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98章 穿刺(求追读)

第98章 穿刺(求追读)

 热门推荐:
    历阳城,东门。

    密密麻麻的立着一彪兵马,全部是汉人降卒,如今已是奉小皇帝司马衍之命所成立的天策军。

    八千降卒,外加鹰窝山三千夫役,全部并入天策军,如此天策军便有万余人,从数量上来看已是一只劲旅。

    只是,真正的劲旅,必须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比如说羽林骑、长水营、步兵营都经过生死之战,可谓劲旅,而天策军,还须多多锻炼才可。

    而现在,司马珂便要让他们先经过一次血腥的洗礼,激发他们的锐气和战意,尤其是要克服对胡人的心理障碍。

    大军分成四个方阵,分别列在东南西北四方,将中间一块方形空地团团围起来。

    在正中的空地上,立着五十根毛竹,一排十根,合计五排。那毛竹底部深埋在土中两尺有余,外露六尺,顶部削得斜斜的、尖尖的如同利刃一般。

    每个方阵之前,都押着两百名凶悍的羯人,这些羯人正是当日从鹰窝山所俘虏的守军,无一不是羯人中的百战精兵。

    羯族是一个野蛮,凶悍无比,信奉暴力的民族,甚至有用人奠祷的习惯。而自石勒以来,羯人更是无恶不作,当年宁平城一战,羯人便杀了二十余万的汉人,而屠城、杀降、京观更是羯人的家常便饭。羯人不但杀人,还吃人,比如刚刚授首的石邃,经常将汉人的肉和牛羊肉一起煮着吃。

    后来还有一支羯族武装,南朝梁武帝萧衍接纳羯族人侯景,但侯景却进行了叛乱,在江南大肆掠杀。使原本人口众多,千里沃土的江南变的尸横遍野、荒无人烟,使南方多年发展来的繁华盛世毁于一旦,史称侯景之乱。

    羯人虽然徒有人形,但是与野兽和魔鬼无异,五胡乱华,羯人为害最大。

    所以虽然是俘虏,司马珂却不想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一个活的羯人。况且这八百羯人,也不是真心的想投降,只是被李颜骗降而已,一旦放虎归山,必然祸害汉人。

    八百名俘虏,双手全部反背着,被绑的严严实实,头上罩着布袋,连双脚也加了绳索如同脚镣一般,只能勉强行路。在每个羯人的身后,又各立着两名精悍的汉人,都是从天策军中精选的悍卒,四只手紧紧的扳着羯人的肩膀。

    司马珂和沈劲、周琦立在尖竹桩之前,眼中杀气凛冽,他今日便是要用这些竹尖透穿羯人的咽喉,以次激发这只降卒组成的兵马杀胡的血气和锐气,以后若是遇到羯人,也不会先自心里怯了。

    只是这次,他没有让卞诞参加,对于一向斯文的卞诞来说,这可能太血腥了,避免引起其的不适。

    眼见得各项事项已然准备完毕,司马珂又让周琦检查了一遍竹尖的稳固性,这才喝令道:“第一队,出列!”

    喏!

    随着一阵响亮而整齐的声音,一百名天策军悍卒推着五十名羯人士兵缓步来到各自的竹尖之前,听候指令。

    那些蒙着布袋的羯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身子开始不安的抖动起来,尤其是脑袋抖得拨浪鼓似的,似乎想把头罩抖落。

    “摘头罩!”司马珂吼道。

    众天策军呼啦啦的将羯人的头罩摘了下来,羯人抬头一看,便见得前头那锋利的竹尖,顿时知道了接下来的要怎么处置他们。

    嗷~

    羯人惨叫着、怒吼着,也有求饶的,各种表情和声音都有,那声音混在一起如同世界末日到来一般,也有人拼命的扭动着身子,奈何看押的天策军都是悍卒,一个个死死的扳着他们的肩膀,不让他们挣扎。

    司马珂沉声喝道:“杀我汉人者,汉人亦杀之,尔等皆死有余辜!”

    说完,长刀一举:“杀!”

    喏!

    天策军两人一组,一手死死的扳住羯人的肩膀,一手狠狠的抓着他们的头发,按着他们的脑袋,恶狠狠的向那竹尖上一插。

    噗~

    鲜血四溅。

    有的羯人被一次性透穿了咽喉,拼命的在竹尖上挣扎,有的羯人则只是被插了一个洞,又拼命的仰起头来,被天策军又一次狠狠的按了下去,再一次狠狠的刺穿。

    终于,五十名羯人像死狗一般,脑袋被挑在竹尖上,而四周的天策军,纵然排在后面的看不到,听着羯人鬼哭狼嚎的声音,也经历了一次血腥的洗礼。

    紧接着,一排接一排的羯人被推上来,然后被硬生生的刺穿喉咙,直到八百名羯人全部行刑完毕。

    随着最后一名羯人的惨叫着倒在竹尖上,全场的天策军,也变得神情壮烈起来。

    司马珂手中的长刀一举,怒声吼道:“犯华夏者,虽远必诛!”

    随后,上万把刀枪,齐齐刺向苍穹,随着司马珂怒吼:“犯华夏者,虽远必诛!”

    那密密麻麻的刀枪,如同死亡森林一般,遮蔽了天日,闪烁出的寒光,汇集成了一片光芒的海洋;那万众一心的怒吼,如同滚雷一般,崩塌了云霄,震动了天地。

    司马珂借助八百名凶残的羯人的血,完成了对万名天策军第一次洗礼。

    **********

    建康城,东门。

    小皇帝率文武百臣,出丹阳郡城(建康卫城)十里,亲迎大破赵军的司马珂、纪睦和虞洪等大晋英雄将士凯旋而归。

    司马衍端坐于车驾之上,数日前已率军退回建康的王导骑马立在车驾之旁,四周立着散骑常侍和三十六名羽林郎,以及仪仗和乐队,再往旁则是文物百官,身后则是左卫和右卫的禁卫军护卫四周。

    在官军的两旁,则是数以万计的百姓,密密麻麻的一直排到两三里之外,如此盛大的迎接,自东晋立国以来,从未有过。

    众人自旭日刚升之时,便已列队等候,此刻已是艳阳高照,气温逐渐升高,不少人已开吃淌汗,但是众人丝毫没有在意,毕竟比起流血的将士来说,流汗算得什么。

    轰隆隆~

    远方天际之处隐隐传来一阵闷雷声,那雷声越来越响,随后地平线上涌起了一条黑线,那条黑线越涌越粗,逐渐形成一片乌云。

    随着如雷的脚步声和马蹄声,那片乌云越来越近,逐渐可看清是无数的兵马朝这边涌来。

    “来了!”人群之中,有人欢呼起来。

    渐渐的,那兵马越来越近,可以看到正中的一杆大纛,上面绣着一个斗大的“晋”字,随风猎猎招展。

    大纛之下,正是司马珂、纪睦和虞洪三人,但是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个俊逸的少年将领身上。

    “都乡侯!”

    “都乡侯!”

    “都乡侯!”

    两边的人群里,不知是谁先带头高喊,喊声迅速蔓延开来,欢呼声雷动。

    然而,等到那大纛越来越近时,人群又安静了下来。

    众人被后面紧随而来的军马震撼住了。

    在司马珂等人的身后,是一座巨大的长矛组成的移动的山!

    ……

    下一章15分钟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