪睦也急声道:“元谨,莫要激动……”

    司马珂神色肃然,用一种低沉而极有穿透力的声音说道:“在下家中昔日遭大难,被贬为庶民,家资自是不足三千斛,愿前往宣城,卖田换粮,以赈会稽之灾民……在下就算卖光地产,尚有朝廷俸禄,亦衣食无忧,终究好过那食不果腹、随时饿毙的灾民。在下每每念及会稽灾民,即将生生饿毙,便夜不能寐,茶饭不思……”

    一席话,说得赵胤哑口无言,冷哼一声,默默的低下头去,不再多言。

    何充听得司马珂这般说,当即激声道:“元谨未及弱冠,又入仕未到半载,尚有如此胸襟,我等为臣多年,岂可落后?微臣亦捐稻米三千斛!”

    话音未落,纪友便接话道:“微臣亦捐稻米三千斛!”

    纪睦也不甘落后:“臣亦三千斛!”

    ……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自然不好意思不接话,结果在坐的大都在两千斛以上,最低也有一千五百斛,车骑将军司马冲更是捐米五千斛。

    最后,全场只剩下王导和赵胤两人。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王导的身上。

    王导缓缓的站起身来,先是向司马衍一拜,接着对着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压着嗓子沉声说道:“会稽旱灾,生灵涂炭,导忝为丞相,未能为陛下解忧,实为失职,还请恕罪。幸得诸公深明大义,慷慨解囊,导甚为欣慰,感激涕零。我朝有诸位如此义臣何愁不兴,何愁中原不复?诸位如此大义,导岂能落后,愿捐稻米八千斛,以表心意!”

    司马衍见王导表态,终于松了一口气,当下腾身而起,激声道:“朕得相如此,夫复何求?丞相实乃我大晋第一股肱之臣也!”

    王导垂手道:“陛下谬赞,老臣甚为惭愧惶恐。”

    最后,只剩下赵胤一人,见得王导正恶狠狠的瞪着他,只得说道:“末将愿捐米一千五百斛,以赈灾民!”

    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赵胤月俸一百二十斛,食邑千户,每月百斛,一千五百斛差不多六个月的收入,恰恰符合司马珂所提的半年的标准。

    在京官员已经募捐,那些在外的大员如庾亮和郗鉴等人自然不会折这个颜面。而上面的大头都捐了,下面的低阶官员自然不得不捐。

    如此一来,赈灾之粮的问题总算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