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晋击天下 > 第82章 扬眉吐气(求追读)

第82章 扬眉吐气(求追读)

 热门推荐:
    (上文有书友提到做狼筅,狼筅和鸳鸯阵,是戚将军根据东南沿海地区多丘陵沟壑、河渠纵横、道路窄小和倭寇作战特点等情况发明的,不适合宽阔的平地上的大规模野战。)

    只见城楼下,两拨人马正在激烈的混战着,烟尘滚滚,喊杀声震天。

    混乱的战场之上,刀切碎肉的声音、羯骑的惨叫声、骏马的悲鸣声,还有金铁交鸣声此起彼伏,鲜血四溅,断肢和碎肉横飞,如同人间屠场。

    纪睦看了半晌,抬头朝远处的赵军大营望去,当即急声喊道:“速速飞马通知南门,准备开门迎接司马中郎将!”

    司马珂率着六百精骑,一路冲杀,硬生生的凿穿了羯人两千骑的阵列,向前疾驰一段距离之后才勒马而立。

    身后,六百精骑呼啸而来,从他身旁掠过,又齐齐勒住马,迅速在他身后排列好队列,等待下一轮的攻击号令。

    此时,城楼上的战鼓声以及呐喊声也停了下来。

    司马珂抬眼望去,只见刚刚被他们凿穿的羯骑阵,尸横满地,血流成河,乱成一团,不禁哈哈大笑。

    身后众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之中,豪气冲天。

    一旁的周琦,擦了一脸的汗水,大声笑道:“痛快,请君侯下令,我等再冲杀一阵,多斩几个羯狗!”

    身后众晋骑豪气大增,齐声叫好,欢呼声如雷。

    呜呜呜~

    城楼上突然号角声大起,如同旋风一般席卷而来,司马珂脸色一变,朝前方望去,只见赵军大营那边,上万的步卒已然列队而来,缓缓的推近前来。

    而那些羯骑,也逐渐在调整队列,做好迎敌的准备。

    司马珂脸色微微一变,很显然,前头不能再冲杀了,否则恐怕就会陷入重围之中。

    这次突袭,原本就是偷鸡一把,见好即收,才能利益最大化。

    “君侯请看,城楼上的旗号!”沈劲指着城楼上道。

    司马珂抬眼望去,只见城头的号旗连连指向南面,当即一提缰绳,高声喊道:“撤往南门!”

    南门临近濡须水,虽然不适合驻兵,但是却可通行。

    众骑随着司马珂,调转马头,滚滚往南而去,直奔南门。

    南门城楼上,守军早已得到纪睦所遣的飞马传报消息,见得司马珂纵马奔来,急忙打开城门,众晋骑随着司马珂,滚滚而入。

    …………

    历阳城头。

    欢呼声如雷,众晋军肆意的宣泄着对羯人的鄙视,有人站在箭跺上撒尿,有人直接脱下裤子露出大屁股对着城楼下摇晃。

    连续一个月闷在城内,加上连续三天羯骑的骂阵,让这些晋军心中实在太闷了,而这种骑兵突袭战的大捷,着实让晋军扬眉吐气了一番,将心中的怨气彻底宣泄了出来,十分的快意,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这一战,晋骑仅有十余人受伤,没有人阵亡,阵斩敌军主将、羯赵居摄天王第六子石苞,斩杀羯骑一百二十人,伤九十余人,夺马二十五匹。

    这一战的意义不在于阵斩对手的人数,而在于大大提升了晋军的士气和信心,使得晋军知道就算是羯人最擅长的骑战,也不是不可战败的,这样使得后来的大规模阵战时,晋军士卒的信心大增,原有对残暴的胡人的畏惧心一扫而光。

    而城下的赵军,一败再败,锐气大挫。

    城楼下,两万赵军阵列如山,将整个东门地界围得水泄不通,旌旗如云,刀枪如林,杀气冲天。

    只是城楼上的晋军,却已经没有了一个月前初来时面对赵军的那般震撼和惊恐,反而高声叫骂不已,对着城楼下极尽侮辱之事。

    大纛之下,石邃气得暴跳如雷,双目圆睁,嘶声朝城上怒吼道:“司马珂小儿,可敢出城一战?偷袭算得什么英雄?”

    司马珂哈哈大笑:“自古兵不厌诈,你弟石苞自露空门,自寻死路,我岂能不成其之美?”

    话音未落,城楼上立即响起一阵哄笑声,有人甚至咚咚咚的敲起了锣,丝毫没有将城下的赵军放在眼中。

    石邃怒极,手中长刀直指城上,怒声吼道:“我且看你等能嚣张几时,如今你等孤军固守,迟早援尽粮绝,破城之日,必取尓之狗头,悬于东门!”

    然而,石邃再发狠也没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城楼上的晋军欢腾鼓舞,而司马珂懒得跟他嘴炮,直接下了城楼,回到城内休憩。

    两万赵军在城下盘桓了一阵,既不敢强攻,又忍受不了城上晋军的奚落和辱骂,石邃在桃豹的劝说之下,只得含恨鸣金收兵,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晋军威武,君侯威武!”

    “晋军威武,君侯威武!”

    “晋军威武,君侯威武!”

    城楼上的晋军见得赵军灰溜溜的撤退,又是一阵欢腾,不知在谁的带领之下,齐齐高声喊了起来。

    …………

    晋军突袭之后,历阳城内外再次陷入一片平静之中。

    城下的赵军不再骂阵,也不强攻,只是派出更多的塘骑四处勘探,监控晋军动向。在石邃的计划中,等到晋军粮绝之时,便是破城之日。

    而城内的晋军,在司马珂的主导之下,则加紧训练长竹矛方阵,由五十人一组集训,逐渐改为一百人一组训练阵列和进攻战法,然后再加到两百人一组,若最后到了五百人一组都能步伐一致,则可准备迎战。

    毕竟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城内的粮食最多支撑一个半月的时间,否则后续便会出现断粮,届时便无力回天。

    除了长竹矛方阵的训练,司马珂又吩咐历阳郡丞俞弼开始调查城内的水牛数量,以便心中有数。

    历阳与江南只有一江之隔,也跟江南一样,畜力以水牛为主,富家大户出行要靠牛车,运输也靠牛车,除了司马珂交代的特意购买的水牛之外,历阳城内的水牛还有千余头。

    司马珂心头大致已有了数,让俞弼派小吏们将城中水牛的户主姓名、地址和拥有水牛数量等信息编制在册,却也不先予以惊动户主,避免生乱,泄露消息。

    又过了七八天,城内的长竹矛方阵训练进程已经到了五百人一组,纪睦、司马珂和虞洪知道,决战时刻即将来临,开始做相应的战前准备。

    …………

    赵军大营。

    天色早已入夜,头顶繁星闪烁,月亮也到了望时,悬在天上又大又圆,天地间一片静谧。然而那一连串的营帐,一直延伸到了视线的尽头去,兵戈肃杀之气,笼罩四野。

    这一个个营帐,潜藏在黑暗当中,只有营盘四角刁斗望楼上的松脂火把,在忽忽燃烧,照亮了周围的景象。大军夜宿,从来都是安静异常,营啸从来都是冷兵器时代最为忌讳的事情。

    所以在这安静的夜里,只有梆声遥遥传来。

    赵军的营盘,羯人的营帐在前,汉人的营帐在后,每个大帐的人数也不一样。羯人的营帐最多睡十人,而汉人的营帐要睡二十人,甚至更多,几乎是人挨着人,并排睡。在酷热难捱的夜里,营帐里非常沉闷,又不敢敞开营帐,否则入了蚊虫,就更加遭殃。众汉人皆难以入睡,只是一个个睁着眼睛,偶尔有人窃窃私语。

    就在此时,一阵奇怪的声音若有如无的传来,极其悠扬而动听,那营帐里尚未入睡的赵军,一个个竖起耳朵来。

    “是管箫声。”有人道。

    …………

    感谢一生所爱杨超越,—风__,hdees,梦里的飞燕,书友2018……6837,雨落成灰、暨殇的,醉心啊、书友1608……1030各位大大打赏。

    请大家持续追读,第二章在15分钟后发出,拜谢!