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99章 明犯强晋者,虽远必诛(求追读)

第99章 明犯强晋者,虽远必诛(求追读)

 热门推荐:
    排列在最前的,是三百名羽林精骑,一百人一排,个个骑着骏马,手执着六米长的竹矛,那长长的竹矛形成一片矛林,一排排锋利的透甲矛刃直刺苍穹,寒光凛冽。

    在众人的眼里,只看到极长而锋利的竹矛,和胯下整齐的战马,以及挂在战甲前的短盾,却不见羽林骑的真身。

    再往后,则是三千七百名步卒,依旧如那日大破赵军的阵列一样,前头和后头都是长矛方阵,中间是弓弩手,两翼是长水营的三百战骑,同样手执近六米的长矛,护卫两边。

    一眼望过去,除了长矛,还是长矛,如同一座巨大的矛山,那长达六米的长矛,三尺长的透甲矛刃,遮天蔽日。顶部的矛刃闪耀出光芒的海洋,中间如林的矛杆似乎将阳光都遮挡住了,黑压压的一片。

    而最为震撼和恐怖的是,前头的羽林骑也好,后面的长矛方阵也好,排列的是如同一条直线一般,步伐一致,丝毫没有半点杂乱。

    哒哒哒~

    这是战骑脚下整齐的马蹄声。

    踏踏踏~

    这是数千步卒步骤一致的脚步声。

    那马蹄声和脚步声,如此的整齐一致,似乎踏在众人心里一般。

    天地之间,一片死寂一般的宁静,数万人彻底被震撼了,不敢相信世间会有如此纪律严明的军马。

    “这是什么兵马,如此雄壮!”

    “天哪,这莫非是天兵天将,居然如此齐整!”

    “此般长矛,长达数丈,未及近身,便已被洞穿,怪不得能大破胡虏!”

    众人一阵议论纷纷,彻底的被迎面而来的长矛战兵所震撼住了。

    这样的兵马,几乎无敌!

    司马衍身旁的王导,脸色变得极其苍白。

    此刻,他终于明白,所谓的长矛方阵是何物,也明白了司马珂为什么能凭五千兵马大破胡人两万。

    曾助田单复国的火牛阵扰乱敌阵自然不在话下,一旦阵型被扰乱,面对这种长得惊人的透甲利矛,的确是攻无不克。

    王导甚至可以想象,自己若是率两万中央军对上这样的长矛阵,恐怕不用火牛阵,便会被杀得大败而逃。

    他蓦地想起那日司马珂主动请缨时的壮烈之举。

    “石邃、桃豹及麻秋,不过插标卖首之辈;羯胡大军,纵然凶猛,其实不过一群土鸡瓦狗之众;彼等蛮夷之辈,我视为草芥,必大破胡虏而归!”

    他原以为这个乳臭未干的热血少年,只是少年无知,大放厥词,谁知竟然真的做到了。

    他怔怔的望向那大纛下的俊美少年,不敢相信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宗室,居然是如此的绝世神将,不只是无双战将,更是无双统帅!

    幸得自己虽然与司马珂有利益冲突,甚至有过见死不救的黑历史,但是终究他的下一辈们,与司马珂关系并非水火不容那种。

    这一刻,王导是真的觉得自己老了,面对这个俊美至极的少年,突然产生一丝敬畏,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哪怕是力压他一头的庾亮。

    然后他又突然想到了庾亮,不觉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庾亮,你终究会死在司马珂手上!”

    这是王导的结论。

    毕竟,差点灭了司马羕满门的是他的死对头庾亮,庾亮才是司马珂不共戴天的仇人。

    王导或许真的老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胡思乱想着。

    就砸此时,一阵震天动地的喊声,传入了众人的耳朵之中。

    “天子策我,征战四方;其用维王,其命维征;刀山敢前,火海不退;每战必先,死不旋踵。”

    上万人整齐的呼喊,如同滚雷一般,卷过天空,众人这才发现,在哪长矛方阵的背后,还有一只数量极其庞大的军马,虽然尚无战绩,但是那整齐而响亮的喊声,同样给众人一种雄壮的感觉。

    车驾上的司马衍,却是怔怔的看着面前雄壮的军马,眼中泪水盈眶,激动异常。

    当初太极殿初见,司马珂的武勇,让他抓到了一根稻草。

    后来羽林骑的组建,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

    羽林郎的成立,让睡觉都比以前要安心得多。

    而眼前的雄壮兵马,让他彻底燃起了熊熊的信心,此后,他便是真正的天子,只要那忠心耿耿的小皇叔在,他便无所畏惧。

    至于小皇叔,他从看到那个俊美至极的少年的那一眼,便已安心,他就是信任司马珂,相信司马珂不会背叛自己,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信任,没有原因,没有理由。

    如果硬要找个理由,那就是司马珂太完美了,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所以他相信这个完美无瑕的少年,不会做出阴险的事情来。

    仅此而已。

    而那些文武百臣,跟王导一样的心里,心里百感交集,对那个大纛下的俊逸少年,深深的充满了敬畏之心。

    司马衍的车驾之前,立着一个锦衣少年,怔怔的望着大纛下的司马珉出神,有惊喜,有羡慕,甚至还有一丝丝嫉妒。

    此人正是司马珂的堂兄,奉车都尉司马珉,两人都是西阳王司马羕这一支的遗孤,一同奉诏入京,一同被司马衍拜官封侯,然后时过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两个人的境界便已天差地远。

    司马珉更多的是惊喜和羡慕,不管如何,他孤身来到京师,并不受待见,除了平时与年纪相当的宗室子弟如司马弼偶尔有来往,而其他世家高门的子弟,根本就看不上他。

    而自从司马珂名气日盛之后,那些世家子弟,对他也逐渐客气了起来,毕竟都是西阳王之后,多少要看几分司马珂的面子。如今司马珂如此风光无限,对司马珉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在左边人群的最前列,一干身穿华服的世家少年子弟站在一起,谢安正在其中,而好友孙绰、许洵、支道林等人也跟他挤在一起。

    谢安紧紧的望着司马珂,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对孙绰等人哈哈一笑道:“我元瑾兄长果然是天纵奇才,举世无双,昔日我称他为四大美公子之一,诸位或有不服,如今以为如何?”

    孙绰心悦诚服的赞叹道:“试问天下谁是英雄,唯我贤弟司马元瑾是也,哈哈……”

    他这么一说,众人不禁想起当日与司马珂初见之时孙绰的狼狈和尴尬,纷纷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司马珂身旁的纪睦和虞洪,望着眼前这般盛况,忍不住百感交集。

    昔日率军出征历阳,原本是此行壮烈,有死无生,两人连后事都安排好了,想不到却参与了一场史诗般的大捷,此刻荣耀无限。

    大军越来越近,突然大纛舞动,阵旗层层传动,三军缓缓的停了下来,偃旗息鼓,等候命令。

    全场数万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三人身上。

    司马珂、纪睦和虞洪三人,齐齐纵马而前,直奔司马衍车驾之前,然后翻身下马,迎着司马衍的车驾深深一拜。

    “臣纪睦。”

    “臣司马珂。”

    “臣虞洪。”

    “拜见天子!”

    司马衍缓缓的从车驾上站起,神采飞扬,意气风发,朗声笑道:“诸位免礼!”

    三人直起身子,齐齐朗声禀道:“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于一,昔有秦、汉,今有强晋。羯胡石季龙,妄称天王,肆虐中原,惨毒行于民,大恶逼于天,以为大晋不能臣也。胡酋石季龙,遣伪赵之太子石邃、太保桃豹、征东将军麻秋、乐平公石苞,举兵五万,进犯历阳,臣珂、臣睦、臣洪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天气精明,陷阵克敌,斩石邃及石苞之首。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晋者,虽远必诛。”

    ……

    明日9点,不见不散,请再耐心追读两天,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